第11章 子孙功课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11章 子孙功课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吴秋茂将账房为女报仇,刺死王三胖子的事,告知了老爷。

    “果然如老爷所言,恶人有恶报,那王三胖子真是活该!只是可怜了这位账房,明明是他该偿命,结果现在却沦落成了杀人犯。”

    晏良沉吟片刻,才道:“这是他的选择。”

    吴秋茂颇为惋惜地点点头,转而问老爷:“现在王三胖子人死了,状元楼乱成了一锅粥。老爷,咱们那铺子可怎么办?”

    “你把这张纸张贴在广源楼的楼门口,若有状元楼的厨子来应征,一律答应便是。”晏良将他早写好的聘用告示递给吴秋茂。

    吴秋茂立即照办。这事儿还真奇了,他一张贴上告示不久,便真有状元楼的厨子过来询问。到了下午的时候,有五个结伴而来的厨子,从广源楼后门进来,恳请吴秋茂收留他们。吴秋茂自然答应,也照着老爷的吩咐,先预付给他们三两银子的工钱。几个厨子都感激不尽,直叹还是广源楼的掌柜好。

    吴秋茂本来还挺奇怪这件事的发展,后来他往回走的时候,听见祥和街上有不少百姓都在讨伐王三胖子。其中不乏就有人提到了广源楼,广源楼一直受到王三胖子的排挤,这是众所周知的,而当初京城内被散布地那些有关广源楼的那些不好的传闻,现在也都转了风向,一直被说成是王三胖子的有心陷害。

    所以伴随着王三胖子的死,广源楼的名声反而提高了。

    现在几乎全城人都在口诛讨伐王三胖子,状元楼内自然人心涣散。加之这时候,王家孤儿寡母无力主持大局,而楼内许多厨子当初本来就是受了王三胖子的淫威,才会留在状元楼做事,众厨子们趁此时机纷纷脱身,请辞而去。

    状元楼的生意因此一落千丈,大有树倒猢狲散之势。

    而广源楼内,则有越来越多的好厨子前来应征。吴秋茂都将他们留下来,并把所有人名登记在册,递交给了老爷。

    广源楼正式开业前几天,晏良重新梳理了一遍楼内人员,也为厨子们研制的新菜提了几点建议。他毕竟是富贵过一生的人,在吃这方面,还算有独到的见解。

    厨子们据此都各自对自己的菜进行了改进,味道果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厨子们很高兴,感激于见识广的新掌柜一针见血的建议,更敬重他待人和善的气度。以前在状元楼,王三胖子对他们总是非打即骂,他们是想走却不敢走,每天都生活在抑郁之下,现在他们真的轻松多了,每天可以又愉快的心情多琢磨新菜了。

    九月初九,广源楼正式开业。

    开业当日,广源楼便宾客满堂,生意火爆。没过多久,广源楼的新菜就声名远播,成了京城酒楼之中的一大特色。

    原来跟着王三胖子的有几名死忠,趁机想要报复广源楼。晏良别的什么都没做,只亮出了他是宁府老爷的真正身份。毕竟国公府的名头还在,这点官威足够吓怕那几个小喽啰。果然,他们再也不敢闹事儿了。

    待广源楼的生意稳定下来之后,晏良就在宁府管铺子的诸多家奴之中,挑选了一名最会办事的掌柜来代为管理广源楼。

    而今广源楼的利润,足够支撑宁国府的正常花费。至于宁府其他产业,便可余富下来,作为储备备用。

    晏良在解决了眼瞎宁府财政手指不平的问题之后,便将注意力转到了贾珍身上。这段日子,他一直忙着广源楼的事,也不忘随时检查贾珍的文武课业。

    贾珍刚开始跟先生读书的时候,是真不舒服,脑子一看见字儿就头疼,接着要学武,扎马步,最后搞得浑身上下全都疼。

    最难熬的是要如此继续坚持到第七天、第八天……到了二十几天之后,贾珍这种痛苦感才渐渐减轻,慢慢可以接受每天这样的日子了。

    晏良翻了翻贾珍的课业,见他到现在四书五经还没有背熟,有些不满。

    “先生不尽心,下月给你换一个。”

    “父亲,他教得很好,是儿子没出息,脑子不好使,总是记不住。”贾珍辩解道。

    晏良把手丢到贾珍怀里,冷着脸道:“给你三天时间,若下次还失败,那位受你恩惠的先生以后恐怕就没法照顾你了。”

    贾珍尴尬地变了脸色,垂首小声嘟囔着,“原来您都知道了。”

    “是啊,知道!听说你用自己手里好容易攒下的碎银子贿赂他,我感到欣慰呢。”晏良讽刺的笑道。

    贾珍讪讪地赔错,忙道自己不敢。为了避免被新先生惨虐,他决定今晚秉烛夜读。

    贾蓉下课回来,同贾蔷有说有笑地过来请安。二人遇见贾珍,忙行礼。

    贾珍狠瞪一眼儿子,反而笑眯眯的看向贾蔷,问他上学可好,在荣府住得可好。贾蔷抿着嘴,点头道都好。

    晏良咳了一声。贾珍才闭了嘴,赶忙告退。

    贾蓉欢喜的跟晏良请安之后,就脆生生的跟他将自己近日上学学到的东西。有遗落的地方,贾蔷就在一边补充。

    晏良笑,“说两句我听听。”

    “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则不得其正……此谓修身在正其心。”贾蓉脆生生道。

    晏良:“你可懂这话的含义?”

    贾蓉点头,“就是要我们做事要心思端正。”

    “何止做事要心思端正,交友待人也该如此。”晏良看一眼贾蔷,跟贾蓉道,“你们是兄弟也是朋友,互相帮助,共同进益才是正经。平时得空可以玩,但不可以玩过火,知道么?”

    贾蓉点头。

    “去吧,我叫人给你们备了广源楼的芸豆糕。”

    俩孩子一听这个,高兴极了,开开心心的跟晏良致谢,便跑去房内寻好吃的。

    吴秋茂见状忍不住笑,“老爷用吃的诱他们学习,好好背书这招,真管用。”

    晏良搓搓下巴,琢磨了会儿,问吴秋茂,“你觉得蓉儿这孩子,有没有变化?”

    “比以前更开朗,更爱笑,也更爱学习。而且越来越知礼,懂进退。听说他在外头见了人,落落端方,十分得体。”

    晏良垂眸摆弄着手里已经喝干了的茶杯,眉头紧蹙,“怕只怕他这是装得样子,其心根本不净。”

    晏良本以为这小孽障身上的恶因好除,毕竟是个孩子,长歪了该容易就掰正过来。偏偏没想到如此耗费时间,这么久了也不见效。

    “从明天起,你派人盯着贾蓉,我要知道他一天所有的行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