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施粥行善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8章 施粥行善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韩娱之秘密讯息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晏良回府后不久,贾珍就被抬回来了。

    尤氏哭着来迎。

    贾珍衣衫不整,满身扎刺,头发上还挂着没干掉的臭鸡蛋,自然是十分狼狈。

    家里下人们见了,便有禁不住想笑的,被尤氏呛了两声,这才忍住。尤氏叫人拔刺,带着贾珍去沐浴。那边也请了大夫来,帮忙清理贾珍身上的伤口。

    尤氏听说贾珍是去清乐坊惹祸,气不打一出来,便不想管他。

    晏良却嘱咐尤氏好生服侍贾珍。

    尤氏闷气,很不服。

    “他是你丈夫,你必须管着,这是你作为妻子该做的事。不管你怎么骂他打他,我都不会说你,但你若选择不管他,便休怪我这个做公公的对你刻薄。”

    尤氏起初还觉得老爷偏心,听到后来却疑惑了,随她打骂?

    “可是老爷,我人微言轻,他哪里会听我的话!”

    “我给你撑腰。”晏良拿出一张地契,“这是一百亩地契,给你娘家母亲的。叫她以后凭此度日,别总带着女儿来宁府。”

    尤氏脸色大变。

    “地位是自己挣得,不是你哭出来得。你担着宁府大奶奶的名儿,就要做你该做的事。从今天起,让我看到你的改变,也少让我看见那些在偷懒贪滑的下人们,不然……赖二就是个例子。”晏良说罢,将一个瓷瓶放在桌上,扫一眼尤氏,便去了。

    这时,在内间看诊的大夫出来了,恭敬地跟尤氏说了情况,就坐下来提笔开药。

    尤氏还没缓过儿神儿,心情复杂的拿起桌上的瓷瓶。尤氏倒了点出来,发现是白色的粉末,闻起来有点咸。尤氏沾了点尝尝,就是盐!老爷给他这玩意儿做什么?

    那厢大夫开完药方,正对婆子嘱咐道:“将这些药材烹煮之后,放入浴桶,扶大爷泡上半个时辰便可。还有这瓶膏药,浴后抹在身上。”

    抹在身上!

    尤氏张了张嘴,忽然明白老爷给她这个瓷瓶的意思了。

    尤氏思虑片刻,进屋举着药瓶跟贾珍道:“大夫刚开的药,这一味要先融水抹了才能好得快,但是会痛一些,你忍着点。”

    贾珍点点头。

    接着,房里就传来鬼哭狼嚎般得叫声。

    半个时辰后,尤氏出来了,满脸畅快,从嫁进荣府后,她从没像今天这样开心过。忽然间,尤氏对老爷之前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有了新体会。

    半日后,府里人传遍了贾珍的糗事。

    晏良打发宋婆子来告知尤氏。

    尤氏立刻明白老爷的意思,开始着手整顿这些嘴杂的下人们。一口气抓了三十多人,都被扣了月钱,严重的四人还被掌嘴了。

    下人们头一次被这般苛责的管教,还有颇怨言。

    第二日,晏良突袭点卯,赶走所有无故迟到的管事婆子。那是有因病来不了的,只要是没有提前请假,一律不给情面。

    一时间,宁府的下人们都风声鹤唳,凡事规规矩矩,万不敢有出格之举。

    贾珍养伤至极,晏良还不忘催他解释账本的事。

    贾珍真快吓尿裤子了,躺在床上也不敢合眼,生怕老爷这时候再找他算账,又把他打一顿。

    “这可怎么办,他本来就不喜欢我玩儿女人,我让是跟他说这些钱都花在了女人身上,他非得杀了我不可。”贾珍对尤氏牢骚道。

    “活该。”尤氏现在一点都不相管。贾珍

    贾珍瞪她,伸手就揪尤氏的耳朵:“你什么意思,你不想活了?”

    “啊——痛!你再这样,我喊老爷了!”尤氏捂着耳朵大叫道。

    贾珍一听,吓得忙松手,斜眼瞪他:“你到有靠山了,当老爷能一辈子这样护你?”

    尤氏气势立刻弱了,蔫蔫的看一眼贾珍,帮其提建议:“就说做善事,捐庙里,如何?”

    “对对对,就说是给庙里捐的香油钱,为母亲祭奠,为父亲祈福用的!”贾珍兴奋道。

    第二日,贾珍就命尤氏去庙里妥善办理此事,到了下午尤氏回来之后,贾珍就准备好了说辞,一本正经的去见晏良。

    贾珍快要到福禄堂时,刚好发现晏良要出门。贾珍动了个心眼儿,躲在院墙后偷偷看着,转即他去问账房,得知老爷领了两千两银子走,贾珍想起他前日夜不归宿的事,料定这里面有戏。

    贾珍突然兴奋了,立刻尾随晏良而去。

    贾珍发现马车驶向城北,那片儿区域可没有花街,住得都是平常穷老百姓。

    马车停下来后,贾珍就看见晏良穿一身半旧的普通衣服出来。

    贾珍聪明地转动他的眼珠子,忽然明白了。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老爷一定要是看上哪户良家了,这才乔装改扮跑去私会。

    贾珍当即跟上,七拐八弯后,果然见他钻进一户人家。

    “成了成了!”贾珍高兴的拍手,这就他的小厮去正门闹事,然后自己则堵在后门等着看老爹出丑。

    宅子东边有一条巷子,正好可以绕到后面去。

    贾珍越往里走,越发现来往的人多,还有一股米香味飘出来。贾珍隐隐觉得不对,走到后门时,见眼前排这长队,而他寻找的老爷,正在那宅院后门的粥棚内施粥。

    贾珍还听见周围的百姓们称呼他为晏大善人。

    疯了,疯了,他爹是真疯了!竟然匿名跑到这种穷酸地方施粥,还干好事儿不留名,到底什么意思?

    “大爷,您怎么来了?”吴秋茂一眼就认出人群中衣着的贾珍,大家穿的都出粗麻布,就他绫罗绸缎。

    贾珍本来要走,被吴秋茂这一说,便不得不硬着头皮跑来跟父亲请安。

    晏良让贾珍去洗手,随即将自己手里的长勺交到了贾珍手上。贾珍学着其他人的样子,给穷人盛粥。

    晏良怀疑地打量他,“你怎么来了?”

    “啊,我刚巧路过此地。父亲,您怎么会想起来这种地方施粥?”贾珍怕被追究,赶紧抛出个问题转移老爷的主意。

    “行善积德,福有攸归。”晏良道。

    贾珍恍惚地眨眨眼,呵呵笑着应承,“是是是,您说得极是!”

    小乞丐端着碗凑上前,笑嘻嘻问:“晏大善人,这人是谁啊?”

    “犬子。”晏良回道。

    大家忙起哄,称贾珍为‘小善人’,夸赞他相貌堂堂,为人中龙凤。

    贾珍还是头一次碰见这场面,以前府里布施,都是由下人去做,贾珍从没有亲临现场。

    贾珍挺喜欢被这么众星捧月的赞美,挠头笑,忙接着用勺子从锅里盛粥,到那孩子的碗里。

    “谢谢小善人,祝您长命百岁!”孩子的脸虽然有点赃,但一笑牙齿洁白,甜甜地,十分讨人喜欢。

    贾珍恍惚的点了点头,接着给下一位盛粥。十次八次下来,他动作就熟练了,速度变快。

    晏良坐在一边喝茶,顺便打量两眼贾珍。

    回府后,贾珍讪讪地跟晏良行礼,就要告退。

    “我看你既然有空出去闲逛,定是伤好了,那便从明日起开始上课。”晏良说罢,就带着一阵轻风去了。随行的下人们也都呼啦啦的跟着老爷走,独留贾珍在原地凌乱。

    贾珍气得跺脚,他就知道老爷不会放过他。怪他太傻,竟犯蠢跟踪老爷,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贾珍回屋后,气得踹碎了两个花瓶。第二天他跟着老先生昏昏欲睡的上了一天的课后,回房发现那两处高几上还空着,没有新花瓶添置上去,遂叫来随从问话。

    “大爷,这真不怪婢们,是账房那头不肯再出给老爷新添花瓶的钱。”

    “为什么?”贾珍气得跳脚。

    “他们说是老爷的吩咐。”

    贾珍这才想起来,他答应老爷要把那些有问题的账交代清,否则就没钱花。

    贾珍忙趁着晚间定省的时候,颠颠地跑去跟晏良请安,顺便说了账面的事。

    “哦,原来你把钱都捐庙里祈福用了?铁槛寺?很好,我明日就派人去查验。若胆敢欺我,下场你该清楚。”晏良目光扫向贾珍的下半身。

    “你尽管去查吧。”贾珍保证道,尤氏早已经帮她去庙里圆了这件事。

    晏良微笑着点点头,“你有这个自信最好。”

    此话一出,贾珍就有点心虚了,不敢看晏良,急忙告退后,他就去找尤氏,问她办得怎么样。

    “说好了,老爷只管捐两千两就成,其它的他们自会圆。”尤氏笑道。

    “你先垫上,我回头再给你。”贾珍松口气道。

    “我先垫上?我哪里有钱?”尤氏惊讶问。

    贾珍无奈:“我现在被老爷管得不能在账房支银子,你去支就是。”

    “我也不行,现在账房支银子过五百两就会传到老爷那里去。每月月末,老爷还会查账。你叫我一个做儿媳妇儿的怎么这么大的数额去向?”尤氏可不敢拦下这种活儿,老爷的厉害她是见识过得,虽说贾珍她也怕。但两厢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尤氏还没蠢到去选择得罪天。

    “那你什么意思,不帮我?”贾珍急急问。

    “到时候我支支吾吾打不出来,老爷还是会怀疑到大爷身上。到时候被老爷揭穿了,你才老爷会怎么对你发火?我看你与其这样骗,还不如主动承认的好。”尤氏道。

    贾珍想想也是,心一横,只好主动承认那些钱自己都用来哄女人玩了。

    “才两年你玩女人就花了九万两,再算上你其它奢侈的花费,林林总总能有三十万两。照你这么花,不出五年,咱们府就得变卖祖产度日了。”晏良有频率的敲击桌面。

    阐述这些话的时候,晏良表情是平静地。但这令贾珍更觉得惧怕,他完全想象不到下一刻老爷会发火成什么样子。三十万两!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两年会花这么多钱。大概是老爷去了玄真观,他突然没人管,大概玩……太疯了。

    “肆意挥霍也就罢了,但你可是在你母亲的丧期骄横奢侈、荒淫放荡!”晏良忽然就提高音量。

    贾珍吓了一跳,忙跪地,哭哭啼啼的拽着晏良袍角表示自己真知道错了。

    晏良冷笑看贾珍,“光嘴上认错有何用?”

    贾珍磕头,不得不表决心:“不管父亲说什么,儿子都甘愿受罚!”

    “白天上完课之后,晚上再练两个时辰的武功。”晏良铿锵问。

    贾珍傻了三秒,十分不解:“父亲,我都这么大了,你还要我修武?”

    “你应是不应?”晏良口气冰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