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教育儿子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7章 教育儿子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吴秋茂有点小激动,他没想到进士出身的老爷也有这种癖好。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

    二人到了花街,就径直奔向京城最最大的青楼——怀春楼。

    怀春楼是个名副其实的销金窟,楼内的姑娘们不仅样貌美,且才艺双绝,精于琴棋书画,还善解人心,有时候她们就宫中局势都能浅谈上几句。

    和多数青楼一样,怀春楼内的姑娘们分为两种,一种称为清倌人,卖艺不卖身;另一种为红倌人,卖身的。

    晏良选了处僻静的雅间,点了楼里三名上了岁数的‘老姑娘’。

    老鸨见多识广,倒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热情招呼之后,便规矩的告退了。

    不大会儿,三名衣着素净的女子捧着琵琶进门,给晏良请安。

    晏良示意她们只要坐桌对面就好,几位姑娘言笑柔和,很解风情,真就老实地坐在晏良制定的位置。

    “我近日心情不好,只想打发时间,你们随便陪我聊聊。”

    “爷想聊点什么?”青衣女子为首,率先发问。

    晏良想了下,道:“聊点我不知道的吧。”

    三位姑娘愣了下,互相看了看,便笑起来。

    “这太容易了,我们三姐妹轮流跟您说。”青衣女子说罢,先带着另一名去弹琴。留下的这位,便开始和晏良讲起她的见闻和经历,如何被卖,如何被训教才艺,如何接客等等。

    晏良喝完一壶茶,见换了第三人来讲,笑着摇摇头,“估计你们三个身世都差不多,的确令人心酸,但此刻对我来说,故事已经不新鲜了,别讲了。”

    青衣女子颇有韵味的笑,“那我就给爷讲点别的,发生在我们怀春楼内有的趣事。”

    “男女那些事儿,我不好听。”晏良摇头。

    青衣女子便托着下巴,仔细想还有什么事儿可将。

    晏良想了想,道:“不瞒你们,我是个当官的,前不久刚调任到京,对京城的官场很不熟悉,也没有什么前辈可以指点,真怕自己上任之后触犯了什么忌讳,搞得我灰头土脸的滚出京城,岂非难看?”

    青衣女子早看出晏良衣着不俗,再加上他言谈彬彬有礼,对他所言的身份深信不疑,遂机灵应答:“不如我们就帮爷说说这京城官场的情况吧,您别瞧我们是身份下贱的青楼女子,但我们日日陪着的就是你们这些做官的爷们,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晏良立马赏银子,表示她们只要讲得好,赏钱不成问题。

    青衣女子便说起这京城官场的局势,三公九卿、皇亲国戚之中谁十分得势,谁有实权,最重要的就是这些人都喜欢什么忌讳什么。她们把自己知道的都说给了晏良。

    “这些皇亲显贵你该都明白,但凡是品级比你大的人物,自然都是不能得罪。再有一人,户部尚书齐绅高,这人你若碰见了,千万要小心应付,他手腕狠辣,而且背有靠山,是个万万得罪不起的人物。”

    接下来更是些品级在三四品之下无聊的人,杂七杂八的嗜好,晏良觉得很无趣。

    “五年前,顺王爷的事,能讲么?”晏良一句话,令场面顿然安静下来。

    “爷,那个人早被圈禁在西北了,提他有什么用。”青衣女子道。

    晏良摆弄着手里的银票,轻笑,“不过好奇,不讲也没什么。罢了,你下去吧。”

    晏良自斟一杯酒,饮起来。

    “爷别这么无情嘛,我们愿意和你说。”青楼女子到了他们这样的年纪,除了比年轻人懂事儿些,什么都没有。她们今日能碰到这么大方的客人,是千载难逢的运气好,岂可白白从手里溜走。遂各自卯足了力气,搜刮肚子里知道的那点消息。

    于是顺王爷的谋反经过,受牵连官员的名字等等,晏良都知晓了。

    “顺王到底是圣人的儿子,没被下狠手,去西北守陵做了活死人。但那些跟着他的那些大臣就全倒霉了,听说连一岁的婴孩都没放过。”

    晏良轻叹两声,跟她们小声道:“虽说这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可我听说这两年,官场也不太平啊。”

    青衣女子突然有想起什么,对贾琏道:“后来有传闻说,顺王还有一批追随者蛰伏在京中,待他日后东山再起时再复用。圣人计较此事,这几年一直派人追查,但被嫌疑的京官,不是无缘无故被贬黜,就是被远调,总之宁可错杀一百绝不放过一个。”

    “姐姐,这种事儿你怎么知道的?”另一女子不解问。

    青衣女子得意笑:“你们忘了,而今的花魁是谁教出来得?那可是齐绅高看上的人儿。”

    “噢,是她啊!”

    三名女子嬉笑起来。

    晏良将两千两银票散给她们,乏累地躺在榻上,叫她们继续弹琴。过儿会儿,晏良眯着眼,假意睡着了。

    吴秋茂参悟明白老爷的意思,借机打发走了三位姑娘。

    晏良便睁开眼,坐在贵妃榻上发愣,却叫吴秋茂去内间床上歇息。

    吴秋茂不得不从,他本是打算就坐在床上,等外头一有动静就起身,谁知再一张眼,天就亮了。吴秋茂急忙跑出去找老爷,却见老爷还如昨夜那样坐着,只是手里多了一个茶碗。

    “回府吧。”

    到了家,晏良便沐浴更衣。天气正好,他又卧在院里的罗汉榻上晒太阳。

    贾珍听说父亲昨儿个没回来,觉着新鲜,又想到赖二的事,便连屁股疼都不顾了,亲自来福禄堂问候。

    “父亲昨天一夜未归,可教儿子担心极了,您昨晚去哪儿了?”

    晏良懒懒地眯着眼,懒得搭理贾珍。

    贾珍故意伸长脖子等回话,嘴上的笑有几分猥琐。其实老爷不回他也知道,老爷刚从山上下来,憋了两年,家里又没女人,他肯定是去外头找人泄火去了。

    “其实您不说,儿子也懂。儿子没别的意思,儿子琢磨着这家里头漂亮丫鬟是少了点,要不儿子给您找几个来?”

    晏良冷冷盯着他:“你母亲才死多久,你便说这些浑话,不觉得脸疼?”

    贾珍委屈,“儿子这不是替您着想么,这都已经出了孝期了,您就是立马给儿子找个继母,儿子也没怨言的。”

    晏良嗤笑,“我看是上次打轻了。”

    贾珍吓得赶紧捂住自己的屁股,和晏良赔笑,“还肿疼着呢,您可绕了我吧。”

    “过两日伤好了,去上学如何?”晏良放下茶杯道。

    “您说什么,上、上学?我这么大岁数了,还上学?”贾珍满脸惊诧,感觉自己一定是耳鸣了。

    “你才二十多,上个学怎么了,没见五十还有才中举的么。”

    “父亲,您就饶了我吧,您让我读书,还不如用木杖打我呢。”贾珍哭丧脸道。

    “你是认真得?那从今以后,你若不上学,我便见你一回打你一回。”

    “别啊!父亲,儿子刚才那是开玩笑,开玩笑呢!”贾珍忙摆手,吓得胆子都飞了,他发现他家老爷从玄真观回来后,就特别难伺候。他今儿个真是傻,竟然为了赖二的事儿,主动来见老爷。这会子赖二的情没求上,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

    “我没开玩笑。”晏良冷着脸,眼睛里带着霸道,不容置疑。

    “我……”贾珍难为情,答应也不是不答应又不敢。

    “不会让你去学堂,叫你跟贾蓉同屋上课的确难堪。我会给你请个先生,让他好好地教你。”晏良在‘好’字上加了很重的音。

    “父亲!”贾珍噗通跪下了,急得要哭了。

    晏良笑,“都怪我这个做父亲的管教失职,才叫你长成这样的混样。从今天开始,我会思过改正,严加管教你,不求你能凭着读书蟾宫折桂,只求你能明白何为礼义廉耻。至于蓉儿那里,你就别操心了,自己就没个做父亲的样,没法教孩子,你媳妇儿也从不上心,干脆就叫那孩子住到福禄堂来,我亲自教导。”

    “是——”贾珍一想自己若是在反抗,估计父亲也会把他叫到福禄堂来住了。比起自己的倒霉儿子贾蓉,他还算幸运了。

    晏良见他答应了,突然温和地笑:“这才对,你起来吧。”

    待贾珍起身,晏良忽然抓起桌上的账本,全打在了贾珍脸上。

    贾珍懵了。

    “给你三天时间,把这上面的每笔账给我交代清楚,否则你以后休想再在账房上领一分钱!”

    贾珍拿起一本翻了翻,发现上面有用红朱砂做过的标记。他仔细看了几条被批红的地方,基本都是大额花费去向不明。有几笔是近些日子的,贾珍看钱数还能对得上自己当时做什么,但之前的实在是记不住了。

    晏良:“听说你还动了你母亲的嫁妆,这个你只要把东西还回去,我便不追求。以后谁都不许动,将来全留着给你妹妹做嫁妆。”

    贾珍不服:“那是母亲留下的东西,因何只给她一人?再说她才多大年纪,这么小一点,婚嫁的事儿还早呢。等她大了,现给她筹备都来得及。”

    晏良冷笑:“那这样,把你母亲的嫁妆都留给你,我把宁府的这些祖产留给你妹妹!”

    贾珍傻住了,垂下头小声嘟囔着自己错了,再不敢牢骚什么。

    ……

    七日后。

    贾珍可以活动自如,虽然屁股还有那么一点点疼,不过不耽误他做那个事。想着清乐坊那个没得手的娘们,贾珍心就痒痒,遂悄悄出门,准备将其吃干抹净。

    后脚就有人将贾珍的行踪告诉了晏良。

    贾珍到了清乐坊,就带着小厮们强行耍横,冲进那小娘们的房里。

    忽然有人大喊:“敬老爷来了!”

    贾珍吓得忙跑到清乐坊后院,打算从后门逃出后巷。没想到后门上锁了,他来不及等人开门,干脆就踩着靠墙的麻袋,从墙上跳了下去。

    “哎呦——啊——”男子颤抖的惨叫因响彻天际。

    晏良站在清乐坊后巷的一间茶楼内,手执着扇子,含笑眼望这一幕。

    贾珍鬼哭狼嚎的从荆棘垛上滚下来,又是一阵痛叫大骂,他也太倒霉了,怎么会有人在这种地方堆荆棘,这玩意儿满身是刺儿,还能当柴火烧不成!

    贾珍等了会儿,也不见小厮们来救他,疼得快晕了过去。他拔腿要去找,可一动,扎进身体里的刺儿就疼。贾珍不得不脱衣解裤,先把刺儿拔了。

    “啊——流氓!”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一群小孩子,朝贾珍丢石块,贾珍忍着刺痛一手抱头,一手穿衣,脚下不稳,面朝下摔了个狗啃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