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报应不爽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4章 报应不爽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晏良回府的事儿没有刻意隐瞒,很快,贾政那边以及尤氏那边都知道了消息。后院还好,尚不能立马来找,但贾政和宾客们等了会儿后,便都坐不住了。既然寿星已归,而他们本就都是来给贾敬贺寿的,自然该见了本人亲自恭贺才对。遂男宾们都纷纷请求贾政引领,赶向福禄堂见贾敬。

    此时,众人还未到院门口,便听见福禄堂内传来杀猪似得痛叫声。这声儿听着有点耳熟,大家纷纷看向贾政求证,见其面色有异,便都在心里明白了。

    众人互相对眼,纷纷表示告辞。既然人家老爷刚回来就教训儿子,无心过寿,他们怎好掺和,都识趣地走了。

    贾政因此颇觉得挺尴尬,赔笑送走宾客之后,就快步冲进福禄堂。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多大的事,非逼着贾敬一回来就动手,连满园的客人都不顾了!

    贾政进屋后,声音就停了。

    小厮帮贾珍提了裤子,架其出去。贾珍脸上都是冷汗,已经没了血色,五官隐忍地有些扭曲,一副颓然无力的模样。这表情跟他之前调戏女人的样子对比起来,可谓是反差巨大,也活该他如此。

    晏良平静的饮着茶,看都不看贾珍一眼,由着下人将他弄走了。

    贾政见此状,心下更加好奇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贾敬教训孩子又为何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儿?孩子不成器,做父亲的就是打骂,也是疼在心里,气在脸上呀。

    晏良早已经注意到了贾政,多亏有门口的婆子传话,让他不必多想就知道其身份。

    晏良打量这位年纪三十出头的男人,斯斯文文地,有些方正呆板,看起来倒像是个谦恭厚道之人。不过这种自诩清风在身的读书人,晏良上辈子可见多了,经常说一套做一套,虚伪的要命。这个贾政,晏良确定以及肯定,他就属于这类假正经的人。

    因为晏良在这人身上也看到了很多的恶因,虽不及贾珍的多,但其果报的分量跟贾珍一样严重。

    贾政客气地拱手,对贾敬热情道:“好兄弟,我们可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晏良做了个请的手势,让贾政上座。

    “可怜天下父母心,有时候孩子们不懂事,咱们为了他们以后好,就得下狠心。可珍儿那么大了,今日还是当着众宾客面儿,你就这么打孩子,是不是有些过了?”

    “这惩罚是他自求的。”晏良瞥一眼贾政,觉得他有些多管闲事了。

    贾政一时无话可说,便就暂且不提贾珍了,问他怎么会回来。“当初你走得时候,可是说一心向道,再不会回来了。这两年宁府不管大事小情你都一概不过问,我们真很以为你再也不肯回来呢。”

    “此一时彼一时,你就当我是心境不同了。”晏良沉吟片刻,问贾政,“你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承蒙升上恩典,尚能有个官做。只是多少有些遗憾,当初无法科举出仕,而这两年还是一直在老地方不挪动。只怕上面的人都以为我没才能,只靠着祖宗的庇护才有今日,便不肯重用我了。如此一想,更恨自己当初错失良机。”

    “着自己考的,和圣上封的,都一样是官,能有什么分别。但做官读书不同,要得是能力和魄力,”晏良顿了顿,盯着贾政道,“总之,书上说的不见得样样都好,只念之乎者也之类也当不了饭吃。想有成就,便不能光靠嘴,得动手。”

    “敬兄弟进士出身,曾经官做得比我大,混迹官场的时间也比我久,您自然是见解独到,和我们这般俗人不同。”

    贾政口气略酸,显然不喜欢晏良的话。准确来说,晏良句句戳到他的痛处。他最气不过地,便是自己最引以为豪的优点,偏偏被比他厉害的人瞧不起了。

    贾敬此刻若还在为官,贾政或许能更谦虚一些,但明明他现在是个炼丹药的废物,是个失败者,他有什么资格教育他!

    晏良轻笑一声,垂着眼眸,修长的手指在茶杯的边沿上打转。面容上依旧保持着疏离的微笑,却只是沉默着,不去回应贾政什么了。

    突然起来的安静,逼仄着贾政有些后悔自己的失言。

    为了挽回尴尬,贾政主动代传了那些宾客们告辞的话,特意仔细形容了当时宾客们要来看贾敬反而尴尬告辞的经过。他希望贾敬能意识到他打儿子的错误,但他终究没有在贾敬的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后悔。

    “我累了。”晏良开口赶人。

    贾政无法忍受带着这种尴尬走,起身就跟晏良道:“敬兄弟,咱们都是一家人,我就不跟你避嫌了。你真觉得你在今天这样的场合打儿子,合适?”

    “你都说了,那是我儿子。我教训儿子,与你何干?”晏良声音听起来轻轻地,但口气里却带着浓浓地胁迫。他眼皮都不抬一下,似乎很反感但却不在乎贾政这样跟他说话。

    贾政再一次被堵得哑口无言。

    屋内气氛凝结,贾政再受不下去,黑脸告辞。

    晏良淡笑着站起身,目光却如冰锥一般刺入人骨,紧盯着贾政的背影。单就这贾府里头,就有这么多种了恶因的,看来他以后不用愁自己没官做,没钱花了。

    不过最首要的,他得先把本尊身上自带的恶因去一去,免得回头自己跟着倒霉。

    那边后院传来消息,看来是贾母等不及了,想要见一见他。

    女眷人多,晏良担心自己一下见了那么多人不容易认。便叫了个本分婆子到跟前来,对其道:“这两年清静惯了,便落下一毛病,场面一乱我就容易昏头。加之我本来就很长时间更不见她们,更容易反应不过来。一会儿你记得在边上提醒我。若是你怕糊涂,不知道哪个该介绍哪个不该,便干脆都说。”

    宋婆子点头,一一答应下。

    晏良拜见贾母之后,贾母便欣慰的用帕子擦眼泪,直叹他能回来在宁府做主最好不过。

    “珍儿那孩子尚小,这么大的家业,他那里能通透,还是你在好。若是能官复原职,便更是喜上加喜了,我们都替你高兴。”

    “这个可不是我说的算了。”提起为官,晏良无奈地笑了笑。

    今晨晏良自照镜子的时候,便发现本尊所犯的恶因之中有一个最大,跟他当初做官时犯下的事儿有关。至于这件事具体是什么,晏良不知道,但他能感知得到这东西给他带来的灾祸会有多大。这次他回京城,免不了就触动这个恶因,稍不小心就会加快恶果到来。到时他别说做官了,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恶因的消除是有难有简单的,晏良身上的这个属于特难,几乎是不可能消掉。所以他必须尽快帮助别人消除恶因,从而来提升自己的官运,当他的官运足够强大的时候,或许就可以避过这个灾祸。

    晏良和贾母浅聊两句之后,就避嫌退了出来。时间短暂,又有婆子提醒,晏良表现的滴水不漏。

    福禄堂内。

    晏良心情很好的补吃了午饭,顺便环视了一圈他的新住所。这宁国府真不愧是祖上繁荣过的大家,屋子里明亮通透,家具陈设等等都很讲究,富贵精致,虽有几处不足,但无伤大雅,大体还算让他满意。就是一想到这福禄堂被贾珍住过,晏良就觉得哪里都不干净,便叫人将所有的家具都换新。

    “再弄点柚子叶,去晦气。”

    管家婆子一一应承,便去回尤氏。

    尤氏听说贾珍挨打了,跑去看了两眼。出门后细了解经过,得知是他自个儿好色调戏官家歌伶,便在心直骂他活该。

    这回老爷回来了,定然不会由着他胡作非为,想到此尤氏便觉得心里畅快。所以对于老爷房里换家具的事儿,她都很费心地亲自督办。

    到了下午,晏良就开始着手翻阅家里的账本,细细清点宁府的财物情况。这人不论是在哪儿,只要一挪步子,就离不开钱。所以晏良回府的第一步,自然要从钱财抓起。

    贾珍还不知道老爷的动作这么快,只顾着狼狈地趴在榻上,哎呦哎呦的痛叫。他心里憋气,就把贾蓉叫来骂。

    贾蓉挺委屈:“儿子想派人通告您,是祖父他不让。他说要和我一道回来,自然就见到您了。”

    “少唬我!我看就是你小子平日里记恨我教训你,遂跑去跟他告了我的小状,搞得老爷对我恨之入骨,这才跑回来教训我,是不是?”

    贾蓉忙哭着表清白,发毒誓否认。

    贾珍冲贾蓉啐了一口,“那我问你,你早上去的,为什么你们迟到中午才回来?这么长时间你们都做什么?”

    提起这个,贾蓉就脸色大变,“不说还好,说起这个我现在都怕。父亲该记得陪老爷去在观里呆着的老人王石吧,他今天出事死了!我们之所以回来晚了,全因为这个。”

    “死了?到底怎么回事?”贾珍惊问。

    “王石这混账一直暗中替换老爷的丹砂,以次充好。老爷今日揭穿他,他竟要带着钱财跑。道童们一道追他,结果他自己下山不小心,脚下打滑,失足淹死了。”

    “淹死?你开玩笑呢,就玄真观山下那条浅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