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老爷归来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2章 老爷归来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京城,宁国府。

    天气凉爽,府内菊花开得正好,金灿灿地,在一碧如洗的晴空下,显得愈发耀眼。

    尤氏瞧着景致不错,就叫人将戏台子搭在菊花园附近。转即她又打发人早早地把荣府的女眷们请来,大家一起打牌、话家常。

    爱热闹的宝玉自然也跟着过来了,小孩子粉面雕琢,长得秀美通透,脸圆圆的,眼睛又大,特别是他那双笑如春水荡漾的桃花眼,瞧得妇人们的心都跟着化了。

    尤氏直夸宝玉好,“纵然是十个蓉哥儿都比不过他。”

    贾母被哄得乐哈哈地,“蓉哥儿也不错,对了,他人呢,莫不是跟这他父亲去了前院。”

    “没有,一大早受了他老子的指使,去玄真观请老爷去了。”

    “倒有出息,这般年纪就能办事了。”贾母赞许地点点头。

    尤氏欢喜的把宝玉抱在怀里,侧身跟贾母小声嘀咕,“口上说得好,叫他去历练,可有什么好历练的,还不是他自己不想去,偷懒儿。”

    贾母又笑,觉得贾珍这样儿太正常不过,便略过不提他了,唤宝玉到她这边来。

    宝玉觉着尤氏怀里香,赖着不肯走。尤氏就趁机抱住这孩子,笑说不许贾母抢人。不一会儿,宝玉就抓着尤氏的玉镯子玩儿。王夫人忙斥宝玉,被尤氏给拦下了,便干脆把镯子脱了给他。

    “也不值钱,前几日刚得的玩意儿,只要他喜欢,就是要了这条胳膊我也使得。”

    贾母也叫王夫人不要太管着宝玉,“好容易碰着他大伯生日,大家一起乐呵,你就别拘着孩子了。”

    王夫人忙讪笑着称是,老实地坐回去,再不说了,纵是和妯娌闲聊,眼睛也时不时的落在宝玉身上。

    一会儿,奶妈抱着惜春来了。宝玉见了妹妹,断然不肯在尤氏的怀里呆了,急忙跳下去去看妹妹,摸摸小手,摸摸脸蛋,喜欢得紧。

    贾母便禁不住叹:“这孩子真命苦啊,他娘去得早,他父亲又不管她,难为你这个做大嫂的平日要多上心了。”

    尤氏忙道没什么。

    那厢宝玉听了这话,就奶声奶气的跟贾母闹,“何不把妹妹带回去,和我们一块住,姊妹们的同在一处,互相照应,小妹妹便不会觉得苦了。”

    贾母眼睛一亮,望着尤氏。她那里有地方,也不差一个孩子的饭吃,多样一个也是养,正好还能陪宝玉玩耍。

    “我觉得这孩子说的话对,你们若肯,就把这孩子送我那边养着。两府这般近,倒也便宜。”

    尤氏心里也愿意的,她一个继室,担着养丈夫妹妹的活儿,很容易里外不是人,倒不如把这孩子教给贾母教导。老太太出身高,性情又好,现在也不管家,整日闲着,可天天与这些孩子们作乐,定然不会亏待了惜春。

    尤氏斟酌后,便道:“我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此时还要跟大爷商量后才能定。”

    贾母点头,觉得贾珍那里根本不是事儿,她亲自张口了,他没道理不同意的。

    贾母笑眯眯的拍拍宝玉的头,哄他道:“且等两天,你惜春妹妹一定来咱们家。”

    宝玉乐得直拍手,欢喜的跳起来。

    尤氏另准备了地方,打发这几个孩子去那边玩儿,忽想起贾琏的亲事来,便顺嘴问了问。

    贾母和王夫人相视一笑,对尤氏道:“倒是有个中意的人家,等合了八字再说,不急这一时半刻的。”

    “对对对,这可是长房长孙的亲事呢,稳妥些最好。”尤氏心里大概有了揣测,转头故意对王夫人道,“我听说婶子娘家有个十分厉害的侄女,不仅人长得漂亮,嘴儿也巧。我说你有这么好的人儿,藏着做什么?带来给我们瞧瞧,我倒想看看,她是不是还能厉害过你去。”

    王夫人一边笑骂尤氏乱言,一边倒是很高兴地点头应承了,说这两日就让她那位内侄女过来串门。

    尤氏见王夫人十分欢喜,心料她这话说对了,正是时候。

    王夫人也感激尤氏,“我娘家大哥送了好些贡茶给我,喝不完,赶明儿叫人给你送六盒过来。”

    尤氏笑着应承。

    这时,婆子来转告尤氏,说那边珍大爷传话说可以开席了。

    尤氏点头,又问:“去传话的蓉哥儿可回来了?”

    婆子摇头。

    尤氏有些担心,便起身叫人去找贾珍。贾珍正忙着招待几位贵客,脱不开身。尤氏却不依不饶,又叫人传了一遍话过去。正巧大家都在同贾政作诗,贾珍不擅这个,便抽空过来见了尤氏,劈头就一顿埋怨她。

    尤氏委屈抹泪,“我嫁进这家子做媳妇儿,自该尽本分。若不是为了你那不争气的儿子,我何至于上赶着寻这份儿气受!”

    “又出什么事儿了?”贾珍不耐烦地问。

    “我问你,蓉哥儿一大早儿就替你去玄真观传话,怎么这会子还没回来,会不会有什么事?”

    贾珍蹙眉想了下,“可能是小孩子贪玩,路上耽搁了。”

    尤氏摇头,“他早就盼着今日的宴席,家里有好吃好喝还有好戏看,外头有什么好玩?照理玄真观也不远,只传个话早该回来了。我这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老爷快派人去找找吧,就是没事儿,留个心总不会错。”

    “真麻烦!罢了,我打发人去,却也不能为个孩子耽误了宴客,前后院该开席就开席。”

    贾珍打发了尤氏,忙兴冲冲地去给客人们赔罪,三两杯酒下肚,就把之前答应尤氏的事儿给忘了。

    开席后,便有清乐坊姑娘们献歌献舞。贾珍瞧见那柔弱无骨的身段,顿然神魂颠倒,更兴奋了。他喝到在兴头上,就忍不住闹她们,逼她们唱露骨的歌儿,作势还要楼上去亲。

    贾政见此状,忙拉住贾珍,劝他收敛些。

    “咱们家好歹是簪缨世族,而且你刚出孝期,就当着外人面儿这样□□,就不怕被戳碎脊梁骨?要玩私下里玩去,别忘了这是你父亲的生辰,不是你的!”

    贾政说罢,就带自己的侄子跟在场的众位赔错,笑称贾珍是醉了,这就带他去醒酒。

    贾珍虽心有不满,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贾政是他长辈,便闷闷不乐地跟着去了。

    贾政看出贾珍有情绪,拉着他小声道:“你不就喜欢那个领头跳舞的么?一会儿叫人带去你房里就是,何必在众目睽睽之下失了身份。”

    贾珍一听这话眼睛顿时亮了,“真的?可……清乐坊是官家的,虽能使钱外借出来,可姑娘若是自个儿不愿意,也不好强逼着她们卖身,这要出了事儿就不好办了。”

    “有我呢。”贾政给贾珍一个放心的眼神。

    贾珍顿然乐开了花,忙对贾政千恩万谢,这就要去房里等着。

    “嗳,你急什么!你是主,你走了那在座的宾客怎么办?”贾政问。

    贾珍贼兮兮笑:“哎呦,我这酒一时半会儿醒不了了,还要劳烦二叔帮忙照应了。”

    贾政看一眼那边的理国公,摆手示意贾珍可以走。待贾珍一离开,贾政便整理衣襟去给理国公敬酒,跟其谈了许多自己的政见,得到理国公的几番夸赞之后。贾政这才邀请大家去游园看戏,好似他就是宁府的主人一般。

    ……

    福禄堂,东厢房内。

    贾珍拽着美人儿的衣衫,就给她逼到床角。眼见那姑娘抱胸还想逃窜,贾珍狠狠扇了她一巴掌,冲其啐了一口。

    “今儿个你不从也得从!你若肯好生伺候老子,让老子弄舒服了,什么金银财宝都舍得给你,帮你赎身也可。但你若不识好歹,就别怪老子下手狠,不会怜香惜玉。”

    说罢,贾珍就朝她身上扑过去,三两下就撕烂了这姑娘的衣裳。

    咚!咚咚!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贾珍不去管,还要弄,就听外头有人不停地喊“大爷”。

    贾珍兴致顿然灭了一半,气急败坏地喊人进屋。他瞧见是管事俞禄,更气不打一出来。

    “敢搅老子兴,我弄死你!”

    贾珍裤子也不穿,跳下床抬脚就要踹他。

    俞禄吓得抱头跪地,“大……大爷,老……老……老爷回来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