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因果技能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1章 因果技能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所谓因果,简单来说,就是由因而结的果。

    人每做一件事,说一句话,甚至动一个念头都是在种因,随之都会有相对应的结果在后边。身、口、意三业,时时造做,便时刻引发果报。

    善因结善果,恶因结恶果。

    果报在降临时间上是有长有短的,分为三种:前世因现世报,现世因现世报,现世因来世报。

    晏良是麒城晏家人。他们晏家男人都有天生感应因果的体质,看得见人身上种种业因,也预料得到其种种果报。晏家人只要择人助其消除现世恶因,令其避免现世恶报,他们就可以凭此‘善举’来提高自身的官运或财运。

    这些都是祖辈们总结出的经验,晏良也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自己通过实践的确印证这个事实。每当他帮人消除一个恶因的时候,他真的就会碰见一桩运气很好的事,非官即财,十分实惠。

    所以只要他们是麒城晏家人,从不会缺官、财这两样东西。

    晏良也是如此,一辈子官运亨通,富贵荣华,过得很圆满。

    死后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没去投胎,偏偏附在了一个道士的拂尘上。这一呆就是两年,迫得他天天跟这个破道士炼丹,乌烟瘴气地过日子。

    这道士年纪不大,才三十多岁,白瞎他老祖宗给他的命,每天非好死不活地炼毒丹药给自己吃。

    晏良整日见这厮这么不仔细命,倒恨不得替他活着了。这些年他白白被禁锢在拂尘之中,连书都没机会看。每天除了听道士碎碎念和一些道观里的人八卦,什么事都不能做,实在是了无生趣。

    咳咳……

    炼丹炉又开始冒毒烟了。

    晏良依旧受不了这味儿,被熏得直咳嗽。

    “真人,您瞧今天练出来的丹,颜色正红,可好看了呢。”只有七八岁大的粉嫩小道童将一橘色锦盒双手奉给那道士。

    晏良瞅一眼那红药丸子,颜色的确是好看,红得跟沾过人血似得。

    小道童笑嘻嘻地还说:“有股子特别的香味儿呢,一闻就知道是好药,真人您闻闻。”

    道士捻着着胡子满意的笑了笑,脸上绽放出异样的神采。他打发那道童出去,自己拿着锦盒坐在了桌边,斟了一杯水。

    晏良见状,冷笑两声,眯着眼睛看那道士。又寻死了!

    道士将一颗拇指肚大小的药丸塞进嘴里,仰脖灌了一口水,似乎有些涩,又灌了一口水,硬吞。

    嘶——嘶!

    道士保持着仰头的姿势没动,脸憋的通红,抓挠着自己的嗓子,想来是噎住了。

    晏良见那道士舍不得把丹药吐出来,觉得好笑不已。

    不一会儿,道士咳嗽了几声,气儿喘匀了,便又拿起一丸丹药塞进嘴里。

    晏良看得烦了,就躺下打了个哈欠,闭眼睡觉。

    再睁眼,晏良看见架子床顶的白纱帐,便破口骂那道士无良,竟然搂着他睡觉。

    不对,怎么有男声?

    晏良愣了愣,刚才他好像听见自己的心声,从那道士嘴里说出来的。

    晏良忽觉得不对,他似乎能感觉到被窝里的热度,鬼对冷热是没有任何感知的。晏良动了动眼珠子,缓缓地抬起手,放下再抬起,再放下。

    他惊厥起身,光脚跳下地,蹿到铜镜前看自己。

    镜子里的男人三十出头,鼻梁挺拔,眉目分明,跟道士长得一模一样!

    晏良用手指戳了戳镜中的自己,试着在嘴角勾勒出一抹笑。

    他竟然成为了道士。

    晏良依旧对着镜子看自己,本尊身上曾种下的种种恶因自然而然地在他脑中浮现。很好,他的能力没有丢,只是这厮种下的恶因未免太多了,不忠君臣,不教子女,不守家业……

    多少恶业,便会有多少果报。为得善终,看来他以后有得忙了。

    ***

    今日逢贾敬生日,贾蓉奉父命到玄真观请祖父回府。

    其实谁都知道,自打两年前老爷进了玄真观后就再没出来过,别说过生日,就是连过年祭祖他都不回。府里说是给他过寿,实则是贾珍刚出孝期想热闹,便借名头自个儿消遣罢了。

    这回的寿宴对外虽说是小办,只请几个亲朋好友,实则比以前更有乐头。前后院虽一共只有六桌,却弄出了全席一百零八道菜,还特意请了从宫里出来的老御厨出手。戏班子也请足了六家,个个名头在京城响当当的,男宾那边还有□□的姑娘们献艺。

    贾蓉想早点回去凑热闹去,这一路走得很急,就盼着早点到玄真观,得个回话,就早早回府享乐。

    玄真观外,贾蓉等了半晌,不见回话的道童回来,有些焦急。想了想,便自己主动走了进去。

    道观有一个总管事儿的叫王石。此刻正慌慌张张跑出来,见是蓉哥儿,也不管不顾了,背着身上的行礼就跑。随后,那厢就跑出来一群道童,喊着抓人。

    贾蓉懵了,抓一道童问发生什么事。道童急急道:“那厮贪财,竟用次等毒丹砂谋害真人!”

    道童不及贾蓉再细问,举起棍子就继续追。

    贾蓉缓了缓深入,继续往里去。路上又碰见两个道童捧着什么东西往贾敬的住处福寿宫跑,俩人都面色十分惨白,似乎发生了很大的事。贾蓉想想刚才那道童的话,再想他祖父日日炼丹早晨吃。该不会他已经吃了那有毒的丹药,被毒死了?

    贾蓉吓得脸色大变,赶紧跟着跑到福寿宫门口,便碰见一道童正从里面端着水盆出来。

    “这……这是已经开始擦洗了?”贾蓉哇地一声大哭,跪在地上大呼,“祖父,孙儿不孝,孙儿来晚了,未曾来得及见您最后一面。”

    “哥儿这是做什么!真人好好地,此刻刚用餐完毕,净了手。”道童不解道。

    贾蓉换了半刻,嗑巴问:“那刚才说丹砂有毒,又看你们慌乱往这边跑。”

    “才刚真人发火,说要穿常服,我们才着急来着。”道童说罢,就引贾蓉进厅等,他则进内间去回报。

    厅内不大,抬首上看,壁上供奉的三清神画像,其下有红木长案上摆着各样贡品,种类丰富。这之下才摆了普通桌椅,供人使用,贾蓉就在东边第一个位置坐下了。

    不大会儿,道童红着眼出来,对贾蓉道:“老爷让您进去。”

    “老爷?才刚不还说是真人么?”贾蓉奇怪。

    道童眼睛更红了,垂着脑袋道:“老爷说了,以后不许我们再唤他真人。”

    贾蓉疑惑地要再问道童,那边屋里面已经传出“怎么还不进来”的话,便不好再细问,贾蓉急忙进屋。

    晏良手里正摆弄着他附身两年的拂尘,一根根的揪,白毛落满了他的脚边。

    贾蓉见状,忙跪地给祖父请安。半晌他没听到回应,只感觉拂尘上的兽毛一根接着一根的落地,心就莫名的提起来。

    晏良把手里的拂尘拔秃了,随手把手柄丢到一边,才冷冷抬眼打量跟前这个他白捡来的孙子。

    年纪在九岁上下,面目清秀,长得其实挺好,这会儿也本本分分地跟他行礼,看似是一副老实样儿。只可惜不管什么人,假戏做多少,其本性都瞒不过他。

    晏良有点没想到,贾蓉这样年岁的孩子身上竟然会种下淫|色的恶因。

    “抬起头来。”

    贾蓉听话地抬起头。

    “你梦遗了么?”晏良紧盯着他,目光有些迫人。

    贾蓉脑子嗡的一下,半晌没有思考能力,缓过神儿来得时候,从脸颊到耳后都变红了。

    “祖……祖父,您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贾蓉含羞挠头,尴尬地不是如何是好。

    晏良挑眉,一直盯着他,等待答案。

    “还、还没有吧。”贾蓉嗑巴道。

    “没有,你还敢动邪念!”晏良狠拍了一下贾蓉的脑袋。

    贾蓉不明所以,呆呆傻傻地跪地赔罪。

    晏良觉得,既然这孩子身子尚没长成,已经生了淫念,可见其家中的盛行此类风气。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估摸这孩子的爹肯定不是什么好货色。

    晏良这两年呆在拂尘里,多少听过一些道士家里的情况。叫什么宁国府,儿子贾珍,孙子贾蓉……总归这次好容易做回人了,本尊家里什么样他都不会嫌弃。有问题改就是,总归有他在,日子只会往高处走。

    贾蓉跪了半天,抬首偷瞄祖父一眼,总觉得祖父虽一脸肃穆但心情似乎很好。

    “祖父,您、您……”

    晏良回神儿,问贾蓉:“你父亲要给我过生日?”

    贾蓉连连点头,“嗯,他派孙子来,就是请您回去庆生的。”

    “也好,反正我已经好久没回去了。”晏良很不喜欢玄真观里的日子,最叫他烦得当属那几座乌烟瘴气的炼丹炉,他特别讨厌那股烟味,非常讨厌。

    贾蓉愣了愣,万没料到祖父这次并没有开口拒绝,反而一口答应下来了。

    这可如何是好,父亲那边还以为他不会回去,请了那么多清乐坊的姑娘……

    “怎么,我要回去,你不高兴?”晏良口气阴测测地问。

    “不不不,高兴,高兴,孙儿就是太高兴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贾蓉忙扯起喜悦的笑容。

    那厢跑去追人的道童们都赶回来了,个个面色惊恐,领头的抖着嗓子跟晏良道:“老爷,王石他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