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青灯+一家人]番外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65章 [青灯+一家人]番外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时间,从天柱玉桃树上跳下的人投入怀抱那一刹那,开始飞速后退。

    ——

    当天界灵山还未出现那个名为灼灼的小姑娘时,青灯真佛,还是一位与其他神佛一般,几万年都沉浸在佛法玄妙中,轻易不下小灵山的神佛。

    极为普通的一日,青灯真佛感应到了自身劫数。身为神佛的劫数,总是要比神君们的劫数更加困难,然而劫数对于神佛而言,却又从来不是困扰。青灯下灵山之时,并没有抱着劫数开始的心情,而是与往常别无二致的平静。

    而当他在仙山之麓醒来,看见那一株懵懂化灵的桃花,那份平静才终于有了几分波澜。仿佛是起风了,也可是是他听见了这棵小桃树开花的声音。从第一面,青灯真佛便知晓,自己的劫已然到了。

    而后,助她化灵成仙,将她带回小灵山,爱护教导。

    这份心情,青灯从未去探究究竟是什么,但他知晓,这个生灵乃是这世上,与他亲密联系的一个存在。因为她是应他的劫数而生。

    灼灼有别于世间万物,这份特殊来源于他的心。神佛无情丝,但他心中有情,情丝便生了。灼灼对于他的情意,青灯自然知晓,因为一目了然,就算她不说,青灯看透一切的眼也能清楚的看到。

    神佛漫长的生命,让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变得缓慢,对于其他人来说漫长的时间,对于青灯来说,也就像是一个回首的昨日。昨日灼灼还是个扒在他膝头玩乌龟,摘了他本体叶子去玩的小姑娘,今日就已经是个勇敢有担当的大姑娘。

    一眨眼间,灵山的云还未流转一遍,灼灼就从需要仰视着去拉他的手,变成了一脑袋可以钻到他胸前的模样。

    如此快,就如同下界的花木,一夕盛放,花期甚短。美好的令人想要流连的事物,总是变化极快,令人追之不及,甚至心中偶尔会生出一些惶恐。

    作为神佛,情绪总是停在最为平静的时候,因为再也没有什么能令他们的心境出现波澜。可不知从何时起,青灯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有了些改变。对于情之一字,即便是天上神佛,也要为其妥协。

    如同寻常的嫉妒之情,喜悦之情,得到或失去,喜或悲,当意识到的时候,便都已然尝了一个遍。青灯真佛从来与‘举棋不定患得患失’无缘,对灼灼,他只有一个‘放不下’。

    神佛心中情.欲渐生,便该下界历七情之劫,善恶之劫,就像是一个除去多余之物的循环。灼灼对他来说,是本心之劫,而这本心,是最大的劫数。与之相比另外的劫,倒算是小劫了,这也是神佛与神君所历之劫不同之处。神佛之劫,每一个都是不同的,也只有自身才能领悟究竟如何才是劫。

    这一切,灼灼并不知晓,所以后来她傻乎乎的追下界来助他历劫。青灯纵使在历劫时不记得她,却总是下意识的去在意。

    放不下的,就算是忘了,依然是放不下的。所以后来,他回到灵山,又再次去寻她。

    依然是那句话,纵使记忆中无她,心中始终有。换了名字,换了皮囊,没有了记忆,青灯依然无法拒绝。

    而助灼灼历劫,青灯自身也在历本心之劫。他之前的历劫并没有结束,便全都叠加到此一世。

    情劫未渡,情丝不动,从前种种情义也就暂时封存。

    善恶之劫未渡,心中恶念未斩,便成了另一个‘我’。

    本心之劫未渡,便遇江澄。

    初时放不下,带她回上云寺,为她除煞,提升资质,找寻去处,送她去容尘山派,托人照料。

    过后放不下,闭关之时前去探望,遇难之时前去解救。

    阴差阳错之下,吃了从前三世历劫时被剥离的情丝所生之花,其中残余的三世记忆与思念,又汇聚而成了另一个‘我’。这红线所成之情花,还渐渐唤醒了封存的情丝。

    从此便似江河东流,汇聚成海。

    那年江澄怀了孩子,青灯尚在北地风雪中禹禹独行,抬头见到星河黯淡,唯独一子一母二星闪烁璀璨,耳边似是响起什么颇为久远的声音。

    “如果我们真的有孩子,一定会是个麻烦的小家伙……在你脸上画乌龟的调皮鬼!”

    青灯在苍茫中孑然独立,忽觉风雪温柔,冠盖满身。于是他转身向南而行,去往容尘山派,一路循着旧习俗,求了千家米,祈愿那孩子平安喜乐。

    那个轮廓依稀却并不大相同的人披散着头发,眉眼弯弯的坐在房中,半个身子歪在堆起的被子上,抬起手用一个铃铛逗弄床上的孩子。

    而那孩子,竖眉冷眼,一把拍掉了铃铛。看着确实是个脾气不大好的。

    “哎呀,脾气真不好啊~”青灯听见江澄如此说,喜悦的声音里怀着满腔的喜爱。

    尔后,他偶尔会前来探望,只是江澄都并不知晓。有时能看到这一大一小两人头对着头在一起打瞌睡,有时能看见那个大的在小的身上系一根绳,带着人各个峰头的溜达。

    相比他为了即将到来的天劫四处奔走,这母女两过得悠然自得。

    江澄的修炼从不懈怠,但她又不与其他人一般将时间都放在修炼上,取舍之间自有她的一番衡量,所以她活得很自在。

    若是喜欢一个人,同时她还是自在的,那么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

    自在的江澄带着孩子前来寻他,青灯心中略有诧异,但十分高兴。

    那孩子,并没有在他脸上画乌龟,而是画了些其他的什么东西。青灯有些出神的开始回忆,究竟是何时何地听过那么一句,然后就被突然的笑声打断,江澄在一旁笑的用脑袋撞墙,青灯看着,突然有些想笑。

    他笑了,还唤了一声江澄名字。

    江澄却不知为何忽然止住笑,做出一副淡然表情。她该是害怕,但他其实并没有制止她的意思。青灯便猜,她不知道自己拼凑了些什么把自己唬住了,于是他没有解释。

    江澄和小核桃一样,都还太小了。年纪小就活泼,这样挺好。

    当人放不下另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常常想起对方。青灯想的不多,每日晚课,想起一回。

    最后,天灾之下,无处可逃。青灯在无边业火中看到江澄死前投去的一瞥,他应当是看不见的,但那个目光就仿佛是灼灼下界历劫时向小灵山望去的一眼,里面所含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所以他感觉到了。

    最后这一个放不下,令他化作佛光普渡,渡这一人成就了这一场救世之劫。

    身死之后,属于青灯真佛的记忆拭去尘埃,重新展页。

    百世轮回的本心之劫,再无阻碍。

    ……

    重新回到这个世间的这一年,曾经在他脸上画粗眉的小核桃已然长大了,比他现在的身体还高半个头。她满脸木然的抱着七岁的江澄,拿剑稳稳的双手此刻颤的厉害。江澄坐在女儿怀中捂嘴笑,笑的一抖一抖,最后用拳头捶起女儿的肩,被女儿一把捞起背在了背上。

    “爸爸,要我背你吗?”长成了个小冰块的女儿俯视着他,语气略有僵硬。

    “不必。”青灯抬头看女儿道。

    江澄坐在女儿背上晃腿,丝毫没有已经百年没见过女儿的生疏,自然的招呼道:“青灯你也来呀~小核桃力气可大了~女儿长大了真好~可以养老啦~”

    青灯目视前方。小核桃摩挲剑柄。二人俱未说话。

    容尘山派、上云寺、魔域还有无极道观,一家三口重新走了一遍。

    “当年我和你爹往这里经过,遇上了一个老鼠精妖想讹诈,结果你猜怎么样?你爹他灌了人家好几坛米酒,还把人家关在罐子里听了好久的佛经哈哈哈~”江澄如此说完,一家三口便见路旁一家卖酒的酒肆老板打着呵欠走了出来,微红的鼻子动了动,嘴边的胡须看着与老鼠胡须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酒肆老板……是个鼠妖,还莫名眼熟。

    江澄一下子闭了嘴,拍拍女儿的肩示意赶紧走。还真是当年的故人,如果这位还不死心想当大师弟子可怎么办。不过,他们现在这容貌,这鼠妖也认不出来吧?

    “前面的道友,等等!”

    酒肆老板忽然开口喊道。青灯见到江澄啧了一声,女儿呵呵笑了一声。

    “哈哈哈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看你们觉得很有眼缘啊,我这酒酿的可好,送你们两坛吧。”酒肆老板老鼠妖这么笑着说。

    那两坛糯米酒最后是妻子女儿一人一坛对着喝掉的,青灯在一旁干看着。

    三人去了上云寺,守门的和尚大着肚子,站在墙边打瞌睡。青灯望了望那熟悉的石莲花,上前轻轻拍了拍守门和尚的大肚子。

    那和尚掀开一点点眼帘,还没看清楚来人就挥着手道:“什么人大白天的扰人清……额。”最后一个字在他看清楚来人后硬生生的吞回了嗓子眼里,噎出了一个嗝,还带着酒气。

    青灯道:“殊止,你又喝了酒。”

    大和尚一脸见鬼,“师……师叔?这大白天的您老怎么出现了……不对,您这一死,鬼魂看上去都年轻了不少。”

    青灯:“……”

    几人进了上云寺,青灯去塔林拜过各位师祖,还见了住持殊印与他的爱宠猫白雪。见到百年未见的师叔,作为住持的殊印比起师弟殊止就淡然的多,只是眯起的眼睛睁大了一瞬而已。

    江澄带着女儿去了上云寺里她最熟悉的地方,大食堂!芳洵大师果然还在那蒸馒头,仍旧是熟悉的人,熟悉的味道。

    “来两笼馒头,还要灵露两壶!”

    芳洵大师听到这不客气的点单,下意识就要骂,可随即他觉得不对,转头看去,见到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衣女子站在那,而说话的是她怀中抱着的那个小女娃,声音奶声奶气的,语气怎么就那么似曾相识呢。

    “哟!芳洵大师!是我呀!”

    芳洵大师沉默了一会儿,冷着脸抽出四笼小巧玲珑的小馒头,又灌了两大壶灵露,嘭的往桌上一放,道:“吃去吧。”然后转头就走。

    也不知道究竟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母女两路过蝉思院,见到那株参天古杏,江澄又兴致勃勃和女儿说起,“当年我在这里住了几个月,你爹他天天把我往树上挂,还不放我下来,最后是小殊妄把我弄下来的。”

    小核桃:“哦?”

    江澄:“……女儿,你为什么突然理我了?”

    小核桃不看妈妈,只问:“你为什么会被挂在树上?”

    江澄:“哈哈,大概因为我想占你爹便宜,他不肯。”

    上云寺的变化并不大,该在的都还在,少的就只有当年那个双眼失明却走得很稳的小殊妄。

    青灯师徒离开后,上云寺的下一任佛子是明秽,殊止唯一的徒弟。说起明秽,江澄就想起那年自己在上云寺泡无垢泉,三个小和尚明华明非明重,带着当时还是三岁小团子的小可爱明秽,一起来偷看青灯师祖带回来的客人。最后被发现,小殊妄给了他们三个一人一竹鞭。

    当年只知道吃糖糖的小团子明秽,如今也是个笑容绵软像糖一样的俊和尚了,还即将成为下一任的佛子。

    离开上云寺,再去无极道观。无极道观的弯月临空仍然壮观,最壮观的是迎接人的排场,几百位剑修煞气腾腾的御剑飞行,还排成了有序的队列,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来寻仇的。

    为首迎接的鹤惊寒见到姐姐和外甥女,顿时冷面回暖,众位无极道观弟子都感觉春风迎面,感动莫名。

    青灯大师完全淹没在母女两的光辉之下。

    直到……

    江澄:“小浔快来,叫姐夫,现在可以叫了。”

    鹤惊寒:“……”

    江澄叹气,“小浔,姐姐回来了你是不是不开心?”

    鹤惊寒一脸冷漠:“姐夫。”

    青灯坐在一旁微微颔首。

    小核桃扭过头:“噗。”接着一脸淡然的又转回来。

    无极道观之后是魔域,这一行是为了去看殊妄。到了魔宫所在,小核桃仿佛进了自家,熟练的招人来去报信,准备东西,魔宫内伺候的人也一脸自然的听从了吩咐。然后小核桃将一路抱着的妈妈放下来往亲爹身边一放。

    “我去找殊妄来,你们等等。”

    等女儿离开,江澄一把拉住青灯的衣服,“这怎么回事?!”

    青灯:“如你所想。”

    “有点心累。”江澄说着就往后倒,被青灯一把顺手接住抱了起来。

    “时间是不是过得太快了,小核桃长大的太快了吧?”江澄不满道。

    青灯:“从前我看你,也觉得太快了。”

    江澄:“女儿都这么大了,我拜托你别再一脸老爹的看着我好嘛。”

    青灯:“哦。”

    江澄伸出手指戳青灯,半路被他截获挡住。

    殊妄外表变了一些,但在江澄眼里,还是当年那个满身月色澄澈的小和尚。一番闲谈,两三趣事,足够洗去所有因时间产生的陌生感。

    最后,他们回到了容尘山派。一袭白衣出尘,满身淡淡丹香,一张脸美得超脱男女的人站在那,听到声响后转身看过来。

    “听闻你回来了,本以为是谣传,没想到竟是真的。”那人道。

    江澄笑道:“燕二师兄,你也回来了。”

    燕扶苏:“该回来了。”

    “其他人,终有一日,也会回来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