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完结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64章 完结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斗战狂潮仙玉尘缘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江澄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棵巨大的玉树上,这完全不像一棵桃树的桃树,是她的本体。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同时回想起自己说漫长对凡人来说确实漫长,说短暂相比其他神君来说也算短暂的神生。以及,记起了自己和青灯大师几乎是从化灵开始就纠纠缠缠的缘分。

    然后记起这一切的时候,她听见了树下有人在说话,那人说:“你醒了。”

    这声音熟悉的仿佛刻在她的灵魂里,淡然又平静。江澄往树下看,果然看见了自己刚才还在想起的人。是青灯大师,也是青灯真佛,就像她现在,即是江澄,也是灼灼。

    意识到青灯在树下的时候,江澄手一松,就从树上掉了下去。她伸出手,扑进了青灯微微张开的怀中。

    “青灯,你为什么在这里?”江澄问。

    她下界历那个必死之劫,青灯应该归位灵山去继续做他的青灯真佛了,为什么也下来了。再者,她之前以身化了天柱的时候,清楚的记得大师助了她一臂之力。他之前应该和她一样也是不记得从前的,而现在,她想起来了,青灯应该也想起来了。

    可是,这么说来的话,她现在应该是变成天柱了,而青灯,他又怎么会以这幅样子出现在天柱下?

    江澄满脑袋的疑问,手里抱着人不放。青灯一手向前轻轻一抹,像是抹开了云雾,露出了云雾之下的修真界——已经过了百年的繁盛世界,再也不复当年那险些崩散的危险局面。

    “这是梦,我在梦中与你相见。”青灯道。

    江澄放开他,默然了一会儿有些无奈的抓了抓头发,“你该不会没过情劫吧?”

    青灯眼里有些笑意,他的目光似乎悠远起来,说:“我的劫,并不是从你无意间种下红线之后,而是在你出生之前。”

    “我感应到自身劫数才会离开灵山,在云麓仙山上化出本体修行,而你阴差阳错之下落在那,被我开启灵智,从那时起,我的劫便开始了。”

    “哦,也就是说,那情丝扣不扣出来,其实都是没差的咯?!”江澄问。

    青灯:“灵山神佛没有情丝,但若是心中有情,情丝自生。真正的情丝与司缘神君的红线不同,是无法剥离的。”

    江澄:说到底,自己当年满心为爱牺牲的悲壮根本没什么卵用嘛,心有点塞塞的,可是还要围笑。

    “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江澄一脑袋磕在青灯肩膀上,半死不活的说。

    青灯倒是淡定自若,“我的劫还未渡完。从这一世开始,初心不改,本心不移,佛心不动,百世之后,方重归真佛之位。”

    “而且,你的劫与我相连了,同样需过百世之后,方得重归神君之位。”

    江澄用力用脑袋磕他的肩,腹诽当和尚的为什么总是不能好好说话,“说点我能听得懂的好嘛?比如你到底能不能喜欢我啊?”

    青灯:“哦,能。”

    “什么!”只是随口一问的江澄蓦地抬起头,不太敢相信的看着他的表情,“为什么能?你不是和尚来的吗?你的佛祖呢?他还能赞同你谈恋爱,胡扯呢吧。”

    青灯接住一朵从桃树本体上落下的花,超尘脱俗的微微一笑道:“佛,从来不是心中无情。心中有情才能为真佛,这,才是我真正需要历的劫。”

    当年灼灼下界历劫,他回到灵山,佛祖问他劫过还是未过,他道未过。佛便笑,令他去寻‘我’。于是他便下界,来寻本的那个‘我’。

    佛之情意于山水,于世间,于一草一木一花,如冬夏四季,春去秋来。她便是‘我’,认识本我,自然不忘我,又何须忘情。

    江澄腹诽道:断句很厉害嘛你,这一下逼格都出来了,但是我还是没听懂。

    青灯忽然道:“你生于我心,乃是本心,何须忘你。”他眼里的山山水水一霎都生动起来,明明说的是动听的话,语气却寻常极了。

    江澄愣住,一会儿后捂住了脸扭过了头。在她身后作为天柱支撑世界的本体桃木忽然开花了,飘洒的花瓣落了青灯满脑袋的,肩上也是。

    江澄:“我拜托你下次说这种话之前先跟我打个招呼,这猝不及防的我很难做出正确的反应。”声如蚊讷,青灯还是听见了。

    “哦。”他含笑道。

    “时候到了,我在等你。”青灯说完,身形在一地花瓣中化作清风散去。

    “好吧,我马上就到。”

    ————

    江禅,昵称小核桃,修真界人送外号霜花剑,正是一剑既出千里霜花,其人也如霜如花,冷傲艳丽。

    据修真界八卦消息统计,想嫁给江禅的修士中,男修女修对半,想追求她的人数直逼想追求他舅舅鹤惊寒的人数,乃是新一代的最有潜力靠山最硬并且最有人格魅力的修士之一。

    帅气的女孩子总是格外受人欢迎,如今的江禅,比她妈妈当年到处撩妹不自知的手段还要高明的多,她完全不是在撩妹,只要露出那张脸,拔出腰间的剑,就有无数男女闪着敬佩倾慕的目光出现在她面前。

    但很可惜,江禅对于人脸没有太大的辨识度,除了那几个亲近的同门和舅舅友人们,其他人在她眼中,都是路人甲一号脸,对着这些很难分辨出个一二三的脸,江禅也是真的很难做出什么不同的表情。

    论起美貌,不说她那男神一般的舅舅,她大师兄风有止,恢复了他从前第一美人云无期的脸后,江禅觉得自己大概再也没法对其他人的脸有什么要求了,反正都比不过大师兄。

    还有就是她如今还在追求青梅竹马,别人对她的追求她当然都要无动于衷。

    江禅的生活除了修炼和比剑,还有就是路见不平拔剑砍魔。当然除此之外,她一直想找到失去了踪迹的大师伯白翎和二师伯燕扶苏,特别是当年对她十分喜爱,给了她很多顶级丹药当糖豆的燕二师伯,只可惜这么多年来,她几番寻找最后都以失望告终。

    其他尚在的师伯们,三师伯郑谣终于在几年前嫁给了许家家主许蓝桥,和青霜师伯成了一家人,青霜师伯当年受了重伤,回去了许家,如今常年也不出来一趟。白灵一脉如今的脉主是三位甄师伯。这三位貌美如花长相一模一样的姐妹花成长的很快,最后三人共同成为了白灵一脉的脉主,如今声名在外,处事很是稳重老练,将白灵一脉的声望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如今大家都各有各的缘法,也不能说不好,但江禅总是无数次梦回从前,她还是个无忧孩童的时候。

    江禅记事很早,而快乐的时光她记得格外的清楚,纵使记不清楚,梦中的几番梦回,也足够她铭记了。

    那时候大家都还在,炎热夏日里在清明山的溪边举办小宴,那时人人脸上都是笑意,三位甄师伯还是少女,不像现在这般老成,笑声清脆,宛如银铃。抱着她的熟悉怀抱也还未消失,温暖的手牢牢的护着她,一手拿着小勺子给她喂吃的,虽然喂着喂着她就自己吃了,需要她甩着小手拍她,那人才会哈哈笑着反应过来。

    在她脸上落下讨好的亲吻,然后亲热的喊她小核桃。

    师祖白苒冬就坐在大师伯白翎身边,遥遥举杯和弟子们喝酒,调侃些大大小小的八卦,撑着脑袋笑嘻嘻的给几位弟子指点一下不足,再不甘寂寞的在喝的几分醉后对酒高歌,拿着沾了酒的筷子过来逗她。

    等师祖喝的不知今夕何夕,白翎大师伯就一把将人抱走回去。燕二师伯不太喜欢这种小宴,但每次还是会来,每回来了,总要带上很多新近炼的上好丹药,给师弟师妹们一一分一份。出门在外,燕二师伯的丹药总是能派上用场,而给她的丹药,花样格外的多,对着她的时候,这位冷冷的二师伯也格外温柔。

    不同于燕二师伯的冷漠表情,他是个非常心软的人。

    大家喝多了的时候,长相最平凡但最有责任心的朱苑师伯就要一一照顾她们。

    还有那个名为谢椿怀的男人,他曾经也是江禅最喜欢的亲人之一,那些温言软语,谆谆教导和满怀的关爱,醉酒后亲手做的醒酒汤,各种精致的小点心,不仅是江禅,也是其他人心中再无法触摸的复杂回忆。

    除去他,其他的师伯们对她也十分关爱,作为白灵一脉最小的孩子,说她是在万千宠爱中诞生也毫不为过。只不过,这份欢乐,太过短暂了。

    之后的□□对于那时候的她来说,就像是一场无法醒过来的噩梦,纵使再是早熟,她也无法承受家人的一夕零落。好在那时候还有舅舅,还有郑谣师伯朱苑师伯和三位甄师伯,以及……殊妄。在她最难受的时候,殊妄总是会出现在她身边。

    她会成为如今这个坚强的江禅,都是因为这些亲人们的关爱。

    对于江禅来说,容尘山派是她长大的家,而她的家人们因为伤心离开了这里,但不管他们去了哪里,她总要找回他们,然后告诉他们,若是有朝一日不再痛苦了,想回来了,容尘山派的白灵一脉永远是他们可以回来的地方。

    她想有朝一日,大家还能齐聚一堂,再去那绿溪水边,喝一场醉。

    抱着这样的心情,江禅一次次的去寻找那些失去消息的人们的点滴踪迹。这一次,她去的是云州,因为舅舅说那里有人见过燕二师伯。

    抱着这一次也许还是找不到燕二师伯的准备,江禅心情平静的踏上了去云州的路。

    然而在路途中,她遇上了一件事。

    两个身手不凡的普通人,在追杀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和尚。这种普通凡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并没有什么好在意,让江禅在意的是,那个十二三岁看上去还很稚嫩的和尚,长得和她爹很像。

    不,不仅是很像,再长大几岁简直就是她爹了!路上遇到爹的江禅心情很复杂,于是就这么复杂着拔剑解决了那两个追杀‘爹’的人。

    刚准备事了拂袖去,好事不留名,江禅忽然被那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的和尚一句话给定住了身形。那和尚说得是:“小核桃?”

    江禅:“!!!”这人为什么会知道她这个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的小名!

    那和尚笑了一下,拍了拍衣服下摆,“我是青灯,嗯,也许你不记得我了,毕竟你那时候还小。”

    江禅:……亲爹?

    江禅就这么突然的路遇了一个亲爹,至于这个应该是死了的爹是怎么回来的,他说死了一回就回来了。

    如果到现在江禅还能平静以对的话,那么他们走了一会儿,在半路上又遇上一个被人丢在草丛里满脸血,约莫七、八岁模样的小姑娘,那人一醒就满脸开心的喊她小核桃,并说自己是她妈……这江禅就有点承受不能了。

    死了一百多年的爹妈忽然回来了,她该怎么办?江禅第一时间给舅舅去了个信,召唤舅舅速来一同承受。

    清理了一番脸上血渍的亲妈已经自然的拉上了自称亲爹的少年和尚的手,两人坐在江禅身前,身上带着莫名慈爱气场的注视着她。

    “小核桃已经这么大啦~我家核桃真帅呀~”奶声奶气的小姑娘托着腮,又是欣慰又是惆怅。“唉,我都没看见,真是太可惜了。”

    也许是因为事发突然,江禅不知为何完全没有觉得惊喜,只觉得自己大白天的,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不不不,也许她该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做起梦来的。不管怎么说就算是梦,这种情节也太莫名其妙了。

    直到她那一向高冷的舅舅飞速出现,落地后剑也未收,拉着她就四处看,并连声问人在哪,最后被七岁的亲妈一下抱住大腿。

    “小浔!姐姐回来啦!”

    鹤惊寒对上那抱着自己腿的小女孩,手中的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高冷男神鹤惊寒,一个传说中将娶自己的剑做妻子,与之度过一生的直男之王,在见到第二次死而复生的姐姐时,一个失手摔了自己的媳妇。

    ……

    亲爹亲妈死回来了,江禅真切的意识到了这一点的时候,是在她一手牵着十二岁的爹,一手抱着七岁的妈,去魔域看殊妄的时候。

    “殊妄。”

    魔域魔主隗虚,曾用名殊妄,一个今天也很boss的男人,在听到死去师傅的声音时,一不小心扯坏了自己的假发。

    ……

    “宝贝,辛苦你了,妈妈这辈子都会陪在你身边的,让你看着我长大的,放心吧。”小姑娘抱着女儿的脖子,这么安慰她,一手还牵着个不说话的和尚。

    江禅,一个新生代人气女神,从今天起开始苦恼,要怎么把爹妈平安养大。

    虽然还有两位师伯暂时没有找到,但是容尘山派的白灵一脉,总算又开始热闹起来了。

    这一年的春日,修真界仍旧很是和平。燕子飞回,故人归来。

    【正文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