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一世清欢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62章 .一世清欢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斗战狂潮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柳家的柳清欢少爷才十三岁,就要娶妻啦?”

    “可不是,据说是治好他的那位女神医要求的,那女神医也不知道什么来历,竟然真的就把那一只脚踩进棺材的柳少爷给治好了。”

    “难不成,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柳少爷,就真要娶这么个来历不明还比他大的姑娘?他家那柳老夫人能答应?”

    “那女神医听说也就比柳少爷大三岁,俗话说呀,女大三抱金砖,我家隔壁村的婶子讨得媳妇就比她儿子大三岁,家中事事都办的妥妥帖帖的,有什么不好的。再说了,那柳老夫人一开始就是答应的,话都放出去了现在能后悔?嘿,我说,她要是后悔了,说不定人家那女神医就能再把那柳少爷给治坏咯,柳老夫人还得求着她呢。”

    “那看来这事是板上钉钉咯~”

    “我就关心什么时候开喜宴,想当初柳家大少爷娶妻,全城摆了七日流水宴,那菜味道可真是不错,如今柳小少爷结亲,也得开流水席吧?到时候可得去吃。”

    ……

    柳家是通州大族,祖上出了好几个宰相,到柳老爷这一代,也是先皇心腹,官拜一品,可惜柳老爷去世的早,夫人也伤心过度追随而去,只留下三个嫡亲少爷。柳家老夫人带着三个孙儿从京都回到通州老家,抚养他们长大。

    柳家大少身为长子,父母去世之时已然长大,同祖母一起支撑起了柳家。从前乃是太子侍读,后来太子当了皇帝,欲召他入朝为官,柳大少不放心家中祖母幼弟,便婉拒了,留在家中支撑门楣,几年前娶了通州刺史嫡女,夫妻二人感情和睦,只是至今未有子嗣。

    柳家二少自小聪慧可人能言善辩,三年前科举连中三元,入朝为官,皇帝钦点入尚书台,乃是天子近臣,人人都说日后也是个要做宰相的。

    至于柳家三少柳清欢,则是个从小到大的药罐子,从小病到大,年年都有大夫说他撑不过去,却每次都奇迹般的继续病怏怏的活着。因着年龄最小身体又不好,家中祖母和两位哥哥都对他十分疼爱。只是这柳三少性子寡淡,不仅不擅言谈不爱理会人,还小小年纪就喜静爱独处,从幼时柳老夫人带他去过一次寺里,回来后他就开始对佛经感兴趣。

    如此一个年级轻轻的少爷,看那架势竟然日后是个要去当和尚的,这一事在通州百姓之中也是个广为流传的谈资。

    可如今好了,想去当和尚的柳家小少爷如今要娶妻,可是当不成和尚了。

    柳清欢从漫长的昏迷中醒过来,发现自己没死,不仅没死,还多了个妻子。嗯,应该说即将娶的妻子。

    祖母在他床前喜极而泣的抹眼泪,絮絮叨叨的告诉他先前他有多危险,险些就扛不过去。柳清欢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好像多年沉珂尽去,要不是被祖母硬生生按在床上,他能起来绕着这么大个柳府走一圈。

    不过……“妻子?”柳清欢问。

    柳老夫人擦擦眼泪,欣慰道:“对啊,多亏了灼灼,要不是灼灼,祖母现在就见不到我的乖孙了。灼灼是个好姑娘,她治好了你,今后你可要好好和人家相处,知道吗?”

    柳清欢:“可是,我总觉得,我今后是要出家的。”

    柳老夫人:“快别浑说了,你是看佛经看的人都有些痴了,今后可不许再看那些,好了好了你才刚醒,祖母不跟你说这么多,免得又累着你,来来来,好好休息。”

    柳清欢:“祖母说的那个姑娘,为什么要嫁给我?”

    柳老夫人:“这……祖母也不清楚,不过你今后还要和灼灼一起过那么久,自己有机会再问她就是了,现在就别急了。”

    柳清欢:“那她现在在哪?”

    柳老夫人:“哦,灼灼喜欢府上厨子做的烧鱼,现在在吃呢,你要想见她,她待会儿就来了。”

    “唉,小孙儿也长大了,知道想媳妇了,祖母还能活着看到小孙儿娶媳妇,真是、真是太高兴了。”柳老夫人又自顾自的抹起眼泪。

    柳清欢:“……”感觉祖母现在已经听不进去他的话了。

    床上的柳清欢从头到尾一脸面无表情,眼神茫然。

    柳老夫人离开了,柳清欢院子里安静的很,仆人都在外面低头做自己的事,没一个人发出声音。人人都知道柳小少爷爱安静,他的院子是整个柳家最清幽宁静的。

    柳清欢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床轻薄的锦被。他侧头看向半开的窗,能看到院中绿意葱茏的一角。他昏睡前,那片海棠开的正好,如今已经全都谢了。残花大概也被下人清扫去了,只剩下一片浓绿。

    忽然,那扇开了一点的木窗上探进一枝桃花,粉白的花瓣缀在枝头上,格外活泼生动,仿佛春意未消。

    这个时节,还有桃花吗?柳清欢想着,听到耳边吱呀一声轻响,那扇半阖的窗户被人彻底推开,露出一只拈着花枝的手,然后是一缕散落的黑发。

    “你醒啦?”

    窗户被推开,院外的阳光也被这一扇木窗一同打开,说话的那人倚在窗边,拈着一枝花对他笑,态度熟稔又自然。

    柳清欢觉得自己从没见过她,可是,他又觉得自己应该是见过她的。

    “我叫灼灼,救了你的人,一个月后,我会嫁给你做妻子。”灼灼靠在窗边笑眯眯的盯着里面那个脸色有些苍白的少年瞧,他的眼神淡淡的,不像个病人的眼神,看在别人眼里就会让人觉得那双眼睛明晰的看得人不自在。不过看在她眼里,只觉得,青灯一世比一世呆。

    如果让他这么一直轮回,到后面估计会越来越虚弱,说不定整个人都会变得傻傻的。所以,还是到这一世为止吧,这一世与他做了夫妻,收回他身上不该有的情丝,他就能回归真佛神位,继续当他小灵山的青灯真佛,再不必为这些事烦忧。

    柳清欢直勾勾的盯着窗外笑呵呵的人,忽然转头对着床内侧,不看她了。

    灼灼:“……”你以为特地拿这么一枝桃花在这里摆一个优雅动人的姿势很容易吗!这个嫌弃的转头是怎么回事!

    灼灼一扬手将桃花扔进桌案边的花瓶里,一手撑着窗框就轻巧的翻进了房间里,直奔柳清欢的床边。

    “嘿,小夫君,我听说你想当和尚?”灼灼一腿跪坐在床沿,一手按住扭头不作声的柳清欢,一只手轻轻松松将他整个人扳过来。

    柳清欢:“……”力气好大,肩膀痛。

    柳清欢:“……我自小就觉得,自己应该当个和尚。”

    灼灼忽然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想当和尚?下辈子吧。这辈子你只能乖乖当我的夫君。”

    柳清欢忽然伸手去拉开她的手,并且认真的道:“你离我远一点好吗?”

    灼灼表情一僵,就听到柳清欢接着道:“因为我病还未好,从方才开始心就跳的厉害,胸闷气短有点不能呼吸,我需要休息,你离我远一点。”

    灼灼:“……你的病我给你治的完全好了,你现在健康的不得了。”

    柳清欢:“那我这情况是怎么一回事?”

    灼灼嘴角止不住的往上勾,“哦,那是因为你喜欢我。”

    柳清欢:“……”

    灼灼眨眨眼,“你不相信?那好吧,我们来试试。”她说完就往后退,坐在了外面的桌子上,过了一会儿问:“喏,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呼吸畅通了?心也不跳的那么厉害了?”

    柳清欢道:“确实。”

    灼灼又出现在床边,按着他的手,十指相扣,并俯身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你瞧,这不是又跳的厉害了。”灼灼按着柳清欢胸口,笑嘻嘻的。

    柳清欢先是迟疑,接着一脸恍悟,然后平静下来,“病果然还没治好,放心,我不会与祖母说。”

    灼灼伸手,在他脑袋上糊了一掌。

    一个月后,柳家小少爷大婚,护国寺嵩原大师前来贺喜,然而一见到柳清欢,他便大惊失色道:“此子乃天生佛家弟子,我若早些看到他,定要收他做弟子的!”

    众人一时惊呆,此时只见拜天地的新娘子把盖头一拉,目光淡淡的盯着那德高望重的嵩原大师,竟望的那嵩原大师满头冷汗低头避开她的视线,最后抹着汗匆匆离开,再也不敢来柳府。那瞧着很是漂亮的新娘子冷笑一声,直言道若是有哪家寺庙敢收她夫君做和尚,她就拆了哪家寺庙。

    连护国寺嵩原大师都怕她,哪还有人敢提这茬,众宾客心里嘀咕,这位到底什么来头,上座的柳老夫人和柳家大公子夫妇两,却是满脸的欣慰。

    至于另一个主角柳清欢公子,他捡起被新娘子扔到一边的盖头给她盖好,然后示意旁边的司礼继续,淡定的很。

    众人又觉得之前说柳家小公子想当和尚的消息是个谣传了,他这个样子哪里像是想当和尚了,刚才嵩原大师出现,他眼睛抬都没抬。

    对于他的行为,灼灼表示很满意,摸摸少年的小脸,低声道:“很好,乖乖的我就不会打断你的腿了。”

    柳清欢:“……嗯。”

    柳家的小少爷,打不赢他看上去娇娇弱弱需要呵护的新娘子,当然柳小少爷也没想对自家妻子动手,虽然她总是一言不合就捏他脸捏他耳朵。

    从见第一面起,柳小少爷这夫纲就没振起过。

    在柳家下人眼里,柳小少爷真是个爱妻护妻的好夫君,夫人说一他不说二,夫人睡觉他当枕头,夫人嗑瓜子他剥壳。在柳家家长们的眼中,一向和他们也不爱亲近的柳小少爷真是极喜欢这个妻子的,关系亲密极了,日日形影不离也不嫌吵了。在通州百姓们眼中,柳小少爷和他的妻子琴瑟和鸣,同出同游,真是好一对鸳鸯爱侣。

    今天也被众人交口称赞的好夫君柳家小少爷,今日依然被自己的妻子一根指头摁倒在地。

    柳清欢从地上慢吞吞的爬起来,看向自家的夫人。她一脸宗师的谦虚自得,坐在原地,一边吃瓜一边点评:“比两个月前有进步了,不错,继续努力,几年之后当个武林高手不在话下。”

    然而柳清欢并不想当武林高手,他只想安静的看看佛经。

    “想看佛经?行啊。”灼灼一脸和善的围笑,一手唰的亮出十几本佛经,“打过我就行。”

    其实柳清欢并不用看佛经,因为他几年前就能背出来他看过的所有佛经,他现在想看不过是因为习惯而已。但他不能说,因为说了夫人会生气,夫人生气就会按倒他,被按到了他就会呼吸不畅……

    “今日天气这么好,我们不如出门游玩?”灼灼忽然擦了擦手道。

    柳清欢很想拒绝,但此刻他们已经被大哥大嫂笑着送出了家门,大嫂还握着妻子的手很是和蔼的叮嘱她出门游玩要好好跟着他,千万不要走散。

    别家的少爷夫人出门游玩,大约会去附近的象山看景,爬爬山赏赏花,不然去街上逛逛店铺,买点首饰书画,去茶楼喝个茶吃个饭。但是柳清欢和夫人一起出门,去的是……北海龙宫。

    嗯,北海龙宫。

    柳清欢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不奇怪自家夫人其实不是凡人这件事。但他就是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哈哈哈我嫁人了,龙狩你的贺礼记得送上来啊!”灼灼拉着自家一脸淡定的夫君,去了北海找自己的小伙伴。

    苦逼的龙狩送了这对恩爱秀到北海的夫妻一条温驯的小龙。“这是我们龙族喜欢用来守护宝物的一种灵龙,不能化形但是很忠心。”

    “哟,还是一条漂亮的白色小母龙啊~”灼灼将那刚好环在手上能当个手镯的小白龙摸了摸脑袋,小白龙温驯的甩了甩尾巴。

    离开北海的时候,灼灼对来送她们的龙狩说:“你看,我已经等到了,所以,小胖龙你也不用再等了。”

    龙狩苦笑,摆摆手却什么都没说,飞入天空,变成原型银龙在云间穿梭后不见了踪影。

    灼灼摇摇头,忽然看到旁边柳清欢负手站在那望着她。

    灼灼:“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咳咳,我又不喜欢他,我只喜欢你的。”

    柳清欢平静道:“是吗。”海风轻扬他的衣摆,古井无波的熟悉面容,有那么一瞬间让灼灼仿佛回到了很久之前的过去。

    青灯总是这样的表情,洞悉一切的看着她。

    她忽然靠近,拉住柳清欢的手,将脑袋靠在他的胸前,低声道:“是呀,我这一辈子,只喜欢你一人,永远也不会喜欢上别的什么人了,我要与你白头偕老的,这辈子,谁都没法分开我们。”

    感觉到手被回握的力度,灼灼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这一世夫妻,几十年,和动辄万年的漫长神生相比,短暂的就好像是一个眨眼。不过对她来说,这样也就足够了,原本就是没有奢求过的东西,忽然得到了已经足够令人惶恐不安,但一旦知晓了有一个期限,心中顿时就安稳下来,反而能平静的,幸福的度过了。

    柳清欢加冠礼那天晚上,院中的海棠被风摇落了一地的乱红,屋里的红烛彻夜未熄,暖帐浮香,迤逦迷离。

    柳家大公子和夫人生了个孩子,灼灼和柳清欢去看,那么小的娃娃连眼睛都未睁开,躺在襁褓里睡得很熟。

    灼灼蹲在摇篮边逗孩子,柳家大夫人就笑道:“灼灼什么时候也给小叔生一个?”

    等晚上回去,灼灼趴在柳清欢身上戳他的下巴,“你想要孩子吗?”

    柳清欢:“你不是凡人也能生孩子?”

    灼灼:“……不能。”

    柳清欢:“嗯,那就不要。”

    灼灼摸摸下巴:“其实……你要是真想要,我也不是不能生。”

    柳清欢摇头,“不用。”

    灼灼:“你不会是不喜欢孩子吧?”

    柳清欢:“不是。”他摸摸灼灼披散下来落在他胸口的头发。

    灼灼想了想,忽然问道:“你该不会是觉得我不是凡人,所以生孩子是逆天而行需要耗费自身大量修为法力,然后会受到各种伤害,所以觉得舍不得吧?”

    柳清欢:“……”

    灼灼端着他的脸不让他转头:“……你还真的是这么想的啊……你瞒着我看了多少奇怪的话本子?”

    其实孩子也能生,不过,她是天生灵木,不需要男人也能有孩子,而且如果真有孩子,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凡人,而是一棵树啊,到时候就不是养孩子,而是养树了,而且还要养很久很久,咳咳,所以这个还是不要和夫君说了。

    笑话了柳清欢一阵,灼灼慢慢的说:“如果我们真的有孩子,一定会是个麻烦的小家伙,我们两脾气都这么好,所以孩子肯定是个脾气不好的。”她想想自己小时候,又说:“嗯,应该是个会踩在你身上,然后在你脸上画乌龟的调皮鬼!”

    这一世,两人并没有孩子,只有两个人,相伴着从青年变成满头银发的老人。

    这一世平安顺遂,无病无灾,寿终正寝。

    那天夜里是满月,已经变成了个老爷爷的柳清欢忽然说想去院子里看月亮,两个老人家就慢悠悠的相携出了门,坐在院子里。

    “你还记得最开始见到我的样子吗?”满头银发的老太太问。

    “记得。”柳清欢阖着眼睛笑了笑。

    月色不知何时变得朦胧起来,坐在院中的老太太身上光华闪烁,慢慢变成了一个二八年华的美丽少女。她怀中抱着已经没有了生息的人,深深的低下了头去,乌黑的头发垂落,叠在那花白的头发上。

    “这一世,可真是太短了,青灯。”

    神力闪动,红色含着灵光的丝线,丝丝缕缕的从柳清欢的身躯里被拉扯出来,渐渐在灼灼面前结成一个茧。灼灼猛地吐出一口血,染在那红色的茧上,她的面容目灰败下来。

    将那红茧握在手中,灼灼化作一缕银光,最后往后看了一眼,如轻烟一般飘散在了院中。

    行走在天河之上,星光璀璨,灼灼伸手点了点腕上一个白玉镯子,那白玉镯子游动起来,变成了一条威风的白龙,灼灼将红色的丝茧交给了她。

    “我今后恐怕不能再饲养你了,这是我很重要的东西,我想交托给你保管。”灼灼一笑,挥袖乘风而去,“只不过,我大概也没有机会再去拿回来了,你便替我藏着吧,藏在哪里都可以。”

    掌四季生化时节运转的玉华神君灼灼,因干扰真佛历劫,私窥天命被剥夺神君之位,并罚入世历劫。

    神君十万年历一次劫,灼灼刚成为神君连万年都未到,便要历劫,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更何况她要历的还是从未有人尝试过的生死救世之劫。以一人之力救一界生死,几乎是必死之劫。

    面对天訾琥屠他们的担忧,灼灼却潇洒多了,她一句话未说,含笑而去再未回头。

    灼灼离开后十年,灵山青灯真佛历劫归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