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清無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61章 清無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小和尚?”

    “……”

    “小和尚?”

    “……”

    “小和尚你再不说话,我就掀开被子把你吃了!”

    这一句过后,床上蜷成一团的那个小和尚终于舍得拉开了一点被子,露出一双黑黝黝的眸子。

    灼灼就蹲在他床头撑着下巴笑,一根在黑夜里都像在发光的白皙手指点在小和尚的脑袋上,“你真这么怕我呀?跟了你一天了,都不肯跟我说话。”

    被子拉到鼻子上的小和尚安静一会儿,忽然默默的从被子里伸出一只细瘦伶仃的手递到灼灼跟前,他说:“给你咬一口,不好吃的话就不要再跟着我了,阿弥陀佛。”

    灼灼:“……”

    她不客气的一把抓着那手腕,保持微笑,“小和尚你听着,我是不吃人肉的。”

    “那你跟着我干什么?”小和尚不解。

    灼灼嘿嘿一笑:“看你小小年纪生的俊,长大之后定然是个俏和尚,准备在这等你长大然后取你阳气!”

    小和尚看着她,忽然打了个喷嚏。灼灼不跟他开玩笑了,拉起他那薄薄的被子,将手中抓着的那只细瘦手腕塞回被子里,“小孩子快快睡,不睡觉的话可是长不大的,你长不大我怎么办。”

    “啧,你这被子也太薄了,根本睡不暖吧。”灼灼道,忽然又把那被子一掀,自个钻进去,然后笑嘻嘻的把小和尚往胸前一抱,“这样睡就暖和了。”

    忽然被人挖出来抱着,小和尚整个人都愣了,脑袋往后一仰就准备后退。然而抱着他的那个奇怪的女妖怪好像根本没察觉到,轻轻的摸着他的后脑勺,还拍着他的背,又把他压了回去。

    小和尚清無想:这真是太糟糕了,女妖怪觉得他还太瘦准备养肥一点再吃。

    小和尚没被这样抱着睡过,虽然比刚才冷冰冰的被子暖和,但他觉得自己大概要睡不着了。可也许是女妖怪施了什么妖法,他竟然很快就睡着了,还睡的很熟,做了个梦。

    梦里开了许多的桃花,桃花树下坐着个看不清面容的和尚,怀里抱了个在睡觉的小女孩。那小女孩把脸埋在那和尚的衣服里,紧紧抓着他的袖子,嘴里发出几声梦呓,一双脚还乱蹬。那和尚就一手抱着她,一手抓住了那孩子的脚,等她安静下来,改为轻轻拍着她的背。

    那一觉睡的漫长极了,桃花都谢光了,枝头长满了绿色的桃叶,小女孩才醒了过来。她醒来了揉揉眼睛,踩着那和尚的手就往他身上爬,一脑袋扎进和尚的脖子里,又不动了。和尚抱着她起身,走进了绿叶深处。几句对话模模糊糊像隔着什么,无论如何都听不清。

    小和尚清無醒来后还能闻到梦中那股挥之不去的桃香……睁开眼睛的小和尚见到面前一个放大的桃子,又看到了桃子后面那张笑容满面的脸。

    “小和尚,想不想吃桃子呀?”女妖怪挥了挥手中的桃子,“亲我一下就给你吃怎么样?我还有很多哦~可以都给你~”

    小和尚眨眨眼,饶过她爬下床,把揉成一团的薄被子抖抖好好的叠起来,然后端着盆出门去井边打水洗脸。

    清晨山间雾水重,湿冷的,小和尚蹲在井边打水,打出来的水却不是冷的,而是温温的,摸着还挺舒服。灼灼也跟在他身后出来了,手里还拿着那个桃,她自己咬了一口,就在清無面前晃。

    “吃桃前要先洗一洗。”清無说。

    又咬了一口桃的灼灼:“……”这可是她用法术催生的仙桃!凡间的水还没这桃干净,洗什么洗!

    清無又递给她一块在木盆里打湿了的布巾。

    灼灼:“嗯?什么,要我帮你洗脸吗?这么大的孩子了要自己学会洗脸啊。”

    清無面无表情的摇摇头,指指她,“就算是妖怪,睡一觉起来也该洗脸,难道妖怪是从来不洗脸的吗。”

    灼灼:感觉自己的神生被质疑了。

    清無小和尚,和之前的清明又有些不同。他在这个几乎是隔绝世事的小庙里长大,十岁的时候将他捡到的老和尚寿终正寝,这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似乎没有要下山去寻另一条出路的想法,在这山中过得清贫而安乐。

    他成熟稳重的不像个孩子,却又没有青灯那种身处世外的超脱感,但比起清明来更爱笑一些,偶尔还会一本正经的和灼灼开句玩笑,气息平和而没有清明的煞气。

    如此一晃就是好几年,小和尚变成了一个俊俏的年轻和尚。

    每日早起早睡,除了参禅打坐和每日功课,他就扎着袖子和裤子,在寺庙后面那几片自己开垦出来的菜田里打理自己种的瓜果蔬菜。

    他戴着斗笠弯着腰在田里锄野草,灼灼坐在他做的豆角架子上,捏着一根狗尾巴草去戳他因为低头露出的后颈。

    天气很热,天空碧蓝如洗,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把田里的菜都晒得恹恹的,只有林间树枝上的蝉还在聒噪。这么热的天,清無一边锄草,脸颊上的汗珠顺着他的下巴落下去,滴在田间地上。

    他背上也被汗湿了一块,察觉到脖子里痒痒的,便猜到又是灼灼无聊了,头也没回转了个方向去清理另一块田间的杂草。

    灼灼瞟见旁边叶子上趴着只绿色的蚱蜢,眯着眼睛就轻轻捏着那蚱蜢往清無开着的领口里一抛,正好扔进去。可怜的蚱蜢被这么一下扔进去,猛地一跳却跳不出那衣服口子。清無伸手往身后一捏,将那倒霉催的蚱蜢拿出来放到一边。

    他终于看了灼灼一眼,抬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

    灼灼晃着脚,拿脚尖去踢他的胳膊,“这么大太阳,你就不能休息一会儿吗?你看你都晒黑了。”

    清無就真的到一边的树荫下去休息了,树下有凉风拂过,还挺凉爽的。等到太阳稍稍没那么烈了,清無继续去锄草,一直到日落西山,倦鸟归巢,天边开始出现橘色的火烧云。清無收拾东西去旁边山间一处清潭里冲凉。

    他在底下冲凉,灼灼就坐在树上朝他扔叶子,头顶一棵树那片枝桠上的叶子都快被她次次这么败坏光了。清無洗完一个澡,满潭里都是灼灼扔的树叶,连清無身上都带上了那草叶的清香。

    对于洗澡会被人看这件事,清無和尚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灼灼女妖怪是个不知道何为拒绝的女妖怪。清無说不想被人偷看洗澡,她就点点头表示明白,第二天光明正大的出现在那看。

    这就和清無和尚拒绝和女妖怪睡一个床,女妖怪表示知道,然后他们只能打地铺,再也睡不了床……是一个套路。

    这回连妖都不会抓的清無和尚,更加的打不赢灼灼了,只能被欺负,真是好可怜。

    清無偶尔会下山去一趟镇里买些米面。灼灼在他身边,但别人看不见,灼灼就一直凑在清無身边逗他,自得其乐。

    镇里卖豆腐的那家女儿长得清秀可人,每次看见山上的俏和尚下山来就凑上去问两句,少女怀春的心思一览无遗。

    那姑娘拦在清無身前问自己前两日做了个噩梦,要不要上山去拜拜佛。灼灼一手揽着清無的脖子,酸唧唧的在他耳边道:“你这小和尚不守清规戒律,就知道下山祸害良家少女。”

    清無对面前那姑娘面无表情的回答:“不需要。”然后转身快步离开。

    灼灼哼了一声,默默的拉扯他的耳朵,清無侧侧头想避开,但是怎么都避不开,就有点无奈的笑了一下,低声道:“别拉了。”

    灼灼放开手,“你以为你这么简简单单认个错就没事了!”

    这事还没完,镇子东头开酒楼的那家死了丈夫没多久的守寡老板娘就出来了,见到清無眼睛一亮,扶了扶鬓边的珠花,丰腴的身子走的袅袅娜娜,“哎哟~清無小师傅~我最近总觉得胸闷,我家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坏东西缠着我呀~小师傅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家帮忙看看~”

    灼灼又伸手捏清無的耳朵,清無刚才那点笑意又消失的毫无踪迹,用一张一板一眼的脸回答那老板娘,“缠着老板娘的是个厉鬼,被人杀死怨气极重,我只是个念经的和尚,不会捉鬼,保不住老板娘,若是还想太平,尽快去找个修为高的修士吧,那样还可能救你一命。”

    他说的正经又严肃,说完就走了,留下表情姹紫嫣红的老板娘愣在原地。

    灼灼转头一看,见那老板娘忽然一脸心虚害怕,仔细瞧了瞧忽然道:“呀,原来之前那客栈老板是老板娘和奸夫杀的,难怪她听你这么一说忽然害怕呢,哈哈,不过她身上可没有什么厉鬼缠着的感觉,你胡诌吓她呢!”

    “坏心眼的和尚!”

    “不要捏了。”清無又叹气。

    “嘻嘻~”灼灼倚在他肩上就是不松手。

    小庙里年久失修,里面供奉的佛祖身上漆脱的厉害,一只手还在一个雨夜里掉了。清無早上起来看到,挽起袖子决定自己做木工,将小庙修缮一下。

    灼灼在他身边,一般只是看着,很少会做什么,至少比上一次在清明身边的时候要收敛多了。清無自学木雕,准备修补小庙里的菩萨雕刻什么的,灼灼就在一旁看着,他自己琢磨着学,倒是有模有样。

    用了三年,清無竟然还真的靠一人之力,将小庙捯饬的焕然一新。

    灼灼在清無放东西的柜子里看到个木雕,雕的是她。她握紧了那个木雕,露出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来。

    “清無,我一直很好奇,你眼里的尘世是什么样的?”

    清無闻言,指指远处的山:“那是山。”又指指一边的潭水,“这是水。”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那,我呢?”灼灼问。

    清無这回顿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是花。”声音里还隐隐带着一股笑意。

    花?如果山水就是山水本身,那么她是桃树,说是花也没错。但清無又不知道她的原型,为什么会这么说?灼灼不是很明白。

    清無这一世死的很早,是病死的。突发的疫病,死了很多人,清無的寺中救了不少人,但他自己也感染了。

    他死前躺在那看着沉默的灼灼,笑道:“让你等了这么多年,结果白费功夫了……下次,别做这么吃亏的事了。”

    灼灼没用神力救他,也不能救他。

    这回回到司命神君那里的时候,灼灼毫不意外的看见,青灯又是没有渡过情劫。

    “你可已经确定了是何原因了?”司命神君问她。

    灼灼却没有回答,只问他:“司命神君,我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花’是什么?”

    “花?”司命神君想了想才道:“大概是,美丽的,令人向往,想要保护的事物。”

    灼灼倏然愣住,然后笑开了。“嗯,我知道了。”

    她去了司缘神君那里,“司缘神君,我知道你从前给我的红线肯定不是普通的红线,青灯原本并不用渡情劫,他原本也不会爱什么人,所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如果我想让一切回到最开始的时候,想让青灯……不爱我,我该怎么做呢?”

    ……

    离开司缘神君那儿的时候,灼灼对他说:“多谢,我已经决定要那么做了。但是在那之前,我想做一件事。”

    她想要青灯的一世。这一世她愿爱他,愿与他白首,做一世普通的夫妻。

    ——

    “柳家的小少爷柳清欢,听说是活不过这个月了?”

    “是啊,柳家老夫人请了那么多大夫,没一个能治的,我看这柳家啊,过不了多久之后就要办白事咯!”

    “唉唉,我听说啊,柳家老夫人昨日去护国寺求了嵩原大师,想请嵩原大师收柳家小少爷做个弟子,护国寺龙脉所在,说不定能护住柳家少爷一条命呢。”

    “嘿,这进了护国寺当了和尚,日子还有什么过头,不如现在就去了。”

    “这就不对了,嵩原大师可是国师,要做他的弟子,那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柳家又不是我们这些小民,人家那家世,哪里还需要去攀护国寺……”

    街头槐树下坐了街坊邻居十几个小媳妇,一边做着绣活一边聊天,谈的无非就是这些日子闹得风风雨雨的柳家。

    被街头巷尾议论的柳家此时却来了个自称神医的白衣女子,这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八年华,身上自有一股出尘气势,见过柳家老夫人后,她立在堂中一笑,道:“我能救柳家少爷,不过,若要我救他,我有一个要求。”

    “我治好了柳清欢,他便要娶我做夫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