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白糖糕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59章 .白糖糕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斗战狂潮仙玉尘缘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青灯是一个不太普通的和尚,因为他不在寺里吃斋念佛,反而到处去抓妖。

    因为抓了不少的妖,他在一些妖怪中也算是有名气了,当然并不是什么好名气。腕间挂一串佛珠,气息不见平和,反倒充满了妖煞之气,可见死于这佛珠之下的妖怪之多。

    这个年纪轻轻长相俊俏的独行僧,让多少妖怪闻风丧胆,那先前企图迷惑他的山间小野狐才刚学会化形不久,从未下过山,不然铁定听说过这和尚恶名,离他远远的。

    这么一个和尚,就是他的师傅都说他煞气过重,不论人或是妖大多都不敢离他太近,谁想这日不过是夜宿山间,倒教他遇上个口口声声说要取他阳气的……妖。

    青灯其实不太确定面前这位到底是不是妖,若说是妖,可她的气息也太过干净了些,但若不是妖,她也不像是普通人,那又是什么?青灯最后也只将她当做个本体为灵物的妖,这样才会有如此纯净的气息。

    心地不坏没有害过人,本体又是灵物,青灯也不准备对她下手。只不过,他来到这里是为了引一只妖出来然后抓住对方的。那只妖是只千年蛇妖,原本在佘元山下修行,还有个胞兄,这兄妹二人为了修炼害了山脚下村中几个男子的性命,恰好青灯遇上,便打死了那蛇妖兄长,却被雌妖跑了。

    青灯料定那蛇妖不会放过他这个害死兄长的人,这几日观察,果然发现那佯做逃跑的蛇妖其实偷偷跟在自己身后,企图找时机害死自己报仇。青灯便将计做计只当不知,故意露出个破绽,就等着蛇妖上门了。

    蛇妖还未到,先是来了个修为低位的小野狐,还没等他出手,又来了个……奇怪的妖,倒是省了他一点事。青灯估摸着那蛇妖今晚是不会来了,便干脆生起了火,又从包袱里拿出干粮,径自在火上烤了烤,然后吃起来。

    完完全全被忽略了的灼灼:“……”不是,我还在这呢!你说两句就自顾自发呆吃东西,还不理人了是怎么回事!

    “那个,青……咳咳,高僧,你叫什么?”灼灼拿起一根枯枝捅火堆,一边问对面那个一言不合就吃起东西的青灯。他下来历劫了,应该换了个名字吧?

    果然,对面那和尚道:“清明。”

    “清明?”灼灼在心底念了几句,笑道:“我叫灼灼。唉对了,你要去哪呀?”

    如今叫做清明的和尚又不搭理她了,吃完东西,铺了铺稻草,直接躺了下去,闭着眼睛就准备睡觉的样子。

    灼灼:“……我还在这呢,你就这么放心的睡觉,我可是妖,等你睡着了我就要对你不利的,出门在外,你怎么一点心眼都没有,这样很容易发生意外的你知道吗?”要是一不小心死了,就白白浪费一世的机会了!

    清明和尚不做声,好像已经睡着了,灼灼安静下来,只听得到篝火燃烧的噼啪声。灼灼眯了眯眼睛,瞬间就从火堆这一侧出现在了清明身边。她伸手对准他腰间,用力戳下去。

    清明翻了个身背对着她,恰好躲过了她的手指。

    灼灼:“……”明明就没睡着!

    她又伸出两根手指,这回冲着和尚鼻孔去的。快要戳下去的时候,清明闭着眼睛一侧头,灼灼的手指就戳进了清明脑袋旁边的稻草堆里。

    灼灼不太相信青灯变成了个凡人,自己还玩不过他,于是认真了一些,手指快的像是一阵风,戳戳戳戳戳戳。清明一直没睁开眼睛,但就像是能看到一样的恰好躲得开。灼灼戳了十几下没戳着人,收回手看向侧躺着的和尚,忽然恶向胆边生,手往他下三路的某个位置探去。

    这下子睡觉的人终于不睡了,霎时间就移了个位置,睁眼看她。灼灼哈哈一笑,“你倒是继续睡啊。”

    清明闻言,还真就换了个离火堆远的位置准备睡。灼灼憋气,又蹲过去,鼓着眼睛瞪人。她知道青灯不记得她了,但是看他这么无视自己,就是满身说不清道不明的火气。而且这人,明明知道自己要渡劫了,也不跟她说一句!

    灼灼气了一会儿,发现这个位置对着大门,夜风呼呼的吹着冷,便抬手将火堆移过来了一点。明亮的橘色火光罩在清明的脸庞上,轮廓分明又熟悉。灼灼坐在他身边安静瞧了他一会儿,忽然发现他衣袖的袖口破了个洞。再细细一瞧,他这身衣服大概穿的久洗的多了,那些经常磨损的位置都隐隐约约要破了,连鞋子都破了个洞,露出里面的素色袜子,还溅了两个泥点。

    灼灼眨眨眼睛觉得很新奇,青灯从来朴素,常年都是那一身,但从没穿过这种破衣服,没想到现在倒是看到了。灼灼有点新奇好笑,又有点心疼。她盯着那破了个洞的布鞋瞧,忽而抬脚轻轻凑过去踢了下。

    “唉,你的鞋前面破了一个洞,半夜会有老鼠来咬你的脚趾甲~”

    清明不睡了,默默坐起来抬脚看了看。然后把他的包袱拿过来,找出了一根针穿针引线。

    灼灼在一边看呆了,他为什么随身带了这么多东西,那个小包袱里能放这么多东西嘛?

    “你、你会缝、缝这个啊?”她吓得说话都开始结巴了。下界来历劫的青灯,和从前有些不太一样,但灼灼惊讶过后就觉得有趣极了,凑过去认真看他做事。他从一件衣裳上拆下来一小块布,然后就着火光缝在了鞋子前面那个洞上。

    他姿势娴熟,很快就完工了,灼灼探头过去看,点点头评价,“嗯,缝的真丑啊。”

    见清明准备把针收起来了,灼灼忙拉起他的袖子道:“等等我还没看清楚你怎么缝的,你看你袖子上也有一个小洞,顺便也缝一缝吧。”

    清明看了一眼自己的袖子,却不缝了,慢慢说了句:“不缝。”然后倒头睡觉。

    晚上风大,忽然又下起了雨,灼灼招招手,冷风穿堂过的破庙里就暖和起来了。她抱着膝盖,一会儿看看清明的脸,一会儿看看他脚上补了一块补丁的鞋,不知道想到什么,捂着嘴小声笑起来。

    夜里很安静,她也忍不住闭上眼睛小小的休息了一下。谁知道这一睁开眼睛已经是天大亮了,火堆还剩一点余烬,冒出一股青烟,先前睡在她旁边不远处的清明和尚不见了,估计是跑了。

    灼灼一看立刻跳了起来,然后往前一个踉跄。不敢置信的低头看自己的衣服,灼灼发现自己的两个袖子被人缝起来了,针脚丑丑的。是谁缝的很明显,除了那个不知道跑哪去了的清明也不会有其他人靠近她还不被察觉。

    灼灼拉了拉自己的袖子,皱起了鼻子,她觉得青灯学坏了啊。

    清明走的不远,灼灼追过去的时候,他才走到山下那个镇子里。大早上的,街上许多卖早点的,吸一口气全都是好闻的香味,灼灼走到清明身后,还未开口叫人,就听到了他肚子里咕噜噜一声。

    灼灼忍不住又瞪大了一次眼睛,然后她告诉自己,青灯现在是凡人,会饿肚子很正常,这才把眼里三番四次出现的稀奇之色给压了下去。

    “你饿了呀?饿了为什么不买点吃的?”灼灼走在他身边。

    清明目视前方,很是平静的说:“是饿了,但没钱。”

    灼灼很奇怪:“你不是会捉妖吗?为什么会没钱。”

    清明道:“为什么捉妖会有钱。”

    唉,灼灼叹了一声气,“你等着,我请你吃。”她走到旁边买早点的小摊上买了肉包和馒头。馒头是清明的,肉包是她自己的。

    清明没有什么身为捉妖的高僧不吃妖怪送的食物想法,接过灼灼手里的馒头就吃了。灼灼走在他身边啃香气四溢的肉包,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青灯带她下界收集除秽之水。那时候他们也曾经这样走在街上,她因为馋这些街上的小吃,就买了一包,还硬是自己吃一种就要给青灯尝尝味道。

    青灯原本不吃这些的,但她递过去了,他还是吃了。她那时候还矮,青灯一手牵着她,低下头来吃她手里的小吃。

    灼灼又转头看了一眼离自己三步远的清明,看都没看她。这个落差简直太大了,灼灼又点想无理取闹,随手从路边折了一根柳枝,啪的轻轻打在清明的光脑袋上。

    清明终于转头看她,灼灼眼睛转了转,道:“清明高僧,你吃了我的东西,我可就要跟着你的,你下次可不能一个人偷跑。”

    “不过你要是偷跑也没什么,反正你跑到哪里我都能找得到你,嘿嘿,你现在打不过我!”灼灼得意极了。青灯现在打不过她了,这种感觉真是爽啊!

    清明还确实,打不过她。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想和她打。

    对于清明来说,妖分两种,一种为需要杀的妖,做了坏事,他见到就会杀了对方。一种为不需要杀的妖,没害过人,不理会,当没看见的远离即可。但是现在,好像又出现了第三种,不知道该怎么定义的妖,不坏但是莫名其妙的缠着他不放,还奇怪的并不让他觉得厌烦。

    清明对于忽然出现的这个奇怪的妖,也就顺其自然了。

    因为他时常要去杀妖,走的地方有很多深山老林,夜间宿的地方基本上都是破庙野寺和荒郊野外,从前他都是一个人,但现在忽然就多了个同伴,还多的那么自然。

    “咦,这烤馒头外面有点焦的皮还挺好吃的。”灼灼这么说着,将清明放在火堆上烤的晚饭吃掉了。清明盘腿坐在对面默默看她吃掉了自己的晚饭,拿出水壶干喝了一口水。

    灼灼一边吃一边看他,见他不生气,只喝了一口水准备睡觉,又觉得心疼了。凡人会饿肚子,饿几顿就死了。唉,她凑过去,从袖子里拿出一包糕点,捻起一块白糖糕递到清明嘴边,杵了杵他的唇,黏了他一嘴的糖屑。

    “给你吃这个。”

    见清明吃完了一块白糖糕,灼灼给他又递了一块,一边表情沉痛的反思道:“我就是太疼你了!连饿你一顿都不忍心,这样不行!”

    清明一脸平静,好像没听见。

    距离灼灼忽然出现在清明面前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这天晚上半夜里,两人露宿在一个湖边。月光被阴云遮住,光线朦胧,草丛里的虫鸣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湖中忽然缓缓出现了一个蛇头,和夜色湖水一个颜色的蛇妖显出本体,从湖中缓缓靠近岸边那个熟睡的和尚,猩红的双眼中满是恨意和贪婪。

    蛇妖悄无声息的靠了岸,离熟睡中的和尚不过十几步的距离,一根鲜红的蛇信已经迫不及待的伸了出来。

    就在那一刹那,蛇妖忽觉危险,还未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她那蛇信就被两根白皙的手指轻巧的拈住了。

    看着很无害柔弱的女子凌空站在湖上,对着蛇妖漫上惶恐的猩红眼眸,轻声道:“别人的东西不能动,这个道理你没听说过吗?你们一个个的都想往清明身边凑,当我是死的吗?又是小狐狸,又是小蛇精,下次是不是还要来个兔子精!”

    蛇妖:“……”我是来报仇的,你不要一脸抓奸的愤愤好嘛?

    灼灼的回答是,将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大蛇精打回了一只拇指粗小蛇的状态,把她系了六、七个结,拧成了一个麻花。

    她在那边系麻花,‘熟睡’的清明缓缓放开了手中捏着的佛珠法器,侧身睁眼看了一眼火堆,重新闭上眼睛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两人啥事都没发生似得继续赶他们的路。

    傍晚又寻到了一个小湖,清明生了火堆,翻出衣服去洗澡。隔着菖蒲和芦苇,灼灼伸着脑袋,只隐隐约约看到那边一个光脑袋。想了想,灼灼走过去,偷偷摸摸的把一套新的僧衣和僧鞋放在了他的衣服旁边。

    昨天清明另一只鞋子也破了,灼灼实在看不下去,她虽然不会缝衣服,但她会法力啊,用法术做一套衣服鞋子还是很容易的。

    灼灼原本想偷偷趁人去洗澡,把衣服放在这,他看到就明白了,但是谁知道刚把衣服放过去,无意中抬头望清明那边看了一眼,恰好看到一条红红的鲤鱼精朝着清明游了过去。是母的!

    灼灼:“……”真是岂有此理!

    “站住!”灼灼忽然跳出去,站在芦苇丛上居高临下的盯着那游过来的鲤鱼精道,“没看见人在洗澡吗。”一边说她一边用眼角偷偷去瞄旁边的清明,恰和他的目光对上。

    清明就在她脚边,距离她不到一尺,身上穿着中衣,打湿了贴在身上,勾勒出隐约的身躯,手里拿着布巾还在滴水。

    灼灼:洗澡竟然衣服都不脱!不……不对,还好没脱,不然就被这鲤鱼精给看光了!

    无辜的鲤鱼精变成了人形,是个戴两朵红珠花的小姑娘,小姑娘哭丧着脸对两人道:“我没有恶意的,这湖里有只恶蛟,遇上有人过来会将人抓了吃,刚才我以为两位是普通凡人,所以想提醒你们快些离开的。”

    龙都揍过,怕什么恶蛟。灼灼点点头,缓和了一下神情,对小姑娘道:“你也住这里,是不是被那恶蛟欺负了?”

    鲤鱼精小姑娘泪眼汪汪:“嗯,原本这湖是我们一家人住的,后来那恶蛟来了,我父母为了保护我和妹妹被那恶蛟吃了,现在只剩下我和妹妹。我们平时都躲在那边浅滩里,见到有人来才会出来提醒的,现在那恶蛟睡着了,不过很快就会醒,你们要赶快离开。”

    “行,我知道了。”灼灼将变回鱼的小鲤鱼精抓来捧在手中,“你跟我去一趟,我帮你把家夺回来。”

    “啊?可是,那恶蛟很厉害的。”小鲤鱼精满脸担忧,想让这漂亮姑娘的同伴劝劝她,却见到那位和尚默默的洗澡,没有搀和的意思。

    一刻钟后,被打结成麻花的恶蛟被灼灼抓着尾巴拎了出来。清明洗完澡坐在湖边,见她渡水而来,对他露出个轻松的笑。

    灼灼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姑娘,那对鲤鱼精姐妹半个身子在水里,水下红色的鱼尾巴摇晃着,两双大眼睛崇拜的盯着灼灼,瞧着很是激动。

    “大人大人,您的大恩无以为报,我们姐妹跟着你做个仆人好嘛?”

    “嗯嗯嗯,我们游水可快了,还会抓鱼!”

    灼灼帮姐妹两报了仇,两姐妹想以身相许。灼灼并不在意的摆手说不用,两姐妹却十分坚持,直到一旁的清明忽然亮了亮手腕上的佛珠,平静的道:“我是捉妖的,名叫清明。”

    两只鲤鱼精傻了一会儿,姐姐忽然惊呼道:“就是那个只要见到妖就会杀的和尚!”

    妹妹也被吓的短促惊叫了一声,躲在了姐姐身后。姐姐颤颤巍巍的看向灼灼,却见灼灼严肃道:“是啊,他一见到妖就会动手,拦都拦不住,你们要是再不走,他马上就要休息好出手了,我可拦他不住!被他抓了,会被晒成鱼干的!”

    姐妹两慌慌张张钻进水里,水面上咕嘟咕嘟冒了两个水泡,两个胆小的小家伙转眼就跑的没影了。灼灼扭头看了一眼穿着新衣新鞋的清明,噗嗤一声笑出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