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历劫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58章 历劫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灼灼就这么安安稳稳的在青灯真佛的帮助下成了一位神君。天道之下,灼灼这位新任神君,名号为玉华神君,掌四季生化,时节运转。

    作为一位神谱上出现了名号的神君,灼灼自然也有了自己的神殿和神山,说来也巧,离紫薇山不远。这道与灼灼成为神君获得神号同时出现的连绵山脉,名为惊时山脉,其上四座大山连绵,春夏秋冬四季同时存在,泾渭分明又和谐自然,与小灵山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山上因着灼灼神力滋润,草木葱茏,各色花朵更是争奇斗妍,此山一出,天界又多了个能媲美王母十里桃林的绝美之景。

    有了自己的神殿与神山,灼灼就不得不从小灵山搬出来了。她离开的时候抱着小灵山上那只被她当了许多年枕头的灵龟,青灯就站在山脚下送她,面色平静含着淡淡的笑,和他以往的每一日都没什么不一样,看不出不舍,也没有其他的情绪。

    灼灼朝他笑道:“等我的神殿装扮好了,青灯来看一看吧,最好能多住段时间。那里灵气比小灵山也不差什么的,还有一座峰上我没种什么花草,你若是下次去,可以在那里化为原型修炼,那里的位置沐浴日月之化都很好。”

    她说完就招招手踩着云跑了,惊时山那么大一个地方,她要全部装扮好,迎接青灯,这可不是一个小工程。

    她在上面忙忙碌碌,每天乐此不疲的考虑哪里改怎么修一修改一改才会让青灯更喜欢,一会儿觉得这里长一株藤萝会好看,一会儿又觉得青灯可能更喜欢没有花的树,山上的花草被她移来搬去,要不是她神力散逸滋润着,这些灵木灵花都要被她折腾死了。

    从前紫薇山上一群神二代们纷纷前来玩耍,他们之中很多都是今后自然而然就能成为神君的,只是谁都没想到灼灼竟然是那第一个成为神君的,不过大家也都为她高兴,兴高采烈地前来帮忙。

    这群人说是帮忙,但在灼灼眼里根本就是来捣乱的,眼看着他们在她的惊时山上到处撒野,灼灼恼了,一个个揪着耳朵扔了出去,唯三没扔出去的就是厚脸皮的天訾、装可怜的琥屠,还有真是来帮忙没捣乱的龙狩了。

    天訾和琥屠二人在乖了一会儿后,又不知为何闹了起来,从惊时山的惊蛰山打到了夏至山去了。灼灼高喊了一句不许破坏这里的东西,就不管他们了,径自催生了一株菩提树。她准备在神殿周围种一大片的菩提树。

    龙狩跟在她身边,默不作声的看着她带着笑注视手下生长的菩提树。

    “灼灼,你喜欢的人,是青灯真佛?”龙狩看了这么多年,想了这么多年,终于敢将这话问了出来。

    龙狩问的慎重,灼灼却没什么很大反应,平平常常的一点头就答应了,“对啊。”

    龙狩颦起了眉头,眼中忧色深重:“可是,灼灼,他是真佛,你们没有结果的。”若是灼灼喜欢天訾或者其他什么可能的人,他也许除了释然也就没有其他想法了,但这样一个不可能的人,他实在担忧。

    比起灼灼不爱他的难过,他更为灼灼的喜欢难过,得不到心上人的感情多么难受,他自己也是知晓的,因此格外不忍心让灼灼经受这种事。

    但灼灼却不像他想的那么忧郁,反倒转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要有结果,你不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嘛?”

    “你看那里。”灼灼开心的给龙狩指了指不远处一片空旷的山崖,上面都是能吸收月华的玉石,是灼灼特地寻来安置在那里的。之前龙狩以为她弄那么一块地方是为了好看,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因为灼灼说:“等到青灯过来看,他可以在那里化为原型修炼,从前我们在小灵山的时候,他就只喜欢长在石头上。”

    龙狩:“……”心好痛。

    灼灼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肩,“痛完就回你的北海修炼去吧,小胖龙跟我这耗什么呢,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哪。”

    龙狩:“那你何时上岸?”

    灼灼哈哈一笑,“我这辈子都不上岸了。

    七七四十九日后,惊时山诸事妥当,灼灼第一时间去了小灵山想把青灯邀来看看。匆匆来到那住了许多年的小灵山脚下时,灼灼停下步伐,觉得自己这样不好。嗯,淡定,于是她一步一步沉着的走上了山顶。

    她上了山,见到山顶偌大一棵菩提树杵在那里。灼灼戳了戳树干,没有反应。好吧,他大概又去大灵山听佛了。青灯一修炼,她就只能等着,除非他自己愿意变回来,否则不论她是薅叶子还是在树干上画鬼脸,或者是在树上荡秋千,青灯都是没反应的。

    灼灼深觉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在山上树下等了三个月,见青灯始终没有醒来的意思,也只能下山回去自己的惊时山了。

    诸位神君前来庆贺,灼灼又着实忙乱了一阵,招待了诸位来客,又是好几年过去了。她想着这回青灯总该醒了吧,结果去小灵山一看,那棵菩提树还在那杵着呢。

    灼灼郁闷的待了三个月,爬上菩提树在树干上画了无数的大王八,这才恢复了心情,跑去了司缘神君那里看他牵红线。

    太上神君也在,灼灼感叹起两次去见青灯都见他在修行的事,太上神君端着酒壶道:“这才是青灯真佛啊,灵山的神佛们,可是从来都是修行的……我想起来,灼灼你还没去小灵山的时候,青灯真佛可是有过连续修行了两万年都没醒过来的。”

    灼灼:“……”

    习惯了青灯每次修行个几日就醒来看看她,灼灼有点想象不能自己还没上小灵山的时候,青灯的修行状态,于是她又去问了紫薇神君,结果得到的答案和太上神君的差不多。

    “哈哈,青灯真佛从前就是这样的,多少万年我只在灵山大佛会上见过他一次呢,还是后来托了灼灼你的福,才见了青灯真佛那么多次。”紫薇神君这样说道。

    “那难道他现在又恢复了从前的状态了吗?”灼灼问。

    紫薇神君想了想,“青灯真佛从前改变是因为将你带上了小灵山,如今你成了神君,还搬出了小灵山,青灯真佛可不就该恢复从前的修行了。”

    哦,这种孩子长大了就功德圆满可以去养老的心态,果然不愧是青灯。灼灼如此想着,内心毫无波动,只想再去将那修行中的青灯光头薅光一棵树的叶子,一根腿毛都不给他留了。

    一言不合就修行,要是真的一修行就几万年,灼灼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忍不住想直接把那棵菩提树挖到自己的惊时山上去。修行也可以,有本事长在惊时山呀!

    灼灼带着满身的郁闷又去了小灵山,她想着这回要是青灯还不醒,她就干脆把树偷偷挖走扛到惊时山去。

    但是她这回上小灵山,却没见到那棵树了,只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那,闭着眼睛打坐。

    灼灼一下子心情就好了,跑过去坐在他对面,撑着下巴瞧着他。青灯大概也知道灼灼来了,睁开眼睛与她对视。

    “灼灼。”

    “嗯?”

    “惊时山很好。”

    灼灼惊讶,“你看过啦?你怎么不喊我,我刚才去了紫薇山!”说了这句她又笑,“那你看到那片菩提树林了没?还有中间那片玉石,我特地给你留的!”

    青灯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我要去一趟大灵山。”

    灼灼:“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青灯:“归期不定。”

    灼灼:“那你去干嘛的?”

    青灯:“修行。”

    安静了一会儿,灼灼往前挪了挪,把脑袋钻进青灯怀里,双手抱着他的腰,闷闷的道:“那好吧,但是你要是回来了,一定要去我的惊时山住一段时间。”

    青灯低头看着将自己牵的紧紧的灼灼,道:“好。”

    青灯这一去,足有一千两百年没有回来。灼灼在惊时山,为凡间运转四时,她坐在天之涯细数寒来暑往,足足一千两百一十一年。这些年来,小灵山上一直没变,大灵山没有青灯的带领她进不去,只能在外围徘徊。

    惊时山上她种的那一大片菩提树已经长得很高,其他的好像什么变化都没有,只有灼灼觉得自己变成原型桃树修行的时候,叶子都奄了不少。她从有意识开始,什么时候和青灯分开过这么久。

    灼灼在手上玩一枝桃枝,让桃枝开花结果,摘了桃子一口一口啃掉,将果核扔在一边,片刻就长出一棵桃树,开了满树的花。她无聊的数着花的时候,忽见西方天际布满阴云紫电霹雳。那是灵山的方向,从来都只见祥瑞云彩和佛光,她还没见过这样的场景。

    心下忽生一阵惊慌,灼灼招云前往灵山。靠的近了,她心中感悟更甚,自然而然便明白,这是灵山有神佛要下界历劫了。

    灵山神佛若下界历劫,便是因为生了‘欲’。神佛心中本应只有善欲,但世间不可能有什么只拥有纯粹的善,与善相对的‘恶’也会随着经历与时间的变换,而积淀到一定的时间,神佛心中生出另一面‘恶’,便要下界去历劫,洗恶清善找回本真。

    灵山神佛若历劫,基本上就是善恶之劫了。

    没人告诉灼灼那位下界历劫的神佛是谁,但她知道那一定是青灯!历劫很正常,就算是她再过上几万年,也要历劫的,可是灼灼就是不知道为何感觉心中慌得厉害,她觉得青灯这一去并不会顺利,这预感来的突兀,让她心慌极了。

    不过灼灼很快就冷静下来,望了一眼小灵山的方向,她蓦然转头往司命神君的神殿而去。这个时间司命神君在紫薇山,灼灼与司命神君因为紫薇神君也比较熟悉,司命宫她也是来过的。神力翻动,司命宫中草木生灵都为她遮掩气息行踪,灼灼就这么直直闯入了司命的神宫内,放置天命石的地方。

    她要搞清楚,是不是青灯去历劫了,这个劫又会有什么大的变数。

    神光打在那一人高的天命石上,灼灼见到上面缓缓化出的字迹,咽下喉中一大口血,眼中满是不能置信。

    青灯真佛历劫,除了善恶之劫,还有情劫!青灯,为什么要历情劫?灼灼只思考了一瞬就抿起了唇,不论青灯为什么要历情劫,但他现在的情况真是糟糕极了,两个劫一起渡,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个劫尚且那么危险,何况是两个叠加在一起!

    天界神君虽然寿数与天同,但也不是没有陨落的,其中一大半的陨落都是因为历劫失败。神君的历劫和灵山神佛的历劫有些不太一样,但是危险都是一样的,甚至神佛的历劫更为困难,因而神佛中甚少有历劫的,历劫的时间也更加漫长。

    青灯去历劫,善恶之劫,也就是说他要为恶然后再斩恶欲复本真。至于情劫,就代表着他要先爱上一个人,然后再超脱情爱。

    如此如果一世就能斩恶欲化超脱,那他就能重回灵山,归位青灯真佛,如果不能,他就要继续轮回。若是十世轮回他还未能超脱,就再也回不来了。

    灼灼担心青灯斩恶欲的时候失败,也难过他渡情劫可能会喜欢上一个什么女子。只思考了一瞬,灼灼就做下了一个决定。她要下界去青灯身边,守着他历劫!

    就算不被允许,就算回来之后她可能也要提前受罚历劫也没关系。

    灼灼去往下界的时候,忽然恍悟了青灯为什么那么急着给自己找来神缘花,不惜用修为浇灌开花,来助自己成神君之位。大概是因为他已经感应到他要历劫,并且心中觉得自己无法历劫归来,这才替她铺平了这么一条路。

    他觉得只有她成了神君,有了神位,可以不要他护着了,才放心离开。

    灼灼想着这些,觉得自己其实一点都不聪明,从来都想不明白很多简单的事情。等青灯历劫归来,她定要……摘掉他本体上所有的叶子,一片也不给他留!

    灼灼下界的时候,惊时山上降了雷,将过天门的时候还劈了一道在她身上,灼灼感觉自己头发焦了一点。但她没有在意这个,毅然决然的就下去了。

    下界很大很大,有无数的凡人,青灯历劫时没有了任何从前的气息,灼灼根本寻不到他。她寻了好几年也没寻到,直到有一天遇上了龙狩和天訾琥屠三人。这三人偷偷把六界书翻出来了,特地来给她指路。

    “青灯真佛如今在下界东陆一个名为大央国的国家,大央国以南有一个泽然山,他现在就在山中。”龙狩说,俊美的脸上有个伤口,“唉,我父亲打了我一顿,我很多年没被他打过了。”

    天訾和琥屠同样脸带伤口,闻言很是鄙夷的看着他,“这么一点小伤你还好意思说。”

    灼灼默念泽然山,对三个朋友微微一笑,“好,我知道了,你们别担心,等我回去。”

    ——

    灼灼找到青灯的时候,是夜里。一处妖气森森的山间破庙里,那个容貌并无改变的男人端坐在满是灰尘的香案下打坐,光脑袋上洒着从破屋顶上漏下来月辉,看上去很闪亮。

    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灼灼感觉自己仿佛奔波了许久终于看到家门的游子,瞬间就满足而幸福了,然而下一刻,灼灼怒火中烧,目光如炬的刺向了青灯身边不远处那位。

    山间总有许多成精的山野小妖怪,专门变成美貌的女子迷惑人,吸取阳气,显然青灯现在也遇上了一个。那原型大概是只野狐的小妖怪娇笑着,慢慢靠近了青灯,那幻化出来的身段妖妖娆娆,葱白的手指差一点点就能摸到青灯的脖子了,而青灯毫无反应。

    灼灼面无表情的捏了一把手指,一阵噼啪作响。她隐去身形,眨眼就到了那小野狐身后,拎住了小野狐的脖子,一把将她从青灯身边扯开。

    那小野狐刚准备现身迷惑那单身的俊俏和尚,就发现自己被人抓住了,不仅如此还瞬间就让她变回了原型,吓得叽叽挣扎起来。

    抓住她的是个美丽至极的女子,一双眼睛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活像将丈夫和外面的小贱人抓奸在床的母老虎,吓人的很。对上她的目光,小野狐害怕的抖了抖,虽然她感觉不到对方是什么来头,但是那种一根手指就能将她捏死的气势她还是感觉得到的。

    难不成,这位是也看上了那和尚?她差点对这位大人的猎物出手,就惹恼了她?小野狐越想越是这样,眼泪都吓出来了。

    然而看着这还算漂亮的小野狐这么柔柔弱弱瑟瑟缩缩的样子,灼灼都快气炸了。这小野狐难道就是青灯的历情劫对象?看多了才子佳人话本,得道高僧和狐狸妖怪之间的爱恨情仇志怪小说,灼灼真是越想越觉得好生气,险些把自己气成个葫芦。

    这小野狐身周没有黑气,说明她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妖怪,灼灼气归气,倒没有一怒之下就杀了对方,只抓了一根灵藤将她绑成了个球,左右看看将她拎起来挂在破庙左侧一根横梁上,又将她完全遮住。

    做完了这一切,灼灼才拍了拍手转回去看青灯。

    她好久没见过他了,现在这么安静看着对方,那股气一下子就没了,剩下的只有想念还有一点委屈。反正对方看不见,灼灼想着,干脆越凑越近,脸都快贴到青灯的脸上了。感觉青灯的呼吸轻轻洒在自己脸上,灼灼又忍不住笑了,伸出手去想要拨一拨青灯那闭上的眼睫。

    但是手刚伸过去,一直没反应的青灯忽然抬手,正正好的按住了她的手腕,并睁开了眼。

    灼灼:“……”等、等等!她可是隐匿了身形的!青灯现在只是个没有真佛记忆的普通凡人,怎么看见她的!

    灼灼懵逼的和青灯对视,见到他清澈如许的眼睛里荡着陌生的打量。

    然后他开口了,说:“你便是跟着我的那小妖?”

    收敛了仙神气息,在修士眼中就像是妖的灼灼:“……”

    安静了一会儿,灼灼忽然笑了,她说:“被你发现了,就是我!告诉你和尚,我是来取你阳气的!”

    青灯按着她的手,隐晦的瞥了一眼破庙左侧的横梁,然后淡淡道:“哦。”

    灼灼:“害怕了吧,害怕的话以后就不要一个人跑到这种山间野寺来留宿!像我这种吸人阳气的妖是很可怕的!一不小心,你这条小命就没了!”

    青灯点头,道:“正好,我是来捉妖的。”

    灼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