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下界事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56章 下界事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青灯大家长眼中的灼灼小姑娘,是个纯良的、不知世间险恶,很容易被人欺负的孩子。但是两人下界收集除秽之水后,青灯才慢慢发现,灼灼在自己没看到的时候,跟别人学到了不少东西。

    这一日,两人来到一个小城,借着化缘收集善意。只不过,这一回两人的运气不太好,碰上了这城里一霸,一个地主家的公子金大少。这位金大少隔三差五就去欺男霸女,其余时间就坐在大门口调戏过路的小娘子。

    今天的金大少,也很无聊,恰好看见了路过的青灯和灼灼。

    “那个尚,诶,说你呢,过来过来。你要化缘啊,金大少我家里有的是金子,不如这样,我给你一百两,你身后那小姑娘就卖给我做个丫鬟吧。”金大少翘着二郎腿,扇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镀金扇子,流里流气的上下打量灼灼,口中吹了个口哨,“啧,这么标致的一个小美人胚子,穿什么和尚的衣服,不如跟了大爷我,今后给大爷做个小妾。”

    灼灼原本在笑呵呵的和青灯说话,突然被这位金大少拦了下来,又听他说了这么一番话,顿时嘴角就拉了下来。来到下界后,他们不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了,所以灼灼也不准备和他计较,就当没听到,拉着青灯袖子就要走。

    但那金大少却不罢休,招手一摆,让十几个家丁将青灯和灼灼拦了下来。他从椅子上站起来,随手拿了小几上一盘点心,踱到两人面前,皮笑肉不笑,“不是来化缘吗,本少爷话都没说完,你们就要走,这可不好,不然,吃点东西再走如何?”

    他说完,就将盘子里的点心全都倒在了地上,伸脚碾了碾,“少爷我乐子还没找呢,但今天心情好,也不为难你们,你,把地上这点心吃了,本少爷就放你们走如何。”

    他指的正是青灯。但是青灯全程含着淡淡笑容,巍然不动,眼睛里根本没把他看进去,对于他的话更是没反应。

    青灯淡定,但灼灼可就没那么好脾气了,她家的青灯被人给欺负了,这还得了!于是她悄悄捏了个诀,打在了那一脸嚣张的金大少身上。

    众家丁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大少欺负人欺负的好好的,忽然往地上一跪,发疯了一般的把地上自己用脚碾碎的点心给吃掉了,吃的满嘴是泥。金大少的狗腿子们急哄哄的把疑似中邪了的金大少抬回了金宅,谁都没注意到原本金大少要欺负的一大一小两个和尚什么时候走掉了。

    灼灼生气来得快,走的也快,走出去十几米,小脸上又重新带上了笑。

    青灯瞟了她一眼,没有对她刚才的行为说什么。灼灼刚才那个法术,可不只是能让金大少吃了自己扔在地上的点心,而是效力更加强的,起码今后十年,那金大少都只能吃掉在地上的东西了。

    这种捉弄人的小法术,灼灼是跟谁学的?青灯随手回溯了一下,就发现了,是紫薇山上那群神二代们教的。

    虽然是捉弄人的法术,但是灼灼也不会乱用,所以就算学也没关系。但是教灼灼的人,青灯默默记上一笔。

    “灼灼,你看刚才那个男子如何?”青灯对灼灼道。

    灼灼毫不犹豫的回答:“坏蛋,需要惩罚。”

    青灯唔了一声,然后道:“因为他此生所作所为,下一世会入畜生道,投生为犬,只能吃他人口中剩下的东西。”

    青灯:“前缘后果,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青灯成佛已经许多年,入世走一遭,就像个世外的看客,很多时候就算遇上不平之事也不会出手。大概是因为他的双眼能洞悉一切,看透前世今生,轻易便不会去插手他人的人生,改变即将发生的事。但灼灼不一样,她不是青灯真佛,不能站在他那个高度去看这一切,所以每次遇上那些事,总会出手管上一管。

    青灯也不拘着她,任她自己决定自己的做法,只是过后与她说清楚其中缘由因果。

    两人路过一个闹市,见到一个贼眉鼠眼耷拉着眼皮的干瘦男子拉着一位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娘子,要将她卖到秦楼楚馆,周围围观的百姓们窃窃私语,将这男子赌博欠债,只能将妻子卖掉偿还赌债的事情,从头到尾绘声绘色的说了一遍。

    灼灼拉着青灯看了一会儿,悄悄捏了个诀,让那男子一头撞在了路边的牛车上撞晕了。那要被他卖掉的女子坐在一边满脸惊愕,暂时逃过了要被卖掉的命运。

    灼灼自觉做了件好事,嘴角一勾笑的甜甜的,拉着青灯的手指晃啊晃。等她做完小动作,一直静静看着的青灯就轻轻按着她的脸,在她眼睛上吹了一口气,又把她的脑袋转过去,让她再看。

    这一回,在灼灼眼中,那个弱柳扶风的可怜女子,变成了个有着尖尖嘴的黄鼠狼,身上缠着不少黑红死气。

    青灯缓缓解释道:“这是一只黄鼠狼成精,身上黑气,代表着她已经害死了好几条性命。她化为柔弱女子,不停换身份迫害男子。”

    青灯又一指那男子,“这个男子之前有过三个妻子,皆被他打死,还为了谋夺家财,害死了父母双亲,他身上缠绕的恶气也不少。这男子被黄鼠狼精纠缠了这许久,三月后便会猝死,死后将入地狱受苦百年。而那黄鼠狼精,因作恶多端,一年后会死于雷劫。”

    灼灼听着,沉默许久才带抬头,带着些困惑的看向青灯,“他们的下场都定好了,所以,我不该管这事的对吗?而且我都没弄清楚情况,就出手了,青灯是说我做的不对是吗?”

    青灯:“不,我的意思是,这算前缘窥后事的法门能助你不被蒙蔽,所以灼灼要学吗?”

    灼灼:“要学!”

    灼灼:“……但是我现在还没学会,没学会之前我下次还要不要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啊?万一帮了坏人怎么办?”

    青灯摇头:“无事,灼灼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有我在,灼灼自然不会做错什么。”

    灼灼放心了,高兴的抱着青灯的脖子就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青灯将她放在肩上,又比划了一下她的个头,觉得灼灼好像长高了一个指节。

    之后两人一路收集除秽之水,灼灼跟青灯学了不少用得上的东西,也见到了许多的从前没见过的人和事。见得越多了,灼灼就很快成长了起来,但个头才到青灯腰间,仍旧是个孩子模样。

    在人世间待了三年,青灯有事回了一趟大灵山,灼灼一个人暂时留在下界。来到下界后,第一次离开青灯的视线,灼灼还有点小激动。毕竟年纪不大,就是平时装的再稳重,一旦离开家长的视线,都会有点忘形,想要做一些之前好奇但因为种种原因没做的事。于是灼灼难得一次准备偷偷去干坏事。

    要说灼灼来到下界三年最好奇什么,那就是那些楼上倚着许多姑娘,每到夜里就灯火通明,迎来送往的红楼了。灼灼像每个青春期的孩子一样,对于这种氛围奇异的地方有点好奇,但她可不敢拉着青灯来这里。

    这下好了,青灯暂时不会回来,她可以乘机偷偷去看看。

    为了这一次出行,灼灼还特地打听了不少情况,据说里面要花很多钱。灼灼手里没钱,但她可以跟人换。这个城里有个王员外,是个老鼠精,不算坏,就是有点贪心,更重要的是他有很多钱,所以灼灼就去找了他。

    灼灼去找这个王员外的时候,是夜里,灼灼站在床边,幽幽的喊了几声,那王员外迷迷糊糊醒过来,见到站在床头的灼灼,立刻吓得尖叫起来。

    “鬼啊!!!”

    灼灼不是很懂,为什么王员外作为一只老鼠精,会怕鬼,还吓得变回了原型。

    “我不是鬼。”灼灼告诉他。

    缩在床脚的大老鼠胡须颤抖,捧着肉乎乎的大肚子惊恐的瞧着她,好一会儿才拱起手给她鞠了一躬,战战兢兢的道:“仙……仙人,您来此是、是有何事吩咐吗?小、小妖可没做过什么坏事,仙人明察啊!”

    灼灼摆摆手,笑道:“不是呀,我想要一点金子,这附近你最有钱了,所以我来找你。我能不能用东西给你换一点金子啊?”

    老鼠精被这个半夜找上门来说想换金子的仙人吓呆了,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行事奇特的仙人。回过神来,王员外咳嗽了一声,搓搓两只爪子做出一副殷勤的样子道:“仙人想要金子,小妖自然双手奉上,不用什么交换的,嘿嘿嘿。”

    灼灼很有原则,“不行,我不能白要你的东西,嗯,你等等。”她将自己收集的东西摆了几个出来,大方的问老鼠精,“你看看,你想换什么?”

    老鼠精瞧着那些被摆出来的东西,又呆了一瞬,还不由自主的往后躲了躲。虽然这些东西他一样都不认识,但上面不是神佛气息就是各种强势的血脉气息,一看就知道是天界的,如此贵重,他哪一样都不敢拿呀。还有,他这么点修为,不要说用了,就是多碰一下都受不住的。

    灼灼还很热情的给他推销着自己的宝贝,“这是白胡子老爷爷给我换的核桃果,挺好吃的呀,你要不要?”

    老鼠精用力摇头,不要说吃了,他感觉自己闻着味道就晕眩了,他受不住,受不住啊!

    灼灼又拿出一个雕着猛禽的手环,“这个是紫薇师傅给我的,里面的大鹏可以召唤出来当坐骑,我还有好几个呢,这个你要不要?”

    老鼠精的头都快摇掉了,眼里满是惊恐。这被封在手环里的大鹏,修为比他高了不知道多少,要真召唤出来,恐怕下一刻他就被那大鹏吃掉了,还当坐骑呢,他只想好好活着啊。

    灼灼又拿出两个拳头大小的珠子,“这是龙狩给我的,没什么用,只能照亮看着好看而已,你要吗?”

    老鼠精快哭了,这可是避海神珠,多少大妖抢夺的宝物,他要是要了,估计过不了明天就被前来夺宝的大妖们生吞活剥了。

    灼灼好苦恼,老鼠精的眼光很高,这些东西都看不上。“唉,那我把东西都摆出来,你自己看吧。”

    老鼠精最后,选了一片菩提叶子。那是灼灼在青灯本体上薅下来的,她薅秃了半棵树,叶子多的数都数不清,因为带着青灯的味道,所以她都好好放着。老鼠精只要了这么一片叶子,换给了她一大箱的金子,灼灼觉得他真是个好妖。

    老鼠精也好感动,这可是所有妖都梦寐以求的天生神树本体的树叶啊,这么一片,他能避过下一次的天劫了!

    双方都很满意,灼灼解决完了‘嫖资’问题,又开始解决另一个问题。

    她至少知道,小孩子的样子是进不去的,所以她站在街边选了几个人,综合了一下她们的样子,变成了一个陌生的成年人。

    自觉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灼灼揣着钱,昂首挺胸去了红楼一条街上最热闹的一家,楼上的姑娘们穿的花枝招展好看极了,灼灼都没穿过这样的衣服,她决定等会儿上去了让她们给自己好好看看。

    但是,刚走到门口,灼灼就被拦了下来。

    “哎哟,这位夫人啊~我们这伺候老爷们的,您可不该来这里。”门口站着的老妈妈笑嘻嘻的道。

    灼灼端着表情,“我是来花钱的。”

    老妈妈眼睛一转,自以为明白了,便给她指了个方向,笑道:“那夫人您走错了,喏,您要去的地儿啊,在哪呢。”

    灼灼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指路去了一家……卖男.色的楼子。

    灼灼被人迎了进去,才发现这里面没有姑娘,都是一些涂脂抹粉的公子,为首的那个还是个狐妖。灼灼盯着对方那常人看不见的尾巴,深沉着一张脸将一锭金子放在了桌上,“给我叫两个姑娘来。”

    “噗嗤~”那妖娆的狐妖笑出了声,“这位……小仙人,您来这里,可没有姑娘,不如,让我来作陪。”

    狐妖看得出来面前这是个上界来的,身上的仙灵之气令人垂涎,如果他能同对方双修,那好处可是多多的。

    这么一想,狐妖就用上了魅惑的能力,走了过去按住了灼灼的肩,俯下身在她耳边道:“不如,恢复本来面目,这样玩起来,才更有意思呢~”

    然后,狐妖看着才到自己腰上的小女孩,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个嫖客才这么小,这么小怎么搞!

    “咳,我这里有一样好东西,吃了你就能暂时长大,然后我们就能一起做快乐的事了~”狐妖蹲在灼灼身前,用哄小孩的语气给了她一粒小糖丸,“来,张嘴,啊~一点都不苦哦,甜甜的~”

    灼灼对他笑了笑,然后揪着他的耳朵,将他打回了原型,挂在了门口的树上。她是个小孩子的外表,又不是真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灼灼啧了一声,大摇大摆出了男.色楼,只觉得出师不利。

    不过,这丸子是什么?闻上去有点奇怪,吃了真能长大?灼灼有点好奇。这一好奇,她就带着‘反正也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危害所以吃吃看吧’的心情,吃了那小糖丸。

    …………

    于是,青灯从大灵山回来的时候,就见到一个轮廓熟悉的少女,苦着脸奔过来,一头扎进了他怀里,抱着他的腰就不肯起来了。

    “青灯!我变不回去了,怎么办!”

    青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