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三方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51章 .三方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斗战狂潮仙玉尘缘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血雾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缓缓隔开,露出里面的人影。

    谢椿怀见到上云寺的几位大师还有梅淞老祖,朝他们颔首微笑,一点都没有身为敌对boss的自觉。

    江澄拖家带口,怀里抱着小核桃,另一只手扶着走不动的师傅,从谢椿怀身后悄悄露出半个身子,恰好对上对面青灯大师的目光。

    抱着小核桃的手一紧,江澄勾唇笑了笑,扬声道:“临死前能看到大师,我也是死而无憾了。”然后她又对谢椿怀道:“二师伯……不,前任魔主澹流前辈,不知道您准备什么时候用我这条小命来开这个什么万魔之门?”

    谢椿怀似笑非笑瞥她一眼,对她不怕死的给对面那几位提醒的行为也不在意,只摇摇头抬起了袖子,轻飘飘的往前送去。眨眼间,就和出现在他身前的青灯大师对了一掌。

    江澄都没看清青灯大师是什么时候出手的,不,应该说她都提醒了这是个危险人物,大师怎么还说出手就出手!你看现在,傻了吧!江澄看到青灯大师接了谢椿怀一掌,缓缓退后三步,唇边溢出鲜血,眉间都忍不住颦起来了,连忙给他使眼色。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个大boss可是一手搅弄风云,将整个修真界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男人,大师你虽然也很厉害,但人家光年纪就能甩你好几个世界,所以不要冲动啊!

    江澄努力的想给青灯大师传达这个信息,但不知道青灯大师到底从她的眼神中接收到了什么错误的消息,竟然抬手一划,结出一个金字佛印,又朝着谢椿怀压去。

    江澄简直想给他跪下了,敌强我弱肯定要保留战力赶紧退啊,在这死磕什么呢!这种时候就不能把身为正道修士的责任感和使命暂时放一放,感受一下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的智慧魅力吗!

    青灯大师动了,其他几位老祖自然不会光看着,更何况刚才江澄那两句话实在信息量有点大,他们都不傻,一下子就明白了七、八分,也就迅速反应过来,跟着青灯大师一同攻向谢椿怀。

    面对这样一言不合就打,也不先嘴炮一顿,完全不符合谢椿怀干架习惯的行为,谢椿怀接受的也很迅速,两只长袖翻飞,看似动作极慢,但是漫天都是青色的影子,牢牢的将那几位修真界数得上号的几位老祖拦在七尺之外,看那动作,还格外游刃有余,江澄再一次意识到这位的真实实力实在是不可捉摸。

    江澄看着那边的战场不动声色的心焦,忽然听见了一道来自身边的传音。

    “澄澄。”

    江澄心下一动,看向闭着眼睛的师傅,不动声色的传音回去,“师傅?”

    “澄澄,你听说过无宴君吗?”白苒冬道。

    江澄:“听过,据说他是一手创建了我们容尘山派的开山老祖。”说起来,她一开始去容尘山派,就是为了无宴君的神器,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她有了小核桃,还找到了弟弟,便不再去想回原来的世界,也就将那虚无缥缈的神器一说给扔到了脑后。

    白苒冬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传音道:“传说那神器能破开世界,但其实这个传说是假的。这个神器的其中一个作用,其实是‘指引三魂七魄回归本源’,也有定住魂魄的作用。”

    “这个神器由我们容尘山派的笙方老祖保存,他与你大师伯连未行乃是很好的友人。一百多年前,我因为练了一部奇诡功法,急于求成,一度之间险些将自己的魂魄震散,这具身体也险些废掉,是笙方老祖救了我,他……将神器放入我的身体中,镇住了我差点逸散的魂魄。”

    江澄:“……”什么情况,一直想找的东西结果就在师傅身体里,貌似还是她救命的东西,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说这些有什么关系吗?

    仿佛能看清她的想法,白苒冬再次传音,“我从闻人珺那里知道了,你的魂魄乃是异世之神的魂魄,能安天柱,阻止这方世界崩溃消失。”

    江澄的瞳孔微微紧缩。

    白苒冬将手按在自己的心脏上,“谢……澹流她要用你这具身体来打开万魔之门,一旦这门开了,这个世界崩溃的速度就会加快,所以,我们不能让他打开这扇门。我身体里的神器除了能稳定神魂,还有一个能力,将它刺入心脏,那具身体就会化为飞灰。”

    江澄没说话,她忽然抬头,看到了朝自己这边掠来的青灯大师。他佯攻一击,瞬间来到江澄三步之内,伸手就要来拉他。

    他不言不语,唇边犹带血迹,一双眼睛却沉稳如渊。江澄一错眼就看到了谢椿怀投来一个看似无害的笑,江澄毫不怀疑只要自己一离开这个位置,他当风鼓起的长袖就会扫过来。大师他现在打不过谢椿怀,她不能逃,也逃不掉,但是……

    电石火光之间,江澄抬手,将怀中的小核桃朝着青灯抛了出去,再轻轻一推将他送开。就在青灯大师错开位置的一瞬间,谢椿怀往后一扫,一阵清风吹到江澄身前,割断了她飘起的一缕头发。

    那缕头发落地,青灯大师抱着江澄扔过来的小核桃落在了另一个位置,他看向江澄,见她竟然还扶着白苒冬大大咧咧的对自己挥了挥手。

    “赶快走啊!”江澄比了个口型,对上谢椿怀的眼神,呵呵笑道:“反正我也逃不掉,何苦要把小核桃当个人质留在这呢,我实在不放心小核桃,不然就让青灯大师抱着小核桃,也省的我走的不安心。”

    谢椿怀一把将那几位纠缠的老祖震开,回身对江澄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该知道,如果你不愿配合我,这里的人,也就只能死,就算现在逃开了又如何呢,就是逃得再远,我也能杀了他们。”

    “我没想逃啊,也根本逃不掉,何苦呢对吧。”江澄一边说,一边稍稍用力的握了握白苒冬的肩。

    开了这扇万魔之门是死,安天柱也要死,似乎不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这种主角待遇真是吓坏她了,为什么就不能让她安安静静当个路人甲呢。江澄苦中作乐的暗想,这说不定一不小心就要变成救世主被万人敬仰了,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雷声阵阵,天际快速的飞来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修士,宛若流星群陨落,全都砸在了这片血河周围。原本只有几个人的战场仿佛只是在一瞬间就被这些迟来的修士们全部占据了。

    在花原战了一场的魔修和正道修士们在那道红光相连后,就全都朝这边赶了过来,如今各派老祖宗主还有一些精英弟子全都站在了几位上云老祖身后,一下子就显得人多势众了。但谢椿怀这边也不差,一大群魔修纵使数量稍逊,但只要有谢椿怀在,正道修士再多人也没用啊!

    这人一多,总算有了点大场面的感觉,江澄略略一扫,在魔修阵营这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许素齐,谢二师伯的徒弟之一,原来也是个魔修,但许青霜不在,也不是是不是出事了。再往正道修士那边看,江澄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梅淞老祖身边的鹤惊寒。

    弟弟的表情实在太难看,好像马上就要杀过来,江澄只能安抚的朝他笑笑。容尘山派那边,江澄见到了大师伯连未行还有大师兄朱苑,以及三个甄师姐,他们几个单独站在一处,好似被孤立了一般。看向谢椿怀的目光格外复杂,看向她和师傅白苒冬的时候,又满是担忧。

    正道修士那边不知是谁先开口了,是一个江澄不认识的人物,但看那气势应当地位不低,他对站在魔修身前的谢椿怀道:“交出那修士!”

    他指的是江澄。

    “哦?众位兴师动众来此,是为了我江澄师侄,只是,不知你们是来救她,还是想用她的神魂去安天柱呢?”谢椿怀笑道。

    与先前说话那修士站在一道的另一个修士理所当然道:“身为正道修士,为天下苍生献身,难道不是应该!”

    谢椿怀微笑评价他道:“万城山门的斐嗣老祖,果然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

    江澄有点想给敌方boss鼓掌。

    眼看他们又要开始嘴炮,江澄移开目光去看自家弟弟,正好看见青灯大师站在弟弟身边,与他说些什么,并将小核桃交给了他。

    江澄:大师你们又要搞什么事情!这么多人你们安安静静待在后面带孩子不好吗!

    江澄眼睁睁的看着青灯大师走向前来,对众人道:“我已经知道前因后果,众位老祖想让江澄用神魂去安天柱,事关天下苍生,无可厚非。”

    “只是,我们是正道修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与魔修一般逼迫别人,不然与魔修又有何意。”

    那万城山门的斐嗣老祖阴阳怪气道:“那不知上云老祖青灯大师有何高见哪。”

    青灯大师表情不动的道:“自然是问她自己的意愿。”

    斐嗣老祖哈哈一笑,看向江澄,“这位一定是愿意的吧,牺牲一人,和所有亲朋好友一起去死,我想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再问了。”

    青灯大师并不理他,直接问与他隔了好几米距离的江澄,“你想死吗?”

    江澄:“……”卧槽你这么问?有没有一点技巧啊,难道不该问‘你是否愿意牺牲自己解救众生啊’,这样她才好回答‘我愿意’啊,你这么问,谁会没事想死啊!

    江澄:“谁没事会想死,但……”

    青灯大师道:“江修士不愿意,众位道友也听到了。”

    听了青灯大师的话,那一张张神态各异的脸,在这种时候混作一堆,江澄看着竟然还有点不合时宜的好笑。于是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当即就有一人站了出来,不甚客气的道:“这位江修士,怕是与青灯大师有些不为外人道的情谊,不然也不能让青灯大师费尽心思为她说话。”

    “这事我也知晓,说什么断情绝欲的得道佛修,我看不过徒有虚名。”

    “青灯大师,你们上云寺不是一贯爱把普渡众生挂在嘴边,怎么如今又不一样了。”斐嗣老祖将那些窃窃私语听在耳中,说起话来更加高傲得意,打鸣的公鸡一样昂首挺胸。

    “众生本就平等,不论是斐嗣老祖与一只灵兽,还是一群人和一个人,都是同样的。既然一样,如何非要权衡取舍。”青灯大师道。

    斐嗣老祖被堵得脸色一变,又听梅淞老祖身边的鹤惊寒冷声道:“可笑,人还在魔修手中,既然想让人家去安天柱,说得再好听又有何用,不如斐嗣老祖去将人救回来再说这些话。”

    又被堵了一次,斐嗣老祖看上去好像想砍死自己己方这两位不按常理出牌的队友了。

    谢椿怀悠然的看着正道修士撕逼,心神则一直关注着血河中越来越凝实的大门,默默的等待那一刻到来。

    忽然间,天空中又来了一拨人,这一拨人既不在正道修士那一阵营站着,也不靠近魔修,就站在中间。这群人白衣白纱,打头站着的那位手中还牢牢环着一位全身缠满绷带的奇怪修士。

    江澄见到大徒弟站在那位世外仙宫的宫主身边,被人家小心翼翼的呵护搀扶着,一副靠山很大的样子,指了指她的位置,恢复了原本的声音听上去磁性又干脆,“尘如故,那位就是救了我一命的恩人,也是我师傅,你若是能救她一道回世外仙宫,我就跟你回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