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阵成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50章 .阵成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大主宰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等到那扇门完全出现,就要劳烦你了。”谢椿怀遥望着远处那几乎长在血河之上,直连天际的奇异大门,这样温和的对江澄说。说得好像是需要她的举手之劳,而不是要她的命。

    江澄也就暂时当自己还没死到临头,朝天际的门努了努嘴问:“你要打开的新世界大门,里面是什么?”

    谢椿怀深沉道:“那是真正属于魔修的世界。”

    江澄又将目光放在那无边的血河上,她现在知道出尘山派里面那些尸体内的血去哪了,大概都在这里,汇聚成了血河。而要汇聚出这么大一条血河,到底需要多少的人命去填?只要一想,江澄就觉得旁边这个一身干净从容的谢椿怀,可怕的令人无法直视。

    “就为了去到那个世界,你就能干脆毁了这个世界?”江澄语气一转又说:“其实我觉得这个世界就挺好的,何必非要花这么大的功夫去找另一个世界呢。”

    而且,如果真的想去另一个世界,还有个最简便的方法,那就是去死啊。江澄腹诽。

    谢椿怀实在是个耐心非常好的boss,并不吝啬于给江澄长长见识,就像从前和弟子们讲解课业修炼的语气一样,他开始解释说:“这个世界倒也不是不好,至少有不少食物确实味道不错,只可惜,这个世界的气运将近,就算我不出手,也迟早会气运耗尽崩溃,那些出现的融合死界,便是这个世界将要被吞噬的预兆,我可从来不会等死,只好提前出手了。”

    “况且,这个世界对于魔修的限制实在是太大了,魔域式微,魔修只能龟缩于魔域,因为修真界能让魔修修炼的魔气极为稀少。追求强大,难道不是所有修士的天性。”

    谢椿怀迎风而立,衣衫猎猎,用一种渣男找到了‘真爱’要和现任分手的口气说:“但这扇万魔之门后面的世界则不同,那里有魔修需要的各种魔气,有数不清的强大对手,有我所需要的一切……现在这个世界太和平,我已经待腻了。”

    因为待腻了,就能毫不在意的摧毁吗,真是个鬼.畜,江澄深觉boss都是神经病,但还是要腆着脸试图自救,说不定她的嘴炮升级,能再多拖一段时间呢。“那啥,这个世界这么大,我来这里很多年,也才走了不到几个地方而已,你就真的把这个世界每一个角落都走遍了?一定还有什么地方没去过,多留一段时间也行啊,何必这么急着走呢。”

    谢椿怀微笑颔首:“确实走的差不多了,毕竟相当于永生的生命太漫长,我有很多的时间。”

    江澄:你好像无意间暴露了什么信息吧!永生是什么鬼!

    “永生?”

    “不用在意这种小问题。”

    江澄:“……”这特么问题还不大吗?!听他的意思,要杀他都杀不掉啊!有什么比一个杀不死的boss还要可怕的吗?!

    远处的血河上,忽然升起一片金光,隐约还有梵音萦绕。谢椿怀哦了一声,转头对江澄解释道:“那边是上云寺的一群大师,他们想封印血河,但是很可惜,我的血河阵法他们破不了,也就是拖延时间而已。”

    “虽然是白费功夫,但我还是欣赏他们的坚持的。”谢椿怀笑道,语气里竟然还有些怀念,“上云寺是个好地方,当年我在里面待了一段时间,那棵小银杏真是可爱啊。”

    江澄:“……”你好像,又暴露了什么!

    谢椿怀:“唉,年纪大了,就喜欢回忆过去,但我的记性其实并不太好,很久很久之前的事都忘得差不多了,你们年轻人都不爱听我们这些老家伙唠唠叨叨。”

    江澄有理由相信,谢椿怀这位*oss其实就是个话唠,根本不是特意做出来的伪装。

    见江澄一直不说话,谢椿怀露出一点恍悟的笑来,“是了,小核桃的父亲青灯大师也在那是不是?上云寺的大师们一向不沾情爱,师伯看你很喜欢青灯大师,但他似乎不曾动容的样子。看在你能助我开那万魔之门的份上,不如我就成全你一回,让他与你一起死,也算是死同穴了,你觉得怎么样?”

    江澄好悬没控制住表情,痛心疾首的看着一脸自觉好意的谢椿怀,“没有了妈变成单亲家庭的孩子,小核桃已经够可怜了,要是青灯大师也死了,那不是父母双亡吗?简直惨!这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好不好!万一小核桃以后长歪了怎么办!”

    谢椿怀点头:“也对,那就算了。”

    江澄:“……”这么容易就改变了主意,你他妈就是随口一说逗人玩呢吧!

    “主子。”

    江澄听到这略耳熟的声音,往后瞄了瞄,一眼就见到身披黑袍的闻人珺从血雾中显露出身形,而他手里还抱着生死不明的白苒冬。

    谢椿怀也看到了,但他并没有什么意外的神情,只问闻人珺:“那些渡血阵法都布置好了?”

    闻人珺道:“是的,从出尘山派到万城山门,再连接到抚花宗的花原,阵法已经完成,等到花原中事起,血河所需的最后一部分血就能全部充满。”

    “既然都准备好了,红药,你可以开始控制从前种下魔种的一部分人了,花原里有千面魔和魇魔在,让他们配合好。”谢椿怀吩咐道。

    魔种母种培育出的魔种被他种在了许多宗门弟子的身体里,若是不唤醒,只会一直潜伏着,但是一旦唤醒了,等着他们的就是身不由己,成为一个被控制的傀儡。

    江澄听着心里焦急,却没有丝毫办法,谢椿怀能好好的和她说话,但是他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听她的,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谢椿怀在自己面前搞事情,真是操蛋!江澄看一眼不远处的小核桃,又看一眼闻人珺手里的师傅。

    “我师傅她没事吗?”

    闻人珺对她的态度和第一次见她时一样的和善,“苒苒当然没事,现在我和她之间的阻碍都没有了,等我们一起去到另一个世界,没有了这里的一切,她会忘记那些痛苦的事情,我会好好爱护她的。”

    江澄无言以对,只觉得自己又遇上了一个神经病。

    白苒冬忽然睁开了眼睛,她唇色泛白,动了动手指,一副虚弱至极的样子,她的眼神忽略了抱着自己的闻人珺,从江澄身上掠过,最后定格在谢椿怀身上,轻声喊了一句:“二师兄。”

    “你真的是我的二师兄吗?你其实并不是我的二师兄,对吗。”白苒冬问:“你是什么时候代替了我二师兄的身份?”

    谢椿怀对江澄也好,对白苒冬也好,态度都是轻风细雨,并不在意白苒冬眼里的逼视,“从你的父母被魔修杀死之后,谢椿怀也死在了那时候,恰好我需要一个新的身份,所以我就是‘谢椿怀’。论起时间,我当你师兄当了一百多年呢,当年师妹一蹶不振,能让你快速增长修为的方法也是我教给你的,师妹忘了?”

    白苒冬惨然一笑,“可是,你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我师兄啊,否则你怎么能做出,用我的白灵令打开护山大阵,引魔修进去杀容尘山派弟子的事。”

    江澄闻言也是一阵愕然,她们的宗门也出事了?!什么时候!

    “小师妹,五大宗门都要经历这么一遭,何必这么生气。”谢椿怀道。

    “那是我的家。”白苒冬重重的说,唇边溢出血来。

    谢椿怀奇道:“没了,再找一个不就是了,什么地方不能住人。”

    白苒冬深吸一口气,精疲力尽的扭过头去,不想再看谢椿怀。

    这时候,天地之间蓦然发出一声轰隆的巨响,紫色的电光宛如一道长鞭,被人从天际甩到了眼前,一道两道三道,数不尽的电光好像交织成了一大片的电网,笼罩了整个天际,片刻前还能看得清的天空,骤然暗了下来。

    飞沙走石,但是他们所在之处,血雾依旧浓厚,再大的风也无法吹散。

    “呵呵~”谢椿怀忽然笑起来,摇摇头道:“天柱塌了……不,塌了一半,等剩下那一半塌完了,这个世界就要崩溃了,看来得快一些才行,必须在那之前打开门。”

    他看一眼闻人珺,“你也去花原,将所有的魔修都带过去,帮红药他们,速战速决。”他这一句话,连抱着小核桃的那个红发魔修也跟着走了,小核桃重新回到了江澄的怀中。

    闻人珺犹豫了一瞬,放下了手中的白苒冬,转瞬不见了身影。

    电光将整个天空印成了诡异的紫色,而他们所处的又是一片血红,江澄没有被制住,她紧紧抱着小核桃,只觉得心脏跳动的频率快的可怕,快速翻看了一下她身上有没有伤,等到发现她真的只是在沉睡时才暂时放下心来。见谢椿怀仰头看天,不管她的小动作,江澄便抱着小核桃往师傅白苒冬那边走了过去。

    这里就剩下他们几个人,谢椿怀敢让其他人都离开,可见他根本不担心她逃跑。江澄想了一下,沮丧的发现她也确实逃不掉。

    “师傅?你还好吗?”江澄轻声问。

    白苒冬睁开眼,看着她,眼里忽然流下一行泪:“澄澄,师傅对不起你。”

    江澄:“……您老人家又做什么事坑我了,就说对不起。诶,别哭好吗,你这样我好不习惯……嗯,是不是大师兄他……”

    白苒冬对着她这个表情悲伤不起来,就顺势收了眼泪,张开手掌,露出掌心握着的一片黑色的羽毛。江澄认出那是大师兄的黑羽,霎时感觉自己的眼睛也开始酸涩起来。大师兄,被情敌干掉了,就剩下一片羽毛了?

    白苒冬合上手掌再放开,江澄就看见那片羽毛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小鸟,蜷在白苒冬的掌心。

    这难道就是大师兄的原型?江澄用眼神询问。

    没错,伤得太重变回原形还用了妖族法术伪装成了一片羽毛,不然骗不过闻人珺。白苒冬同样用眼神回答江澄。

    江澄……江澄没看懂,她自己胡乱猜测一番,觉得放心了,好歹不是只剩下一片羽毛,就算是尸体这也有全尸啊。

    天柱塌了一半,花原上的弟子们却已经顾不上了,前有大批魔修进攻,后面还有自家的同门和朋友,疯了一般的对自己人举起了屠刀,更加糟糕的是,不知道是谁破坏了抚花宗的大阵,连阻挡那些魔修都不能,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去。

    那些魔修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疯变脸的同伴,他们明显是被控制住了,这样一来,修士们根本没法对他们下手,躲得颇为狼狈,一时间正道修士的弟子们呈现出一股颓势,在来势汹汹的魔修们以及那些被控制的修士们的攻击下,节节败退。

    好在这种情况没有维持多久,先是有无极道观一群无极子们插.入了战场,悄无声息的就席卷了一片的魔修,无极道观的无极天罡剑阵极为厉害,所过之处,不论是魔修还是被控制的修士,全都倒下一片,虽是没死,但都无法起身了,众修士终于得了喘息之机,一旦没有了被控制的同门插手,修士们都开始各显神通,将那些魔修又打了回去。

    过半的正道修士都在花原上,魔修自然不是想与他们硬来,而是另有目的。

    五大宗门能屹立在修真界这么多年,凭借的当然不只是历史底蕴,还有他们所占据的地方,正是修真界五个气运之点,占据气运之点几乎相当于将一派本身与世界连在一起,所得到的好处是数不尽的,这也是出尘山派就算死界出现在了家门口也不愿意搬的原因。

    而谢椿怀,或者说澹流要的,就是将这五个气运之点用鲜血污染,不管是用修士的血,还是用魔修的血。然后,结成一个滔天大阵。

    随着魔修死的越来越多,修士们的伤亡也出现了不少,鲜血蜿蜒浸入地底,只见一道红光忽然从远方破空而出,然后接二连三的又出现了三道红光,这四道红光对应着另外四个大宗门。

    见到这红光,抚花宗内一位老祖现出身来,传音给所有的弟子,“不好,都住手!”

    可惜他们反应的太晚,几乎是在众位弟子听到传音的下一秒,抚花宗内也出现了一道红光,与另外四道连接在了一起。

    那一刹那,众人都感觉一阵晕眩,抬手一摸,口鼻都溢出了血。

    那几道红光的连接中心,俨然就是葬地。红光铺展开去,在半空中出现了葬地的血河幻影,还有那道越来越凝实的奇怪大门。

    “阿弥陀佛,气运将尽,已是人力所无法挽回。”站在血河附近的几个上云寺老祖看到绘上奇诡生物,发出呼啸之声的大门,俱是慈眉善目含忧带愁的垂头叹息。唯独看上去最年轻的青灯大师,蓦然转头,看向血雾弥漫的深处。

    那里正缓缓露出一个影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