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最倒霉的人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46章 .最倒霉的人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突然被人推出了门的风有止:“……”

    硬闯是闯不进去了,江月那小丫头估计也斗不过老妖怪。得,这一趟还是得去。那所谓的天地大劫的化解方法是真是假也不知道,风有止是个理智的男人,权衡了一下后,他决定还是不要浪费时间拍门了,直接去找人来好了。

    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还不行。风有止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顶白毛戴在了脑袋上,白发白衣白绷带,很不错。风有止又拿出一根半透明的白色带子遮住了眼睛,看路模模糊糊,但是别人看不到他的眼睛了。最后,风有止拿出一瓶气味奇怪的东西在身上洒了一点。

    一个看上去很特立独行的怪人就这么出现了。闻着自己身上的味道,风有止往无极道观的暂住地走过去,心里有点嫌弃。要不是尘如故那男人吃饱了没事干,不好好待在他那世外仙宫里,跑到这里来找人,他至于这么躲躲藏藏的吗?

    风有止慢吞吞的往前移动,一路上收到了不少路过修士的视线洗礼。不是没见过外形奇特审美异常的修士,但是把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的,还真是少见。对于这些视线,风有止就当没看见,他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这上面,他就担心自己会不会那么倒霉真的碰上尘如故。

    刚想着,走出了容尘山派驻地的风有止就迎面撞上了十几个白衣白纱面色不太好的修士。在世外仙宫待了几百年了,风有止怎么可能认不出来打头那位就是尘如故的左右手,其他那些虽然他有几个叫不出名字,但是都眼熟,是见过他的人。虽然认出了人,但风有止没有丝毫异样,就从他们身边平静的走了过去。

    只要不是和尘如故当面撞上,风有止就完全不担心被人认出来,他这么彻底的变装足以骗过这些‘熟人’。

    但事情往往是怕什么来什么的,风有止刚在庆幸没有遇上尘如故,就听到了一个无比耳熟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那声音不大,隔着也比较远,但风有止就是听得清清楚楚。

    “这一趟去南边也没有找到人?”

    那一瞬间,风有止一改之前的蜗牛步,身手矫健的藏入了路边一个高壮的如同一座山的修士身后。

    同一时间,遇到无功而返的下属问出这么一句的尘如故,忽然间仿佛察觉到什么,倏地转头看向不远处。那边站着两个修士,一个高壮的男修,还有一个娇小可爱的女修,两人倚在一处。尘如故收回目光,朝着自己先前要去的方向走去。

    他本想让几大宗门召开万宗朝会,让修士们聚集在这里,好方便他寻找几年前被尘如卉扔到修真界的云无期,就算在这里找不到,只要他拿出一些天材地宝,相信这么多修士也会愿意帮他找出云无期。可是现在突然出现了这种事,导致万宗朝会无法举行,尘如故的心情格外不愉快,这导致跟在他身后,平日一脸高傲的白衣人们,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这一群人气氛压抑的走远之后,那高壮男修看了看自己的背后,那里藏着一个奇怪的绷带男。站在他面前的娇小女修扒着男修的胳膊探头去看,圆圆的眼睛弯成月牙,“呀,你是在躲人吗?”

    风有止抬手拍了拍袖子,对两人拱了拱手,“多谢两位了,我在躲债呢。”

    女修笑的意味深长,露出颊边两个小酒窝:“欠了债是要还的啊,道友。”

    风有止:“哈哈哈哈,只不过我是个能躲一日躲一日的赌徒。”

    虚惊一场,风有止继续招摇过市的一路到了无极道观所在,站在门外便见到里面各个弟子都来去匆匆。

    “你说要找鹤惊寒师叔?”一位无极道观弟子脸色严肃的挡在风有止身前,看上去极为冷硬而不近人情,“鹤惊寒师叔现在有事,若不是重要的事,请恕我不能通传。不如道友你留下宗门姓名,等鹤师叔忙完了我会告知他这件事。”

    风有止耸耸肩,要是人家有事在身他也没办法,“劳烦了,我是容尘山派白灵一脉的弟子……”

    “稍等,道友你可认识江澄前辈?”那无极道观弟子问道。

    风有止:“正是家师。”

    那一脸严肃的无极道观弟子露出个笑,“既然如此,请进吧,我带道友去找鹤师叔。”

    风有止:“……”原来师父说她的知名度很高不是骗人的,连无极道观一个看门的弟子都知道她。

    风有止十分顺利的见到了鹤惊寒,因为他的身份,鹤惊寒对他还算和善,毕竟从前鹤惊寒去容尘山派看望姐姐和外甥女,也与他见过几面。听到风有止简单的说了情况,鹤惊寒便停下了手中的事,吩咐了师弟师妹们继续,在一群神色各异的无极道观弟子们的火辣注视下,带着风有止离开了这里。

    鹤惊寒与赤寒衣在江澄的院子里成功会晤,并且就天地大劫的具体解救方法进行了研究,具体过程如下。

    赤寒衣:“无极道观鹤惊寒?”

    鹤惊寒:“正是。”

    赤寒衣二话不说给他看了目诲月留下的那段影像。

    赤寒衣:“你现在知道了。”

    鹤惊寒:“是。”

    赤寒衣:“很好,你可以走了。”

    鹤惊寒:“告辞。”

    他说完便走,应该是去将这消息告诉那些聚在一起商讨大事的宗主老祖们了,无极道观梅淞老祖不在,其他师叔师伯不愿出来主事,如今一应大小事情都是鹤惊寒在做主。虽然他看起来没什么反应,但他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不是这么简单看了一个影像就能确定的,更何况赤寒衣态度摆在那,没有更多消息能告知,这事就算是真的,也还有许多需要决定的事。

    总而言之,他不管此事,只负责告知那些老祖们,如何决定是那些大人物们的事情。

    围观的风有止感觉略微妙,就这样?天地大劫的消息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这两人是不是也太平静了?看外面乌烟瘴气的,现在有了拯救的办法,不说欣喜若狂了,怎么也不见这两人有个笑模样?不过这念头也就一闪而过,风有止随即就为那影像中所谓的救世之人,目家血脉的纯阴之体异世之神魂感到悲催。

    这妥妥的是要牺牲对方一人,拯救一个世界啊,估计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只要被找出来,就要被送去安天柱了,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这么倒霉。

    同样看着的江月忽然小声道:“那个人,是不是太可怜了?如果他不愿意,应该不能勉强的吧?”

    风有止看了一眼天真的师妹,翻了个白眼,“教了你这么久,那点长进都在增长修为了吗?什么不能勉强,如果真找到那什么目家后人,立刻就会被押到天柱那去了,不会有人问那人愿不愿意。”

    此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各位宗主老祖们的鹤惊寒,还有感叹那救世之人特别倒霉的风有止,都没想到,他们坑的是自家姐姐/师傅。

    而这个倒霉催的江澄,此刻还很倒霉的被一群突然蹿出来的魔修围住了。埋伏在出尘山派里的这群魔修看上去早就知道会有人来查看,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要将这群人困死在这里,给这已经处处是死人的出尘山派再加几具死尸。

    一群人且战且退,已经退出了绫罗遮大殿,谁知退了出来之后,发现外面已经围满了魔修,竟然比大殿内还要多上几倍。

    “果然魔域那些魔修倾巢而出了!”

    “若是不能逃出去将消息送出去,被他们抢得先机,那我们各大宗门危矣!”

    江澄一剑挥开一个挑软柿子捏对她动手的魔修,闻言心中无语,祖宗们诶,这群魔修已经抢占了先机了好嘛!现在不是各大宗门危不危险,而是她们自己自身难保了啊!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正道和反派打起来的时候总是要拖啊拖,中间还要不停的嘴炮。江澄一脸冷漠的跟在自家师傅师兄身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砍魔修,时不时还要抽冷子下个阴手,耳边充斥的全都是反派嚣张的笑声,还有自己这边的队友们愤怒的谴责,热闹的和过年似得。

    类似什么“魔修妖人尽会用些下三滥手段”。刚用阴招洒出一把银针扎漏了两个魔修的江澄感觉脸略疼,能杀敌的就是好方法,咱能不纠结是不是光明正大吗?

    还有喊“卑鄙无耻的魔修狗贼,打不过便围攻,有本事就单独出来较量一番”。江澄听了心很累,祖宗们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人家就是打着围攻的旗号来围剿的,谁会现在停手跟你们一个打一个啊,明显群殴才是正确的对敌手段啊,那些魔修又不是智障。

    江澄腹诽完,就见那打头的魔修阴鸷一笑,抬手阻止了手底下那些魔修,让他们迅速退开,然后用一把不阴不阳的尖细嗓音道:“既然如此,便让你们这些正道修士们,看一看我们魔域的厉害,谁先来与我一战?”

    江澄:“……”对不住,原来还真是智障。

    江澄看着那阴鸷魔修和己方一个修士打起来,感觉心很累的时候,忽然见到站在自己身前一脸高深莫测的师傅给了自己一个眼色。

    江澄:“……”不是,等等,师傅你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弟子还未修炼到和师傅您一个眼神就能心有灵犀的程度啊,有事说清楚不好吗,万一她误会了什么那不是很糟糕!

    白苒冬眼睛都快抽筋了,也没见到小徒弟回应,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还是站在一边的大师兄白翎看不过去这两人眉来眼去,冷冷道:“待会儿我与师傅会尽量拖住敌人,你自己尽快逃。”

    江澄:“……师傅师兄你们太高看我了,这么重重包围,我一个人可逃不出去。”

    白苒冬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身上不是有金佛之气吗,如果这里还有人能逃得出去,肯定是你了,当我没看见呢,刚才那个魔修一摸到你的手就被弹飞出去了。废话少说,安全第一,你自己先跑,我和你师兄暂时留下来,我有点事要找闻人珺,我觉得他就在这里。”

    江澄:“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