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逝血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43章 .逝血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出声的是抚花宗一位女弟子,她脸色难看,所指的正是出尘山派有名的一处用来饮宴议事的地方,名叫绫罗遮。

    这里的花木缠绕生长形成一个天然的大殿,树枝间挂了无数绫罗纱帐,待到春日花开,此处景致极美。当年江澄来此参加闻人珺的喜宴,就有些遗憾没能赶上绫罗遮的花期,看不到这绝美的景致,如今,出尘山派不复当年,这绫罗遮也被毁了。

    纱帐还挂着,盘绕生长的树木已经死去了,在周围立成了一个个顶天立地的尸体,枝干枯黯毫无生气。

    在这片绫罗遮之下的广阔大殿中,也有一堆的尸体,但是这里的尸体不像外面,在这里死去的尸体都是与白苒冬她们修为差不多的修士,在出尘山派中的地位就与白苒冬这些脉主在容尘山派中一样,可是这样的一群前辈修士,毫无挣扎的死在了这里,一个个看上去死前都是错愕的。

    绫罗遮的大殿中,不是谁用暗红色在白玉砌成的地面上画了一个巨大的阵法,那些死去的出尘山派前辈修士尸体,就处在阵中的各个位置,仿佛献祭一般。这阵法太过晦涩难懂,江澄看不出什么门道,只觉得这阵法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凶煞,她就是多看了两眼都觉得一阵眩晕,忙默念起给小核桃念熟了的佛经。

    念了一回,江澄心神清明了,不由再去细细看那凶阵。阵纹极大,囊括了整个大殿,还有一部分蔓延到了周围的花木枝干上。这么大的阵绝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布置好的,而且事发时,显然出尘山派的众位山主正在此处,也不知道是聚在一处商议事情还是其他。

    江澄想到的,其他人自然也想到了,就有一位万城山门的修士道:“这出尘山派里应当是出了内鬼了,不然出尘山派也不会沦陷的这般快。看这阵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布置好的,只有出尘山派里的弟子,还需得是个身份不低的人才能做到,而且我看这些山主们也是被有心之人特意聚在这里一网打尽的。”

    “这些前辈们,死了已有三日了。”抚花宗一修士蹲在一具尸体旁边,神情冷肃。

    三日,这么大的事情,如此多的人,竟没有一个人发现这里的异样,直到今天这里所有的人都死干净了,他们这才接到了消息。那个去花原报信的出尘山派弟子,又是如何逃出去的?他真的是出尘山派的弟子吗?

    那个幕后之人太过可怕,这个时机也把握的太好。一般时候宗门里都会有老祖前辈们隐居,宗门遇上大危机才会出现,可这次万宗朝会,因为天地大劫的事,老祖们全都出动了,没有留在宗门里。这个机会简直是千载难逢,出尘山派这个内鬼,应该是得到了宗门内老祖全都出门去了的消息,这才动手了。

    每个大宗门都有护派大阵,出尘山派这个尤其厉害,就算是大批魔修来攻,只要有护阵大派在,短时间也绝对破不开,只有从内部,才有可能毁掉这个大阵。造成出尘山派灭门的绝对是内鬼无疑了,可是这个背叛了出尘山派的究竟是谁?

    “魔域的魔修已经好几年未曾来修真界闹出大事了,先前还当是那新魔主胆小怕事只能龟缩魔域,如今看来,他们先前的退缩,都是为了如今的滥杀积蓄力量。”万城山门的一个满脸胡须的粗壮修士哼道,“我们赶紧回去告诉众人这个消息,正好趁现在各派都聚在一起,干脆便去讨伐魔域!”

    他这义愤填膺的一番话,除了他自家万城山门的弟子,却没两个附和他,当即就惹得他眉头一挤,老大不高兴的抱着胸斜睨众人,“怎么,一个个的胆小鬼,都被那些该杀的魔修吓着了!”

    白苒冬刚扔下一具尸体,擦了擦手,也不理会那粗着嗓子闹不愉快的万城山门修士,只冷静的说:“此处有二百余人,一百二十个小山主有一百一十个在此,中山主八十人有七十人在此,十位大山主有七位在此,还有一些弟子们,不在场的那些,都有可能是背叛之人。”

    她要找的闻人珺也不在其中。

    这些年,无定山已经成为了出尘山派的十大山之一,而原本的山主也就是闻人珺的父亲,因为身体每况愈下只能安静休养,闻人珺便当了这山主,比起其他山主,闻人珺年纪虽轻,但他有手段,这些年来带着出尘山派众弟子重建出尘山派,主持各种事物,在出尘山派内很有地位名望。

    白苒冬对于闻人珺这个曾经依赖喜爱的人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她之所以面色难看,是怀疑闻人珺便是那个几年前抓了她的神秘人,那神秘人抓了她去又放回来,她完全不记得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每回想到都觉得是个隐患。

    同大徒弟白翎所想的一样,白苒冬也觉得这事有很大的可能是闻人珺做的,所以这段时间她一直暗中注意着闻人珺的消息,但是一无所获。

    如今骤然听到出尘山派灭门的消息,闻人珺还消失了,又牵扯上了魔域的魔修,白苒冬深觉其中一定会有大阴谋,这面色如何能好看的起来。

    不只是白苒冬,其余人看到这场面,都想的多了些,比如说现在各家门派的弟子都走了一大半,老祖也不在宗门内坐镇,光靠一个护派大阵根本没有什么用,今日能发生出尘山派这种事,焉知下一回不会在自家宗门里发生。一个宗门那么大,内鬼真是防不胜防。

    “我们要尽快回去,今时不同往日,现如今的修真界被魔气充斥,那些魔修已经不甘愿再龟缩在魔域,而他们一旦出来了,恐怕没那么容易就收手回去,不如回去请老祖们看顾一下自家宗门。”这位说话的是容尘山派一个脉主。

    他这一句不止引爆了万城山门那修士哪个点,当即冷笑一声又来搭话道:“各家老祖们是聚在一处商讨天地大劫的,事关一界,你们一个宗门算得了什么,当然是天下为大。再者,被灭了门也是自己不济,若是厉害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灭了门,我看出尘山派这些年是越来越不济了,才落得现在这个下场。而你们容尘山派,与这出尘山派也差不了什么,眼看着出尘山派没了,柿子挑软的捏,说不得下一个出事的就是你们容尘山派,难怪这么慌张。”

    人多了就是这点不好,一个不注意就能吵起来,容尘山派与万城山门向来不和,每次都要吵一吵,不过这回万城山门那人说话着实不好听,出尘山派死了这么多人,他还满嘴贬低,嚣张的不见丝毫悲意,其他人都有些不待见他了。另一个万城山门的人眼见其他人眼色都不太对,忙伸手拉了拉他。

    容尘山派人多,怎么会怕他,只不过是不想与他计较,可也不是人人脾气都好的,一个长得美艳的脉主就啪的将鞭子在地上抽了抽,站出来毫不客气的道:“万城山门的,你吠的那么大声有个屁用,待遇到魔修了你倒是打头上去咬啊,在这发什么疯。看你这么得意,怎么就笃定我们容尘山派要出事?莫不是你也与魔修通了气?看你见了这些死人还挺高兴的,原来也是个魔修那一阵营的。”

    “你这娘们胡说什么!”

    “说句实话,你这么紧张,莫不是被我猜着了?”

    “等我打掉你那满嘴的伶牙俐齿,看你还怎么胡说八道!”

    “哈,瞧瞧,这是要灭口了!来呀,老娘怕了你不成!”

    这两人说着说着就要打起来,又累的旁人去拖,这个时机怎么看都不是个打架的好时机。江澄老实跟在白苒冬身后,心中腹诽,正道人士怎么每次打架都要嘴炮,而且莫名其妙都能干起来,歪楼歪到了十万八千里。

    他们难道不是来查探情况的吗?这样一群谁都不服谁的人能干啥?

    江澄一转头,瞧见一个生的雍容大方的前辈正提了袖子在那观察那个法阵,忽而露出惊诧的神情,嚯的站了起来,对那打架劝架乱作一团的众人道:“不要再闹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那些魔修说不定还未走,这个阵法的余威尚在,万一有埋伏……”

    她还未说完,就见啪啪两声,两具新鲜的尸体被人从脑袋上扔了下来,正扔进了人群中间。

    那两具新鲜的尸体是与他们一道来的弟子,但是刚才没有进来,守在外面了,谁知这么悄无声息的就给弄死了。

    众人一下子安静下来,纷纷运转武器盯着扔下尸体的地方。死的弟子是抚花宗的,那两个弟子的师傅瞧着上方,眼里怒火熊熊几欲噬人。

    绫罗遮上方是遮盖阳光的树冠,此刻三名形容怪异的人正站在那树枝缝隙里,一身黑衣与那枯黑的树干融为一体,也不知怎么的,竟没人发现他们。

    “才这么几个人,也敢来这里,既然来都来了,就留下来和出尘山派的尸体们做个伴吧。”那打头的黑衣人一张白惨惨的脸,鲜红的舌头探出来,笑的不怀好意。

    他话音一落,绫罗遮巨大的树盖上就站满了隐隐绰绰的人影,一双双满怀恶意的眼睛都瞧着他们,这些人身上的魔气都很明显,正是魔修无疑。

    其他人都在严阵以待,江澄却稍稍分心眼角扫了那两具被扔下来的新鲜尸体。尸体喉咙处的伤口不断的流出鲜血,像被什么引出,连成一条血线,从地里钻进去,像血蚯蚓似得,瞬间就不知去了哪里,分毫没有晕在土壤上的意思。

    江澄注意到这些血钻进地面的时候,那个邪异的法阵好像有一瞬间活了过来,

    这里这么多尸体都没见到血,那这些被抽干的血去了哪里?

    ——

    梅淞老祖与几个上云寺老祖一同站在葬地外围,远远的看着那边滔天的血河。

    “血河又扩大了。”青灯道,眼神投向血河上方,红色血雾间朦胧显现出的一道高耸入云的门,比他上次来看到的,更加清晰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