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无常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42章 .无常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他们几个都在闻人那里,等解决了现在过去的人,便去容尘山派吧,一个出尘山派还不够。”谢二师伯抱着小核桃,声音又低又温柔,像是怕惊了睡着的孩子,一手还轻轻拍着小核桃的背。

    许素齐沉默的一颔首,道:“是。”

    “哦,对了,现在去的不能全杀,总得留几个回来报信才是。”谢二师伯恍然想起什么,又笑道:“那位银环岛的赤老祖还未抓到?先前那么好的机会,当真是可惜了,怎么就叫青霜撞上了呢?”

    许素齐一直沉沉的眼珠一动,忽然弯下腰去,“主子,赤寒衣虽然逃了,但她身受重伤逃不了多远,我们的人很快就能把赤寒衣重新抓回来。青霜师姐她虽然撞上了,但她并不知晓我们的目的……”

    “好了。”谢二师伯无奈一笑,仿佛还是平日里那个宠溺弟子们的好师傅好师伯,“青霜也做了我这么久的弟子,若不是必要,我也不想动她,既然你这样说了,便好好看着她,别让她出来乱说坏事就行,不然我这做师傅的就算再为难,也不得不痛下杀手啊。”

    他轻言细语的说完,幽幽一叹,朝许素齐挥了挥手,“去吧,去将赤寒衣抓回来,我对她知道的‘天机’很感兴趣,这一回,别再教我失望了。要知道,我们的时间可是已经不多了。”

    “是。”

    许素齐霎时不见了身影,院子里只剩下谢二师伯和睡着的小核桃。微微笑着的男人静静的坐在那,身边开了大簇大簇的鲜红花朵,红的仿佛一眨眼就要滴下血来。空气中的血腥味有那么一瞬间浓郁了起来,待他长袖翩然的一挥,这股腥气又被花香掩盖。

    谢二师伯与许素齐二人口中的银环岛赤老祖赤寒衣,此刻也在花原之上。她也是前来参加万宗朝会的,谁知道刚到花原底下的城,就遇上了一个神秘人,自称是曾与她写过信的目家最后一人,还道带了目诲月的遗物要请她看看。

    事关目诲月,纵使再多疑虑,赤寒衣还是跟着去了,谁知这一去就落入了圈套。足足有七八人与她修为相当,将她困在一处,若不是因为赤寒衣身为妖修,还有一个赤蟒红链助阵,恐怕她立时就要被这群不知来历的人抓住。

    后来还是一个年轻的后辈忽然闯入,使得围困她的人中有一人略有迟疑,她才抓住那个机会逃脱出来。

    赤寒衣不知晓这群人为何要围困自己,但他们的目标似乎是生擒,再加上牵扯到目诲月,赤寒衣不得不多想,当年因为目诲月,她不知与人结了多少仇,就是现在这些衣冠楚楚满口大义天下的修士前辈们,也有不少与她结了仇的,她并不确定到底是谁,因此她逃往修士聚集的花原,也不敢声张,而是偷偷潜入打算先找个地方处置一下身上的伤,然后去寻一个能相信的人将此事告知。

    无极道观或是上云寺,她如今也只能稍稍信任一下这一寺一观。

    心中如此想着,赤寒衣一身黑衣在花原中飞快的寻找着落脚之地。她伤得重,但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一个院落一个院落的打量过去,赤寒衣最终选了一个小院落。院中只有两人,一个没有修为,满身裹着伤布,另一个才是十岁出头的小女孩,威胁最小。

    赤寒衣决定了,便往那院子藏,院中两人都坐在院落里,赤寒衣藏身于其中一间房,面无表情的盯着那正对院子的房门,先隔绝了身上的血腥味,然后开始暗暗运转灵力恢复气力。

    江月与风有止坐在院中,江月背完了一本法决,忽然犹犹豫豫的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某个房间。

    风有止抬起手中的书在她额上轻轻一敲,“别偷懒,继续。”

    江月耸了耸鼻子,小声道:“大师兄,我好像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风有止面不改色,“哪有血腥味,你闻错了,背你的书。”

    “哦。”江月乖乖应了,接着背了一段,又摸了摸背期期艾艾道:“大师兄,我总觉得背后有人在盯着我。”

    风有止叹气,用指尖揉自己的鼻梁,颇为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师妹,“平时又傻又迟钝,这种时候感觉怎么就这么敏锐。这里就我们两个,我就是个废人,你那点修为还不够人家一根手指的,闲事莫管免得惹祸上身。”

    江月一脸茫然:“啊?”

    风有止:“我的意思是,你别进那间房就行了,其他什么都不要管。”

    江月继续茫然,风有止啧了一声,不得不解释的清楚了一点,“那房里有个不请自来的陌生客人,你要贸然进去了,说不定这条小命就交代了,我们两打不赢人家,那位客人大概也不会放我们出去求救,所以你乖乖的待在这不要出去也不要去那间房,明白了?”

    虽然不知道大师兄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但江月还是老实的回答了一句:“明白了。”

    院子里重新安静下来,只听得见江月一字一句被法决的声音,清脆又温婉。

    这边与师傅师兄一同去出尘山派查探,江澄却没看见弟弟,这回的查探无极道观的弟子不知为何没去,只有五大宗门的弟子加起来百来个修士一齐去。几十个元婴期出窍期,这里修为最低的大概就是江澄了。

    没办法,谁叫白灵一脉当年曾受过重创,老前辈死的死散的散,就靠了白苒冬师兄妹三人撑起来,底下弟子都是一群年纪尚轻的,修为自然比不上人家旁的脉系。

    但也没人愿意惹白灵一脉,脉主白苒冬虽然只是元婴期,可她也不知道是修炼的什么路数,平日里看着脾气还好,要是一转眼翻脸了,那认真的疯起来,就是比她修为高一截的出窍期修士都打不过她。与她不对盘的几个脉主私底下嘲笑她疯起来的时候就是只疯狗,不过这话也不敢明着说。

    白苒冬那大师兄连未行,与容尘山派里一位老祖关系甚笃,因此其他脉主都要卖白灵脉系三分薄面,心里不喜欢,见到人了也要假惺惺的笑一笑。

    此时一群人往出尘山派赶去,还有一位看着眼熟的容辰山派旁系脉主和蔼的与江澄道:“眼下情况未明,等到了出尘山派,你们这些小辈往后躲一躲,别光想着往前冲,跟好了你师傅。”

    来送信那个出尘山派弟子口口声声说出尘山派举派被魔域的魔修杀了,众人将信将疑,以防万一真的是魔域魔修,还有留在那的魔修,都纷纷嘱咐徒弟莫要冲动,好好跟着。只有白苒冬一声不吭,脸色有些异样的严肃。

    容尘山派大多脉主都是白苒冬父母一辈的,对于她的事也不乏知道的,当下就有一个长相明艳的女修士自以为清楚,颇为幸灾乐祸的出声说了一句:“苒冬啊,瞧你这焦心的样子,应该是在担心出尘山派闻人家那小子吧,这真是何苦呢,人家都另娶了还惦记着。”

    白苒冬闻言,脸上表情一松,变戏法似得,似笑非笑投过去一眼,上下牙一磕就喊了声姨,“姨,您老人家可想多了,我这是在忧心魔域那伙魔修做了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会不会不准备停手惦记着下家谁倒霉……不是所有人都像姨您老人家一样这种时候了还能惦记风花雪月的。”

    那外表看上去跟白苒冬差不多年纪的女子被她噎的好久没说出话来,瞧着要不是现在还有事在身,非得摔剑过来打人了。

    白苒冬深谙吵架其中三味,见好就收并不准备火上浇油,寒碜完人就立刻一脸正色,严肃的教人没法在这种时刻挑起骂战。

    小小插曲过了,这一路也没有人再说起这茬,只有几人轻声交流了几句,猜测着出尘山派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光景。

    这百来个人在路上猜来想去,可真到了出尘山派,看到面前的场景,各个都被惊住了。

    江澄还记得当初第一次来出尘山派,虽然并不是个什么愉快的经历,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出尘山派确实是很好看的,灵气十足,可现在,天空之上的死界几乎将整个出尘山派笼罩其中,一片阴沉沉的。

    出尘山派的护派灵阵被破了,里面的花草全都枯败凋零,青山碧水变成了穷山恶水。站在空中往下望去,满目灰黑,一点其他生动些的颜色都看不见,连一丝活气都没有。

    而最骇人的不是这个失去了主人庇护被死界彻底污染的出尘山派,而是那高空俯览遍地如同蚂蚁一般的……尸体。

    山门前、玉阶上、屋内屋外、甚至树上水池里,一寸一寸到看不到边的地方,铺天盖地全都是出尘山派的弟子尸体。光从这些尸体死前凝固的最后一个姿势上,就能拼凑出当时可怕的场景——忽然出现的敌人,大部分弟子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纵使拼死反抗也逃脱不能,最后只能绝望痛苦的死去。

    “这里,为什么闻不到血腥味?”江澄忽然问道。

    众人回神,纷纷奇道:“确实闻不到一丝血腥味,这里死的人如此多,为何没有血腥味?”

    “不论如何先下去看看。”

    “那群魔域的魔修,当真丧心病狂,竟然做出这等灭人满门的事!我等必不能放过那些魔修!”

    “正是,我们下去找找,说不定还有遗漏的魔修在此,抓了问上一问再说。”

    一群人执剑落入出尘山派,待到靠近了那些尸体,众人才发现这些尸体周围一滴血都没有。江澄挑起一具尸体,这弟子被当胸打穿了,从那个可怖的洞往内看,他身体里的血液都不知去了哪里。

    又一连查看了好几具尸体俱是这样,是什么东西将这些尸体里的血抽的如此干净?那些血又去了哪里?

    “众位快来看!这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