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抚花宗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40章 .抚花宗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不朽凡人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数千道流光宛如炸开的烟花,从千峰之上飞掠而过,纵使青天白日,也教人看的目不暇接。

    与众多同门这么浩浩荡荡出门的机会并不多,也就是这一届的万宗朝会,竟然去了这么多的弟子。容尘山派久未出现在人前的宗主带头,凌空在前,后面跟着十来个长老,再后面就是各脉系脉主,他们的弟子各峰峰主,以及底下的弟子了。

    不出面的老祖们这回也要去的,不过这些老祖们没有出现在弟子们面前,他们自己一伙老祖凑一起,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猫着。

    而这回去的这么多人,并不全都是修剑,因此各人脚底下踩着的东西都不太一样,十八般武器还算寻常,还有许多算不得武器的。

    谢二师伯踩着的就是一支竹箫,看着普普通通的,连一根穗子都没系。朱苑大师兄踩着的是一把玉尺,平日江澄也没见着他用,这种场合才不得不拿了出来。师傅白苒冬更加随意了,她干脆就与大师兄站在一起,站在一只眼睛殷红的黑色大鸟身上,还在连连打呵欠,估计最近操劳的太多。

    风有止不能修炼也没有修为,便乘着灵鹤,在上面撑着脑袋昏昏欲睡。也亏他在空中还这么心大,估计昨晚上又和几个弟子一起赌钱玩,欺负人家去了。江月带着小核桃也骑着一只温驯的灵鹤,江澄就御剑跟在玉舟旁边。

    周围还有踩着花的,坐在玉舟上的,坐在彩绸上的,各种各样,虽然看上去并不齐整但也不显得乱。因着各个弟子都一派好颜色,最次的也称得上个清秀,打眼望去,就连中年老年模样的长老们,都仙风道骨,着实赏心悦目。

    此去抚花宗要跨越大半个修真界,因此中途又遇上了两个宗门,但是都比不上南方巨头容尘山派的地位和派头,以示尊重,那两个宗门都十分谦逊的稍稍落后,让他们先行了。

    越靠近抚花宗地界,天上的各色流光出现的便越多,一股一股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宗门。三日后才是万宗朝会,但万宗朝会开始前这三日也有不少修士会趁机办个茶会论剑会什么的,目的就是交友联谊解决一下终身大事顺便一起叙旧切磋,最后再一起八卦八卦交流感情,总之目的很多。

    修真界绝对不少那种喜爱闭关和喜欢独来独往的修士,也就这个时候,各种修真界的各种宅们才愿意稍稍与人交流一下。

    况且平时只能在各种传说和八卦消息里面才能看到的各位前辈,优秀的同辈们都齐聚一堂。难得离的这么近,有机会能看到他们,众人自然都愿意早早便过来了。

    因此容尘山派众位来到抚花宗的时候,大小宗门已经来了七七.八八了。

    抚花宗所在的那一块地方叫花原,是一处巨大的圆形浮空岛,岛上花木茂盛草木扶疏,景致最是漂亮的,不同于容尘山派的大气内秀,抚花宗处处都显得精致美丽,与这抚花宗内的弟子一般。

    一位出窍期的抚花宗前辈带着十几位弟子前来迎了容尘山派众人,这前辈穿着精致的绣花羽衣,簪了粉白的一簇花,唇上点朱额间贴花……如果不是胸前过于平坦声音也磁性了些,江澄几乎要把他错认成一位女子。

    好在这位前辈应该只是抚花宗内一个异类,这里的男弟子们并不爱做这样的打扮,往来的抚花宗男弟子们多是身材修长面容精致的,偶尔有几个身材高大的,也并不显得粗狂,端的一派翩翩公子模样。

    江澄听着自家宗门里顿时就响起不少女弟子窸窸窣窣的轻声笑闹,一时间看见这么多美男子自然要激动一下的。虽说自家宗门里也不是没有师兄师弟师叔师伯长得好,但是谁叫人家抚花宗弟子整体水平高呢,一水儿的大长腿往那一站,同时颔首微笑的杀伤力也不是盖的,毕竟是公认的修真界最出美男美女的门派。

    江澄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家宗门这次出来的弟子颜值整体都比较高了,毕竟同为五大宗门,也不好被人家比的太过。上头的宗主们抱着这种小心思,底下的男女弟子们就没有想那么多了,见着抚花宗里美貌的男女弟子扎堆,一时脚步都慢了起来。

    抚花宗虽然有这么一个婉转柔和的名字,但宗门里女弟子实则还没有男弟子多,并且抚花宗的女弟子大多可都不是什么柔弱性格,甚至比起自己师兄师弟来要凶悍的多,抚花宗里的‘花’可不是那么好摘的。

    容尘山派众人路过一处摘花台的时候,恰好遇上几位弟子正在切磋。就有一位看着柔柔弱弱的女弟子,双手持着两把比她人还要高的大刀,舞的虎虎生风灵光四溢,将她对面那位俊朗的师弟敲打的砰砰作响,让人听着都一阵牙酸。那虎扑而上的架势,看傻了江澄身后几个正热切讨论着抚花宗的女孩子们是不是像花骨朵一样的弟子。

    “不、不像花啊。”

    “是、是啊。”

    “我觉得,还是云师妹好。”

    江澄听着后面那些心有戚戚焉的声音,心道,少年你们还是太年轻了,花也有食人花的啊。

    五个大宗门里,万城山门、拂剑宗先到一步已经安置好了,如今容尘山派也到了,就剩下一个出尘山派。

    作为五大宗门里最倒霉的门派,出尘山派这几年可是够呛,死界就出现在自家门口,光是处理这个死界带来的各种麻烦就够他们焦头烂额的了,要不是底子在那,换做一个中小门派,早就散了,如今他们晚到也算是情有可原。

    至于一向被誉为修真界正道之剑的无极道观弟子现在还未到,不过应该也快了。

    至于上云寺,虽然年年都没有弟子参加各种比赛,但是作为公平公正的标杆要当裁判的大师们还是会来的,只不过他们通常都是在最后一日才会到,也不爱参加这几日的各种小会,当然也没人敢请他们。

    除了这几个传承许久的顶尖宗门,百家上等宗门还有各中等下等家族门派,也都差不多会在今日之内陆续到达。这些门派与哪个大宗门关系好,就会被安排到哪个宗门附近,每回万宗朝会,都有不少小门派会特地前来拜见大宗门弟子,请求依附。

    五大宗门里,其他门派相处倒也还好,就是容尘山派与万城山门不合由来已久,几乎人人都知道,因此这两个宗门的暂住之地距离最远,一个在花原的最南边,一个在最北边,也省得两派弟子见着就不安生。

    拂剑宗倒是被安置在容尘山派的不远处。这拂剑宗里阳盛阴衰,女弟子总共没几个,大多都是男弟子,用剑最多,其次用其他利器的,几乎人人身上都背着挂着刀剑,宽剑厚剑、长刀短刀、单枪双枪等等,每个弟子身上都有一股锐利的金戈之气,一看就看得出来。

    拂剑宗里出武痴,也产流氓,谁叫这群大老爷们自家没妹子,出门看到其他门派水灵灵的女弟子们就各种羡慕。虽不至于唐突女弟子们,但是多看几眼总是难免的,这样一来,内向一些的女弟子们就将他们当了流氓来看待。

    这群拂剑宗的大老爷们多是性格开朗豪气不拘小节的,和抚花宗里讲究矜持内敛的男弟子们简直就是两个极端。据说当年还有拂剑宗一位大师兄看上了抚花宗大师兄,死皮赖脸追在人家身后几十年,经常被打的从花原南边滚到北边,最后还是硬生生把人给耗到手的趣闻。

    说来也好笑,拂剑宗弟子和抚花宗弟子最后在一起的道侣还挺多的。

    修真界追道侣,果然还是要靠厚脸皮才行吧。江澄摸着下巴想。

    抚花宗用来待客的是一座又一座被花木掩映隔开的小院落,来的人实在太多,江澄带着小核桃和两个徒弟住在一处。

    师徒几个住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不方便,房间好几个,还有书房炼丹房静室厨房,主要是风景实在漂亮,小小一个院子里不下二十多种花,垂下屋檐的,攀爬在墙上的,铺满了地上的,开过了墙的,姹紫嫣红格外漂亮。

    院子里还堆了个小池子养了两尾鱼,一黑一红嬉闹追逐,见人来看也不怕。江澄带着小核桃坐在那看了好一会儿鱼,又饶有兴致的拿了鱼食来喂。江月小姑娘已经十分勤快的泡了茶端上了点心,在她大师兄跟前认真严肃的让他抽背法决。

    风有止还是那副绷带缠身的样子,不过江澄注意到他的身形有些臃肿,大概绷带底下特地缠了什么东西,把那唯一还算能看的身体曲线都给破坏了个干干净净,看着就像个微肿的白萝卜。之前他好歹还露了个手,现在好了,绷带缠到指尖,除了一双眼睛,啥都不露了。江澄知道他在防备着什么,无非就是他原先那姘头,世外仙宫的宫主。

    瞧着风有止弯曲了一下手指指了指桌上的核桃,江月立马停下来给他剥,江澄忍不住笑道:“月月,你别太惯着你师兄了,让他自己剥。风风你这也太过夸张了,都这样了难道对方还认得出你来?”

    风有止躺在那,慢悠悠道:“我这装扮是待在这里不出去的,若要出去,恐怕还得在眼睛上蒙块布条才行,头发也得变个颜色,嗓音也得压一压。”

    江澄静默一瞬,语气里有些敬佩,“都这样还能认得出来你,这是真爱吧。”

    风有止一贯的没心没肺,接了江月递过来的核桃道:“他爱不爱我不知道,总归我是不爱的。”

    江澄不明白他,“你若是实在怕了,不来便是了,何必还要来这一趟,岂不是送到人家眼皮子底下。”

    风有止就叹气,“一伙白纱白衣最近在容尘山派附近的门派盘旋,很快就要找到容尘山派里面去了的消息,师傅还不知道呢?”

    江澄还真不知道,她怕了那些围上来八卦她的弟子们,都缩在谢二师伯那里听琴修身养性了。哪里比得上大徒弟赌遍附近几个峰头,消息来得灵通。

    风有止继续叹道:“宗门里留下来的人少,留在那更容易被搜到,还不如来一趟,躲在这不出去,这样更安全。”

    江澄表示理解,“哦,灯下黑。”

    风有止:“只有一点,师傅您老人家可千万不要去惹麻烦,让人注意了,免得挖了萝卜带了泥把我这可怜人也一并暴露了出去。”

    江澄:“……”竟然被徒弟嫌弃了,而且您这货真价实几百岁的老人家,反过来叫我老人家,我一家人年纪加起来都比不过你,亏不亏心。

    也许是看到了江澄心里的想法,风有止闷闷一笑,答:“不亏心。”

    江澄说不过除了一张嘴其他哪里都废的大徒弟,干脆抱着女儿出门遛遛,这抚花宗她还没好好看过呢。

    谁知道一出门,江澄愣是给热情过头的男修们逼回来了。一伙拂剑宗的男修士们恰好从这里路过,江澄一出门,那张脸一抬,看愣了那一伙男修士。常年看不到女修士只能和师兄师弟打架排遣寂寞的拂剑宗男修们,此刻看到江澄,眼睛都亮了,仿佛瞬间点亮了几十个一千瓦电灯泡。

    江澄这样貌越变越出众,在容尘山派里也排的上号,直逼倾城貌美二师兄,也许再过两年就就要超过二师兄。在容尘山派里,她辈分高,来往的弟子们都知道她有女儿还有心上人,暗恋她的不少,但少有敢真的来追求的,可是在这就不一样了,其他人又不知道她是谁,看上了自然就要过来聊一聊看看有没有发展机会的。

    于是江澄一出门就见到一大伙男修朝她气势汹汹的奔了过来。

    她闪电般的后退回去啪的合上门,心有戚戚焉。

    说好的万宗朝会是来商量修真界大事,气氛严肃的呢?看这架势特么难道不是群体相亲大会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