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二师兄的道侣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37章 .二师兄的道侣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死人经仙玉尘缘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大师,你这个情况没法治吗?”江澄有些担忧的问。

    青灯大师执了一支朱砂笔,正在自己手上勾画复杂的灵纹,“之前的阵法暂时封印住了另外两种状态,不过在葬地遇到一些事,封印被破。借助外力,也只能暂时封印罢了。”

    当时他还在葬地中心,没料到那血池的威力甚大,大大的压制了他。代表着‘恶’的作死大师怎么看都不可能乖乖的等他恢复,‘恶’会做的只是试图抢夺这具身躯的控制而已,若不是他做不到,他会将青灯的意识彻底抹去。

    虽然无法撼动青灯的意识,但是作死大师和三大师出现的时间越多,对青灯的意识就越不利,此消彼长,从来如此。

    青灯自然不会如此简单的被‘恶’夺取主动权,那时的情况早在布下阵法暂时禁锢这两种状态时就已经料到了,所以结果就是最后出现的那种状态。

    青灯大师是主体,也是‘善’;作死大师则是‘恶’,最后的三大师……他是‘情’。这一点,就算是青灯大师,也是思考了许久才确认的。而‘情’这种东西,青灯原本是没有的,一直就没有。而现在即使有了,他也对‘情’无可奈何。不过不管怎么说‘情’总是要比‘恶’靠谱一些,于是最后出现在江澄面前的就是三大师。

    在各种传闻中,青灯大师因为以身为封禁锢了无数魔头,每隔一段时间体内总是会生出煞气,需得浸泡无垢泉,但是实际上,那都是因为他体内‘恶’的存在。纵使是青灯大师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恶’的存在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他心里隐约有个念头,‘恶’的出现在很早很早之前,甚至,早到现在的他无法去追溯。

    那个阵法能暂时封印‘恶’和‘情’,但是并不是长久之计,青灯很清楚。

    “真的没办法吗?”江澄趴在桌子旁边,一脸的忧心忡忡。

    青灯抬眸看她一眼,听到她满怀担忧的道:“如果再这么突然的换做另外两个,要是周围人多,大师你的形象岂不是全都毁了!天啦撸,大师你能想象自己连续几个月上八卦头条吗?”

    青灯大师:“伸手。”

    江澄伸手过去,青灯大师将她袖子撸起来,提笔在她手臂上划,江澄还在那滔滔不绝,“上八卦头条的原因还全都是什么‘上云佛子当众哭泣为哪般’‘青灯大师邪魅一笑不像好人’之类的,那真是太糟糕了吧!”

    青灯大师好似没听见她在说什么,小核桃原本坐在一边拿一支小毛笔学着她爹一样画画画,把自己两只手上画的全都是通红的朱砂痕迹,见自己手上画满了,又见爸爸在妈妈手上画,她也凑过去拉住妈妈另一只手臂,在上面涂鸦起来。

    江澄一左一右双手被这父女两按着画也不在意,还转头看着手上被女儿画出来的痕迹真心实意的夸赞,“小核桃画的真好看,比你爸爸画的好看多了!”

    等父女两停笔,青灯大师画的那只手臂上金光一闪,所有的红色都消失了,江澄的皮肤恢复光洁如新,再看不到一丝痕迹。

    小核桃有些懵逼的看着爸爸的‘魔术’,又看看妈妈另一只手臂上自己画的乱七八糟,不太高兴的抿了抿唇。

    青灯大师画满了江澄的两手,又将小核桃的双手也画了一遍,然后收拾东西叮嘱江澄,“外面越发乱了,若是发现有什么地方魔气深重,不要靠近。”

    江澄瞧着自己看不出痕迹的双手乖乖点头。

    青灯大师又说:“也不要让小核桃靠近魔气深重之地,对她不好。”

    江澄疯狂点头。

    青灯大师:“葬地情况危急,我回上云寺。”

    江澄:“好的好的,你去吧。”

    青灯大师从来不识离愁,走的干干脆脆,而江澄呢,青灯大师一走,她就欢呼一声将女儿抱在怀里,大大方方的去了热闹的集市里,先吃一顿再说。作死大师在的这几天,她就没好好的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还时时刻刻担忧作死大师去作死,只能牺牲自己当做作死大师的玩具,真是心累。

    吃饱喝足,江澄牵着女儿在街上晃悠,一人手里还拿了一支糖人,这糖人只是江澄看着流光溢彩觉得好看买下的,然而尝了一口却觉得滋味实在好,三两口一支糖人下了肚,忍不住舔了舔唇低头去看小核桃手里那支。

    小核桃还在慢腾腾的舔啊舔,不像妈妈那样吃的豪放,很是珍惜的样子。注意到妈妈的目光,小核桃一扭身遮住她的目光。

    江澄笑着用自己的脸去蹭女儿:“好嘛~干嘛这样,妈妈才不会抢小核桃的好吃的,不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我们回去再买一点,带回去给师兄师姐师伯他们全都尝尝好不好?”

    小核桃点头,又加了句:“还有爸爸和哥哥。”这里的哥哥,指的就是殊妄了。

    “好好好。”江澄也不知道女儿对小殊妄哪来的喜爱,但她已经放弃追究了,满口答应着抱着女儿走回去。

    糖人在前边转角处买的,那位卖糖的手艺人长得高壮,不像是做糖人的,更像个做打手的,一身普通的短打衫,肌肉鼓鼓的。小摊子生意并不好,虽然糖做的好吃,但是架不住那位卖糖的大哥体格健壮还有一张脸长得吓人,孩子们都不敢靠近去买。

    江澄就没有什么顾虑了,她什么丑的美的没见过,脸上神色如常的折回去对那埋头做糖人的男子道:“大哥,你这糖做的可真好吃,还有多少我全都买了吧。”

    那男子便抬起头,露出一张大半都被火烧过似得脸来,很快又低下头去,沉默的点点头,做好了手上那支糖,动手给江澄把坛子上做好的糖人全都打包起来。

    最后,摊子上只留了一只糖人,插在那格外显眼。先前糖人多了,江澄还没发现,如今就那一支糖人孤零零的插.在那,反倒教她注意到了。然后她发现那天女一般美丽的糖人有些眼熟,不得不说这位卖糖的手艺人手艺很好,这糖人身上那种清冷高傲又绝不柔弱的感觉,非常传神。

    江澄还在摸着下巴思考这究竟像谁,忽然听到怀中的小核桃开口说:“妈妈,二师伯。”

    被女儿这么一提醒,江澄登时恍然大悟,这糖人可不就是像她二师兄吗!仔细瞧瞧衣饰,这还真是像,做女装打扮的二师兄确实就是这副样子,难得神韵气质也像。

    “大哥,这一支糖人也一并卖给我吧。”江澄想着这么巧合,拿回去刚好送给二师兄。

    那沉默的男人却摇了摇头,声音低沉黯哑道:“这支不卖。”

    江澄心头一动,忽然想,这人莫不是见过自家二师兄吧?这也很正常,二师兄虽然爱宅着闭关修炼炼丹,但偶尔也是会出门的。但凡有姑娘与二师兄一块出门,围观修士们十之*的视线都会在二师兄身上,谁叫穿着女装的二师兄就是个天生的发光体呢。

    二师兄往外晃一圈,就不知能虏获多少男修的心,如果这位大哥见过二师兄才做了这么一个糖人,也很正常。江澄觉得这巧合有趣,也不愿为难人,拿了糖就道谢离开了。

    只是可巧的是,出了这城,在城郊就遇上了她二师兄燕扶苏。

    好像每次遇到二师兄,他都身陷麻烦。江澄看着围攻自家二师兄的那十几位魔修,忍不住这么想着。说真的,她二师兄的运气是真不咋样啊,一出门就能惹一身的麻烦。不过这回,二师兄看上去狼狈了点,身上都是血。

    江澄叹气,“小核桃,抓紧了。”话音一落,她轻灵的冲进了战圈内。

    这十几个魔修修为与江澄差不多,对付两个三个江澄还能脱身,但这十几个,光凭她就没办法了,不过她有外挂啊。

    那些魔修都不能近江澄和小核桃的身,一靠近就被江澄扬手弹开,江澄一冲进去就拦腰扛起自家二师兄,人到手之后她也不与这些人硬来,潇洒的转身就跑。这回她打不过,可没有作死大师在旁边掠阵扫尾了,当然得看清形势赶紧跑了。

    但是那十几位魔修紧跟而来,不肯轻易的让她们逃走。江澄一边在树顶上飞掠,一边问自家二师兄,“二师兄,你抢了后面那些人的老婆吗,他们这么凶狠的追着你不放。”

    燕扶苏满身狼狈,还冷笑一声答道:“和他们主子有仇,也不是第一次被围攻,都习惯了。”他吸一口凉气,按住腰间一柄软件,对江澄道:“找个地方把我放下,我自己有脱身之法,你带着小核桃呢跑来救什么人,伤到孩子怎么办!”

    “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这种时候了二师兄你就别傲娇了。”

    “哼,我哪有这么容易死,让你走就走,唧唧歪歪什么。”燕扶苏咬牙,“而且这姿势,我都要吐血了,快把我放下!”

    江澄就当没听见,飞快的搜寻着最佳的逃跑路线。燕扶苏翻了个白眼,从身上翻出个银铃,叮铃叮铃的摇了起来。

    江澄想着,要躲开这十几个魔修大概要费上一番功夫,但是她没想到,来到一片荒废老城区的时候,忽然身后一片大火,将那十几个缀在她们后头的魔修给困住了。

    忽然出现的帮手没有现身,江澄并不敢掉以轻心,但被她扛着的燕扶苏出声道:“行了,有人来帮忙,不用跑了。”

    听他语气,似乎认识出手的人,江澄便放开他,好奇道:“谁呀,二师兄你朋友吗?”

    燕扶苏一顿,石破天惊的来了一句,“我的……道侣。”

    江澄:“……啊?”卧槽二师兄有道侣!竟然有道侣!这么一个死宅,一闭关炼丹就好几年的二师兄有道侣!瞒的够紧的啊!一点风声都没听过啊!二师兄难道是做地下工作的吗!

    江澄恍惚了一瞬,开始思考起二师兄的道侣是火辣美艳型的还是清新脱俗型的。

    一片扭曲的火焰中,那十几位追杀她们的魔修统统被烧成了灰,一个高大健壮的沉稳身影缓缓出现。

    江澄:“……。”竟然是健壮糙汉型的,还很眼熟。向他们走来的这位大哥,不是刚才卖糖的那位又是谁。路边买个糖都能遇上师兄的道侣,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缘分啊。

    那位卖糖人大哥快步朝他们走过来,擦了擦手,小心翼翼的从江澄手里扶过燕扶苏,看着他衣服上那些血渍,浓眉拧的紧紧的,毁容的半张脸看上去更加可怕了。

    江澄见到自家高冷傲娇的二师兄像个女王一样被人扶着,把身体的重量全部都压在那人的臂膀里。

    卖糖人大哥迟疑开口,“怎么……”

    “除了她还有谁会一直跟我过不去。”燕扶苏哼了一声,打断他的话,指了指一旁的江澄,“我师妹和我小师侄。”

    转而又给江澄介绍卖糖大哥说:“他叫虞柯。”

    卖糖大哥也认出来江澄了,没想到是道侣的师妹,他那看上去凶恶吓人的脸上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燕扶苏啪的在他手上拍了一下,瞪他,“你这张破脸笑什么笑,吓到我小师侄了怎么办!”

    虞柯也不反驳一个字,立马就低下头转开眼,再也不往江澄那边瞥一眼了,手底下轻轻握着燕扶苏的手,查看他的情况。

    燕扶苏:“追在后面的不止这一批,后面还有,先带我们去你那休息一下。”

    虞柯:“嗯。”

    燕扶苏:“我自己能走,又不是废了,谁让你抱了?”

    虞柯:“这样,快一点。”

    燕扶苏:“……”

    虞柯默默的在他的眼神中放开了他,改为扶着。但看那眼神,好像燕扶苏就是个风一吹就要碎的琉璃,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护好了。

    江澄死鱼眼的看着自家女王样的二师兄,她是万万没想到,避开了师傅和大师兄,三师姐和她的许家主,却猝不及防的被二师兄秀了一脸恩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