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戛然而止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36章 .戛然而止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大主宰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秋日的山间清澈潭水里,浮动着红黄相间的落叶,江澄坐在潭边,撒开了头发,舀起潭水浇在身上。水流带走了身上的血腥味和血渍,江澄抻了抻腰,将散开的头发拢到一边,细细的清洗起自己不小心沾了血的颈脖。

    单薄的衣服浇水后贴在身上,勾画出玲珑优美的曲线,在哗啦啦的水声中,江澄忽然听到了脑袋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下一刻,有红色的花朵纷纷扬扬的洒下来。

    江澄停下动作,拈下一朵粘在了肩上的花,抬头去看,果然就见到作死大师抱着小核桃,坐在头顶那棵树枝上。小核桃手里抱着几枝花,作死大师一手懒洋洋的撑在树干上,一只手从小核桃抱着的那一堆花枝里摘花往江澄脑袋上扔。

    “我好像说了让你们在树丛外边等着的吧?”江澄顶着一脑袋的花瓣仰头看那父女两。回答她的是作死大师又一大把的花瓣攻击,小核桃手上那些花枝都给他薅的差不多了,他还意犹未尽的对江澄扬了扬眉,神情十分的欠揍。

    江澄一扭身不看上面了,干脆又是一盆水往身上浇下来,然后泡进了潭水里。

    从作死大师出来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她们四处游荡,偶尔作死大师兴致来了指个方向,就继续走,也没有什么目的地。很显然,作死大师可不像三大师那么乖巧听话,愿意让江澄送他回上云寺。不过好在作死大师也没有跑出去祸害别人,每天都忙着祸害江澄了。

    这三天江澄无数次被作死大师一甩手扔进路人的战斗里,两次过后,江澄将自己的脸遮的严严实实,接受了这种被迫锻炼。她的剑法是进步了,但是经常弄得一身脏兮兮的,就算用了清洁法术心理上仍旧有些过意不去,于是遇上水,江澄就会去洗洗。

    这种时候,作死大师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回避,不让他看他偏看的更来劲,对于这种人,江澄只能随他去,反正,也只是看看而已。

    江澄腹诽着,往潭水里潜去,潭并不深,江澄潜了一会儿就冒出头来,恰好和蹲在水面上戳树叶的作死大师眼神对了个正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树上下来了,凌空踩在潭水上。

    任谁刚从水里冒出来就看到眼前杵着个什么,都会被吓到的。江澄深呼一口气,忽然抬手一拍,拍了作死大师一脸水。小核桃被好好的放在旁边坐着,没有被牵扯到,但看见这个情形,小姑娘很懂的转过了身去。

    脸上衣服上都被溅了水,水珠顺着作死大师的额头往下滑,颤颤巍巍的压过长长的睫毛,最后落下来啪的砸在水潭里。脸上的水则是一直滑过了下巴和修长的颈项隐入衣衫。被人拍了一头一脸的水,作死大师也没有不开心,脸上挂着笑,出手如电的捏住了企图遁逃的江澄后脖子,把人拖了回来。

    “唉唉唉轻点疼疼疼我错了我刚才不小心失手了,爹您大人有大量,松个手呗~”江澄毫无挣扎立刻认错,作死大师点头微笑,掐住了她的脸。

    “大爷不高兴,认错这么敷衍可不行。”作死大师用*的手拍了拍江澄的脸。

    “不是爹吗,怎么又变成大爷了?”

    “嗯?”作死大师扬眉。

    江澄仰着一张被捏的扭曲的脸微笑,“大爷,您要怎么样啊?”

    作死大师邪魅一笑,“当然是让不懂事的小家伙你肉♂偿了。”

    然后江澄就被作死大师拖到岸边进行了一番惨无人道的摧残——挠痒痒。小核桃和小白龙沦为了作死大师的帮凶,一个压腿,一个绑手。

    是的,小白龙他在过了这么久的好日子之后,再次遇上了他命中的煞星,当初把他从他妈那里带了出来的作死大师。被甩着‘玩’了一阵后彻底倒戈,作死大师说一他不敢说二,作死大师让绑江澄他就把自己当根绳来绑,全程尾巴甩彻成狗腿子。

    连小核桃都抛弃了妈妈,开心的压着妈妈的脚,方便自家爸爸玩游戏。江澄瘫在那,中间压个作死大师,一双手快成闪电,直把她挠成个咸鱼,垂死挣扎,声音颤抖的喊,“救命啦!光天化日之下强压姑娘啦!”

    这本来也没什么,这三天里,一家子这种玩闹的事做了也不是一回两回。但偏偏这会儿恰好有一位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修士御器飞过,听到了江澄的喊声,当即严肃着脸就冲了过来。

    没有看到预想中的‘被恶霸凌辱的女子’,只看到一个笑着在地上翻滚的女修,还有蹲在她旁边同样微笑着的佛修,以及一个咧着嘴的孩子,三人同时看过来。

    似乎和自己想的不太对,那年轻的修士略略脸红迟疑的问:“额,诸位这是……”

    作死大师一把将江澄甩到池子里,冲那路过的修士凉凉一笑,“闭上你的眼睛走出去,不然就变成灰埋在这里吧。”

    江澄:“……”作死大师犯病的时候可中二了。

    她低头瞧瞧自己全湿的身子,对那茫然的无辜修士道:“这位道友,这里没发生什么事,只是夫妻之间的情趣,我家这位道侣爱吃醋,道友不赶紧离开,他待会儿要跟我使小性子的。”

    那年轻修士想必是个含蓄的性子,听了江澄这直接的话,顿时一张脸红到底,支支吾吾什么都说不出来,倏地就转身跑了,看背影被江澄吓得不轻。

    作死大师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澄,抬起自己被江澄捏住的手腕,“人都走了,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

    江澄哈哈一笑,松开捏住他的手,又朝他泼了一捧水,“人家也是好心来看看,你可别随便就打打杀杀的。”

    作死大师踩进了潭水里,慢悠悠道:“我哪是随便杀人,刚才那人可是看到了你的身子。”

    江澄:“……胡说八道,人家眼睛都没往这边斜。”

    作死大师:“看到了。”他说着就张开手臂,“唉,小家伙不让我做这个,不让我做那个,真不开心,我一不开心……”

    江澄听他又说这个就面无表情的靠过去一口啃在他下巴上,作死大师成功闭嘴,抱着人靠在潭边。拂开江澄黏在脖子上的湿发,低头就是一口。半点亏都不肯吃的作死大师每回找回场子,总是要加上利息。

    江澄对着天翻白眼,手在水下拧他的大腿,鬼哭狼嚎,“嗷嗷嗷脖子要咬断了咬断了!”

    作死大师放开她,伸手摸了摸咬出来的牙印笑道:“叫得那么大声,都没出血。”

    江澄立刻息声,淡定道:“哦,这样啊,谢谢大爷口下留情。”仿佛刚才鬼叫的不是她。

    作死大师哈哈一笑:“不用谢,接下来我不会留情了。”说完,朝她脸颊又是一口。

    江澄:“你属狗的吗!”

    作死大师:“不是你先咬的吗?”

    小核桃在岸边等了一会儿,歪着脑袋对说个没完的爹妈喊:“我饿了。”

    作死大师捞着江澄走出来,顺手又捞着小核桃,准备找个地方休息吃东西。说到吃东西,江澄就对作死大师不满极了,这家伙就是个吃货,吃掉的东西也不知道上哪去了。每次他吃完一大堆东西,江澄就瞪着他的毫无凸起的肚子运气。

    江澄的积蓄被他吃了一半,每次路过有人烟的修真城池或者人类城池都要去添加存货,这也就算了,他还说江澄不需要吃东西,尝尝味就算了,然后把好吃的据为己有。这能忍?也怨不得江澄总要牙痒痒的去啃他惹他了。

    玩她的女儿,用她的灵兽,挠她的痒痒,吃她的食物,还不给她吃,作死大师简直禽兽!再一次看着作死大师笑眯眯的吃东西,小核桃也吧唧吧唧的吃,一边喝水的江澄向两人发射.了愤怒的视线光波。

    小核桃犹豫了一会儿,舀了一勺递到江澄面前。江澄一秒钟被女儿感动,哄她乖乖自己吃了,然后继续用视线专注的扎作死大师。作死大师抬手反弹她的视线,并向她抛来一个‘打得过就自己来抢啊’的视线。

    江澄幽幽的,“不是说喜欢我吗,连一口吃的都不给我。”

    作死大师动作一顿,朝她走来,江澄靠在榻上,警惕,“干嘛。”

    作死大师俯身压着她堵住唇,良久分开,坐回了原地继续吃。

    江澄一脸木然,感觉特别难以形容。妈的说给一口,还真的就是一口啊!在谴责完作死大师的小气后,江澄回过神,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该为总是被吃豆腐而生气。要说不愿意,那肯定是假的嘛,但是怎么说呢,还是更想由清醒状态下的青灯大师来做这种事呢。

    但是清醒状态下的青灯大师,压根就不会做这种事啊。这可真是令人悲伤,江澄感受到嘴里残留的食物香味,忽然悲从中来,明明是她的东西,她只吃了一口。

    “这么难过啊。”作死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了过来,眉眼弯弯的凑到江澄眼前,“想吃好吃的啊?那就要肉♂偿了,怎么样?”

    这三天每次作死大师这么说过之后,江澄就要腰酸脖子痛,前者是挠痒痒挠的,后者是咬脖子咬的。

    “行啊。”江澄答应的毫无压力,直到吃完了,安置好了小核桃,她被作死大师压在了床上,衣服不断减少她才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江澄:“……”这什么情况。

    仿佛看出了她的诧异,作死大师理所当然道:“吃了我的好吃的,就要肉♂偿啊。”

    江澄:“讲道理,那是我的吃的。不不不,现在问题是,你——要来真的?”

    作死大师又扒拉掉了江澄的裤子,居高临下的俯视她,“不然呢?”

    江澄一脸古怪,犹豫道:“那个,但,你不是有难言之隐吗?力不从心什么的……?”不然按照他这个禽兽的状态,也不该忍到今天才下手吧。

    作死大师头一次露出了青灯大师一般的寡淡神情,他沉默着开始脱衣服,然后扯了扯嘴角,“难言之隐?力不从心?”

    江澄见他拉开僧袍的动作,咽了咽口水,抬手捂住那露出来的,玉一样的肌肤,“有话穿上衣服好好说成不成?你这样我很方。”

    作死大师,“方?很快就软了。”

    江澄:“……”似乎语言已经无法沟通了,江澄外衣一卷就往外奔,但是显而易见,她逃不脱大师的手心,于是很快又被压到了床上。

    “等等等等,大师这样不太好吧!”

    “又不是第一次你在慌个什么?!”

    江澄啧了一声,神情奇异,“不瞒你说,我感觉自己在偷.情,现在心理压力很大。”青灯大师要是清醒过来肯定不乐意啊!现在是作死大师强迫她,可她心里觉得自己是在强青灯大师啊!

    作死大师:“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一个人,现在又心口不一了?”

    江澄:“你听我说。”

    作死大师:“我不听!你之前说喜欢我都是骗人的!你其实就是喜欢鹤惊寒!”

    江澄:“这又跟我弟什么关系啦!”

    徒劳的扑腾了一阵,江澄已经被剥干净,脸朝下被压在锦被上。江澄感觉背后那个覆上来的沉重身躯,心中默默流泪。青灯大师啊,不是我不想挣扎,我实在是挣扎不能啊!

    就在这种暧昧难明将要发生点什么的重要时刻,大师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停下来之前他一手按着江澄的双手,一手按着江澄的腰窝,在亲吻她凸起的肩胛骨。就着这个姿势顿了一会儿,江澄感觉自己被人放开了。

    好吧,她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了。

    青灯大师,您老人家回来的真是时候。江澄感叹着,转过了身,对上了青灯大师平和包容的目光。

    江澄淡定的和衣衫不整但是表情淡然的大师对视了一眼,乖乖的拉开被子盖好,说:“时候不早了,我就先睡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有一种和男朋友开房,结果遇上爸爸前来查房撞破这件事的心虚感呢。

    青灯大师理了理衣服,重新遮起露出的胸膛和腰腹,整个人看上去禁欲极了,和刚才那样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但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江澄愕然了,因为他很是认真的问了一个问题。

    “江澄,你想要?”

    “不不不,您多虑了,我这就睡觉,三秒睡着!”

    青灯大师摸摸她的脑袋:“很好,睡吧。”

    江澄有点想给作死大师点蜡。蛤蛤蛤让你丫的抢我吃的,关键时刻傻逼了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