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作死大师的场合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35章 作死大师的场合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死人经仙武神皇天影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江澄是被脸上痒痒的感觉闹醒的,她睁开眼睛,第一眼先看到的是一根毛茸茸的狗尾巴草,正在自己的睫毛脸颊上扫来扫去,扰了她的清梦。

    第二眼看到的是一张笑的很意味深长不怀好意的熟悉脸,青灯大师的脸,但不是平常的青灯大师了,而是许久未见的作死大师。江澄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不由得露出一点生无可恋的悲怆来,并且回想起了当年被作死大师的作死所支配的恐惧。

    “干什么这种表情,小家伙见到我不高兴?还是……怕我为了几年前的事情跟你算账,嗯?”作死大师拖长了音调,还舔了舔唇,看着更像个坏蛋了。明明是同一张脸,江澄也不明白为什么差距会那么大。

    江澄没有回答他,看了眼自己怀里的女儿,小核桃这时候也被他们两的动静给吵醒了。小姑娘长得可爱,早上刚醒过来的时候带点迷糊的样子尤其可爱,江澄每次看到这样的女儿就抵抗不住,抱起女儿就亲了一大口。

    结果她这边刚亲完,就觉得自己脸上一热,自己也被依样的被旁边的作死大师亲了一大口。

    江澄:“……”

    “啊!”小核桃惊呼一声,江澄也差点被作死大师突然的动作给吓了一跳。本来嘛,好好的,作死大师忽然抱起她们两就往天上抛,母女两根本都没反应过来就往下摔,又被作死大师给接到怀里。

    江澄嘴角抽搐的抱着女儿被作死大师抛了几次,觉得大师这回的病有点严重,这两个的精神状况比上次还要不稳啊。

    江澄好歹见识过作死大师,惊吓只是一瞬,很快就淡定下来了。作死大师,那也是大师。

    “小家伙生的小小家伙,嗯,怎么长得不像我呢?”作死大师把脸凑到怀里的小核桃面前,好奇的问。

    彻底清醒过来的小核桃看着近在咫尺的大核桃,觉得他和昨天又不太一样了,于是她看向妈妈。江澄摸着女儿的头小声告诉她,“你爸爸他生病了,才会这样,小核桃不要和他生气。”

    小核桃似模似样的叹了口气,有点纠结的看着怪怪的爸爸,还是点了头。

    母女两短暂交谈完,作死大师杵在中间,颇有兴致的追问:“我又发现了,小小家伙的眼睛是不是和我有点像?”

    江澄斜睨他一眼,“谁说的,我女儿跟我长得最像!眼睛也像我。”

    作死大师一听就笑了,“你这么说我要不高兴的,我不高兴就容易冲动,我一冲动……”

    江澄斩钉截铁一脸诚挚:“像你,小核桃老像你了,简直一模一样。”

    对于这个果断的回答表示了满意,作死大师又对江澄开炮,“我刚才亲了你一下。”

    江澄没跟上他的思路:“嗯……然后呢?”

    作死大师理所当然道:“你难道不应该回敬我吗?”

    江澄原本一脸茫然,听到这话忽然勾唇一笑,她将女儿往怀里按了按,然后抬头勾下作死大师的脑袋,给了他一个热情的舌吻。完了,江澄笑道:“还满意吗?”大写的风流倜傥。

    作死大师啧了一声,不太愉悦,“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江澄毫不犹豫:“我天赋异禀啊!”

    作死大师凉凉道:“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人?鹤惊寒?”

    江澄心想,自己死都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和大师就这种问题进行讨论,这么典型的情侣吵架套路,她竟然也撞上了,这简直浑身上下哪里都不对啊。

    “都说了不是了,惊寒是我弟弟,你别乱想。”江澄一边想一边套路着接下去。

    “惊寒惊寒的,叫的挺亲热的嘛,又没有血缘,不是亲弟弟,是干弟弟吧。”作死大师哼哼。

    江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对话听着怎么就那么不对劲呢?

    作死大师又说:“那好,鹤惊寒就算了,那个冯青池又是怎么回事?口口声声喊着江师叔,还说心悦你,宁愿自己去死都不愿意看你受到伤害……”

    江澄表情诡异的看他:“你这话又是哪里听来的,而且你怎么记得他?”

    “你护着他是吧,好,我这就去杀了他。”作死大师说着说着就笑起来,笑的江澄心上一凉。因为作死大师这句话,不是开玩笑,他眼里的杀意明显,凉的像是寒冬腊月的积雪。江澄虽然与作死大师相处的时候从来随意,甚至比青灯大师面前还要随意许多,但是实际上她从未放松过。

    作死大师对她再好说话,也是个捉摸不定的危险分子,青灯大师说过的话,江澄从来不敢忘,她知道自己要在大师这个状态下好好看住他。他要是做了什么,拍拍屁股一闭眼就没事了,青灯大师就倒霉了。

    江澄考虑到这一点,就对作死大师这喜怒无常的性子感到头疼。

    “我要去杀那姓冯的小子,你不乐意了?”作死大师道。

    江澄忍无可忍,翻了个白眼,先把女儿放下来,给了她一个小凳子,“小核桃乖乖坐在这里等一会儿~”

    然后她抬手就拽住作死大师的衣襟,将他往树后面拖,一把将人按在树干上,江澄低声笑骂:“你故意逗我呢,我喜欢谁你还不知道,好端端的生什么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喜欢我,在吃醋呢。”

    作死大师扬唇一笑,眼里的冷光倏地又散了,一手搭在江澄肩上,将她拉到身前,忽然凑近她细细看了阵,又凑到她颈边磨蹭,声音懒洋洋的,“小家伙这么惹人喜欢,我当然也喜欢。”

    “你要怕我发疯,那也容易。”作死大师靠在江澄身上,没骨头似得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我要是高兴了,就不找别人麻烦。”

    “哦。”江澄低眉顺眼的请示他,“那老爷你要怎么样才高兴?”

    作死大师眼神一闪,笑呵呵说了一句话。

    一刻钟后,一家三口再次出发。这一回,三人走在路上更加的引人注目了。只见一个白衣纤弱的貌美女子背着一个懒洋洋的瘦高俊和尚,那瘦高和尚脖子上还跨坐着一个几岁的冷脸小女娃。简直就像个蚂蚁驼了块大石头。

    那女子脸上倒不见什么勉强之色,即使看着纤弱,作为一个修士,要背负这么点重量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这场景看在眼里令人觉得惊异,这两位的位置是不是,搞错了?

    江澄任劳任怨的背着作死大师,而作死大师呢,心安理得的在江澄背上翻她的美食储备。反正见了作死大师,江澄就没想过自己那点吃的还能剩,这不,就这么一会儿,背上那位就咔嚓咔嚓的吃了不少好吃的。

    好在这位吃归吃,还记得自己脑袋上趴着的小核桃,时不时抬手给小核桃一点,还要进行友好的美食心得交流。

    江澄只听到背上的父女二人声音响起,听着还挺和谐友好。

    “这个还挺好吃的,小小家伙要不要?”

    “不叫小小家伙,叫小核桃。妈妈说这个吃多了不好,我每天只能吃三个。”

    “这么可怜,那我今天多给你一个。”

    “嗯。”

    时不时又是,“哦,这个我吃过,小小家伙,你吃过没?”

    “不叫小小家伙,叫小核桃。举上来点我看不见。”

    再来还有这样的,“小小家……小核桃,我头顶凉凉的,你是不是把口水滴到我脑袋上了?”

    “……是下雨。”

    “下雨啊,怪不得有水滴下来,你给我擦擦。”

    江澄看着脚下暖洋洋的阳光,对于身上那两位的对话不做评价。她开始思考起自己作为一家之主为什么会落在这么悲惨的境地里,这一切都要从作死大师那句回答开始。她还以为自己会牺牲贞.操,结果人家只打算让她做个壮劳力,真是耿直极了。

    一个妹子,一个貌美如花的妹子,不要她暖床,偏要她当牛做马背人赶路,这是个什么道理?江澄考虑良久,觉得这估计是大师身上不论如何改变都不会缺失的耿直之心。不,她并没有在期待发生什么。

    背上那两位吃个不停,江澄不得不吭声,“小核桃,不能多吃,要吃坏肚子的。”

    小核桃听话的停了嘴,趴在她爸的脑袋上不做声了,隔了一会儿江澄竖起耳朵,听到作死大师故意放大的吧唧吧唧咀嚼声,她又说:“大师你吃的声音再响一点都没法掩盖小核桃吃东西的声音。”

    “小核桃,妈妈怎么说的?”江澄问。

    “我错了。”小核桃停嘴认错。

    作死大师却不乐意了,“小核桃才吃了一点点。”江澄呵呵一笑,手下用力一拧。

    沉默了一会儿,那咀嚼声都没了,作死大师神情莫测,他说:“小家伙,你拧我……屁股?”

    江澄:“手感还挺好的。”

    作死大师:“哼哼。”

    江澄一脸正色:“哼什么,不要那么宠孩子。”说得好像她自己不是个宠孩子的角色。

    她说完就感觉脸被人拉住了,往两边轻轻扯着捏,作死大师声音里带着挪揄的笑,“我要不宠你,给你的要求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了。”

    “稍等,你的意思难道是,你宠的那个‘孩子’是我?”要不是没手空着,江澄真想掏掏耳朵搞清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不然呢?”作死大师道。

    江澄又抽搐了一下额角,咬了一下牙:“真是感谢你啊爹。”

    这么热闹的你来我往说了一路,途径一个破落村子,遇上了一伙强盗。不是普通凡人,而是十几个低阶修士组成的,专门抢落单修士的修真界强盗群。是的,强盗这种职业,不论在哪里都是有的,乱世格外多。

    这群人眼神不太好,见到这三人弱女子加个娃娃,还有个好像受伤无力只能被背着的佛修,就将他们当做了好下手的目标。

    作死大师终于从江澄背上晃悠下来,看着对面那十几位低阶修士,就要抬手。抬到一半被旁边江澄给按住了。

    江澄很是诚恳的对他说:“爹,您老抱着孩子在一边歇着就好,这点小事让我来。”江澄其实也不想动手,但是她要是让作死大师出手,估计这十几位就要死成渣了。

    作死大师显然也猜到了她的顾虑,但也没异议,顶着脖子上坐着的小核桃就站在一边为江澄呐喊助威。

    江澄认命的抬抬胳膊扭扭脖子,闪电般的冲进了这群人中间。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江澄无比熟练的将绑成一摞的人全部搜了身,数了数东西,十分嫌疑的踢了踢为首那修士,“就这么点东西,你们怎么搞的?我感觉到你身上的灵力波动了,肯定还藏着好东西吧,都拿出来,不然我就只能自己动手了。但是你要知道,等我动手了,你这身修为,啧啧,还在不在就不好说了……”

    表现的比强盗还像恶霸的江澄熟稔的搜刮完了人家身上的东西,回头对上了作死大师兴味的目光。

    江澄手里动作一顿,若无其事的把东西都塞怀里。

    作死大师抚掌道:“我忽然觉得小家伙打架的样子好看极了,这样吧,我们接下来去打架吧。”

    就因为这句话,江澄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他们一路走,只要看到有人起了矛盾打架,作死大师就将江澄一把扔进战圈,也不管人家到底什么矛盾。无辜的江澄为了满足作死大师的恶趣味,狠狠的□□.练了一把,剑法等级又蹭蹭蹭的快速上升了一个等级。

    大部分时候江澄都能对付,但有时候也会出现打架的双方不打了,联合起来先打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路人的情况。打不过的时候,旁边看着的作死大师就会出手及时把她捞回来,避免她真的受伤。

    只有一次,江澄躲避不及给伤了手,结果就是那五六个跟她打架的魔修都变成渣了,真的是渣。江澄还在那提着剑看着自己手臂上淙淙冒血的伤口没反应过来呢,刚才还笑眯眯在一边看着的作死大师就动手了,然后她的对手们就变成了一片灰渣迎面撒了她一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