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来自大师的打脸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33章 .来自大师的打脸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死人经仙玉尘缘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这家酒肆虽说藏得深了些,但可是这芳洲城里一宝,前几年来过这里,喝过一次老板的青花竹流泉,就再也忘不了那味道,秦道友和宋道友一定不要错过。”江澄熟络的向师兄弟二人推荐此处的酒水,自个儿也没客气的先抬手就倒了一杯,一口入喉,脸上露出了赞赏怀念的表情。

    江澄不是个贪杯的酒鬼,但是偶尔遇上合自己口味的,也会态度积极。像这个开在一个极普通的修真城池里面,一片低矮荒山路边的破烂酒肆里,就藏着她最喜欢的几种酒之一。

    此刻的江澄带着女儿,以及两个抚花宗的师兄弟,一起坐在一张清雅简朴的竹桌旁,空气里的幽幽酒香和周围这片青竹一起,交融出一种格外特殊的香味。

    那两个师兄弟,秦师兄是个地地道道的抚花宗弟子,穷讲究的很,虽然没有表现出厌恶,但看他那样,对于这个山旮旯里只能称得上荒凉的小酒肆观感不怎么样。好吧,这种四面透风,头顶茅草扎盖,周围野草苦竹丛生的地方,野趣是够了,却绝对称不上让抚花宗弟子喜爱的雅致。

    倒是宋初云,表现的和他的外表一样傻白甜,听江澄这么热情推荐,当即就给面子的干了一杯。

    然后他眼睛一亮,“真是不错啊,比我们宗里徐师叔酿的花酿还要更胜一筹呢!等离开我要带上一些回去给师叔他们尝尝。”

    “啧啧啧。”江澄摇摇手指,神态是一种老江湖的悠然神秘,“这酒啊,只有在这里喝才是那个味道,出了这里,就不好喝了。”

    “是吗?”宋初云讶异,倒是没怀疑。

    恰这时,酒肆老板从竹屏风后走了出来,听了江澄这话,上下打量她一回道:“能说出这种话,想必是个熟客,我这来的人不少,我个个都记得,可是我却似乎没见过你呢。”

    老板是个妖娆美人,眼线仿佛被拉长了,斜眼看人的时候显得格外妖媚惑人。方才上酒的是几只通人性的,穿着青绿衣衫的猴儿,师兄弟两还没见过这酒肆老板,此时一见面,那秦师兄就微皱起了眉,想是看出了对方的身份。

    满娘是个妖修,就是宋初云先前念念不忘的狐妖。

    而宋初云,他的表现就像之前看到江澄那般,殷切的看向那美艳动人的老板,十分真诚的道:“好一位美人,你愿不愿意当我的道侣啊,在下抚花宗弟子,心动期修为,元阳未泄,跟我双修会有很大好处的~”他把先前跟江澄说得话又对老板说了一遍,江澄十分怀疑他是不是对所有看到的妹子都说了。

    那美艳的老板娘没说话,江澄哈哈一笑,接了宋初云的话,“宋道友你又得失望了,满娘只喜欢阳光俊朗又健壮的男子呢。”

    满娘诧异看江澄一眼,“这都知晓,奇怪了,你到底是谁?”

    江澄一手撑在桌面,潇洒的架着长腿,勾唇一笑,隐约能看出从前的风流气,“前几年还说在这等我长大一些变成俊朗男子,就与我做一对鸳鸯爱侣,这么快就忘了,真是负心薄幸的冤家~”

    那满娘翻了个风情万种的白眼,“谁与你说好了,我可不爱姑娘……等等!”她说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两步走到江澄身边坐了下来,扳过她的脸细细看了一会儿,忽然哎哟一声捂住了眼睛。

    “原来是你这个冤家哟,我说等你长得俊朗些再来找我,这几年过去,你怎么反倒越发娇弱漂亮了!真是气死我!”满娘蛮腰一扭,蓦地拍了一下桌。

    江澄一把揽住她的肩,姿态亲昵,“好了我的好姐姐,你不是早知道我是个女子了,这回来也是给你看看,你瞧我现在这样子,可还入眼?”

    “不入眼!还不如面前这只傻呆呆的童子鸡!”满娘嘴里这么说着,手里也没挣脱江澄的手,那嗔怪的语气看的对面的师兄弟二人目瞪口呆。

    不,准确的说是江澄与满娘这样子看的两人目瞪口呆。江澄如今的外表十足纤弱美丽,空谷幽兰梅枝白雪,而满娘则是桃李牡丹灼灼妖娆,这两人挽着肩搂着腰互相打趣,实在是……宋初云已经忍不住哭丧着脸看向自家秦师兄,“师兄,是不是现在的姑娘都只喜欢姑娘了?我是不是这辈子都找不着道侣了?”

    秦师兄额上青筋又蹦起两条。那满娘虽然与江澄说笑叙旧,眼神也分在了对面的两位身上,观察一阵,她道:“瞧着不像是你爱侣,那你将他们来带作甚。”

    江澄:“路上恰好遇上了,这两位道友要去我容尘山派送帖子,便与我一路了,路过这儿嘴馋,便来喝几口酒。满娘的青花竹流泉我可是想的紧呢~”

    满娘:“你都不是从前的你了,变成这样我也不喜欢你了,少来逗我。”

    江澄:“好好好,不逗满娘姐姐,不过九鲜羹给妹妹做一份呗~”

    满娘:“想得美!什么都没有!”

    江澄一把将另一边乖乖坐着的小核桃抱到身上,“满娘姐姐你看,我把女儿都带来了,我都跟女儿说了要带她来吃好吃的九鲜羹了,可不能食言啊~好姐姐,看在你外甥女的面子上,做一份嘛~”

    小核桃从刚才起就一脸淡定的在用小勺子舀酒喝,现在见到漂亮的满娘,礼貌的点点头,就继续沾酒舔舔舔。在容尘山派,经常会有各种脉系弟子之间的小聚会,江澄每次都带着孩子,所以小核桃从小就会喝酒了,这要是换个普通孩子,说不定就要被江澄这豪放的养孩子方法给养歪了,当然也可能是养死。

    满娘看着小核桃,狭长的眼睛都瞪大了,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心口,“冤家你连孩子都有了!关键是,竟然还是个姑娘!怎么就不是个男子,不然我等等他长大也是可以的啊!”

    宋初云立刻喜上眉梢张嘴就道:“老板看看我,我也不错的啊!”

    秦师兄一把拍上他的后脑勺将他拍的闭口不言了。

    最后小核桃还是吃到了妈妈嘴里那个美人做的美味九鲜羹,只有她一个人有,其他几个大人只能光喝酒。所谓酒桌上最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江澄从前与满娘认识,就是因为赖在这里喝了半个月的美酒。

    酒过三巡,连端着的秦师兄就气息放松了很多,宋初云更是早就忘记了不高兴,兴致勃勃的与江澄说起各种见闻。

    江澄独自出门游历的时间说起来不长,不过她爱到处晃悠,又没有一心拘着修炼,四处游走着倒是遇上了不少有趣的人,有趣的事,还有好吃好喝好玩的东西。与宋初云说得还挺投机,两人说起一处专产蜜糖糕点的小城,宋初云忽然感叹了一句,“可惜那处如今已经没有了。”

    很多地方因为死界的出现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消失在了修真界,那个小城也是其中之一。说起这种沉重的话题,气氛一下子就有些沉滞。

    满娘也难得不笑了,倚在江澄身边叹道:“唉,我比寻常修士更能感受到,这天地之气,越发少了,也不知能不能缓的过来。”

    唯独江澄,她把玩着酒杯,唇边笑意没有落下,“一定会好的,就算不能好……美酒能喝就多喝一日,喜欢的人能看就多看一眼,其实也无甚遗憾的。”

    “你倒是一直看的这么开。”满娘噗嗤笑道。

    江澄摇摇头,“我也是与某个人相处久了,自然而然的就觉得心境开阔没有什么大不了了。”

    她只是随口一说,对面坐着的宋初云已经忍不住露出了八卦的神色,他蠢蠢欲动,没有看自家秦师兄有意阻止的表情,极快的道:“江道友,你说的,是不是上云佛子青灯大师?江道友能不能透露一下,你究竟更喜欢鹤惊寒鹤前辈还是更喜欢青灯大师?我可是好奇极了!”

    满娘:“什么鹤惊寒青灯大师,那种大人物与江澄这小冤家又有什么关系?”

    宋初云见满娘疑惑的样子,便兴高采烈的与她分享了一通八卦,等两人说完,江澄就对上了两双明显很闪亮很好奇,还有一双假装自己一点不好奇但是也偷偷看过来的眼睛。

    江澄看天看地看面前的酒,又被满娘一把揽住了脖子,“哎呀说说嘛,我又不会说出去。”

    宋初云也在旁边用和满娘一模一样的语气说:“江道友说嘛说嘛~我又不会说出去~”他说完就又挨了师兄一记后脑勺暴击,但他习以为常丝毫不以为意,只用一双赤忱热情的八卦之眼直直盯着江澄。

    两面夹击,旁边的贴心小棉袄女儿只顾着吃九鲜羹,没有拯救妈妈与水火之中的意思,江澄只好自救。

    她清清嗓子,“其实,我真爱的人是……无极道观鹤惊寒。”

    “诶!你怎么不选上云佛子啊!那位老祖修炼两百多年已经是灵佛了,修真界万年第一人啊!你若是能跟他双修,绝对好处多多的,你怎么就选了鹤惊寒呢!虽然鹤惊寒也不错,但如果和青灯大师比起来,果然还是青灯大师比较好吧!”满娘忍不住勒紧了江澄的脖子,一脸的惋惜悲痛,好像江澄做出了什么无法忍受的选择。

    另一位宋初云则是眉开眼笑,还撞了撞秦师兄的手臂,“我就说吧,高岭之花鹤惊寒才是最终赢家!”

    秦师兄也难得没有打他,还轻轻颔首说了句,“没错,鹤前辈才是吾辈第一人,何人能夺他双剑风姿。”

    很明显,这师兄弟两人是鹤惊寒党的。就像是喜欢上了不同的cp,满娘和那师兄弟两人听到对方的话,互相看着,一时间都有些气势紧张。

    江澄:“……”

    “唉,青灯大师自然很好,只是青灯大师一心向佛无欲无求,纵使我心悦之,也只能黯然放弃啊。”江澄叹道,语气哀伤,令人怜惜,“他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更不要说与我亲近。”

    在场三人见她悲伤模样,特别是师兄弟两人,想起江澄被困在那佛光圈里,都忍不住展开了丰富的联想。难道说,江澄是因为纠缠了青灯大师,才被他关起来了?而因为这一点,她终于决定放弃青灯大师了?!这么一想就说得通了。

    师兄弟两恍然大悟,宋初云看着江澄的眼神已经满是同情,正想说点什么安慰一下这个沉浸在情伤中还要强颜欢笑的江道友,就见一道白影闪过,座位上的江澄已经不见了踪影。

    坐的好好的,正在忽悠人的江澄突然被一个闪过来的影子抱走了,她也很懵逼,特别是在看到抱着她的人是画了个圈圈阻止她跟着的青灯大师时,她更加懵逼了。青灯大师现在为啥会在这里啦!他不是去葬地了吗!

    而且他这一脸寒霜冷淡,但是眼神灼热的样子,为什么那么像是几年前在魔域吃错了药的三大师啊!什么情况这是!

    而且搞什么,她才刚给这人戴了个无欲无求一心向佛对她一点意思没有的帽子,就来打她脸了吗?!这个抱着她蹭她脸的姿势,敢不敢不要在别人都看着他们的时候做啊。

    虽然被突然蹿出来的大师抱走,但是他并没有离开这里,只坐到了单独的另外一桌。

    被大师冷着脸蹭了蹭,还连续喊了好几声名字,一动都不能动的江澄只觉得压力很大,对面三个膛目结舌的人已经回过神,看着他们的眼神很是诡异。

    “江、江道友,这是、是青灯大师?!”宋初云结巴道。

    江澄:“如果我说不是……”

    “师兄你看是青灯大师啊!”宋初云已经开始激动的狂摇秦师兄的肩。

    江澄:“……”大师你这个来拆台的时机,选的真是好啊,好极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