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悲伤的刑戒大师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30章 .悲伤的刑戒大师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刑戒大师按照自家青灯老祖的指示找过来的时候,正撞上了抱着小核桃坐在门口的江澄。

    江澄以为按照刑戒大师一贯看她不顺眼的样子,会对她怒目以对,结果这位浓眉壮实的怒目金刚看到她后,很是小心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连一眼都没有多看她,完全一副对待陌生人的样子。

    刚准备和人打招呼却被直接忽略了的江澄:“……诶?”这是什么情况?随即江澄反应过来,她和刑戒大师也已经几年没见了,她的外表还变化的这么大,直接从阳光美男子变成了娇弱美女子,所以刑戒大师没认出来她也很正常。

    殊妄能一下子就认出来,是因为人家记人不靠眼睛靠气息啊。而刑戒大师,这个耿直又金光闪闪的壮汉,心眼实在不多。

    江澄眼睛一眯,就乐颠颠的抱着小核桃也走进了院子,跟四处寻找青灯大师踪迹的刑戒大师打了个招呼。

    “哟~刑戒大师,许久不见了。你找青灯大师吗?他刚才出门去给隔壁老叔驱除魔气了,过会儿就回来,你先坐下等等吧。”江澄一副熟稔的表情,热情的招待刑戒大师,把小核桃放在凳子上,挽起袖子贤妻良母的沏上了茶。

    刑戒大师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有点眼熟的女人笑盈盈的,以一种女主人的姿态招呼自己,忍不住内心茫然表情严肃的问道:“你是谁?”

    江澄等的就是这个,她将茶杯推到刑戒面前,笑靥如花的道:“我是江澄啊,从前还在上云寺住了几月的。”

    刑戒:“……”壮汉的表情有一瞬空白,然后他回过神,虎着脸声如洪钟,“修士莫要与我开玩笑,江澄乃是男子,你分明是个女子!”

    江澄也愣住了,她是真没想到,刑戒大师,竟然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汉子!这是多么没心眼的一个大师啊!不过,她似乎还真的没有对刑戒大师说过自己是个妹子呢。

    江澄和刑戒大师面面相觑,坐在一边的小核桃满脸好奇的看着金光闪闪的大和尚,忽然爬下了凳子,走到他身前仰头看着他,准确的说是看着刑戒大师沉甸甸金闪闪的耳环和胸膛上挂着的十几个金圈圈。

    刑戒大师有个毛病,他对小孩子最没办法了,那种软绵绵的,戳一下甚至只要他虎一下脸就会哭的孩子简直比妖魔鬼怪可怕一千倍。从前江澄不知道,但现在看着刑戒大师忌惮甚至有些畏惧的表情,她知道了。

    想起刑戒大师从前每次看到她都没有好脸色,好几次直言让她不要靠近青灯大师,江澄和善的笑了。

    于是等到青灯大师回来,他发现了小核桃正在装扮一个‘新娘子’。这位‘新娘’戴着红色的盖头,露出半张粗犷的脸庞和被涂得鲜红的烈焰红唇,身上挂满了首饰,本就戴了不少的金色圈圈,如今更是整个一个移动的首饰盒,或者说移动的花瓶。小核桃还在不断的往他身上挂漂亮的丝带,可怜的披了一床大红床单的‘新娘子’整个壮硕的身子都僵硬了。

    身上挂着个软绵绵小孩子的刑戒大师一动不敢动,眼睛瞟到进门来的青灯大师,顿时双眼大亮,爆发出喜悦的光芒,高喊道:“师祖!”

    饶是对外表毫不在意的青灯大师,在这种堪称史诗级的辣眼装扮前,也顿了一下脚步。他就这么顿了一下,房间里迎出来一位身姿婀娜的女子。

    “青灯大师,你回来了,辛苦了,过来坐下歇歇吧。”江澄笑的见牙不见眼,“刑戒大师来了一会儿了,他很喜欢孩子,我就让小核桃陪他玩了一会儿,看小核桃,多开心呀~”

    正在装扮新娘子的小核桃转过来一张不太开心的骄傲脸,脸上并没有笑容,还有点对于自己妈妈表现出来的无奈。她慢吞吞的从刑戒大师的手上爬下来,走到江澄身边坐好。江澄奖励的摸了摸大杀器女儿的小脸颊,又看了看那边猛地松了一口气的刑戒大师,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刑戒大师拖着叮铃哐啷的一身大步走了过来,对青灯大师道:“师祖,这女子竟说自己是之前的江澄,可笑,男子怎么会变成女子!满嘴胡说八道!”脾气不好的大和尚一边说一边用自己的牛眼瞪江澄。

    江澄笑吟吟的,“都说了,我从前长得像男子,生了孩子之后就长得像女子了,你要不信,听听你家师祖怎么说啊~”

    刑戒大师看向青灯大师,然后被他来了个会心一击。

    青灯大师说:“确实是江澄。”

    江澄好像听到了刑戒大和尚心灵崩塌的声音,只见他先是十分不能置信的看着江澄,然后慢慢的将眼神放到了旁边方才折腾了他好大一会儿的小核桃身上。一根筋的大和尚此刻竟然出乎意料的思维敏捷起来,仿若醍醐灌顶,他忽然火烧屁股一样的跳了起来,指着小核桃抖着嗓子喊道:

    “莫非,莫非这娃儿是师祖的孩子!”

    喊完,他见青灯大师平淡的点点头,顿时崩溃了,高壮的肌肉粗汉子忽然蹲在了地上双眼含泪的哭道:“师祖……呜呜呜……”

    上云寺的和尚们对于青灯大师都有种面对偶像标杆一样的崇拜,刑戒大师更是青灯大师的首席迷弟,当年刑戒大师知晓自家师祖破戒后,就难受的当场去堵江澄了,虽然说看到江澄的小身板什么都没好意思做,但是态度摆在那,坚决的拒绝江澄再接近自家老祖,害老祖破戒受罚。

    但是他没什么心眼,千防万防最后还是没防住,孩子都有了,这种当头一棒如遭雷击的感觉,这种偶像破灭的感觉,把这个汉子打击的呜呜呜捧着大脸哭了起来。

    在一旁围观着的江澄先是怔愣,然后觉得好笑,但是听到他真切的痛苦,又忽然觉得有些愧疚起来。她不知道这种信仰的感觉,但是也差不多明白自己大概是刑戒大师眼中玷污了他信仰的人。

    说起来,青灯大师虽然是个和尚,但是因为他很不一般的态度,江澄真心没有太多让一个出家人破戒了的压力,因为青灯大师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很平淡,所以他的态度影响了江澄,也让江澄没有压力。

    上云寺的和尚们都很友善,知道他们事情的殊妄也表现的如同他师傅一般正常,所以江澄虽然有这个概念,却一直没有太大的感觉,破戒,与一个女子生下孩子,对于一个佛门弟子来说,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而现在,刑戒大师的痛哭让江澄忽然真切的明白了过来。

    刑戒大师还穿着那一身奇怪的装扮,哭的伤心,整个院子都回荡着他中气十足的哭声。江澄皱着眉,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偷偷看了一眼青灯大师,他也没说话,大概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澄不清楚,大师是真的不在意破戒,还是只是为了让她没有负担才表现的不在意,事实上江澄觉得很有可能是后者,毕竟刑戒大师的态度才是她认知中正确的。不过,青灯大师也不是一般大师,说不定他是真不在意?

    在这种肃穆悲伤的静默中,青灯大师忽然开口道:“别哭了,声音太大,打扰他人。”

    江澄:“……”等等,大师虽然你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和善带笑,但你是不是太直接了!人家可是很认真的在伤心啊,这种时候你难道不该拿出神棍忽悠的态度给人家灌一碗鸡汤先吗!

    江澄心中呐喊着,然后看到刑戒大师听话的闭上了嘴。这位眼眶通红的壮汉看上去很可怜,脸上的妆都花了,搞笑的很,可是江澄笑不出来了,她还开始觉得自己有点过分。

    “师祖,我失态了。”刑戒大师吸吸鼻子说。

    一直没说话的小核桃这时候,忽然拍了拍自家妈妈的手,然后她掏出自己的小手巾走到刑戒大师面前,给他把脸上乱七八糟的红色擦掉了,还顺便擦了擦眼泪。完了,小核桃还出乎意料的在刑戒大师的糙汉脸上mua亲了一口。

    “对不起,给你画花脸,你别哭了。”

    被亲了一把的刑戒大师忽然脸上爆红,手忙脚乱的往后跳了一大步,盯着小小一只的小核桃,大有她再靠近一步就转身逃跑的趋势。

    小核桃没再折腾这个纸老虎,回到了妈妈的身边,被妈妈摸着脸颊给了一个鼓励之吻。

    青灯大师此时才认真看向刑戒大师,道:“刑戒,你是否觉得我不该破戒。”

    刑戒大师垂下脑袋,活像个面对班主任的小学生,“……我、弟子觉得,师祖所作所为必有缘由,可是……”

    “刑戒。”青灯大师道:“就算你觉得不该,我也已经破戒了。”

    刑戒大师受到会心一击,掉血一万。江澄默默解说。

    但是青灯大师没有就这么算了的意思,又接道:“杀戮道的佛修重修身,但是修心为本,刑戒,你当多修心了。”

    刑戒大师满脸羞愧,脑袋垂的更低。

    “去吧,诵经百遍,再来与我说话。”青灯大师说完,刑戒大师已经肃容称是,然后端正的坐到一边乖乖诵经了。

    江澄:“……”差点忘了,青灯大师是个很严厉的大师,还很任性。

    “大师,抱歉,我以后会注意的,小核桃的身份我不会随便告诉别人。”江澄摸着女儿的头发说。

    青灯大师却摇摇头,“无事。”

    “但是会对你有影响。”江澄叹气。

    青灯大师:“没有影响。”

    江澄:“我不想给你带来麻烦。”

    青灯大师:“没有麻烦。”

    江澄:“肯定有。”

    青灯大师:“没有。”

    江澄忽然挑眉,“大师你难道很想告诉别人小核桃是你女儿吗?”

    青灯大师:“事实而已,不论他人知不知晓都无甚大碍,你随心即可。”

    江澄:这老和尚还真是没有一点破绽啊,完全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怎么想!不管是迂回还是直接都完全套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可恶!

    不知道青灯大师与刑戒大师说了些什么,总之一席谈话过后,刑戒大师仿佛受到了洗涤,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他见到江澄,竟然还第一次和颜悦色的和她打了招呼,把江澄吓了一跳。

    刑戒大师留在了这里,青灯大师就离开了。江澄想要一同去,但青灯大师并没有答应。不答应……江澄还是当做没听见的跟上了。

    苍茫荒芜的大地上,一个穿着白色僧衣的和尚徐徐往前走着,在他头顶三米处,一把银色的剑悬在空中,上面坐着一大一小母女两个,江澄兴致勃勃的给女儿讲传说中四大凶地的传说,着重讲了他们将要去的葬地。

    讲一会儿,走出了荒芜的地界,来到一片青山绿水的路上,虽然处处都有灾难,但没有被破坏的地方也有。这种场景比那些死界附近的压抑看着舒适多了,当然太阳也很大。江澄撑起伞,迎着凉凉的风御剑,不知道有多逍遥。

    小核桃坐在妈妈身上,时不时往下看看,见到爸爸脑袋上的反光,她好奇的问妈妈,“爸爸不热吗?”

    江澄哈哈一笑,“没事,你爸他心静自然凉。”

    虽然这么说,但等青灯大师停下来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的时候,江澄还是落下去,给他送了一壶灵泉水。

    天气太热了,坐在阴凉的树荫底下喝着冰水,简直舒服极了。江澄抬眼看旁边的青灯大师,他不知为何不着急赶路了,还在那念起了经。坐在江澄怀里的小核桃首先坚持不住,昏昏欲睡最后一脑袋磕在江澄手上。

    然后江澄也没能坚持多久,撑着脑袋就睡着了,然后手中一滑,啪的倒在了青灯大师的腿上。

    绿树浓荫下,知了声声。母女两呼呼大睡,青灯大师停下念经,盯着面前一行忙忙碌碌的蚂蚁,抬手点了点江澄的额头。

    等江澄抱着女儿醒过来,发现天边残霞晚照,脚下多了个蚂蚁窝,而大师不见了。

    “卧槽!太卑鄙了!竟然念经把我们念睡着然后直接跑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