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幕后黑手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27章 .幕后黑手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死人经仙玉尘缘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青灯大师是一个,好像没有什么事到了他手上不能解决的人,就算是他无法解决,他也能用自己的淡定态度告诉你,就算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于江澄来说,青灯大师不仅是她喜欢的人,还是个大家长,很令人安心的大家长。青灯大师自己,似乎也是这么觉得的。从一开始就对她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家长心态,到现在,越演越烈。

    虽然不是江澄想的恋爱方向,但这种也出乎意料的令人安心。江澄快要对这种‘想和对方谈恋爱对方却冷笑一声说自己是她爹’的模式习惯了。

    而按照这个套路看,没有哪个家长喜欢看到自家孩子一身伤的。江澄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大师给她治伤的时候为什么弄的那么惨烈,还让她吃了好苦好苦但是根本没屁用的丸子。

    大概就是孩子出去调皮被打屁股一样的惩罚吧。还好之前经常受伤的时候没有去看大师,江澄想通的一瞬间就决定以后受伤的时候绝、对不要来见大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澄掀开衣服看伤口的时候,感觉自己受伤的那一边胸口上的胸,比另一边看上去要平一点。她刚准备仔细看看,就听到了女儿小核桃的声音。对了,早上接到信,小核桃要回来了。

    江澄一瞬间拢好衣服往床上一躺,装出非常憔悴凄惨的模样。

    伤是昨天受的,但是因为青灯大师治伤的手段太给力,虽然过程坑爹了点,但是效果拔群,才一晚上,江澄就已经生龙活虎了。

    小核桃蹬蹬蹬跑进了房间,看到自己好像受伤很严重的妈妈,一下子就愣住了。江澄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对着门口的女儿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小……核桃,你终于,回来啦,妈妈……妈妈快不行了。”

    小核桃再聪明早熟,也是个年纪很小的孩子,再加上这些日子已经看了太多普通人死亡的样子,如今再一看妈妈这个情况,她哪里知道自家妈妈又在作死,只觉得一下子整个世界都塌了,跑过去扑在床边,拉着江澄的手就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声音大的外面正在和自家师傅说起恶煞之地情况的殊妄都是一顿。

    从出生起就没有离开过妈妈,结果头一次离开了几天回来,就发现妈妈要死了,一向早熟的小核桃哭的完全停不下来,伤心的眼泪扑簌扑簌落个不停,她什么时候哭成这样过,始作俑者江澄也给惊呆了。

    她只是想逗逗好几天没见的女儿,谁能想到女儿反应这么大,她一下子也顾不得装了,马上坐起来抱着女儿哄,“哎呀小核桃别哭别哭,妈妈跟你开玩笑呢,妈妈错了啊,妈妈坏,妈妈这么厉害,还能活几千年呢,怎么可能现在就死啊,别哭了别哭了乖啊。”

    结果她都这么说了,小核桃还是抱着她的大腿哭个不停,还打起了嗝。江澄抱着女儿轻轻拍着她的背,自己也想哭了。她家小宝贝一直很坚强的,怎么说哭就哭啊。

    青灯大师和殊妄走了进来,江澄立刻向青灯大师投去求助的目光。青灯大师看旁边的殊妄,殊妄走过去轻轻拉小核桃,“小核桃,江澄姐姐已经没事了,她还能陪你很久很久,不要伤心。”

    但这回,小核桃最喜欢的殊妄也没法子了,她抱着江澄的腿不放,坚定的哭着。江澄见状,竟然有种诡异的欣慰,女儿果然还是最爱她的!

    与此同时,江澄感觉更加的心虚了。她抱着小核桃慢慢哄,但是眼看着就要被安慰好,小核桃这时候看到她衣服里面被包起来的伤口,眼圈又红了,小嘴一瘪,眼泪就往下掉,好像要一次性把从前没掉的眼泪都掉光了。

    小核桃是个傲娇的小核桃,江澄以为自家骄傲的女儿弄清楚自己在骗她,还让她大哭了一场把先前小大人的面子都丢光了的时候,她一定要跟她生几天气。但是谁知道,小核桃在平静下来后,并没有对自己爱逗女儿的妈妈生气,而是一脸惊慌的抱着自家妈妈,小声的问她:“妈妈,你不会离开小核桃的是不是?”

    江澄心里酸酸软软,简直被乖巧可爱贴心的女儿萌成一滩水,亲亲蹭蹭她的脸颊安慰她,满口答应,“当然啦,我们小核桃还这么小,妈妈怎么可能离开小核桃啊~”

    小核桃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又可爱的瞅着妈妈,不放心的再度向她求证,“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舍得小核桃呢!”

    母女两一问一答磨蹭了好一会儿,又头对头睡着了。懂事的小核桃睡在一边,小心没有去碰妈妈的伤,但是江澄在女儿睡着后,又偷偷睁开眼睛把她挪到了自己怀里熟悉的位置,这才抱着女儿睡着了。

    这边是温馨的亲子时间,青灯师徒那边就不一样了,殊妄与自家师傅说起了自己的见闻,一个‘恶煞之地’。

    “并不是一般的恶煞之地,倒像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裂缝,不过从透过来的魔气和出现的怪物来看,那可并不是什么好地方。死界本就是个大问题,再出现这种不稳定的‘恶煞之地’,恐怕会加速这个世界的气运消失。”殊妄慢慢道,虽然情况糟糕,但他脸上仍是淡笑。

    “不止一处,这两日已经发现两处了。”青灯道,做师傅的脸上神色更是淡定。

    他从昨天救出江澄后,就走遍了附近方圆百里,找到了两个类似的地方。“虽然暂时封印,但不是长久之计。”

    青灯道:“这些恶煞之地出现的古怪,但是出现的方位却有迹可循,而且那些地方都被埋了大量的人骨,对应了附近魔偶出现的位置,那些魔偶被修士们杀了之后,煞气聚集,恰好催开了这些通道。”

    殊妄点头道:“师傅说的与我猜测的一般,当是人为,而除了一人,我也想不到还有谁会花费力气布这么大的局做这种事。只可惜,那人太会藏了,我至今都找不到他的本体在何处,也不明白那人要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青灯抬头看向外面的闪烁星子,忽而道:“殊妄,你该回魔域了。”

    “看来魔域又要闹上一阵了。”殊妄叹道,起身道:“那我这便离开了。”

    “对了,师傅,我走的匆忙,不能和小核桃道别,明日师傅替我和小核桃说一声吧。”殊妄温温和和的道。然而这并没有用,他看到自己师傅没有反应,好像没听到他的话。

    殊妄:“……”

    无极道观,最高天台峰

    梅淞老祖单手抚在璀璨的星图之上,他的双眼清明深邃,印着无数星辰变化,瞬息之间昏沉明灭。在他的头顶,无数璀璨星辰与他手底下这幅星图交相呼应。

    在寻常人眼中并无变化的星图,在梅淞老祖的眼中,却是时刻在变化着的,并且都不是什么好的变化,在他眼中,这块世界,被染上了浓浓的墨色,像是被人甩上了重重的墨迹。有人将这方天地当成了棋盘,一双手在幕后拈动棋子肆意摆布,要将这个世界拖入毁灭。

    “祸起南方啊……已经没有时间了。”梅淞老祖声音低哑,枯瘦的身影显得更加苍老,黑白双色的道袍在猎猎的夜风中,似要被撕裂。

    他的七个亲传弟子侍立身侧,此刻都担忧的看着他,梅淞老祖缓缓看过去,最后定在了最后的小弟子身上。

    “惊寒。”梅淞老祖道。

    “是,师傅。”鹤惊寒脸色冷肃,并没有师兄师姐们的忧虑,他就像一柄不畏惧任何风霜的剑,修长挺拔的身形里满是生机,事实上,他也确实是梅淞老祖最年轻的一个弟子。

    梅淞老祖负手看向远处的苍茫天空,良久才开口道:“这次的万宗朝会之后,一百零八无极子,便开始这一辈的‘洗剑’吧。”

    此言一出,包括鹤惊寒在内的其他几位弟子,全都脸色大变。“师傅!你的寿元至少还有几十年,何必如此快就进行‘洗剑’!”

    梅淞老祖抬手,阻止了弟子们的劝说,“不用再多说了,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我已经活得太久,看了太多太多,如今能做的,唯有给你们留下一线生机。”

    所谓‘洗剑’便是上一辈的一百零八无极子,将毕生修为尽数传与继承了自己无极子之志的弟子,而传下修为之后,上一辈的无极子们便会修为倒退,之后大部分选择留在无极道观内清修,教导其他弟子。也有一部分选择离开无极道观入世到处走走,总之,他们将在新一代无极子弟子出世并且越走越稳固后,将自己的修为奉献给他们。

    ‘洗剑’之后,这一代的无极子才是真正的,能守护整个无极道观和这个修真界的‘利剑’。一代又一代的无极子,都是如此。但这一代的无极子们,都还很年轻,原本按照这个发展,至少也要再等几十年才会‘洗剑’,可现在梅淞老祖竟然说要提前,这如何让众人不惊讶。

    “师尊,这次的事真的有这么严重吗?”梅淞老祖的大弟子皱着眉头问道,虽然这么问,但他已然从自己师傅脸上的神色里知晓了答案。

    “天灾*,能不能渡过,就看能否找到那一丝转机了。”梅淞老祖声音好似叹息,转眼消散在劲劲风中。

    ——

    一处死界昏暗大殿里,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被推倒在地,将他推倒在地的红眸男子一脚踩上那黑袍男子的脑袋,听到他闷哼一声,这才满意的笑道:“目临珣,这么多年了,你藏得可真够紧的啊。但是藏得再紧,不还是被我找到了,当年你敢为了个女人背叛主子,如今落在我手中,定要让你知道,背叛主子是个什么下场!”

    被踩住脑袋的男人有一双清透的茶色眸子,他似乎没听见红眸男子的话,也不看大殿中的其他人,只一声不吭。

    站在阴影处的魇魔冷哼一声,“当年背叛主子的,全都死的差不多了,这个家伙,炎魔,你是从哪抓来的。”

    红眸的炎魔立刻看向大殿之上的位置,眼里满是崇敬,“自然是主子的办法,主子想做的事,想找的人,自然能成功。”

    坐在主位一直没说话的男人此刻才起身,他行到目临珣面前,对上他的眸子,声音带笑的道:“临珣,虽然知晓你一直活着,但我也没有想去抓你的意思,只不过不巧的是,我最近才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因为与你有关,这才让人带你回来。虽然你已经背主,但是我相信几个问题,你还是愿意回答我这个前主人的,对不对?”

    “主子,属下……”目临珣声音艰涩,甚至不敢去看面前的男人,他的气势太过恐怖,就像个巨大的黑影,完全将他笼罩,几乎是一瞬间,目临珣就想起了从前在这个人麾下的日子,背后的冷汗瞬间打湿了黑袍。

    “不用着急,我想知道,你们目家,是真的只剩下了你一人吗?”

    目临珣浑身一颤,努力冷静下来,“回主子,确实只剩下了我一人。”

    “哦?”在他身前的男人听了这明显的假话也并未发怒,又道:“我听到了一个传言,当年你们目家的老祖,目诲月已经预知到了如今的天地大劫,并且留下了一个救世之法,对不对?”

    目临珣除了摇头,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

    “就算只剩下几个人,你们目家还是遵守着目诲月留下的天机,真是忠诚啊。”男子说着,将手放在了目临珣的额前,那姿态就像是与亲密友人之间的谈笑,但他说出来的却不是那般,他说:“既然你对目家如此忠诚,想必也不会告诉我真相,那么我只能自己看了。“

    话音刚落,他的手指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直直伸进了目临珣的脑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