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甜甜甜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26章 .甜甜甜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江澄被一贯慢吞吞的青灯大师难得一次的雷厉风行给震惊了,从她被那群莫名其妙的白色竹节虫搞得焦头烂额时青灯大师突然出现,到离开这里并将她带回去,一共只用了一盏茶时间。

    想不到大师也有这么快的一天。不知道一瞬间想到了什么的江澄表情微妙的如此想着。

    这么想着的江澄此刻的姿势是这样的,她整个人被青灯大师的手臂拦腰抱着,所以她就像一根面条挂在筷子上,手垂下来能碰到脚尖那种姿势。多谢当年在上云寺学的‘瑜伽’,现在这种姿势她真是觉得没有一点难度呢。

    作为一个伤号,江澄原本是想挣扎一下的,最少换个姿势吧,比如公主抱就很不错啊!谁家男主在女主受伤后还这么勒着腰提着走而不是公主抱的,这样的男主都有人要吗!而且这样的姿势不会加重她的伤势吗喂!虽说她现在生命力顽强这么随随便便还折腾不死吧。但勒着腰什么的,对于一个伤号来说太残忍了!

    总之,江澄在心里腹诽了一顿,然后用春风般的态度和声音跟青灯大师沟通了一下,希望他换个姿势的时候,不想跟她说话的青灯大师又扔给了她一个直男之“哦”。

    被拒绝了的江澄看着自己倒垂下来的头发,吹了一下晃到眼前来的两根乱发,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个问题,她好像不觉得疼了?最开始还很疼的,但是现在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了,难道是痛到极致就感觉不到了?

    稍稍摸索了一下,江澄发现了原委。她身上的伤不少,最重的有三处,一处捅穿了腹部,一处虽然没有捅穿,但是□□了胸口,还有就是右半边身子都被腐蚀了皮肉,其他大大小小的划伤都不算什么了。

    而现在这个姿势,她发现大师捞着自己的手按在了自己腰侧的几个点上,伤口被止血了。勒着她的手臂十分巧妙的穿过了她没有伤到的半边身子,一点都没碰到,至于她为什么渐渐觉得不痛了,应该是大师在她脖子后面到脑后那一块按捏的原因。

    被放下来的那一瞬间,熟悉的疼痛席卷而来,所以刚才不痛果然是大师做了什么!江澄捂着自己的伤口跪了下去,脑袋抵在柔软的被子上,“嗷~好痛!”

    这种程度的痛也不是不能忍,毕竟比这严重的都受过好几次,一个人在外受了伤她可是能一声不吭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青灯大师在跟前,她就觉得这些伤口格外的疼,痛的她忍不住叫出来。

    不仅叫出来,她还想痛的翻滚,只不过刚滚了一下,她就被人按在了柔软的被褥上,青灯大师的声音传过来。

    “别动。”

    “可是我痛的要死了。”被按住了脑袋的江澄泪眼汪汪。

    “江澄,你再动一下,我就让你试试更痛的滋味。”大师微笑着安慰她。

    江澄:“……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大师你怎么了!你醒醒啊!你的慈悲为怀呢,刚才那一瞬间你鬼畜了你知道吗?!

    青灯大师不知道,他从头到尾还是那副要成佛了的性.冷淡样,很是自然的剥开了江澄被鲜血染红的白衣。因为他动作太自然,江澄也有点习惯了,所以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肚子上那个窟窿已经显露了出来,看着非常恐怖。

    江澄指着自己的伤口道:“哈哈哈这窟窿还不小呢,场子都能掉出来了,说不定从这边能看到另一边,透光的吧这。”

    青灯大师忽然出手如电,一掌拍了上去,啪的一声脆响之后,江澄哇的吐出一口血。她这回笑不出来了,这是真痛啊伤口。江澄颤着手,衬着嘴角那丝血红,仿若行将就木。

    谁想青灯大师侧头看了她一眼道:“淤血吐出来了,很好。”说完他就将江澄推得翻了个身,又是一掌拍在了她背后那个贯穿的伤口上。

    江澄吐完血,伸手摸了摸,发现那个大窟窿上覆盖着一层淡黄色的薄膜,被覆盖住的伤口正在快速的修复着,有些痒痒的。她也不是很懂为什么大师每次给她治伤都要折腾她。

    这个小腹上捅穿的窟窿解决了,还有一个窟窿……江澄的眼神投向自己的胸,胸上还有一个窟窿呢,也要来一次吗?拍胸什么的,不太好吧?

    但显然青灯大师并不觉得胸上的窟窿和小腹上的窟窿有什么不一样,他解决完了小腹上的伤,又很自然的开始拉开了江澄胸部的遮挡。然后在江澄一脸‘你仿佛在逗我’的表情中,重重拍了一掌。

    又被拍的喷了一口血沫的江澄,“……”大师你真的不是在故意折腾我吗?!

    这种时候,江澄突然又想嘴欠了,于是她一边嘶嘶的吸凉气一边说了句:“大师,你这一掌力道可真够足的,好不容易长出来的胸都要被拍平了,劳烦下次轻点行吗?”

    谁知听了她的话,青灯大师眼中浮现了一丝困惑的神色,看了一眼她的胸后,又露出了略微诧异的表情。

    江澄:“……”大师好像直到现在才发现她已经不是当年的一马平川了,有点好奇自己平时在大师眼中的形象到底是什么,她的胸部,存在感真的有这么低吗!结果世人最在乎的外表在大师眼里根本没有什么意义是不是!

    江澄垂死病中惊坐起,不甘的半撑起身子举手提问:“大师,我想问个问题。”

    青灯大师自顾自的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摸出了个药杵,开始笃笃笃的锤着一些红叶子黄叶子和绿叶子,闻言很是随便的点了点头。

    江澄:“我想知道我在大师眼里是个什么样子。”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江澄自己也在思考着。都说第一印象是最深刻的,那么她和大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个画了大花脸穿了大花裙的人妖……不,我拒绝。

    江澄死鱼眼的想,或许是后来相处更久的那个不羁的风流阳光美少年模样呢?额,不过按照大师的脸盲程度,很有可能她的脸部就是一团模糊啊,而且胸一定是平的那种。好像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心好累啊。

    江澄想了许多的可能,唯独没有想到这个回答。

    “一棵树苗。”青灯大师是这么回答她的,而且回答她的时候,大师竟然还停了一下手,探身过来给她擦了擦嘴边那抹血迹,动作间竟然让江澄恍惚觉得十分温柔疼爱。

    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回答还有这个突然的动作砸的有点懵逼的江澄:“诶?”

    她还想再问,却见到青灯大师收回手,捞起被捣的稀烂的草叶子,慢条斯理的在双手上涂了涂,然后看过来。江澄一眼撇到自己被那怪物胃液腐蚀了的皮肤,忍不住颤了颤。

    等等,先等等,大师你不是要上手直接涂吧!我们是修真人士,为什么不搞点特殊的治伤办法,什么各种丹各种丸各种灵水啊,为什么要涂这种东西,直接涂上去会痛死的吧!刚才那点温柔果然是错觉吧!

    青灯大师仿佛看懂了她的表情,于是摆出一张能去传.教的好人脸安慰她,“魔气通过血肉快要透骨,这是菩提叶,能治伤还能消除残余的魔气。”他说着,已经招呼不打一个的动手了。

    朋友们,看过腌咸鱼吗?就是一条死鱼,涂上很多盐,然后揉捏入味。江澄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被双手涂满绿色汁液的青灯大师翻来覆去的挫啊挫,快要搓掉一层皮,不对,已经搓掉了一层皮,那层被腐蚀的坑坑洼洼的皮。

    一连串杀猪般的叫声响彻整个房间,但是青灯大师并没有因为手底下的人叫的像猪就放弃,他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将这条咸鱼受伤的部分照顾了个遍。

    等青灯大师坐到一边去洗手,江澄已经是一脸空白了,就差没吐出白色魂魄。她之前恐怖的半边身子如今已经奇迹般的长出了新的皮肤,只是还有些红,和旁边的白皙皮肤比起来有些不一样。这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生出血肉的灵药,常人见都见不到,但是用了这灵药的江澄,却完全感觉不到任何荣幸。

    明明可以选择更温和的方式,但是大师就是要选最惨烈的,所以他一定是在惩罚她。江澄瘫在床上确定了这一点。

    洗好了手的青灯大师走过来道:“吃了这个。”

    江澄接过青灯大师递过来的一颗红色丸子,死鱼眼问:“这是什么,十全大补丸?起死回生丹?能让人瞬间伤势全好的灵药?”

    青灯大师笑而不语,很是神秘。江澄将貌不惊人的小药丸放进嘴里的时候,眼神一瞬间都死了。她从未吃过这么……这么苦的东西。

    这东西入口即化,吐都吐不出来,所以她嘴里现在全都是苦味,超级苦。

    “这里还有八粒,全都吃掉。”青灯大师摊开手,掌心放着可怕的小药丸x8。

    江澄盖上了被子,阖上了眼睛,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然后她被青灯大师捏着后脖子弄醒了过来,那小药丸就摆在她面前,青灯大师和善道:“来。”他背后的光芒闪耀,好像救苦救难的菩萨,眼神却和♂善的可怕。

    江澄迫于大师的淫威,满脸牙疼的一把吞掉了剩下的八粒小药丸,口中的苦味越发的重了,重的她几乎都觉得自己的味觉可能再也无法恢复了。

    奄奄一息的躺回去,江澄问:“我都吃了,现在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了吧。”

    青灯大师:“什么都不是。”

    江澄:“那有什么效果?”

    青灯大师:“除了苦,没有任何效果。”

    江澄有那么一瞬间很想跳起来打死这光头,然后她的理智告诉自己,她打不赢。

    青灯大师好像丝毫没有觉得不对,他坐在床边,手中一闪出现了一小朵莲花花苞,在他手中,那花苞绽放。

    江澄看到他忽然的动作,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心里突然涌上来的气倒是消散了不少。大师这是想干嘛呢?难道是,打一棒给个甜枣,准备安慰她?所以给她开个花看看,或者给她送朵花?

    哈哈哈,天真,她是这么容易被安抚的女人嘛!

    江澄眼睁睁的看着大师手里那朵莲花开放又凋谢,最后变成了个莲蓬。大师抓着莲蓬,开始剥莲子,剥一个,自己吃一个。嗯,对,他自己吃,一点都没有分一颗给她的意思。

    江澄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表情,她只知道,这一瞬间她好像牙齿很痒。

    于是江澄猛地坐起来,朝青灯大师扑了过去,一把将他压倒在地后,一口咬在了他的脸颊上。江澄好像还听到了大师的脑袋磕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时间在那一刻凝固。江澄回过神来的时候,深深觉得愤怒是万恶之源,她这样不淡定,这样很不好。就在她有点略心虚的时候,被她压倒的青灯大师抱着她坐了起来,然后将她轻轻放回了床铺上。

    江澄还没开口说什么,就感觉眼前一暗,大师的唇贴在了自己的唇上。

    但这并不像个接吻,因为大师的表情太禁欲,和他给她抹药治伤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当江澄感觉到通过那含着莲香的唇里渡过来的灵气时,她肯定了,这不是吻。

    青灯大师放开她,然后继续剥莲子,语气平静,“这莲子你不能吃,你如今的修为还承受不住。你体内的金佛之气已经消失,我给你渡一些,沾了金莲气息的佛光在体内会留的久一些,下次再遇上这种魔灵便不会弄成这般。”

    江澄坐在床上,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说:“大师你刚才脑袋磕着了?痛不痛,我看看。”

    然后她扳过大师的脑袋,发现上面毫无异样,也对,这样修为的大师也不能磕一下就鼓个包。江澄呵呵冷笑,凑上去用力咬了一口那张平静无波的脸,在上面留了一排牙印。然后她躺回床上,盯着青灯大师。

    青灯大师倒没有生气,吃了剩下的几颗莲子,还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的江澄感受到他的安抚之意,转了个身,用后脑勺对着他。

    青灯:“转过来。”

    “哦。”江澄转过来了。

    青灯大师俯身,江澄瘪了瘪嘴,凑上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