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低调的大师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25章 .低调的大师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不朽凡人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喜欢的人是鹤惊寒还是青灯大师?这个问题对于江澄来说并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问出这种问题的冯青池。看得出来这个迷弟认真的观察了她一段时间,已经得出了她暗恋老和尚的结论,他的表情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写着呢。

    江澄正色道:“事实上,他们两个我都很喜欢,但如果你是问我更喜欢哪一个的话,我肯定会回答你,更喜欢鹤惊寒。”

    听到了意料之外回答的冯青池:“……是、是吗。”明明江师叔认真的回答了,但是总有一种对方好像没有按照一般套路来的错觉。

    江澄:“你知道为什么吗?”

    冯青池:“为、为什么?”难道说江师叔是更喜欢年轻有潜力的吗?可是据他的观察,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江澄蹲在他旁边,认真道:“你难道不觉得鹤惊寒比较帅吗?世界上再也没有另一个男人能比惊寒更懂事了,又努力又认真,还偶尔会有点天然呆,多可爱啊。”陷入自家弟弟最棒了,甚至开始擅自加上奇怪设定的白痴家长状态。

    冯青池:“啊——哈?”虽然觉得不太对但是看到江师叔笑呵呵的表情完全没法反驳她,或者说完全不敢反驳。

    “你能找出和惊寒年纪一般大,比他还厉害的修士吗?”

    “……不能。”

    “那你能找到比惊寒厉害还比他长得好看并且比他对我更好的修士吗?”

    “……不能。”

    “所以你看,我最喜欢惊寒了。”江澄一摊手总结道。

    等冯青池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话题莫名其妙的被带到了奇怪的地方,而被这么一打岔他现在说不出之前想说的话了。冯青池微愣,看向好像毫无所觉的江澄。难道说,江师叔知道他想说什么,所以故意转移了话题?

    冯青池还想再说什么,却见江师叔已经开始认真的在寻找出口,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能再去打扰,只好捂着伤口默默的咽回了那些话。

    至于江澄,她一边拿着剑走开到处去寻找怪物胃里的薄弱之处戳戳戳个不停,一边注意着身后的动静,瞧见冯青池一脸憋得内伤的表情,她好笑的勾了勾嘴角。

    这些年她拒绝各种男男女女的修士已经快要练出来了,这种段数的还太年轻啊。不说这些自己黏上来的修士们,就是师门里的师傅师姐她们都会有意无意的给她介绍一些,可以长期发展的,适合当道侣的对象。

    像是同出五大宗门的有为修士啦,她们出门在外结交的各种人品性格都不错的修士啦,她们似乎都觉得她一直在等青灯大师,并且对此感到很看不过去。

    但是实际上,江澄并没有像她们想的那样,表面故作开朗内心明媚忧伤的一颗红心向和尚。虽然她确实喜欢青灯大师没错,但是同时她也很清楚自己估计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和青灯大师凑一对,她们就目前这种相处模式就挺不错的,江澄挺满意。

    如果日后能遇到另一个她喜欢的人,她会接受对方,而她现在之所以不接受别人,只是觉得没那个必要罢了。原本她就觉得一个人挺好,现在有了小核桃就更好了,她完全不需要再去找一个什么男人来向别人证明她确实过得很圆满。

    说实话,那样挺无聊的,而她享受现在这种自由的生活。

    啪的一声,江澄在一片软肉上炸开了一个不小的伤口,而她们待着的地方因为她这个动作,开始翻滚起来。

    “江师叔!”冯青池第一时间挣扎着去看江澄的情况,却听到她一声轻喝,“好好待在那,别乱动弹!”

    冯青池不敢作声了,他看到旁边还在昏迷着的刘师兄,又艰难的将他也固定住,两个人半靠着在这一片地方等着这个波澜平息。

    重新平静下来后,江澄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发现有白色的水珠出现在了怪物的胃壁上。那些水珠慢慢的渗透进来,又结成了一节一节的白色物体,正是江澄之前看到的那种结在石洞上方的发光白色竹节。

    发现这东西来者不善,江澄提剑便迎上去,几番试探下来,江澄发现这东西大概是这大怪物身体里的一种寄生虫,如果怪物吞进肚子里的食物不安分,这些‘寄生虫’就会进来帮忙解决。

    这种白色竹节虫太多了,江澄还要护着两个伤号,很快就有些不支,被那大群汹涌的竹节虫寻到机会。看似干净无害的竹节虫倏地变作尖锐的利器,刺破了防身灵力,从江澄腹中穿了过去。

    在冯青池颇为撕心裂肺的一声‘江师叔!’中,江澄斩断了那根穿过自己身体的竹节,然后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被自己鲜血染红的竹节。随手一个灵力暂时封住伤口,江澄面不改色的一个旋身踢开涌上来的白色竹节。

    试着用火烧却失败了,江澄看了眼那边都快要哭出来的迷弟略略好笑。随即她发现这种竹节虫似乎被鲜血吸引,全都朝着她来,便干脆飞身引走了大批的竹节虫。这怪物的胃里空间毕竟不大,而白色的竹节虫越来越多,江澄几次险些被这些竹节虫逼到了那一大滩的胃液里。而这些怪物的目的,似乎就是想将她逼进这片胃液里去。

    江澄身形轻灵,在那些竹节中穿梭,僵持了许久那些竹节虫也没找到机会再弄伤她,于是就有一小部分竹节虫悄悄的再次转头朝着两个伤号潜去。

    两个重伤号基本上失去了行动能力,江澄自然只能再度上前帮忙引开,这一进一退间,江澄还是被漫天的竹节虫逼到了那片胃液里。

    小半个身子摔到胃液里的时候,江澄忍不住低声骂了句,怪不得这些东西逼她进胃液,这胃液简直就是强力腐蚀剂,她就这么一摔半个身子的衣服和里面的皮肤都流出了血来,可谓狼狈至极。

    江澄除了刚从小黑屋出来那会儿独自一人闯荡的时候,已经极少这么狼狈了。眼神一沉,她寻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挥手撒出去一把黑沉沉的丹药。

    那诡异的丹药在白色竹节虫群里炸开,变成了一大片的粉末。竹节虫在粉末中短暂的停滞了一段时间,让江澄得以喘息。她伸手往脖子上一抹,好家伙,一手的血,肩膀以下小半个身子都火辣辣的,衣服都被腐蚀坏了。江澄瞅着自己露出来的胸口,随手又披了一件衣服。

    冯青池虽然也是个努力的修士,但他哪里见过江澄这样眨眼弄得一身伤还冷静成这样的,甚至除了一开始那声低呼,她什么声音都没有。冯青池油然而生一种更加强烈的憧憬,以及疼惜还有深深的自卑。

    如果他厉害一些,像是鹤惊寒,或者另一位那样,他就不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憧憬的人受伤,还要拖她后腿了。

    江澄带着一身伤和低气压,又和那些竹节虫周旋了一会儿,先前她披上的那件白衣上已经染上了殷红的颜色。

    冯青池看着那刺眼的红在一片白影中穿梭,终于忍不住吼道:“江师叔!你不要管我们了!”

    沉浸在生死战斗中的江澄没法接收到迷弟虐恋情深痛苦挣扎的言情频道,所以她没说话,她现在也没空说话。

    但冯青池眼见到江澄又被那些该死的虫子刺了一下,血花飞溅,整个人都不好了,喊得更加的凄厉,“江师叔!我心悦你!所以、所以你的性命对我来说比我自己要重要,我不能看着你再为了我受伤了!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想害你在这里丧命!”

    就在冯青池喊着这句话,想要干脆自我了断免得拖了江澄后腿的时候,他忽然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人。

    这人出现的悄无声息,冯青池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出现的。而且他懵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这人好像是青灯大师。

    而等他反应完毕,刚才还在混战的江师叔已经被突然出现的青灯大师从战圈中捞了出来。

    冯青池看到刚才还一脸冷静好像压根没受伤的江师叔此刻被青灯大师捞着,挂在他身上嘶嘶的吸气,像个终于见到了家长的小姑娘那样抱怨着,“痛痛痛,大师我要痛死了啊啊啊,我刚才肚子上被戳了个洞啊,半个身子几乎都没知觉了啊!大师你来的太慢了啊啊!手手手,你的手按到我伤口了呜呜呜!”

    “别动。”青灯大师按着乱动的江师叔,平和的声音里莫名有些严厉意味的对她说:“一开始察觉到不对你就该退出去。”

    冯青池看到江师叔脸上闪过一丝心虚之色,她的声音也立刻低了一半,“我那不是没想到越到下面越危险吗。”

    青灯大师这回的回答是一个带着疑问的“哦”。同时他伸手捏住了江澄的后脖子。

    而江澄,她立刻就抱住捞着自己的那条手臂,满脸虚弱的呻.吟起来,活像马上就要昏过去了。

    冯青池亲眼看到了一个和自己平时看到的,截然不同的江师叔。生动的,自然的,一点也不端着,就好像从一副漂亮的画里面走了下来,会说会笑了。和在其他人面前,是不同的。

    冯青池忽然就觉得很难过,自己好像一个一厢情愿的笑话。

    强力外援到场,还是个专业肛一切带魔生物的佛修,在这种魔气盛行的地方,他站着不动就是个行走的杀气,更别说他老人家这回终于主动了一回。

    沉浸在失恋阴影中的冯青池目瞪口呆的看着青灯大师,和他低调出场不同的是他出手的威力之大。洋洋洒洒的抬手甩出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金色佛字,这种对于一般佛修来说很难的事情对他来说就好像说句话那么轻松简单。

    连绵不绝的金光闪烁着,将那些白色竹节逼得四处逃窜,最后一个不剩的全都在空中化成了一道青烟。

    将他们逼得无处可逃的怪物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在青灯大师手底下变成了灰,这种亲眼所见的绝对压制,让冯青池终于生出一点真实感。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度化了千尊魔头的上云佛子,果真名不虚传。

    再一转眼,冯青池看到自己矜持优雅的江师叔满脸兴奋的鼓起了掌,被青灯大师垂眸瞟了一眼,捏了后脖子,整个人就又焉了。

    解决了那些缠人的白色竹节虫,这回冯青池发现青灯大师是怎么进来的了,他就是直接用手按在怪物的胃壁上,从他的手底下开始,灼穿了一个洞,平平常常的走了出去。

    在他们都离开怪物的肚子后,那个怪物的原型也现了出来,是个畸形的大蟾蜍。只见它的肚子越鼓越大,最后嘭的一声炸裂开来,那一瞬间,冯青池看到从怪物肚子里飞散出来的许多金色佛印,这是青灯大师刚才留在里面的。

    一直到青灯大师打头,顺顺利利的离开了这里,冯青池见到等在外面泪眼婆娑冲过来的妹妹,还没有从某种无言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他看到淡定捞着江师叔准备离开的青灯大师,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青灯大师从刚才开始,似乎一眼都没看他,这种被情敌完全无视的感觉真是凄凉。

    啊,他这辈子大概都没有机会了,冯青池看着自家的江师叔,忧郁而消沉的想。

    这时候,他却见到江师叔忽然转头朝他弯了弯眼睛道:“师侄胆量不错,可惜我现在没那个意思。不过,努力一把说不定以后我会改变心意呢。”

    冯青池一愣,瞬间从低落中恢复了过来,他只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刚刚告诉了他,他还是有机会的!

    “江师叔!我会努力修炼,总有一日我也能护着你!”冯青池认真道。

    “不错,你努力啊。”江澄不知道自己随口这么一说,被激励的迷弟日后还真的成了个人物,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激励完被打击的好像想自尽的脆弱师侄,江澄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大师一直捏着她的脖子不放,好像要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