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八卦杂志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21章 .八卦杂志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满身不详气息,有着猩红眼睛的黑色乌鸦扑扇着翅膀,从外面飞过来停在院子里枯干的枝桠上。它歪着头梳理了一下身上的羽毛,转动眼珠看着树下经过的和尚。那和尚只看了它一眼就继续往前走,并没有做什么。

    但是院子外面其他想要进来的‘东西’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肉眼看不见的黑色雾气形成了黑色的手,扒在院子外面的墙上。可是那手一沾上斑驳的墙便像是积雪遇上了炙热的火,融化后变成了一股水汽消失无踪。

    这些诞生在死界笼罩范围之内的魔障,就是使得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生病死亡的原因之一。若是在常人眼里,死界只是显得阴冷黑暗了一些,而在可以看见这些秽物的人眼中,整个死界几乎都被魔障包围。

    青灯每日在一群老人还有其他修士暂住的地方走上一圈,凡是他走过的地方,短时间内都不会出现魔障。分花拂叶般,在一片黑雾中圈出一片闪着金色光芒的范围。

    在青灯大师准备照常出门的时候,江澄打着呵欠走出了房门,一头黑发没有扎,随意的披在肩上,还有几根翘起的。衣襟没拢紧,隐约能看见一点衣服底下的雪白弧度。

    对这方面,江澄完全不讲究不在意,因为目前这里只有她和青灯大师两个人在住,青灯大师又是个性冷淡,就算全身赤果出现在他面前都没反应,江澄也就理所当然的平静以对了。

    关于为什么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住,是因为前两天殊妄接到了一个幸存的城池里的上云弟子求援,那里出现恶煞之地,要过去帮忙封印。而小核桃这个短时间内就变成了殊妄胸口挂件手部挂件的家伙不肯让殊妄离开,最后殊妄听小核桃拉着他的手指都要哭了,立刻心软的拜托江澄让小核桃跟他一起去,并且信誓旦旦的认真保证了小核桃的安全。

    江澄再一次觉得自己就像个王母娘娘,殊妄从小到大都一副习惯照顾人的懂事模样,难得提出这种请求,小核桃也大眼睛红彤彤的,抿着小嘴不说话,只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江澄完全扛不住,都是她疼爱的孩子,双重眼神攻击下,江澄只能头疼的大手一挥任他们去了。

    鹤惊寒则是恰好要离开了,顺便送小核桃他们一程,就跟她们一起走了。鹤惊寒的‘行走凶器’名号不是吹的,几乎每天都奋斗在干架的第一线,能隔段时间空出几天时间来陪伴姐姐,江澄就已经觉得很难得了,照常叮嘱了一大堆将他送走。

    这样一来,院子里彻底安静下来。从变成妈妈后就要习惯照顾孩子,迁就孩子各种作息习惯的江澄依旧是每天休息,并且有越来越懒的趋势。没办法,这种被孩子牵绊久了,骤然一身轻松的感觉,简直太棒了。

    一身宽松倚在门边的江澄笑吟吟的给青灯大师打了个招呼,越来越女性化的外表让她看上去像个祸水,随便一弯眼睛都像在勾引人,“大师早啊~”

    青灯大师看她一眼,指了指树上的乌鸦。

    江澄一看到那熟悉的乌鸦就眼皮一跳,那不是大师兄的传信手段吗?夭寿,好不容易松快几天别是又有什么事,能让大师兄出手传信的都不是什么小事啊。

    江澄想着,直起身子抬起皓白的手腕。那边的乌鸦嘎嘎两声,又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和尚,小心的往旁边的枝桠上蹦了两蹦,见青灯大师始终没有反应,这才放心的飞到了江澄手上。

    一落到江澄手中,那乌鸦就化作了一根黑色的羽毛,同时一个小包裹出现在空中被江澄抓住。

    大师兄这送信技能还挺适合当快递的。江澄想着,先拆开了包裹上贴着的信。这信的笔迹龙飞凤舞随意自然,一看就知道是师傅白苒冬写的,还没拆开江澄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知为何她感觉到一种恶意已经快要戳破信封戳到她脸上了。

    展开信,江澄心里霎时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她的师傅,还真是个以看徒弟倒霉为乐的坑爹师傅呢。

    信中内容不多,主题就是——徒弟澄澄,听说你和老和尚以及鹤惊寒的私情曝光,还被许多人围观,真是可喜可贺哈哈哈你也有今天终于翻船了吧,现在心情如何?说出来让师傅高兴高兴。

    除了信,包裹里还有一本册子和几瓶丹药,专治各种内伤,不用看都知道是二师兄燕扶苏出品。江澄将丹药放在一边,打开了那本著名的修真界八卦刊物,最新一期。一翻开就发现不少地方都被特别的圈了出来,再定睛一看,江澄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标题五花八门,正经版的有‘上云佛子大动凡心情牵容尘山派江姓女弟子’‘霸占三榜单单身百年鹤男神神秘道侣带孩子现身’。

    瞎猜版的有‘上云佛子与无极子之首的孩子惊现死界,究竟谁才是亲爹’‘八一八那个据说是清心寡欲不动凡心的青灯大师和冷心无情从未有过绯闻的鹤惊寒——想不到你们是这样的大师和道长’‘青灯大师私生女疑似某江姓女修,奉子成道侣见岳丈,岳丈见女婿血溅死界’。

    胡说八道版的有‘青灯大师与鹤惊寒那一战战的日月无光,二人抢夺的女子为了阻拦这场旷世之战甘愿牺牲’‘某江姓女修带着孩子上门痛斥上云青灯大师始乱终弃不要孩子,其追求者鹤姓男子怒拔剑与青灯大师死斗’。

    还有文艺不知所云版的‘此生甘负如来不负卿’‘霸道剑修鹤惊寒与前辈大能青灯大师,柔弱女修情归何处’‘鹤与灯,莲伴谁生’。

    江澄捂着胸口,盖上了师傅特地寄来的这本八卦刊,她已经不想详细去看里面各种浮夸的描写了。她现在需要静一静。

    江澄面无表情晃荡回房间里了,连那本八卦刊都忘记拿。

    一只戴着菩提手串的手拿起那本被抛弃在地上的八卦刊物,随后大门一声轻响,一串轻轻的脚步声远去。

    青灯大师表情自然的翻看八卦刊物,就跟看佛经似得,看到了书中摘抄了一个现场修士的某段描述——“只见青灯大师目露悲伤,对那江修士道:‘那孩子,当真不是我的?’江修士娇躯一颤双目含泪,被身旁的鹤惊寒抱进怀中,只能压抑道:‘孩子确实不是你的。’青灯大师闻言踉跄后退,吐出一口血来。江修士惊呼便要上前,被鹤惊寒一把拉住,只听他道:‘女人,你是我的。’随后拔剑出鞘对准了失魂落魄的青灯大师……”

    他表情平静,唇边的悲悯笑意始终没有一点起伏,又翻过了一页。眼睛看着书,察觉到不远处出现了其他修士的气息,脚下一个变幻,身影就仿若被云遮住似得。几个修士毫无所觉的从他身边走过,口中还在谈论着前几日亲眼所见的情景,以及自己投稿的八卦刊物内容。

    从前不知道青灯大师身份的时候,这里暂驻的那些修士对他的态度并不如何热情,客气的点头示意,不客气的就当没看见,毕竟许多门派都有那么些毛病,觉得自家地位超然不能跟一些小门小派落面子。

    但是自从知晓了青灯大师的身份,这些修士们就变着法的想要结识一番这位神秘的上云佛子。不仅每日在茗镇内守着,试图偶遇,还积极上门去那个院子里想要拜访。

    但是,这些修士们很快就发现,青灯大师住的那个院子,他们根本进不去。不要说进去了,大部分时候时间不对,他们连地方都找不着。那里能进去的只有容尘山派的那位江修士和她的亲人,还有由她带进去的人。

    其他人,只能望门兴叹,顺便和周围的修士再讨论一轮那位江修士和青灯大师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而那些试图在青灯大师出门时堵他的人,都完全遇不上青灯大师,有人不信邪,茗镇一共就这么大,总不可能一次都遇不上。

    但是实际上,兴致勃勃要去堵青灯大师的人真的是压根就没遇上过人家一次,最好运的一个人也只是看到了一片素色的僧袍消失在了拐角,追过去后人就已经不见了。更加奇特的是,那些当初看过青灯大师的人,渐渐都发现自己脑海中关于青灯大师的长相都慢慢的变得越来越模糊,就好像被一时双手抹去了似得,只剩下个模糊的影子。

    不用说,这定然是那位青灯老祖的手段了,难怪从前青灯大师的模样从未流出过,也极少有人谈起这事,原来这位老祖竟是这般低调的一个人。

    那些修士鸡血了几日终于冷静下来,看看青灯大师的态度,再想想自己差的远的修为,全都不敢再上门了。万一惹怒了上云佛子,他们就倒霉了。但是此路不通,还有一条路,那青灯大师不是与容尘山派的江修士关系很好嘛,那他们好好与江修士结交也是个不错的方法啊!

    再者,这江修士还与无极道观鹤前辈姐弟相称,虽然一众听到这称呼又看出了两人年纪的修士们的都觉得很诡异,而且并不相信这个关系,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于这两人关系好的认知。

    只要结识江修士,就等于间接认识了青灯大师和鹤前辈,这波不亏呀!带着这种想法的人不少,于是一时间,江澄就被追在身后求交朋友的修士们淹没了。

    “江修士,我乃拂剑派三十三天中第七天的弟子,名为烁怴,从前就听过江修士大名,如今一看果真不愧同为七大宗门弟子,风姿楚楚……”某眼带桃花自以为风流倜傥的男修滔滔不绝。

    江澄面不改色的打断他的话直接上套路:“哪里,道友谬赞了。”出门在外都习惯隐姓埋名根本没名气这位大哥你哪里听来的我的大名不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啊喂。

    “我虽不是七大宗门弟子,但是自问修为尚可,不知有没有机会能与江修士论一论道……”某满面沧桑看着像是酷哥的男修道。

    江澄:“呵呵,不好意思,道友,我并不擅论道。”论道什么的宗门内的师兄师姐们都不爱和我逼逼因为我根本不会论,最后只能说几个笑话凑数啊!而且和同门论道十次有九次在吃吃吃谁要那么无聊的论道!

    想和江澄做朋友或者做其他事的,不只有男修,女修也不少。

    “江道友,你上次的伤如何,我们岳秀宗的九转涤经丹对这伤很有效果,我身上恰好带了。”某比江澄现在的样子看上去还要弱不禁风的女修双目含秋波的道。

    江澄:“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多谢道友好意。”青灯大师已经第一时间给治好了伤啊而且这位妹子你昨天还砍魔偶砍得双眼发红满身是血对天狂啸,现在装柔弱我也不会相信的啊!

    “江道友,缺道侣吗?你看我如何,男子什么的让他们自己去吧,两个女修在一起才会长长久久啊,而且若是江道友能接纳我,我定会将江道友的孩子视作亲子。”某和从前江澄阳光小白脸风格类似的帅气女修笑道。

    江澄:“不缺,有道侣,再见。”这种直接类型的简直太热情消受不来!

    在无数次被围追堵截当面告白求交友后,江澄发现连魔偶也不能好好砍了,在战场上刚看到一个魔偶,举剑正准备劈,就听四面八方乱七八糟的响起“江道友莫怕,我来助你!”“那魔偶放着我来!”“江道友有伤在身,这只魔偶就由在下代劳吧!”之类的声音。

    江澄举着剑,发现面前的魔偶秒秒钟被五光十色轰成渣。

    你们面前那么多怪为什么只盯着我面前的杀!这日子不能过了!江澄被热情的修士们追的狼狈逃窜,又没有青灯大师的技能,每天都搞得狼狈,连装逼都装不了了。终于,她决定不干了,直接避而不见的窝在众修士进不来的院子里。

    白天青灯大师这院子里有不少老人在,青灯大师要给他们驱除身体里的魔障,江澄就和那些老人家一起唠嗑,顺便教了他们打麻将,就在院子里摆了几桌,天天热闹的很。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江澄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也会有和青灯大师成为牌友的一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