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小核桃和殊妄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20章 .小核桃和殊妄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斗战狂潮仙玉尘缘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茗镇里面那些老人里,有一个去世了。

    青灯大师替那位之前与他一同烤红薯的老人念了一段经文,然后同众人一起,将尸体焚烧,骨灰洒在了老人家那片早已荒废的茶园里。

    从魔偶出现后,就有越来越多的人死亡后不再是掩埋在土里,而是烧成灰,因为谁都不知道那些尸体会不会在某天被人挖起来,做成比魔偶低一级的魔尸,变成下一个杀人的工具。

    对于代代延续土葬的人来说,无法留得全尸,但最后能将骨灰留在祖辈悉心照顾的茶园,也算是一种安慰了。

    如今世道混乱,无数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就只有极少数幸运的人还能活的舒心了。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死去,而这些死去的人中有带着怨恨不甘和执念的,很容易便化为厉鬼,为祸一方,弄不好又要害去不少人命。

    乱世最容易出现的便是这种吸收了不少戾气的恶鬼,佛修们在外行走,其中一项任务就是净化超度那些厉鬼恶灵。

    刚死去不久的老人,是一抹混混沌沌的白色虚影,没有很深的执念和痛苦,只在原地转了一圈,过一会儿就散了。旁人一般看不见,但在佛修眼中则是很清晰。

    上云寺的佛修,唯独殊妄看不见这些死魂。他的眼睛,并不只是‘瞎’而已。

    “哥哥。”小核桃牵着殊妄的两根手指,她抬头看到殊妄的表情,忽然摇晃他的手喊他。

    殊妄回过神,带小核桃离开了这里。他一小步一小步走得很慢,恰好让小核桃能跟得上他的步子。两人钻进了那一片已经枯死了的茶田里,小核桃还没有那些茶树高,身边看到的都是枯黑的树干。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往里走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然后拉扯殊妄的手指。

    殊妄便也没有勉强,就那么掀开衣摆坐在地上,他拍拍自己干净的衣服,“小核桃,过来坐。”

    小核桃就听话的坐在他怀里,一言不发的看他。殊妄低下头,“怎么了,小核桃今天为什么这么安静,是不高兴吗?”

    小核桃摇摇头,脑袋两边的小辫子甩过殊妄的衣襟。她摇完头,又点头,说:“那个死掉了的爷爷,他给我吃过红薯干,我还放在袋袋里没吃。”她把几根红薯干从袋子里翻出来捧到殊妄面前。

    殊妄拿了一根在手上,忽然问她,“小核桃,知道死亡是什么意思吗?”

    小核桃一边费力的嚼一根红薯干一边点头,“妈妈说,人死了就是再也看不见了,去哪都找不到他,跟他说话也不会再回答你。”

    “可是小核桃,死亡,并不是只有人类才有的。你看周围的这些树,它们也死亡了,甚至这个世界,也在走向死亡,那么多东西在不断的死亡,多的人们都没有时间去难过……小核桃害怕死亡吗,像今天那个爷爷一样?”殊妄环着小核桃的动作很是温柔,侧头和她说起这些的样子也格外耐心。

    小核桃认真的跟很喜欢的小哥哥讲道理,“妈妈说,我不会死的,我还能活一百年,如果以后努力修炼,能活一千年呢。”

    殊妄轻笑,并没有反驳,只说,“嗯,那小核桃一定能活一千年。小核桃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小核桃坚定的点头,看到周围枯死的茶树,她问殊妄,“这些是树的尸体吗?”

    “是啊。”

    “那我们为什么要待在尸体堆里呢?”小核桃满脸好奇。

    殊妄被她问住了,最后考虑一番回答:“大概是因为我想待在这里吧。”

    “哦。”小核桃坐好,拍拍他的手,“那我们就待在这里吧。”她一副‘真拿你没办法,你喜欢就我就在这陪你好了’的小表情。本该看不见的殊妄,将无神的目光移向小核桃的脸,瞳孔中的黑色氤氲,随即他笑起来,“小核桃,想看看这些茶树活着的时候吗?”

    小核桃摇头,“不用看啦,我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啊,我师伯祖也种了好大一片茶树。”

    被小孩直接拒绝了的殊妄又问,“那我该怎么样让你高兴起来呢?”

    小核桃:“可是我没有不高兴。”

    殊妄摸摸她的嘴角,表情是和小核桃一模一样的认真,“可是小核桃不笑了,小核桃昨天晚上都笑得很开心。”

    小核桃贴在他的手上,一歪脑袋,“没有人会时时刻刻都在笑的。”

    “我会啊。”殊妄道。

    小核桃听他这么说,才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呼一声站起来踩在他腿上去用自己的两只爪子摸他的脸,“真的,哥哥一直在笑,为什么?哥哥一直都很高兴吗?”

    “我并不是一直在高兴,只是笑的话,会让别人高兴一些。”殊妄说。

    小核桃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让别人高兴?自己高兴就好了。”

    殊妄:“大概是,从小的习惯吧。”

    小核桃托着下巴皱着眉毛沉思良久,忽然摸摸殊妄那比她宽厚许多的肩,“你是小时候被人欺负了吗?别怕,你是我哥哥,我会帮你。谁欺负你,我就欺负回去!”小核桃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十分霸气。

    虽然年纪小小,但是小核桃护短的属性已经很明显了,这小家伙在亲近的人们面前还算是乖巧听话,但对其他人,特别是欺负她认定亲人们的人,一下子就会变成一个一点就炸的炮弹。

    一年前她更小的时候,江澄有一次带她在容尘山派的另一个脉系闲逛,遇上了一个和江澄不对付的女修,那女修嘲讽了江澄几句。江澄不在意,小核桃却听懂了,在那个女修伸出手要来逗她的时候,小核桃干脆的一张嘴把那不怀好意的女修手指直接咬出了血。

    那死咬着不放,后来冷着脸擦掉嘴边血渍的样子,别提有多酷了,虽然给暴力的女儿处理糟糕的后续有点心累。——江澄言

    不仅如此,小核桃只要看到自家师兄师姐师叔师伯们受伤,都会趴在人家床边上很是严肃的追问她们是和谁打架了,大有要记下来等她长大去一一打回去的意思。这个小娃娃从某方面来说,是个特别奇特的娃娃。

    心眼小的和她爸爸一脉相承。——江澄

    殊妄没想到小核桃会这么说,真正开心的笑了一下,“从前欺负我的人,已经再也不能欺负我了。”

    小核桃追问到底,“那你不开心是因为谁?”

    “我跟小核桃说了,小核桃能不告诉其他人吗?任何人都不行。”殊妄说。

    小核桃毫不犹豫的答应后,就听到殊妄在她耳边轻声说,“是一个叫做澹流的人,他是魔域前任魔主,是个让我很苦恼的敌人,怎么都死不了。”这两个人,一个毫无自觉地就这么对一个小孩子透露了这种说出去会对自己不利的重要消息,另一个则懵懵懂懂的完全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小核桃捏起小拳头,表情坚毅,“你放心,我会帮你打他的。”

    殊妄笑吟吟的,“小核桃真厉害。”

    等到殊妄牵着小核桃往回走的时候,殊妄忽然想到什么,又问小核桃:“如果小核桃的爸爸以前也欺负我了,小核桃要怎么办?”

    小核桃没说话,鼓着脸颊往回走。殊妄本也就是想逗逗她,见她不回答也不以为意,牵着小核桃柔软的小手,给她讲起之前没讲完的小故事。都是他在外行走遇上的事情,在他口中娓娓道来就格外有趣。

    殊妄已经忘记了自己在路上随口逗小孩的一句,谁知道他们两人回去之后,小核桃挣脱了殊妄的手,径直走向青灯大师,对他招招手,“爸爸低头。”

    等到青灯大师依言低头后,小核桃啊呜一声咬住了青灯大师的脸颊,在上面留下一个沾着口水的牙印。

    殊妄的笑意微微一顿,随即恢复了温和。‘估计会被师傅打一顿吧’他这么想着,摸了摸小核桃柔软的头发,心里却有一股莫名的开心。

    带着容尘山派的弟子正好走进来,看到女儿毫不客气咬了她爸一口的江澄:“……?”发生了什么?女儿难道是在试验她爸爸的脸皮有多厚?

    “啪啪啪。”站在她身边的鹤惊寒自然也看见了这一幕,他面无表情的鼓起掌来。在江澄看过来时,他放下手道:“抱歉,情不自禁。”

    江澄:“……”

    这天晚上,江澄在女儿这里死活打听不出来女儿到底为什么咬她爸,只看到女儿拿出了那个专门记录‘仇家’的小本本,神神秘秘的添上去了一个符号,代表一个人。反正这里面的东西只有小核桃她自己看得懂,江澄压根看不懂。

    江澄:忽然有一种女儿长大了要有自己小秘密了的惆怅感觉。

    女儿才这么小就有小秘密了,妈妈好寂寞啊!江澄捞起女儿往天上抛,见没法吓到她,就抱着她在床上翻滚,又去用脑袋蹭女儿的小肚子,一边蹭她的痒痒肉一边装可怜的哀嚎,“啊啊啊~小核桃已经喜新厌旧不爱妈妈了!妈妈好难过!”

    小核桃瘫在床上,对于妈妈的定时发疯表现的很习惯。等江澄滚到一边嘤嘤嘤,小核桃就爬起来扒拉开江澄的头发,在她脸颊上啪嗒的亲了一口。

    “喜欢妈妈。”小核桃安慰她脆弱的妈妈。

    江澄立刻原地复活,抱过女儿亲她,“那宝贝儿告诉妈妈今天跟小殊妄说了什么?为什么要咬爸爸啊?刚才在小本本上记着的是谁啊?”

    小核桃左右看看,最后一把拉过盘在旁边床柱上睡了一天的小白龙,将小白龙塞进了自家妈妈手里,很是认真的说:“今天没带小白龙玩,他哭了好久,妈妈跟他玩。”

    然后,小核桃就给自己盖上了被子,双手安生的放在被子外面拍了拍,宣布,“我要睡觉了。”闭上眼睛再不做声。

    一直睡不够的小白龙忽然被人扯下来转移话题,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的睁着两颗龙眼看着主人。

    江澄:“……你继续睡吧。”

    而这边,青灯大师对徒弟说了句:“你心不静。”

    然后殊妄就被迫听他师傅念了一晚上的经文,最枯燥清心的那种,而且是由神念直接灌注,就算他不想听也会自动回荡在脑海中,还是自带混响回音的。自他十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这种待遇了,真是久违的头痛欲裂感。

    殊妄面不改色,谦逊温和的听着。

    与此同时距此万里之遥的抚花宗内,一身穿白衣外罩白色纱袍的男子从入定中睁开眼睛。周围一群脸覆白纱的白衣人纷纷围了上去,其中一名女子担忧道:“宫主,您可还好?”

    那白纱男子脸上戴着一个白色面具,并不能看出表情,不过他的头发也是白色的,瞳孔也是银色,从头到脚的白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冰雪雕琢而出。

    “继续去找,不要再管尘如卉说的那些地方,她在拖延时间。我推演出他在南方,这次不可能出错。”白纱男子连声音都冰凉沁人。

    “宫主,既然宫主算出云先生他没事,那不如安静等待,万宗朝会即将召开,到时整个修真界大部分的修士都会齐聚,说不定能遇上云先生。”

    那白纱男子却不管她如何劝说,只语气不变的道:“去找,尽快。”

    他的声音里有些细微变化,周围的白衣人对他都很了解,闻言不敢再劝,纷纷领命散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