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混乱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08章 .混乱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虽然白苒冬从见到江澄的第一面开始就觉得她和上云佛子有某些不能言说的关系,并且没少打趣她,但她心里觉得那不过是个意外。毕竟青灯大师这人,她也算是了解,就像他的名头,一个十足的‘佛子’。普爱众生,唯独不会爱一人。

    江澄也许因为某些意外和他牵扯到一起,但也绝不会有后续。后来知晓江澄怀孕,白苒冬脑子里关于‘或许孩子是青灯老和尚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就被她自己笑着否决了,用这话来逗逗徒弟没关系,但要说这是事实,白苒冬是绝不会信的。

    她更怀疑孩子是那个无极道观鹤惊寒的,姐弟什么的,她才不信呢,都是幌子。哪家姐弟年龄反差这么大的,没有血缘关系还这么亲近,想想都奇怪。

    她甚至想着,下次鹤惊寒来此,她要好好的盘问一番,好知晓他和自己小徒弟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才闹成这样,孩子都生了,还不愿意好好做对道侣偏要以什么姐弟相称。

    但现在,白苒冬才发现,自己错了,错的一塌糊涂。真是身在此山中被一叶障目啊!

    孩子有很大的可能,还真的就是青灯大师的。白苒冬看着面前僵住的徒弟,旁边僵住的师兄和弟子们,同样有一种荒谬的奇妙感。

    青灯这老和尚竟然会有孩子,还是自己徒弟给他生的,这感觉简直就像是以后她有孩子了,哪天孩子跑来告诉她自己和容尘山派师祖在一起了……她竟不知该作何反应。说高兴吧,完全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有点想要静一静,说不高兴吧,又有种诡异的自豪感,总之情绪复杂的她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在白苒冬两百多年的时光中,她还真没经历过几次这种可怕的场面。

    其余几人除了郑谣,更是懵逼,就连谢二师伯都愣住了。他们都不知道江澄和上云寺的青灯大师有什么关系,只是从之前上云寺送过一些东西来,确定他们或许是认识的,可是今天看到这么一幅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的温馨画面,他们心里仿佛有什么碎了,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青灯大师的年纪和白苒冬差不多,甚至比大师伯还要小上几岁,但是他们的修为地位相差巨大。青灯大师是修真界几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资质,修行速度快的足以蔑视所有修士,为修真界做出的功绩更是牢牢的奠定了他出尘的佛子地位。

    容尘山派是个庞然大物,但是上云寺更加超然,上云寺的祖师,神出鬼没少见踪迹并且一心向佛的青灯大师和他们容尘山派的一个小弟子在一起了,怎么看都像是坊间胡诌的话本上的情节。

    如果江澄是个美若天仙的女子也就罢了,可是他们自己的弟子自己知晓,自己小师妹/师侄完全称不上美若天仙,甚至论美貌还比不上她二师兄燕扶苏!怎么就入了青灯大师的眼?!

    从某种方面来说完全是亲师傅师伯师兄师姐的几人,回过一部分神后,全都下意识的在脑子里冒出了这个念头——青灯大师还真是爱好特殊。

    比起众脸懵逼的同门们,江澄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一向在宗门里都比较放松,再加上刚才心绪起伏,哪里注意得到她们过来了,这下被撞了个正着,真是太糟糕了!

    明明没做什么却有一种被众人抓奸在床的感觉,心虚,特别心虚。

    场中唯一没有被影响的只有作为众人视线中心的青灯大师,以及他怀里抱着的孩子。

    江澄抢先众人之前,用力一按青灯大师的肩,“看好孩子。”然后她风风火火的推着众位僵住了的同门,一同来到隔壁的一个房间把门一关,面对着好几双炯炯有神欲言又止的目光,深呼一口气伸出一只手。

    “师傅师伯师兄师姐你们先听我说,一,青灯大师并不喜欢我,他没有强迫过我,我们之所以有孩子是因为他为了救我,而我是自愿的,并不关他的事。”

    “二,孩子出生是我决定的,他开始并不知晓,我不会强迫青灯大师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毕竟归根结底都是我的错,我连累他破戒,不能再毁了他。”

    “三,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希望大家帮我保密,否则不光大师名声要糟,估计我也要被人套麻袋打死了。”

    被江澄这一番抢白,几人互相看看,都不由自主皱起了眉露出思索的神色。最后,还是做师傅的白苒冬开口,她说:“澄澄,你自己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我们并不会越俎代庖去做什么,这个你放心,你想的清楚明白,这很好。”

    “只是,师傅想问一个问题。”

    江澄松了一口气,“师傅请问。”

    白苒冬难得的语气有些小心,“你,对青灯大师是否有男女之情?”

    江澄只是一愣就很自然的点点头,“没错,我喜欢他。”

    白苒冬叹气,两条漂亮的眉毛皱起,“那你岂不是太辛苦了?师傅也是过来人,知晓情之一字的磨人,也知晓一段感情难以放弃,但是你听我说,青灯大师此人,绝对不会爱上一个人,你若坚持喜欢他,也只是无望而已,你要做好准备莫要陷得太深。我好歹是你师父,虽然没有好好教导过你什么,但也不想你受这种伤害。”

    江澄笑的潇洒,“师傅不用在意,我自是清楚的,而且也不像师傅说的那么糟糕,我从头至尾都没想过让青灯大师回应我,我要的,也不过是目前这样的生活罢了,人还是要知晓满足才能过得快活。”

    “况且,这事说起来还是我赚了。你看,我得到了自己心上人的身体,还攀上了上云寺佛子这条大腿,拥有了一段美好的记忆,还得到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孩子,反观青灯大师,他可什么都没得到,尽得到些麻烦了。”江澄神色自然。

    而白苒冬,她想了想竟然被自己徒弟给说服了。其实这种事,只要能转得过弯来,倒还真不是什么大事,江澄一贯洒脱大方,也不会有什么事,她们其实大可不用担心。

    修行之人多洒脱,白灵一脉的弟子们更是洒脱,见江澄如此说了,众人便也不再多劝。再者,他们现在还有些神思恍惚,实在说不出什么其他的话来,就被江澄这么三言两语一一给劝走了。

    江澄:艾玛好累,解决了亲属这边还要去搞定大师那边。

    她神色如常的回去,见之前睡着的孩子醒了,大师在给她喂她拿过去的灵液,因为手生,泼的孩子的衣服,他自己的僧袍上都是。小核桃噗一声,噗了大师一脸清甜的灵液和口水。

    江澄扶着门,哈哈哈的笑出了声,刚才那点沉重心情全都消散了干净。她大步走上去说:“大师,你不会喂,让我来吧。”

    青灯大师给她挪了个位置,江澄坐下,抱着孩子给她喂,随后只听噗的一声,江澄也收获了一脸的灵液和小核桃的口水。

    江澄:小核桃,你这么打你娘的脸真的好吗?

    好在小核桃只噗了一下,就乖乖的喝了,江澄给她擦脸,顺手给自己也擦了擦,然后看到旁边的大师,相当顺手的也给他擦了擦。

    她一边糊人家脸一边问:“大师,你什么时候走啊?”

    “即刻便走。”

    “我师傅他们知道了,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无。”

    其实这答案江澄也知晓,估计有一天,全修真界的人都知道了,青灯大师也不会有什么别的反应。他并不在乎这些,作为上云佛子的名声也好,地位也好,从来不能影响他半分,他是个真正只遵从自己心的人。

    就算不是上云佛子,而只是个偏僻野寺里无名僧人,他也还是现在这个样子。这样的人,即使别人看上去冷情了些,却很吸引人。

    真正在乎这些的是江澄,她终究没法做到大师这么出尘的,大师不在乎这些,他走在一条路上,从不四顾从不后退,只看着眼前,向着自己选择的目标,往前走。

    而江澄,她的顾虑太多,牵挂太多,看似洒脱,终究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两个人有各自的生活,除了对方,还有其他更多更重要的东西。

    江澄:“大师,我一直很好奇,你有什么想要达到的目标吗?比如普渡众生,世界和平,飞升成佛什么的?”

    青灯:“无。”

    江澄惊讶了,佛修十个中有十个是这个终极目标,大师怎么又搞特殊?不过想想是青灯大师,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大师,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呢?”江澄又问。

    “皆可,并无不同。”青灯回答。

    江澄:“好吧我输了,你比我洒脱一万倍,你可以走了。”她跟这种得道高僧没话说。

    “那我便告辞了。”

    修真界直男巅峰青灯大师说走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遇上了另一个修真界直男巅峰鹤惊寒。接到姐姐的信匆匆从修罗场上下来,赶来看望姐姐和新出生小外甥女的姐控,正面对上了疑似刚看完孩子出来的姐夫。

    “啪!”一声钝响,鹤惊寒拿在手里的黑剑擦着青灯大师的脸颊,插.进了青灯大师背后的门上,整扇雕花木门都给炸了。

    “手误,失礼了。”鹤惊寒冷着脸道。

    青灯大师没有动,慢吞吞的抬起眼皮,淡淡的应了一声,好似根本就没有看到一柄剑从自己眼前飞过去。

    鹤惊寒一招手,被他扔出去的黑剑自动飞了回来,这次是对着青灯大师的后背。眼看剑尖就要刺破那身普普通通的白色僧衣,鹤惊寒发现面前的人忽然就凭空消失了,连他也捕捉不到对方身影。

    嚯然转头,人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悠悠往山下去了。那身白衣,看上去就像一片缓慢的云,眨眨眼的时间却已经身在青山之外,只留下一道飘渺的声音。

    “血煞之气会影响江禅,小心。”

    鹤惊寒面无表情收剑,看一眼自己身上沾满的血和煞气,用术法散去煞气,又一把拉开沾血的衣物扔掉,披了一件新衣,走进了房中。

    听到外面动静的江澄正在和女儿小核桃大眼瞪小眼,见弟弟满面寒霜的走进来,赶紧朝他招手,“小浔快来,来抱你外甥女!”

    然后一会儿后就变成了鹤惊寒小心的抱着软乎乎的外甥女,而小核桃依旧满脸不高兴的拽样,瞅着她舅的表情跟瞅着她爹的表情也没什么区别。

    旁观的江澄:原来女儿不是不喜欢爹,而是标准表情就是不高兴。也不知道究竟谁能让她改改这个拽上天的臭表情,这么小就这样,长大肯定更拽,啧啧。

    就这么对着瞪了一会儿,鹤惊寒端着那标准的冷冰冰表情转头看他姐,语气略有些无措,“姐姐,她不喜欢我吗?”

    原来看上去很镇定的弟弟心里是很忐忑的,江澄笑嘻嘻的张口就说瞎话,“谁说的,这小家伙对谁都这个表情,刚才对青灯大师那表情更加不满呢!”

    鹤惊寒一听,顿时就满足了。

    江澄:弟弟你也太容易满足了。

    瞧着鹤惊寒那僵硬的抱孩子姿势,江澄好笑的摇摇头,接过已经开始各种扭动的小核桃。她抱着孩子挨坐在鹤惊寒身侧,看看鹤惊寒又看看小核桃,神色很是温柔,“小浔,之前我来到这个世界,以为再也见不到唯一的家人了,现在我不止找回了你,还有了一个新的家人。你和小核桃,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牵挂的人了,我希望你们两都能好好的。”

    鹤惊寒沉默了一下,忽然把脑袋靠在了江澄的肩上。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弟弟撒娇的江澄一下子感动了,空出一只手来摸了摸鹤惊寒的脑袋。

    恰在这时,得到青灯大师离开消息,准备来好好探望徒弟顺便再详细问问情况的白苒冬,又看到了这一幕。

    抱着孩子的江澄,还环着鹤惊寒一脸满足微笑,怎么看怎么像和谐的一家。

    白苒冬:……这么快就换了个人,孩子他爹究竟是谁我已经猜不透了,江澄你可以的。(冷漠.jpg

    江澄:……这次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