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换地方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102章 .换地方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死人经天影仙玉尘缘斗战狂潮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青灯大师收到了一封信,江澄寄来的。

    一共三张纸,第一张写着“多谢大师当年不杀之恩”,第二张写着“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第三张写着“哈哈哈哈”,这哈哈哈整整写满了一张纸。

    青灯大师收好信,继续心无旁骛的念经,对于江澄突然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其他反应。当然江澄也没指望他有什么反应,她只是怀孕后变傻了而已。

    ————

    “专心!”鹤惊寒负着手站在试剑台上,对于那些眼神频频往一边瞄的弟子冷冷道。

    众弟子闻言,下意识的收回视线,手中的剑看上去是挥动的无比认真了,但是他们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大概就是——“啊鹤师兄/叔终于把道侣带出来啦大家快看啊!”“好一个毓秀文雅风姿动人的美男子,不愧是鹤师兄/叔带回来的道侣,虽比不上鹤师兄/叔的美貌,但光从气质上看也是个不错的道侣呢!”“就是腰好似粗了些。”

    江澄因为吃的太多,又一次去伍茗那里检查身体的时候,被对方说了‘养伤养得太过,缺少锻炼肉长的太多’,于是鹤惊寒就再也没有给她投喂好吃的了,并且再也没有容忍她到处晃荡吃瓜赏景睡觉的行为,坚定的执行了伍茗的建议,他要开始督促自家懒惰的姐姐锻炼了。

    一大早,江澄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自家弟弟毫不客气的提拉了起来,江澄也没法对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弟弟发脾气,只能打着呵欠跟着自家弟弟来到了他每日练剑的试剑台上。

    除了第一日远远的和伍茗一起看过,江澄还未上来过试剑台上。同样的,这里大部分的无极子们,也是第一次看清楚这位传说中的鹤惊寒道侣,到底长得什么样。

    “难怪就算是脾气暴躁的蓝玉人蓝师侄/姐都在见了他一面之后,都什么没做的离开了。”众位无极子将蓝玉人匆匆来匆匆走的事,自发自的算在了江澄身上。虽然从某个方面来说,确实是这样。

    “自行练习。”鹤惊寒照例带着无极子们练过一番后,就吩咐了一句,然后自己提着剑来到江澄身边。

    “陪我练一把?”江澄笑道。

    鹤惊寒点头,“来。”然后他带着江澄来到试剑台的某个空闲的小台上。试剑台面积不小,上面分布着大大小小上百个分剑台,每一个剑台都有不同的效果,例如有的剑台上有额外的机关,有的剑台上在对战的时候会出现幻像,有的会出现各种真实的风沙冰雪等等。

    不过,鹤惊寒带江澄来的只是最普通的切磋用的试剑台,地面还是那种特殊材质,摔下去也不会疼的。直男鹤惊寒为了姐姐,费尽了心思,连关心人这种从未点亮的技能都自发自的领悟了。

    两人面对面的站定,只一瞬间,场中二人都放出了自己收敛的气势,鹤惊寒自然是霸道冰冷,但看似温和文弱的江澄也不遑多让,进入战斗状态的江澄就好似换了一个人,锐利的金色也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危险感。

    “咦,竟是金系,我先前还以为是木系水系灵根修炼为主的呢。”

    “是金系也很正常,我们鹤师叔看上的人,若是一点锐气都没有,那才奇怪呢。”

    旁边自己练习的无极子们放缓动作,一边密切的注视着那边准备开打的两人,一边互相眼神交流。

    “你比我厉害这么多,可千万要手下留情啊~”江澄挥动自己的木剑,瞬间镀上一层光华。这剑原本是金色,但是在她又上了一个小台阶的时候,原本的金色已经转成了银色,剑也越发的锋利了。

    鹤惊寒站在原地,握着白色的剑柄,剑尖垂向地面,面对袭向自己的江澄,他一动不动,没有出剑反击的意思。然而就在江澄的剑快到他面前时,微微一动,鹤惊寒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江澄的面前。

    江澄并不意外,毕竟修为差的太多,她要是能一剑就碰到鹤惊寒那才奇怪呢。不过她在半空中稳稳的转了个方向,一弯银色的弧线就唰的斩向了右边,但在前一刻,黑白双色交错的人影已经跃在了他的剑尖之上。

    江澄的剑不算快,但她的反应绝对称的上快,一剑未尽就接着改变剑势,接二连三之间的衔接格外流畅,仿佛已经演练过千万回,而不是临时因为对手的改变方向而做出的动作。

    不仅是鹤惊寒发现了,旁观的无极子们也发现了,江澄的感觉十分敏锐,她好像不用思考就能知道对手出现的地方,并且原本还算慢的剑越来越快,直要逼得人无法再躲。

    为了确保江澄不受伤,鹤惊寒的打算本就是只防守不反击,但江澄笑眯眯的越逼越紧,就是在逼着他出剑。要躲……自然还是躲得过的,只是姐姐的意思都这么明显了,他再躲姐姐就该不高兴了。于是鹤惊寒也终于出剑。

    鹤惊寒的黑剑是雷霆万钧,白剑却像月华如练,江澄只接了他一剑,就感觉内息不稳,然而她更多的还是高兴,弟弟这么厉害,她怎么能不自豪不高兴?被人超过是个不太好的词,但这个人如果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作为家长心中就只剩下欣慰了。

    几招过了把瘾之后,江澄也不再用全力,只是试探着克制着和鹤惊寒过招,顺便把自己从前不太顺手的各种招式都给他使一遍,难得有这么好的陪练在,不好好练一练实在是浪费了这个好机会。

    鹤惊寒的经验自然比江澄多得多,很快就变成了他在引导着江澄,并且有意的给江澄展示了一下她剑招上的缺漏。那些江澄不太明白的剑招,鹤惊寒只是看了一遍就有所收获并且能做得更好的展示出来,江澄不禁感叹,鹤惊寒确实是个天生的剑修。

    两人在这里温温和和的练招,那边的无极子们又开始交流了。

    “不愧是和道侣过招,鹤师兄的剑从来没有这么温和过。”

    “是啊,那力道小心翼翼的,若是换了我,鹤师叔就直接加重力道,刚才那一下,我就得飞出去了,哪像江道友这样只是退了一步。”

    “刚才那一招,鹤师叔使了三遍了,一次比一次详细,这引导的真不错啊。师兄,下次与我过招,不如你也试试?”

    “好,晚上试试。”

    “两位师兄,这种话留着晚上回去自己说啊,师弟们还在这里呢!”

    “呵呵。”

    鹤惊寒卸去江澄的剑势,顺手就收了剑,江澄见状便也停下了动作。

    “累了吗?有哪里不舒服吗?”鹤惊寒将她带到旁边的休息区,顺手倒了一杯茶递过去。恰好无极子们也到了休息的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壮着胆子靠近了休息区。见鹤惊寒没有说什么,他们就很快的坐到了江澄附近想要与她攀谈。

    “各位有礼了。”江澄笑得和善。鹤惊寒坐在她身边不语,等那些弟子挨个介绍完自己,并且有两个提出想与江澄切磋剑法后,他才开口指指江澄道:“这是我姐姐,身怀有孕,现在该休息,不能切磋。”

    众位弟子:诶?听到了什么……好像信息量有些大……需要静一静。

    知晓内情的穆师姐等人,喝茶的喝茶,拭剑的拭剑,淡定的很。

    场中沉默了许久,才有一位看上去年纪比较小的无极子猛地惊呼道:“所以江道友不是鹤师叔的道侣?!”

    众人看向他,这人现在才反应过来吗?

    那个长着张娃娃脸的无极子忽然脸红着瞟了一眼江澄,“那江道友有没有道侣?”

    他这意思,莫非是想追人家?其他无极子都被娃娃脸这大胆之举给震慑到了,这家伙难道没听到鹤师叔说那是他姐姐吗?这家伙想做鹤师叔的姐夫?!胆子也太大了!

    鹤惊寒站起来,对着娃娃脸面无表情道:“过来,和我切磋。”

    娃娃脸:“……”

    众无极子:“……”

    江澄:“……”

    最后,那娃娃脸被鹤惊寒戳到了试剑台下,从巨剑峰上掉下去了,掉下去之前,鹤惊寒还‘不小心’的扔出了一大块冰,砸向悬崖,瞬间那娃娃脸的惨叫响彻整个峰头。

    那日之后,江澄每日都来试剑台和弟弟练一会儿剑,短时间内进步飞速。她对于剑的天赋虽比不过鹤惊寒,但也十分不错,偶得绝妙的剑招,能让鹤惊寒都点头认可。其他无极子眼馋想要与江澄切磋,最后全都被鹤惊寒扔下了试剑台。

    对于某姐控弟弟来说,自己和姐姐过招尚且要小心,其他下手没轻没重的,怎么可能让他们和怀着身孕的姐姐动手,痴心妄想。

    上午练剑,下午去甄杏遥的高塔听琴顺带午睡,江澄的小日子过得安逸又平静,平静的她几乎忘记了外面那些是非天灾。

    直到一日,无极子排行第六的冢回到了无极道观,带着满身的伤,还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修真界西南一带,出现了许多的魔偶,数量极多,出现的也很突然,那处死界扩散的很快,附近的小门派宗门已经转移,还有一些凡人城池没有搬走。谁都没想到会忽然出现那么多魔偶,离得近的那些城镇村庄已经没有了一个活口。

    所谓魔偶,是魔修用人炼成的怪物,喜吞吃人肉,一般是魔修制作出来做走狗打手的。魔偶的制作需要大量的活人,最重要的是需要阴煞之地来存放那些还未死去的活人,让他们慢慢被阴气侵袭再灌入魔气。

    合适的阴煞之地难寻,修真界的那些阴煞之地都常年驻守着佛修,根本没有地方能让魔修大量制作魔偶,但是现在出现的大量魔偶并不是假的,那这些魔偶究竟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又是何人制作?

    联系到尚未寻到遏制方法的死界,知晓这一情况的人,俱都心中隐隐担忧起来。

    “姐姐,我不日将带人前往西南,你留在这好生休养。”鹤惊寒每逢这种事必会前去平乱灾祸,往常无牵无挂,现在虽然有了牵挂的姐姐,他也没有丝毫犹豫。

    江澄摇摇头,拍着弟弟的肩:“姐姐来这里是为了多和你相处一段时间,现在既然你有事要离开,我也该走了。就像你是无极道观的弟子,姐姐也是容尘山派的弟子,这种事肯定不止一处发生,我也该早些回去宗门看看情况了。”

    鹤惊寒带着众位无极子赶往西南解决魔偶之祸时,江澄也包袱款款的回去了容尘山派。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