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教徒弟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90章 .教徒弟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大主宰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寒山古寺中,钟声幽幽,云雾缭绕,几枝红叶隐在大片的青松涛海中,显出几许沉默中的热烈。

    年轻的僧人在青石道上行走,提着木桶给路边的紫阳浇水,在石板上浸出一些水渍。有僧人在寺门前清扫落叶,不言不语,将修行融入每一日的日常之中。

    忽然,上山的石阶上出现一个身影,那身黑白双色的道袍,让扫地的年轻僧人能轻易的认出,来人是无极道观的修士。

    “阿弥陀佛,客人至此,所为何事?”僧人上前行礼问道。

    来人还了一礼,表情温润的微微笑道:“在下无极道观书子桉,我们无极道观的鹤师叔寄来一封信,嘱咐我务必亲自送到贵寺青灯祖师手中。”

    …………

    在静室阵法之内的青灯大师微微抬眼,被僧人放在门口的信就出现在他眼前。他伸出手,腕上光华流转的菩提子顺着手腕落下一些,卡在腕骨之上。拿起信的一瞬间,一股寒霜之气顺着信蔓延上他的手指。但也只是一瞬间,又化作水汽消失在空气中。青灯大师淡定的打开信,垂眸将信中的内容看进眼中。

    这信,能看出写的人十分慎重,纸用的寒梅笺,格式讲究,雅致又精致。信中遣词造句无一不得体,得体疏离的甚至有些像是……宣战书。

    无极道观太上长老最优秀的弟子,鹤惊寒,人如其剑,人如其名,确实锋利逼人孤鹤凌寒。青灯大师合上信,脸上微微带笑。饶是看了这么一封暗藏警告宣战的信,他也没有丝毫心情起伏,依旧淡然的好似全然不在意。

    只是,他周身阵法内的长明灯忽然同时一黯,另一个声音在他的天府内响起,语气幸灾乐祸至极,“江澄那小家伙还真的怀了你的孩子,老和尚你要当爹了,怎么也不高兴一点,要是被那小家伙知道,一定会哭的。”

    “哦,不对,人家现在有了个鹤惊寒在身边守着,你这个老和尚该为年轻人让步了,说不定过段时间,你的孩子都要改叫那个姓鹤的小子做爹了哈哈哈~”

    青灯闭目,平和的声音回答道:“因为你才造成如今的后果,你让江澄为难了。”

    那幸灾乐祸的声音哈哈笑了两声,“谁说是我让她为难了,虽然我故意不提醒她,但归根结底,她会为难的可不是孩子,而是你,是你会让她为难不是吗?”

    青灯大师一顿,忽然叹息了一声,赞同了那个声音:“确实,是我让她为难。”

    那声音也静了一会儿,然后问道:“看你这个样子,是不会和年轻人去争的,怎么,还真的要把小家伙让给那个姓鹤的小子?”

    “世间之缘,最是难以琢磨。”

    青灯看了一眼放在一侧的散发着幽幽香味的信,答了这一句便笑而不语。他周身的明灯一瞬间恢复了明亮,而天府之中的那个声音再也没能出声。

    江澄不知晓自己费心瞒着的事情,已经被自家弟弟暗搓搓的戳到了青灯大师面前,她趁着弟弟去杀妖的空闲,在教导自己的新徒弟。

    二徒弟江月,外表虽然是个小萝莉,但灵魂却是江澄这具身体的原本主人,那个傻乎乎的娘死爹不爱的软包子,因为太没心眼又太软,人人都能踩一脚,所以狗血又凄凄惨惨的死在了花一样的年纪,被她穿了。

    江澄虽然不知道江月是怎么会变成一个孩子重新活过来,也不知道她那个假爹为什么这么放心的把她托付给她,但是作为接手了江月身体的人,她还是愿意帮江月一把的。

    另外,从她得到这具身体,并且看到江月的记忆后,江澄就十分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现在有机会好好的教♂导一下这软包子,想想还有点激动呢。

    江澄笑眯眯的看着面前换了身新衣服的江月小萝莉,绕着她转了两圈,满意的点头,“不错,可爱的小徒弟就应该穿的漂漂亮亮的才对啊!这件绿色的不错,刚才那件蓝色的也不错,道友麻烦你帮我把刚才说的那几件都拿来。”

    在一旁等着的女修是这家店的老板,闻言掩唇一笑道:“这位道友还真是宠爱弟子啊。”说完就将那些衣裙一一取给江澄。

    江澄比划了一下,递给整个人红成虾子的江月一件粉色的可爱花瓣小裙子,怂恿她,“快,徒弟把这件穿给师傅看一下,完了出来师傅给你扎个漂亮的头发。”

    江月非常不好意思的抓着自己的袖子,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叫,“不用买这么多,我的衣服已经够了。”

    江澄呵呵笑了,“你爹那是什么直男审美,给你买的那些衣服能看?!那是粉嫩嫩的小萝莉该穿的衣服吗?!”

    在调♂教太胆小怯懦的徒弟之前,江澄想到刚穿越时这个身体那惨不忍睹的妆容,觉得很有必要先纠正一下徒弟的审美。教徒弟,特别是女徒弟,先从逛街开始。

    “做徒弟的,最重要就是听话,师傅说的,一般而言都是为了你好,所以不能拒绝。”江澄虎着脸,江月只抬头看了她一眼,就立刻低下头答应了,乖乖的去换了衣服。

    江澄:这小徒弟也太胆小了,都是因为从小大人没有教好,空长年纪,这样可不好。

    她已经开始盘算着让大徒弟赌神风有止,带着小徒弟江月去那些混乱的赌坊涨涨见识了。或者把江月也扔进白灵山一脉的小黑屋去关上几年,里面的老祖们会彻底的帮她进行改造的,就像她一样。江澄意识到自己正在想着摧残小花的糟糕想法,咳嗽一声打消了这个念头。

    很明显,江月不适合那种方法,让她进去了,能不能出得来都不知道。只能一路上多注意,给她找一些锻炼的机会。

    是时候做一点教孩子的练习了,以后总会用到的,江澄摸摸自己瘪瘪的肚子,不住点头。就当是提前练习好了。

    “月月,走路抬起头,不要含着胸。”江澄走在街上,看着拘谨的二徒弟说。

    江月无法不拘谨,她本来就是个凡事闷在心里,很多事都并不会太计较的性格,不会拒绝人,也轻易不会生气,好欺负的江澄都叹为观止。江月从‘父亲’那里知道了很多事,比如说自己的死而复生都是‘父亲’做的,而‘父亲’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而是她母亲的血亲,她的亲生父母早就死了。再比如她从前那具身体里有一个叫做江澄的女子,就是现在这个成为了她师傅的人。

    如果是一般人,复活后发现自己从前的身体被另一个人占据,多少也会有些异样的心思,但江月并不是,她只觉得有些羞愧于面对江澄。她从前一直就对于自己的样貌感到自卑,觉得自己一个女子竟然长成男子的模样十分的奇怪,又不敢与其他人说起,也没人愿意听她说这些,只能每日把自己的脸用厚厚的妆容遮盖起来。

    她自己都嫌弃的身体,现在落到了别人的头上,江月总感觉让江澄受委屈了。江月就是这样一个……无法言说的软妹子。

    江澄听到自己的二徒弟满脸羞愧的小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后,差点给她跪下。徒弟善良正直很不错,但是到这种程度真的让人担心了,她一个人的话绝对会被人欺负吧!绝对会!

    “月月,告诉师傅,你是不是经常被人欺负?”江澄蹲在江月身前,按着她的肩膀认真问道。

    江月眨了眨眼睛,茫然的摇头,“没有人欺负我。”

    江澄缓缓把手按在了她的脑袋上,沉痛道:“我明白了,就算有人欺负你,你也不会觉得被欺负了。对了问一下,你那个爹,你觉得他怎么样?”

    江月认真道:“是个很好的人,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却抚养我长大,虽然在我前十几年,他不怎么愿意见到我,但是我死后他却花费力气将我移魂到这具孩子的身体里,他的恩情我无以为报。”

    江澄又问:“那你觉得在你长大的江城,总是讽刺你的妹妹如何?”

    江月想了想说:“虽然说话不好听了些,但并没有什么坏心思,也没有伤害过我。”

    江澄问:“那你当初暗恋的那个什么表哥,就是很丑的那个,让你离开江家导致你被坏人抓走的男人,你觉得他怎么样?”

    江月:“他只是不喜欢我而已,并没有错,离开也是我自己的选择,还有,他并不丑啊。”

    江澄捏她的脸颊,“那还不丑?徒弟你的审美有很大的问题诶,难道说你还喜欢他呢?!”

    江月赶紧摇头,江澄这才放开她,揉了揉她被捏红的脸颊教育她:“不喜欢就好了,你那审美也太差了,等我弟弟回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俊朗的男人!”

    江月迟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小声不太好意思的问:“比、比你还俊朗吗?”

    江澄被徒弟反问的哑口无言,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她是被徒弟夸奖了吗?她的夸奖方式真是和弟弟如出一辙,但是其实徒弟夸奖的是她自己吧!

    江月见师傅表情奇怪,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连忙摆手说:“不,不,我的意思是师傅的气质很让人羡慕,很……潇洒,如果是我在这具身体里,我还是那个其他人口中的丑姑娘。”

    江澄叹气,这种十几二十年养成的自卑习惯真不好,说真的她那个假爹教孩子的能力实在不怎么样,好好一个妹子看给教成什么样了,难怪甩手交给她了呢。江澄腹诽完,点住江月的额头将她又不知不觉低到胸口的脑袋抬起来。

    看着江月澄澈的双眸,江澄明白了。她根本没办法改变二徒弟的想法,因为她是个天生的善人。不过这一点虽然不用改变,但太自卑胆小这一点,必须改。

    江澄下定决心,对江月道:“去,今天师傅给你布置的任务就是去门外拦一百个修士,不论男女,问她们‘我长得可爱吗’。”

    江月愣愣的看着她:“啊?”

    江澄把她往门外推去,自己靠在门框上挥挥手:“我就在这看着,你快点。”

    江月小小一只站在路边,仿佛还没弄明白自己要干什么,茫然的一个劲的回头看她。

    “快问快问,问不完的话就加到明天。”

    “可是,师傅,我……”

    “如果你不问的话,我下次就改成要你在我们容尘山派的山门前大喊‘江月是最可爱的女修士’喊五百遍,师傅说到做到。徒弟要知道,容尘山派是个大派,有许多人的,到时候不仅是师傅,门派里面的师兄师姐师叔师伯们全都能听到。”江澄眯着眼睛笑,伸出五根手指摇了摇,“啧,五百遍啊,还要大声喊,得喊上一天吧。”

    胆小又害羞的江月被那可怕的场景给吓得抖了抖,然后做了许久的心理准备,才颤颤巍巍的对路过的一个修士小声问道:“请问一下,我、我……”她还在那我我个不停的时候,那修士已经走过去了。

    江月又回头看自家师傅,却看见她摇了摇头,“不算,再问。”

    接下来,江月硬着头皮,总算问到了一个人。那是个看着不太好接近的女修,但是出乎意料的,看着江月红着脸小声的问出了那个问题,那女修微微一笑,直接道:“可爱。”

    江月一愣,等那女修走开,猛地转头看江澄。江澄拍了拍掌,“不错,第一个,还有九十九个,努力啊!”

    也许是终于成功了给她带来了一些信心,江月接下来终于不那么结结巴巴了,但声音依旧很小,江澄也不催她,每天在一旁吃着瓜看徒弟的各种糗样,看的乐不可支。她总算理解了自己的师傅为什么那么喜欢坑徒弟了,因为很有趣。

    当然这期间也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毕竟不是所有修士都和蔼可亲,江月有一次问到一个男修,那男修满脸垂涎的伸手就要摸江月的小脸蛋,嘿嘿笑着说了些下流话。当然这男修最后的下场是被一旁看着的家长江澄给一剑戳在了地上。

    就这么问了两天,第三天下午的时候,依照师傅意思在路边问人的江月,看到一个带着满身血气的男子朝自己走来。和她站在这里看到的那些修士们不同,这个男修虽然面无表情并无恶意,但是就是莫名的让人害怕,不敢接近,像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