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回去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89章 .回去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我就出门了几天,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凌小心

    凌小心哼着歌提着药篓回家,这次他去了一个新的地方采药,寻到了几株非常难得的灵药,心情异常的好,走路都带风。

    脚步发飘的走进内院,凌小心一眼就看见自己的两位客人一个坐一个躺,坐的那个是这个时间本该出门的鹤惊寒,他的剑放在一侧,手边摆着十几样坚果,正在一丝不苟的剥壳。明显的动作生疏,拨出来的果仁都带着缺口。

    而躺的那个自然是江澄,她将脑袋枕在鹤惊寒的腿上,姿势清奇的翘着二郎腿,不时接过鹤惊寒递过来的果仁,抛着扔进嘴里,边吃还边指指点点说:“换一个,我要吃刚才那个脆一点的。”

    “嗯。”鹤惊寒答应,然后就改剥另一种坚果,听话的不行。

    凌小心:我的眼睛是坏了吗?只知道提剑杀杀杀的鹤惊寒在给人剥坚果!从前一句废话都不会多说,除了打架之外的事情都不会多看一眼的鹤惊寒,在、剥、坚、果!前些天鹤惊寒的改变给他带来的惊讶就已经足够大了,没想到几天不见的变化就更加大了,世界变化的速度太快他有些看不懂。

    凌小心捡起刚才因为冲击太大掉在地上的药篓,看向江澄。心中忽然升起浓浓的敬佩之情,江澄真是个能化腐朽为神奇的神人,鹤惊寒这种冰雕都能搞定。不过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走之前这两人还是相敬如宾友好和谐,怎么现在突然就变成你侬我侬(误)了?

    难道……鹤惊寒是想给江澄肚子里的孩子当后爹?!凌小心在这短短几息之间就已经想到了无数可能,并且开始对自己之前的猜测深信不疑——鹤惊寒这家伙一定早就对人家情根深种,所以这次趁着人家怀孕心灵碎弱的时候乘隙而入,而曾经受过情伤的江澄被他的守护感动,所以终于答应跟他在一起。

    凌小心没想到,鹤惊寒竟然是这样的汉子。

    “凌小心,你回来了不进来,在门□□.笑什么?”江澄坐起来,把脑袋懒洋洋的靠在鹤惊寒的肩上,端起旁边的香茶喝了一口,笑着对凌小心说。

    凌小心闻言收敛下表情,正直的道:“胡说,我哪里有淫.笑,只是见到朋友终于修成正果非常欣慰而已。”

    江澄:“你在说什么,总感觉你误会了什么。”

    凌小心:“我明白,你们不用解释。”

    江澄似笑非笑,“既然你明白我就不解释了。”

    “哎哎哎,别别别,你倒是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凌小心提着药篓三两步走过来,伸手就要拍江澄的肩,还没碰到,旁边的鹤惊寒就已经用剑柄拍开了凌小心的手。速度那叫一个快,忽略他的姿势那叫一个高冷。

    凌小心抱着自己的手,看着两人心里好奇难忍,“你们到底怎么了,该不会真的要在一起?”

    江澄抱着胸严肃脸点头:“没错,我们等你回来呢,跟你告别了,待会儿我就跟他一起回无极道观。”

    凌小心倒抽一口凉气,还真的!这都要回去住一起了!他纠结的看向江澄,然后瞟着还在低头剥坚果的鹤惊寒,小声说:“江澄啊,你知道整个修界有多少人对这家伙有意思吗?你要做好和无数修士抢人的准备啊,那简直太可怕了,就连我这种普通朋友都被这家伙连累,受过几次他的爱慕者们莫名其妙的攻击!”

    清心寡欲的冰山美人男神名花有主了,凌小心已经能想象得到江澄的路会有多么坎坷了。可江澄看着他的表情,却忍不住大笑出声。凌小心一腔关怀被她的笑声浇了个干净,只觉莫名其妙,还想再问却见鹤惊寒看他一眼,道:“不要打扰她休息了。”

    凌小心:“……哦。”为什么交的朋友总是这么欠揍。

    江澄倒是好心安慰了一句,“放心,我没事的。对了,这几日打扰了,我们这就走了,你自己保重。”

    说走就走,鹤惊寒和江澄,两人背着剑就走了,一高一矮,一潇洒一挺拔,留下凌小心一人在原地伸着手阻拦不及满头问号。

    “小浔,我们直接御剑回去?”江澄问。

    “御剑太危险,不急,慢慢回去便是。”鹤惊寒回答。

    江澄:“我们可是剑修,御剑危险?!”

    鹤惊寒:“危险。”

    江澄看了一眼弟弟的表情,无奈的摊手,“好吧好吧,听你的。”

    于是两人就和江澄来时一样,甚至比她来时的速度还要慢,一个岛一个岛的慢慢移动。这样经过的地方多了,江澄储物袋里的各种土特产也越来越多。她弟弟,一个大写的会赚钱但不用钱的土豪。

    在那个世界被姐姐养着的江浔,心里有一个愿望,长大之后赚很多很多的钱,给姐姐买所有她想要的东西,现在这个愿望,鹤惊寒实现了,所以他心情很好,虽然从表情上看不太出来。

    姐弟两经过花月岛,江澄有心想去藤花坞看看,鹤惊寒却不怎么愿意,他一点都不想自家姐姐靠近危险之源,在江澄的强烈要求下,二人还是去附近绕了一圈,这么一看,江澄发现了一件事,藤花坞里面似乎很是热闹,而引起这热闹的是一群戴着斗笠白纱,身穿白色云纹衣裳的神秘修士。

    江澄上次有过一面之缘,还捏碎了他一块灵玉的羌择君陪在那群白衣神秘修士身边,之前面对江澄和其他人时的倨傲淡然表情完全变成了小心和讨好。

    那群白衣神秘修士似乎是在寻找什么,几乎把花月岛翻了个遍,特别是那些红楼妓馆,里面每一个人都被他们叫出来看过。那些颇有身份的修士们,大部分就算心有不满,看在羌择君的面上也不会说什么,毕竟都有些眼色,看到地头蛇羌择君的态度都如此谦逊,哪还敢对上那群神秘白衣修士。

    也有些修士仗着自己有些背景,修为还不错,对那些白衣修士的打扰感到不满,和他们发生了一些矛盾,而这些人,就全都被挂在了藤花坞那巨大的藤花枝上,一排排随风飘荡,供路人观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惨得很。

    同样有被绑在树上经验的江澄路过,看到那群人的惨样,在心中表达了深切的同情。同时,询问鹤惊寒也没有得到那群人确切身份后,江澄更加好奇那群白衣神秘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了。

    相比有好奇心的江澄,鹤惊寒则是完全不在意那群人,他只说过一句话:“那两人的修为很高,我看不透,其余人的修为也绝非泛泛之辈。”

    鹤惊寒说的两人是带头的一男一女两个白衣修士,还有其他近百个修士看上去都像是听命于那两人。江澄兴致勃勃的看了一阵热闹,还看见了一个跟她之前疑似绑架有关的人——曲沉襄,江澄发现这曲沉襄的脸色苍白,明显受了重伤。

    看完热闹的姐弟两接着去了下一站,结果不到一日,就发现那群白衣修士也来到了这个岛,同样的先把各处的风月之地翻找一遍,架势大的引起了不少不满,但都很快平息,因为那群白衣人远不止一支,陆续又有好几支数百人队伍的白衣人前来汇合。

    人数多修为高,所到之处鸡飞狗跳声势浩大,偏偏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头。

    江澄和鹤惊寒在路边的茶室和酒楼,随处都能听见有人在谈论这群不知身份但是强势的白衣人。从死界出现后,难得又出现个大新闻,且不知好坏,众人自然不会放过,谈论热烈。江澄本着吃瓜群众看热闹的心思,一直都是听过就算,直到某日听到一位修士随口说了句,“说不定是什么隐世家族仙宫之类的,寻找叛逃弟子呢。”

    江澄电石火光中,忽然想起了差点被自己遗忘在脑后的大徒弟风有止,或者说,前第一美人云无期。他有个金主,世外仙宫宫主。这么一联想,是不是觉得有些联系?不过大徒弟是她在妖兽肚子里刨出来的,这群人专找风月之地,说不定也是她想差了。

    不管怎么样,江澄把这事放在了心里。说起来,就是因为救大徒弟,她才会误入鬼城认识了鹤惊寒,兜兜转转一圈没想到竟然是她一心想回去找的弟弟,缘分这事真是难以言说。

    “姐姐为何这般看我。”

    “我弟弟真帅啊。”江澄感叹。

    “姐姐才是丰神俊朗。”鹤惊寒认真道。

    江澄:“……”被弟弟这么认真的夸奖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两人离开无尽海海域时,江澄发现比起自己来时,越是外围,那些妖兽海兽越来越多,危险程度也发生了改变,若是她一人,虽没有什么大问题,但肯定要麻烦一些。不过现在有了弟弟,江澄彻底变成了废人,只需要看着就好,弟弟再次让江澄想起了那时候在鬼城,被男神碾压的震撼。

    两人来到无尽海边那座望渊城时,江澄的身体出现了一点小问题,导致无法再赶路了。

    因为接连经历了发现怀孕还有找回弟弟两件大事,江澄把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她手臂上那些吸血蝙蝠的血液造成的红痕消失,这表示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吸收了那些血液,就像蜘蛛沧迩叔叔所说的,她变成蝙蝠了。不,应该说是背上长出了一对小肉翅,巴掌大小的翅膀。

    某一天,江澄突然的觉得背后痒痒的,伸手一摸就发现不对劲,然后她才终于想起这回事,只是多长了对小肉翅而已,这比起当初沧迩叔叔说的变成半人半蝙蝠来说,真是太好了。江澄大松一口气,哭笑不得的拽了拽背后的小肉翅,把这件事告诉了弟弟。

    鹤惊寒看到姐姐背后那两片小肉翅,再听她说起原委,立刻就炸了,神情肃杀,一瞬间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骤降。他二话不说,一阵风似地拔剑就流星一般的御剑离去,只给江澄留下一句话:“待我替姐姐拿来那蝙蝠妖的妖丹。”

    江澄起身追出去的时候,发现自家弟弟连个影子都没了。

    好吧,她该习惯这个变得杀伐果断说干就干的弟弟。很清楚自己跟去就是拖油瓶,她干脆安心的等在望渊城里。

    江澄是个闲不住的,不会就在房间里老实等着,自然要出门逛街的。这一逛就来到了一个颇眼熟的院子前,就是她渡海之前来过一次的地方,她在大雨中把一个小姑娘送回了家。而现在,那个当初让她有些好奇的缺心眼小姑娘就站在门口。

    江澄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又见面了,还记得我吗小姑娘,之前我们见过的。”

    那小姑娘瞅着她,有些苦恼的样子。

    江澄蹲在她面前,“怎么了小姑娘,你爹罚你在这站着呢?”

    小姑娘摇摇头,“不是,爹他前两天就走了,说要去做没做完的事,让我在这里等你。”

    江澄一愣,指指自己,“等我?”

    小姑娘点头,从袖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江澄:“这是爹给你的信,他说你看了就明白了。”

    接过信从头看到尾,江澄表情几变,最后化为一个有些牙疼的笑。她将手伸到小姑娘面前,道:“我明白了,那今后你就是我的二徒弟了,江月。我会好好教导你,就当是报答你这具肉身的恩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