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你好吗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88章 .你好吗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斗战狂潮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江澄滚回床上好好睡了个懒觉,一觉睡到下午,打开门的时候感受到太阳温暖的余晖照射在身上,满足的眯起眼睛伸了个懒腰。傍晚的阳光就是美好啊~

    忽然,一个黑影笼罩过来,遮住了她面前的阳光。是鹤惊寒,他一脸僵硬的杵在她面前,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满头问号的江澄:诶?发生了什么,鹤前辈为什么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和我说的样子?

    “嗯,鹤前辈?你是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江澄试探的问。

    鹤惊寒沉默的点了点头。

    江澄好奇的等着,但是他就是一直不说话。江澄的好奇心完全被他吊起来了,可他就是不说话,江澄也没法摇晃着他要他说,只能耐心的等着。终于,天边的太阳都快要完全落下山去的时候,鹤惊寒说话了。

    他说:“howareyou?”

    江澄:“fine,thankyou,andyou?”

    等等,江澄下意识的回答完才发现不对,鹤男神……那个无极道观鹤惊寒,他刚刚在说英语?英语?!江澄退后一步啪的关上门,然后站在门后摸下巴思考。她难道又中了魇魔的梦魇了?不然,鹤男神怎么可能会说英语啦哈哈哈~

    这个梦也太奇怪了吧哈哈哈~江澄抚掌微笑,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最近胡乱想的东西太多,搞得做梦都会做这种奇怪的梦。

    忽然,鹤惊寒的声音又在门外响起,他语气毫无波澜的说:“我是江浔……姐姐。”

    江澄猛地一愣,然后啪的打开了门,大声道:“你说什么!”

    “我是江浔。”

    “我弟弟?”江澄瞪大了眼睛,有些错乱的按住了自己的额头,“不对不对,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弟弟呢,你们完全不一样啊,世界都不一样啊。我知道了,鹤前辈你别和我开玩笑了。或者我真的是在做梦?魇魔的梦境?”

    “不是梦,我是江浔。”鹤惊寒很冷静的再次强调。

    江澄已经快要把自己风流潇洒的那一撮空气刘海给拽掉了,“可是你怎么可能是江浔?你怎么证明你是江浔?!”

    鹤惊寒顿了顿就道:“家里4张卡,密码分别为1****9、4****7、4****8、2****6。”

    江澄:“其实,我忘记家里那几张卡密码是什么了,所以我不知道你说的对不对。”

    鹤惊寒:“04年7月15日。”

    这是他们姐弟两开始在一起生活的日子,每年这个时候两人都会做许多好吃的庆祝一番。

    江澄闻言一下子就炸了,她因为心情太激动一手捏碎了门框,然后拽住鹤惊寒把他拉进了房间按在了一把椅子上,然后移了一把自己坐,两手按在鹤惊寒椅子的扶手上,逼近他说:“怎么回事,解释给我听!快!”

    鹤惊寒腰板挺直的坐在椅子上,表情平静的开始讲述一切。

    他从小就有着两段记忆,最开始常常分不清梦和现实,一时间是这个世界里被师傅从小养在身边的鹤惊寒,一时间是另一个世界里依赖姐姐的江浔。后来,随着他渐渐长大开始修炼,他的神魂越来越强大,逐渐分清了两个世界,于是这个世界就变成了他主要的世界,而另一个世界则彻底成为了梦。

    梦中的世界也许是因为这个现实的强大,时而显得朦胧不清,最为清晰的大概就是有一日江浔发现姐姐忽然毫无缘由的猝死在家,痛极悲极葬下姐姐后,也选择了离开,然后他就猝然神魂归位,整个人清明不少。

    但是就算如此,那个漫长的梦也在这许多年间不断的出现,困扰纠缠着他。他只能不断的磨练自己,修炼无情道。可他心性坚定,对许多事都能无动于衷,唯独对于梦中种种,丝毫无法释怀,尤其是姐姐的死,每一次即便知晓是梦,都让他心神大震许久不能平静。

    他曾想过去追寻梦中那个世界的线索,但是一无所获,梦中种种在这个世界除了他,无人知晓。

    他曾想,也许到他哪一日死在了修行长生之道上,仍然无法摆脱那个世界的一切,感情、记忆和牵挂。但他没想到,会有一日这么突然的,发生了这么大的转机。

    他那个姐姐,竟然也在这个世界里。

    鹤惊寒是无极道观最有天资最聪慧的弟子,他也许早就有所感应,只是自己都没发现罢了,不然为什么从第一次见到江澄,将她当做了一个普通的男修时就会那么容忍,而这段时间他做的种种,更是显露出自己对于江澄的不同。他鹤惊寒什么时候对他人的事情这么在意过。

    他的神魂和意识,已经先一步的,认出了他的姐姐。

    “就是如此,也许你会觉得我不是你的弟弟,只是一个拥有他记忆的人……”鹤惊寒一句话没说完,被扑上来的江澄给砸回去了。

    江澄紧紧抱着他,泣不成声。她是个坚强的姐姐,极少在弟弟面前露出过软弱的样子,但是现在,她忍不住的放声大哭。

    毕竟怀孕了,情绪起伏比较大,也是可以理解的,江澄这么想着,哭的更加大声了,还把鹤惊寒那扎得整整齐齐的头发都给拽歪了。鹤惊寒静了一会儿才伸手拍了拍她的背。

    江澄忽然又把他推开,红着眼眶盯着他的眼睛说:“叫姐姐!”

    鹤惊寒:“……姐。”

    “叫姐姐!”

    “姐姐。”

    “唉!真乖!果然还是我可爱听话的弟弟!”江澄感动又难过,心情复杂的把他拽到怀里抱着,脑门蹭着自家面瘫弟弟,蹭的他头发更加乱糟糟的,形象毁的只剩渣。

    “小浔,姐姐突然死掉吓到你了,真是对不起啊,但是别怕,姐姐现在这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咱们都没事了!”江澄给鹤惊寒扶了扶脑袋上的束发冠和簪,欣慰的拍着他的肩膀说。

    “对了,我死掉的那天是六月二十五吗?”江澄忽然问。

    “是,第二天早上发现的。”鹤惊寒面无表情被她搂着,面对忽然失而复得或者说终于见到的姐姐,他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还能平静思考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江澄用力拍了一下椅子,咬牙道:“那天我加班到那么晚,累的一爬到床上就睡死了,然后就睁开眼睛就到了这个世界一个叫做江月的小姑娘身上。我那绝对是累的,辣鸡老板,让我加班,毁我健康,丢我小命!万恶的加班,我发誓再也不加班干活了!”

    “嗯。”鹤惊寒继续拍拍她的背安抚。

    “我可怜的弟弟,吓到你了。”江澄摸着鹤惊寒的脸蛋,满脸的慈爱。

    而鹤惊寒,他说:“……姐姐,问完了吗?”

    “嗯,暂时问完了。”江澄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鹤惊寒说:“那么,姐姐能告诉我,孩子是谁的?”

    江澄:“……哈哈,哈,我们刚刚重逢,这个问题还是留着以后……”

    鹤惊寒:“谁的?”

    江澄:“小浔啊,姐姐可以不说吗?”

    鹤惊寒:“谁的?”

    江澄:“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你先答应我不要做傻事,不要激动。好吧好吧,我说,是青灯大师的。”

    鹤惊寒将手放在了剑柄上,一声剑气清鸣中,他平静问:“上云寺的青灯大师?”

    得到江澄一个尴尬的点头后,他说:“那老和尚逼姐姐了?”瞬间就改变了称呼。这一刻,鹤(姐)惊(控)寒已经忘记自己从前把上云寺的青灯大师,当做德高望重长辈,并且内心十分敬佩尊重的事了。

    江澄将鹤惊寒的手从剑上拉下来,说:“那是一个意外!其实,是我强迫他的!”

    鹤惊寒一顿,然后肯定的说:“是那和尚的错。”

    你已经连基本的是非观念都没有了吗,说好的正义小伙伴,修界道德标杆,正直公正的男人呢!江澄虽然知道自家小白兔弟弟江浔其实是个隐性姐控,但是她没想到这个世界弟弟换了个外表和性格,这姐控的属性都外溢的这么严重了。

    “听着,青灯大师没做错什么,他为了救我已经牺牲了很多,我们不能恩将仇报,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也多亏了他,不然我早就死了,哪里还能蹦跶到现在和你相认。姐姐怎么教你的,心怀感恩知道吗?”江澄一脸正色的告诫弟弟。

    鹤惊寒看见她表情,垂下眼点点头,“明白了,我会替姐姐报恩。”

    “这就对了。”江澄欣慰的摸摸他的脑袋。真好,弟弟还是那个弟弟。

    “明天跟我回无极道观,外面不安全。”鹤惊寒又道。

    江澄本不想答应,但是转念一想,弟弟在这里生活的时间比她都长,而且这个世界的弟弟她相处的时间也不多,她挺想去看看他生活的地方,能多多相处也不错。至于师傅……她现在怀着孕,还是先休息几天再找。

    鹤惊寒见江澄没有很快的答应,以为她有所顾虑,便道:“姐姐有什么事,我会帮忙,你现在不能操劳,跟我回去好好休养。”

    “好好好,跟你回去。”江澄笑道,见他表情冷肃,不由伸手捏了捏他脸颊,有些怅然道:“你现在都不笑了,以前姐姐一逗你就笑,多可爱。”

    安静一会儿,鹤惊寒道:“看到了吗。”

    江澄莫名脸:“看到什么?”

    鹤惊寒:“刚才,我笑了。”

    江澄:“是吗?我没看见,你再笑一次?”

    又过了一会儿,瞪着眼睛等着的江澄催到:“快笑啊,我眼睛都酸了。”

    鹤惊寒:“……已经笑过了。”

    江澄:“……哦。”弟弟现在莫名的可爱是怎么回事。

    隔了一会儿,鹤惊寒肯定定定的道:“你并不喜欢现在的我。”

    江澄完全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赶紧安抚他,“谁说的!你这不是挺可爱的吗,不管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最爱的弟弟,能再见到你我开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不喜欢。我还怕你嫌弃我这个姐姐呢,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不是很奇怪?”

    鹤惊寒:“不奇怪。”

    “谁说过你这个样子奇怪?”他又抬手去摸剑。江澄丝毫不怀疑只要自己说出一个名字,他马上就会去干掉人家。

    江澄:弟弟变成了一个一言不合就要拔剑的战斗狂,姐姐心情好复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