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孩子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86章 .孩子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死人经仙玉尘缘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每次醒来都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江澄。

    不过这次江澄并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一是因为她发觉自己晕倒前的那种难受的感觉没有了,二是因为鹤惊寒就背对着她坐在门前木廊的席子上。江澄醒来他也没回头,依然看着前面水光泠泠的池塘和从垂吊在池塘上的垂柳,不知道是在修炼还是在发呆。

    应该是修炼吧,江澄觉得。既然这样,也不好打扰人家,此刻江澄觉得身体好得很,封灵术法被解开了,灵力重新流淌在体内的感觉真是好啊!拥有了自保能力才是让她觉得安心的根本所在。

    从床上坐起来,江澄摸了摸自己的脸,诧异的发现原本上面覆着的另一张脸没有了。看了这么久果然还是这具身体原本的那张俊美阳光的帅脸更顺眼啊!江澄心情大好,扭了扭脖子捏了捏手腕,发出嘎巴一声响。

    静坐在那的鹤惊寒终于被这声响惊动了,他缓缓转过头来看向江澄。

    江澄脚步轻快的走过去,盘坐在他身边,爽朗的笑道:“这次多亏鹤前辈了,不然我就要倒霉了,说起来鹤前辈已经救了我两次了,真是大恩无以为报,以后若是鹤前辈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对了,这是何处?我好像这次没有睡多久。”江澄说完,见到鹤惊寒默默的起身,坐到了离她一段距离的地方。

    江澄:诶……为什么?为什么要特地坐的那么远!嫌弃?

    “坐这里。”鹤惊寒指指自己刚才坐着的垫子说。

    哦,原来是给她让座。江澄看看垫子,又看看鹤惊寒的冷脸,不由得感叹鹤前辈真是个面冷心热的大好人,然后她就依言坐上去了。

    来到这个世界后,她倒是极少被人当做姑娘,好像一直都是自己在帮助体贴别人,要不是还有大师在,总顶着这么个外表,她都快忘记自己其实是个妹子了。东奔西走路途上难免疏忽一些,她也不太注意很多事,因此过得比较糙,像这种特意坐个软垫什么的还真不在意,倒是鹤男神,看着一副高冷模样,其实还挺细心的嘛!

    蓝天流云,院子里种着茂盛的各种香草,一片让人心情大好的郁郁葱葱的绿,面前的池塘里还游动着几位红色黄色的小鱼,气氛悠闲自在的很。

    江澄伸手在阳光下晃了晃,眯着眼睛靠着柱子上,问鹤惊寒:“鹤前辈,这是哪啊?封灵术法是前辈帮忙解开的吧?还有我脸上那张皮,啧,没有那东西感觉舒服多了,诶对了还有我的伤,鹤前辈还会医术?”

    鹤惊寒又嚯的站了起来,一下子把江澄的阳光遮了大半。

    江澄:嗯?难道是觉得她太话唠不耐烦了?

    江澄反思着自己,怎么会这么话唠,其实她不是个话唠的人,除非遇上青灯大师。但是鹤惊寒……她忽然发觉自己对鹤惊寒好像有种莫名的信任感,莫非是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太震撼还是说因为他很帅?不不不,她才不是这么肤浅的人,一定是因为鹤惊寒是正义的小伙伴,太值得信赖了。

    鹤惊寒不知道江澄表情无辜的在想什么,他只留下两个字:“稍等。”然后就走了,直接翻过屋顶走的。

    留在原地的江澄:“……”什么情况?

    没过一会儿,江澄就听见由远及近的一声惨叫,接着鹤惊寒鹤男神又从原路翻了回来,这次手里还提着一个人。

    那人绑着头发挽着袖子,系着一身好像围裙一样的衣服,两只手还戴着手套,手套上沾了不少黄黄白白的东西。

    “哎哟我说大冰坨你干什么啊,没看见我正在干活呢吗,我那东西刚下水还没捞起来呢!坏了你给我再找一个来!还有你干嘛不走路非要翻屋顶,你不知道我恐高,吓我一跳!还提我领子,我衣服都给你拽坏了,真是宗门天才不懂我这种小散修的生活艰辛……”那男子被鹤惊寒一放下来就摇头晃脑念叨个不停,一看就是个话唠。

    凌小心碎碎念了一阵,一转头就对上了江澄微笑的脸,顿时一扫刚才脸上的怨气,变脸之快令人咋舌。他优雅的扯开手套放下大袖子,朝她一笑,“姑娘醒了?可有什么不适?若有不适尽管告诉我,不才在下在医术一途上还算小有名气。”

    “原来我的伤是这位道友治的,真是多谢道友了,在下容尘山派江澄,不知道友是?”江澄一见对方瞬间从邋遢话唠变成人模狗样的大好青年,也下意识的装逼力全开,那叫一个风度翩翩风流潇洒高贵优雅,完全碾压想特地表现一番的凌小心。

    凌小心:怎么突然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修十分的失败?一定是错觉吧哈哈。

    “原来是江道友,我之前问鹤惊寒道友的名字,他什么都不肯说,实在恼人。至于我自己,我叫凌小心,江道友随便称呼就是,我一届散修,没有什么好提起的,不过江道友原来是容尘山派的弟子,果然不愧是大宗门的弟子,真是气质清华啊!”凌小心说着,仔细打量了一番清醒状态下的江澄。

    和昏迷状态下的人不同,醒来的江澄魅力十足,脸上的笑容春风动人,长发如瀑,几缕发丝垂在鬓边,嘴角那抹弧度使她看上去温柔又带着一点神秘,略带中性的美丽脸庞因为那抹笑容和多情的目光瞬间变得抓人眼球,身姿挺拔迎风而立,好一个美男……不,不对,这是个姑娘。

    凌小心又觉得自己输了,他到底要这性别有何用?他不由陷入了沉思。

    “对了,凌道友,我脸上的东西是凌道友帮忙取下来的吗?”江澄问道。

    凌小心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那东西是人皮?还挺难取下来的。”

    江澄表情严肃起来:“我遇上一些事,那人皮应该是之前想抓我那个人做的,应该是个魔修,之前我和他交过手,剥了他身上好几块人皮,那魔修怪异的很,身上一层一层的人皮,还能通过人皮改变自己的身形和声音。鹤前辈,就是我昏过去之前离我不远,被围在中间的人,他如何了?”

    鹤惊寒道:“跑了,是千面魔。”

    “千面魔?”江澄终于知道了洋葱怪的名号,询问的看向鹤惊寒。

    鹤惊寒从成名起,死在他剑下的败类魔修就不知有多少,对于魔修,他比江澄要熟悉许多,见她眼神便道:“千面魔许多年前是魔域中声名赫赫的魔修,前身未知,据传是当年上一任魔域魔主的追随者,后来那位魔主身亡,他就离开了魔域,常年游荡在修真界,迫害修士,却从未被人抓到,我也只是听说过并未见过。”

    江澄皱眉,若有所思,“放虎归山,以后迟早还会有麻烦,我感觉那千面魔盯上我了。还有,鹤前辈知不知道魇魔?”

    “与千面魔一般,同是上一任魔域魔主的下属,已许久不见踪影。”鹤惊寒道。

    “果然。”江澄也不知道该感叹自己幸运还是不幸了,人家遇不上的她都给遇上了,竟然还能全身而退,她叹了一口气道:“我也遇见了魇魔,但没看见他,只是种了梦魇,差点醒不过来。”

    凌小心在一旁摇头,嘱咐江澄道:“江道友,你说那么危险的人物盯上你了,真是太危险了,你这还怀着孩子呢,一个不小心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最近一段时间还是找一位长辈看护着比较好,这次就挺危险的,还好救得及时啊,不然……”

    江澄的笑容僵了僵,她眨眨眼睛伸出一只手阻止了凌小心的话,僵硬的说:“凌道友,你刚才说什么,能否再说一遍?”和之前鹤惊寒的反应如出一辙。

    凌小心一看就明白了,这位也不知道自己怀了孩子。于是他诚恳道:“江道友,你怀孩子了,近些时日小心身子好好休养不要劳累。不过一般女修怀了孩子,总是会做预知梦的,江道友没有做吗?”

    怀孩子了……怀孩子……孩子……子……?

    预知梦……预知……梦?爆娇红色小光球?

    江澄木着脸,转身看向同样面无表情的鹤惊寒,见他点点头,顿觉心口中了一箭,抵着额头看着面前的池塘陷入沉思。

    啊啊啊大师骗她!说好的不会闹出人命呢!不对,说这话的是作死大师啊!就他那个尿性,她当初是脑子被[哔——]糊了吗为什么会相信啊!难道是因为第一次没出问题所以就觉得懈怠了?

    作死大师是知道了她会怀孕?不对,那时候根本还看不出来吧!那他就是猜的纯粹想看她笑话呢。话说作死大师这个坏心眼,青灯大师知不知道?肯定是知道的,那怎么不提醒她?再等等,青灯大师一路上就没醒啊,想提醒也没办法,上次见面还是在梦中呢,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该死的!她要把作死大师从青灯大师体内揪出来打死!可是,作死大师和青灯大师其实是一个人来的……

    但是,但是卧槽,总之她怎么会忽然怀孕了!这也太突然了!她完全没有任何准备!而且……这是青灯大师的孩子,大师会怎么想?

    那老和尚·撩不动·大师一定不会愿意当爹的!而且她也完全想象不出来青灯大师当爹的模样,太可怕了简直。而且她生孩子,怎么生?回去的路途还遥不可及,突然发生这样的意外真让人纠结。

    凌小心和鹤惊寒见江澄忽然表情生动的揉抓着自己的头发,十分苦恼并不见高兴的模样,都默默的在心中猜测起她经历过什么事。不一会儿,凌小心已经脑补到许多凄惨经历,看向江澄的表情也变得怜惜。

    至于鹤惊寒,他寒着脸看不出什么,只是突然说了一句:“孩子我可以帮你养。”

    凌小心受到了惊吓,怎么回事,面前这个真的是那个修炼无情剑的朋友,人称冷面无心的鹤惊寒?这么主动的揽下麻烦,骗人的吧,还是说真像他之前猜测的那样,鹤惊寒暗恋人家江道友?鹤惊寒会暗恋人?这个更不靠谱了!

    江澄也被震了两震,虽然她对鹤惊寒很有好感,但是他们才见了三次面,这话是不是太奇怪了?

    “额,多谢鹤前辈好意,但是我自己的孩子,我会好好抚养的。”江澄笑了笑,表情复杂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鹤惊寒并没有被拒绝的不快,只道:“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江澄:鹤前辈真是个大好人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