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魇魔的梦境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81章 .魇魔的梦境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斗战狂潮仙玉尘缘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江澄已经做好了被那些吸血蝙蝠盯上,一出海就要和大群吸血蝙蝠干上一架的准备,但是她根本没想到,自己完全找不到路出去这片诡异的海。

    离开海底死界的时候,江澄注意到这片死界的范围又往外至少扩大了十米左右,她记得自己追着那个洋葱怪到海底死界附近的时候看到过一丛已经死掉的珊瑚,但是出来的时候她发现那丛珊瑚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死界新出现的建筑。

    死界就像是一张无声的大嘴,一点点的在蚕食这个世界,速度快的难以想象。江澄压下心底的忧虑,运起灵力往上游去。

    但是不管怎么往上游动,上面都好像是无边的海洋,根本就游不到海面上。周围都是深色的海水,唯一的光源来自于自己的身上,这片原本应该危机四伏的海域里出乎意料的安静,没有妖兽凶兽,甚至没有鱼之类的活物,只有她自己。

    江澄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立刻把心思从哪些吸血蝙蝠身上移开,表情凝重的观察着四周。

    这么仔细一观察,江澄发现这篇海域周围有着奇妙的,类似阵法的波动,但是这种感觉并不是人为造成,更像是天然导致。死界在她游出一段距离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了,她漂浮在海中,前后左右都是一样的深海,除了水什么也没有。

    江澄心里觉得诡异,顾不得其他顾虑,伸出手捏了几个决,然后她发现不知是何原因,她不仅找不到正确离开的路,连简单的方向都不能确定了。指路的光芒在水中闪烁后变得黯淡,什么效果都没发挥出来。

    好吧,她就知道,每次要用的时候,这些平时压根不会出问题的法决全都会失灵,这是一种名为‘糟糕的情况下随时可能发生更加糟糕事情’的定律。

    没办法,江澄只能随便游,反正一直往上总是没错的吧?这个时候,江澄已经把那些该死的吸血蝙蝠扔到脑后了。

    游的太久会产生一种时间延长的错觉,江澄不得不开始思考一些问题来转移注意力。然后很突然的,周围的海水忽然晃动起来,江澄试图用灵力稳住身体,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她身上的灵力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只能开始随波逐流。

    江澄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但是又找不出有什么违和的地方。就在她想试着往水流的反向游动的时候,忽然感觉手腕被人扯着拉动了一下。她低头一看,惊讶的发现手腕上系着的红绳露了出来。

    这红绳原本系在她和青灯大师的手腕上,两个人分都分不开,后来还是在上云寺的藏经阁缘与大师的帮助下才能离开这么远的距离,而且两人虽然能分开很远的距离,但是红绳还系着并没有断,一般情况下来说,被缘与大师隐藏的红绳不会显现出来,现在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江澄盯着自己的手腕,上面松松系着的红线绷直了,像是另一端有人在拉着,消失在了海水漩涡深处。

    想到红绳另一端是谁,江澄瞬间放弃了往后游的想法,兴冲冲的顺着海水的冲力往前游去。这一次只经过了很短的时间,她看到面前骤然出现光亮。冲破那片光亮重新呼吸到空气的时候,江澄整个人摔了下去。

    是的,摔了下去,而不是从水面上冒出头来。或者说压根就没有水,她是从空中凭空出现的,下方是一望无际的荒野,有一队身穿囚衣表情萎靡的犯人坐在杂草丛生的路边休息。她啪的一下摔在一个独自坐在一边的少年身前。

    转头往后看去,江澄没看到自己来时的海,只有一片澄蓝的天空,大概是深秋时节,一群大雁嘎嘎着排着人形飞过天空。周围的人包括所有穿着囚衣的犯人和巡逻的士兵都对她视而不见,唯独一个人——

    江澄将目光从自己的手腕红绳一直往上看去,见到红绳另一端系在一个细瘦骨感的手腕上。在她面前的少年十四五岁的模样,一头长发乱糟糟的披在身后,被一根草绳粗粗系着,穿着和其他人一样的囚服,那张脸……青青紫紫一片像被人打了似得看不出原状。

    这是什么情况?她刚才还在海里,怎么会忽然到了这么个奇怪的荒野?而且大师怎么会这个样子出现在她面前?

    没错,就算脸糟糕的完全看不清容貌,江澄也知道他是大师。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靠感觉都能认出来。

    有头发·一脸青紫看不见表情·青葱少年·大师抬起自己的手腕,看着忽然出现在手腕上的红绳,又看看啪的摔倒在自己面前半天没有站起来的人。

    “你从天上来?”他问。

    “不,我是从海底来的。”江澄认真的回答。

    “哦。”少年大师说,动了动手腕,忽然动手解开了红绳。缘与大师都没能解开的红绳就这么被他轻轻一拉就解开了。

    他把红绳解开后,递到江澄面前说:“你的吗?还给你。”

    江澄:“……”卧槽槽槽槽!就这么!简单的!解开了!虽然也不是说一定不能解开,但是作为一个心里多少有那么点绮念的妹子来说,这真的是个打击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碎掉了呢呵呵。

    “这个不能解开吗?”少年大师看到江澄的表情,又随手把红绳给系回去了,然后慢吞吞的说:“既然你不想解开,系着也可以。”

    江澄:“……我没关系,你开心就好。”解开又系上,你是在逗我玩吗!

    “咳咳,还没请教,小公子你叫什么名字?”江澄搞不清状况,本来应该很紧张,但是大师就在面前,虽然是缩小版的,但是安定人心的效用丝毫没有打折扣,所以她莫名的一点都不紧张了,还对面前这个小大师很有些好奇。

    “我姓青。”小大师说。

    江澄惊讶道:“还真姓青啊!难道你叫青灯!”

    “姓青,名禅。”小大师接着道。

    “真是巧啊,我也姓青,叫青澄。”江澄笑道,理直气壮毫不心虚,“我们的名字这么像,真有缘分啊。既然这么有缘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江澄指了指他身上的囚服。

    “因为家中造反被抓,现在要流放到万里之外的凉州服役。”小大师一句话说的并没有太多其他情绪。

    江澄思考了一会儿,小心问他:“那你家中其他的亲人?”

    “俱已斩首,只剩下我一人。”小大师的语气仍旧没怎么变,可见这种淡定是从小就养成的。

    不过江澄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悲伤,顿时心疼了,暗自后悔为什么要提起这一茬。不过看到他脸上那些青紫,她又忍不住愤怒的竖起了眉毛,抬手去摸小大师那可怜的小脸,“那脸上这些伤呢?是不是这些看守的士兵们打的?还是其他的人?别怕,本大侠帮你教训他们,让那些混蛋对你下这么重的……手……额?”

    江澄看了看自己手指上的青紫痕迹,又看了看小大师脸上被摸掉的那一块青紫和露出来的底下白皙的肌肤。

    “这不是被打出来的痕迹?”江澄问。

    “不是,是画出来的。”

    “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涂回去。”江澄说着,一脸正直的把手指上的痕迹给他涂回去。“好了,这样就看不出来了。”

    “嗯,谢谢。”小大师礼貌的道谢。

    江澄看着面前这个虽然不清脸但是眼神明亮的小大师,心里痒痒的,超级想把他抱在怀里揉一揉。可是她怂,不敢,于是只能从储物袋里翻了翻,找出自己的存货零食,全部捧到他面前,笑道:“你饿不饿,看你瘦成这样肯定没好好吃饭,你想吃什么?这些都很好吃的~”

    “倾情推荐这一款,麻辣酸爽劲道拉面,我无意间找到的一家好吃的店,特地打包了很多份存在这里。还是说你更想吃点清淡的比如香甜南瓜小米粥?这家的粥做的很好吃,还有一种红豆糯米枣豆粥也很好喝,不过被我喝光了。”

    “对了,要不要来点配菜?这个腌黄瓜你一定要试一试,又脆又爽口,啊好赞!”

    “咦,我上次在逸仙居打包的金瓜养颜汤哪去了?等等我找一下,那个也不错的。”江澄开心的进行投喂。

    反正周围的人都好像看不见她,不管她做什么都没人往这边看一眼,江澄干脆掏出了一样又一样的好吃的,全部摆在小大师面前,热情的给他推荐菜色。不一会儿两人面前的草地上就已经摆满了各种好吃的,香气扑鼻。

    小大师并没有跟她客气,坐在旷野中开始吃起面前的东西,虽然形容糟糕,但是举止仍旧能看出经受过良好的教养。江澄少见的没有吃,而是坐在小大师对面撑着下巴笑着看他吃。

    等他吃的差不多了,江澄道:“小青禅,我带你离开这里怎么样?”

    小大师抹抹嘴摇头,说:“不,我在等一个人。”

    “谁?”

    小大师看向远处,“他已经来了。”

    江澄转头,看到地平线上缓缓行来一个人影。整洁的僧衣,慈善敦厚的眉眼,还有无比眼熟的手腕上的那串菩提子。上云寺的和尚。

    他似乎也看不见江澄,直接来到小大师面前,张口就道:“我见你骨骼惊奇,是块练武的好料子,要不要跟我走?”

    江澄:喂喂喂,这是什么情况?!要拐人也走点心啊!这话烂大街啊!

    小大师点头道:“好。”

    江澄:卧槽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你不再考虑一下吗?看清楚你面前的可是个老和尚啊,你要去当小和尚的话以后就不能吃肉还不能娶老婆啦!

    江澄在心中痛呼,但是终究没有阻止,她已经猜到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了。应该是大师第一次见到他的师傅,被带去上云寺的时候。就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这一幕。

    正在想着,江澄看见小大师站了起来。然后江澄才发现她的身高竟然和十四五岁的小大师一样高!好吧,她还要稍微矮一点点,矮一个指节。话说才这么小就这么高,不是很不科学吗?而且肯定是因为太高了营养跟不上,看这瘦的。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眼看小大师抬脚就准备跟着老和尚走了,江澄忙站起来往那边走了两步。谁知小大师又看向她,平静的说:“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也回去吧,江澄。”

    他说的是江澄,而不是江澄胡乱说出的那个‘青澄’。

    江澄心里咯噔一下,发现周围的其他人,或者说一切都定格停止了,只剩下她和小大师对立而站。

    “诶,那个,大师?”江澄犹豫道。

    “嗯。”小大师用青灯大师惯用的表情和语气问她:“你遇上了什么?”

    “我也不清楚,就是在海底忽然就来到这里看到你了。”江澄想起刚才那个随口胡诌的青澄的名字,有点心虚。

    大师听她这么说,仿佛明白了什么,道:“魇魔的梦境。”

    “魇魔?”江澄觉得略耳熟,好像是魔域的什么角色?

    “有什么作为联系,连接了我们的梦境。”大师道:“你必须醒来,否则,就醒不来了。”

    忽然,大师和这些景色都往后快速的退去,江澄只觉得一眨眼,自己又回到了那片看不到边的海。她是被困住了?但是她是什么时候中招的,为什么完全没发现?

    ——

    上云寺一处宽敞的静室内,无数散发着莲香的长明灯以一种奇特的方位摆放着,形成一个定神安魂的阵法,最中间坐着一位眉目平和的年轻僧人。他缓缓睁开眼睛,屈指一弹,挂在静室门外的铜铃就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灰衣僧人来到静室外,恭敬问道:“青灯师祖,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去请做客的鹤道长来一趟。”从静室内传来一道平和清澈的声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