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徒手撕皮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77章 .徒手撕皮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刚出了一个蜘蛛巢穴,又被那该死的洋葱牌神秘人给引到另一个蜘蛛巢穴里的江澄,磨着牙砍杀了一阵,然后杀气腾腾的带着伤和一身的腥臭紫色液体走出来。

    她已经确定这个海底死界里绝对有许多的蜘蛛了,这些在外面林子里的大蜘蛛都是外围的守卫,那些越靠近里面的则越厉害。她这个身手解决一下外围的还好,但是内里的那些她估计搞不定。

    “嘿,来呀~”那个把她引到这里的神秘人又在她杀完蜘蛛后突然出现,对她抛了个风.骚的媚眼,还欠扁的扭了扭臀,接着就转身跑了。

    但是江澄没有像之前那样跳起来就一脸杀气的追过去,而是一脸冷漠的看了那边一眼,然后心情糟糕的撩着自己被脓紫色蜘蛛血结在一起的刘海,一屁股坐在一块碎石上。

    那边想引江澄过去的神秘人跑着跑着发现不对劲,人家这回没有追上来。他啧了一身又往回跑,藏身在一颗树后观察,就见到江澄拿着水壶在漱口。

    刚才杀蜘蛛的时候不小心溅到嘴里去了,神秘人幸灾乐祸的笑了两声,那边江澄就嚯的将目光投了过去。神秘人一僵,做好了马上就继续跑的准备,但是江澄只是冷冷看着他,没有要追的意思。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隔着一段距离,一个坐一个站的对视。

    “嘿,你怎么不追了?害怕了?”神秘人抱着自己伟岸的大胸,笑问。

    江澄冷笑了一声,甩了甩袖子,顿时沾在上面的脓紫色蜘蛛血洒了一地,“拜你所赐,弄成这个样子,我现在不想追了。”

    “不过是脏了点而已,这么点困难你就不追了?你作为正统修士大宗们弟子,难道不应该是战到死也要继续追,不把我砍死在剑下不罢休吗?”神秘人不敢置信的问。

    “别废话了,我现在满身腥臭味,不想跟你说话,暂时追不到你下次再说,你滚吧。”江澄朝他挥了挥手,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等等,那可是你师傅诶,你不是很急着找她吗?线索就在前面,你就在这里放弃?”

    “听不懂人话吗,你滚好不好,烦死了。”江澄不耐烦的瞪他,手中凝聚着水,然后往自己身上冲,自顾自的开始清理这些蜘蛛血。

    那些拂尘决之类的清理法决只能清理一下污渍灰尘,像这种特殊一些的蜘蛛血啊是清理不干净的,只能靠自己手动,真是不方便。江澄腹诽着,手里不停的凝聚水球冲洗,长发一丝一缕的耷拉下来,贴在脸颊上,衣服同样贴在身上,还有不少地方破了洞的,原本一件好好的白衣沾上蜘蛛血之后都洗不掉了。

    江澄身上有质量好一些的法衣,但是那些精美华丽的法衣一般都是穿出去重要场合装逼的,像这种出门在外游历冒险,穿那种昂贵的法衣简直就是在对别人说“我人傻钱多快来抢”。还好这种比较普通一些的锦衣不怎么贵,不然这种消耗法也太烧钱了。

    一言不合就不追了,不仅不追还就地淋起了澡。站在树后的神秘人无语的看着江澄,都到了这里了,马上要达到他的目的了,怎么能就这么放弃!这些有洁癖的正道修士有时候真是特别神烦,这种时候是在意形象的时候吗?!

    “喂,你快点洗,我在这等你。”神秘人吆喝了一嗓子。

    江澄把滴着水的头发往后一撩,一道水珠的痕迹划过空中,她修长的手指插.在发中将刘海往后撩拨,露出光洁的额头,侧头往神秘人那边看过去,勾唇一笑,“可以啊,你愿意等的话……”

    她一句话没说完,忽然将手中的水凝成水箭朝他射去。神秘人在防备着她发难,一见到水箭就忙往后躲去,面上露出得色,“你以为我会被你突然制住第二次?”

    “不会吗?”江澄笑着反问,手中一抓,无数红色的残影绷紧,同时神秘人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拦在了铺天盖地一片的红网中,无数细细的丝线分裂成蛛丝一样的东西,将他缠在中间,而另一端合在一起被江澄抓在手中。

    “你!什么时候!”神秘人讶异道。

    江澄浑身都在滴水,还有水珠沿着她的脸颊滑到下巴,又滴落在她白皙的锁骨上。此刻她脸上没有了之前的暴躁和不耐,而是和善的笑着靠近神秘人,走过的地上都留下一片水渍。

    她平常使用的都是木剑寻江,毕竟是剑修嘛。还有一个武器红丝她一般不怎么用,大多数时候都用来扎头发。当然偶尔也会出现这种需要来阴的情况,她才会把红丝拿出来用一下,效果每次都挺不错。

    红丝能从一个小发带分裂成无数这样柔韧的红丝,交错之后最适合做网捕捉猎物。

    “这不是被我抓住了。”江澄收紧手中的红丝,将神秘人牢牢的缠成一团,然后一拳揍上他那张脸,把他那张妹子脸揍得往里凹了一块,就像是一拳打在馒头上的凹陷,诡异的很。没一会儿他那张脸就自动恢复了,连个青紫都没有。

    神秘人忽然嘿嘿笑了起来,看着踩在自己胸上的江澄,眼里有诡异的光,“你故意做出那副不按常理出牌的样子来迷惑我?”

    “不,我是真的心情很不好,准备洗澡换衣服。”江澄口中说着,手下却直接削掉了他的一只手臂,然后观察他的恢复情况。

    过了一会儿,手臂长回来了,而且神秘人被削掉了手臂也没露出疼痛的表情,轻松的就像江澄只是给他剪了个指甲。这家伙与其说像是无数层皮包裹的洋葱,不如说是一个面团,简直可以肆意揉捏成各种模样,因为他的要害不知道在哪里,所以给江澄一种好像怎样都杀不掉的感觉。

    这感觉挺烦的。江澄用湿润带着水汽的手拍拍他的脸颊,说:“怎么样,说说你知道的关于我师傅的事?”

    “不说不说,说了我会死的。”神秘人还在笑,用一种炙热的目光打量着江澄的脸以及她敞开的衣襟里露出来的锁骨,“太可惜了,你这块皮剥下来,一定能成为我最喜欢的藏品之一。”

    江澄看着他伸出舌头舔去了嘴边的一滴水渍——那是从她头发上滴下去的,不由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这家伙的眼神太变态了,让她看的手痒。

    “既然你不说,我只好扒掉你身上这些皮,看看扒光了之后里面是什么东西了。”江澄一句话说完,已经动手开撕。

    一个妹子的皮被扒开,露出里面一个老人皮,江澄继续撕,露出里面一个十五六岁的貌美少年皮。

    披着少年皮的变态可怜兮兮的眨了眨水润的大眼睛,躺在江澄身下露出圆润的肩头,一脸纯真的哭求道:“姐姐,放了我吧~我不敢了,我也没有伤害过你啊对不对?我好痛啊,你不要撕了好不好?”

    江澄照撕不误。这回露出来的是一个毫无特色的路人大叔脸,继续撕。

    美艳大美人脸,撕。

    清秀小佳人,撕。

    剑眉星目大美男,撕。

    “唉唉唉你别撕了,哎呀这几张皮我都挺喜欢的呀!你知不知道完美无瑕的剥下来花了我多大的功夫,这要再收集都找不到我中意的皮子了!”变态神秘人看着江澄出手如电一张接一张的撕,一点都没有停下的意思,也急了,心疼的开口阻止。

    但是江澄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是问他:“那你想说了吗?”

    “我要是说出了什么,就不是被撕几张皮的而已了,我会被杀的。”

    江澄:“可是你这句话已经透露不少东西了,你身后还有人对吗?你受那人驱使对不对?我师父在他或者她那里?你是魔修?妖修?还是哪一个与师傅有仇的大能属下?”

    “哎呀危险危险,要被套话了!”变态忽然说:“你再撕一张试试?”

    “威胁我?不用说我都会撕……”露出下一张脸的时候,江澄一愣,心中猛地一跳,瞳孔紧缩。在她的瞳孔中印出来的是属于青灯大师的那张脸。

    青灯大师?不对,大师在上云寺,怎么可能被这个人剥皮,是假的!江澄很快反应过来,但是她怔住的那一会儿手中不由自主的松开,所以那变态神秘人已经抓紧机会逃出了她的手中。

    江澄忙伸手去抓,但是已经晚了,那家伙片刻时间就已经远遁去了,只远远留下一句话:“这张皮是我自己做的,自己做的就是没有剥下来的鲜活~但是你喜欢的话追过来就送给你了~”

    “艹。”江澄站在那里低声骂了一句,深吸一口气,扯开湿润的衣服扔到一边,披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

    然后她转身走向了和变态相反的另一个方向。

    走出去不到一会儿,江澄听到身后的声音,那变态又回来了,不过这次隔得更加远了些,大喊着:“你怎么又不追了?看我这张皮?你真的不追?”

    他顶着青灯大师的皮又扭腰又摆臀,看得江澄脑门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

    江澄:第一次这么想杀掉一个人。

    这变态绝不会把她引到师傅那里,江澄很清楚,他只可能是想将她引到某个地方送死,或者有其他目的,总之对她来说绝不会是什么好事。既然来了这里,那么就算师傅不在这里,肯定也会有线索,不跟着他也能找到什么。

    与其跟着这人走,还不如自己在这里撞撞运气。

    虽然现在杀不掉这个变态,但是江澄记住他了。

    被留在身后的变态看着江澄真的不理会自己的走远了,叹了一口气,“唉,还真不追了啊,算了,反正出不去,早死晚死的差别而已。不过她那张皮真的好想要,可惜了主人要她残缺的尸体有用,不能剥皮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