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救人事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65章 .救人事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斗战狂潮仙玉尘缘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等江澄干掉了场中所有还在喘气的魔修,提着剑蹬蹬蹬上了台,就见到那个魔婴修为的魔修俞散人已经被作死大师抓住了。作死大师随意的站在那,脚下就踩在俞散人的胸前,他魔婴的所在位置。

    那俞散人僵硬的躺在地上,连挣扎都无法挣扎,很明显是大师下了什么禁制给禁锢住了。就在刚才他还在众魔修热烈的目光中炫耀自己的猎物,一转眼自己就变成了阶下囚感受这种生命掌握在他人手中的惊惶。

    江澄提着剑朝作死大师和他脚下的俞散人走去,冷静问:“我要怎样才能杀他?”

    修为低就是惨,一个修为高好几阶的魔修不能反抗的摆在她面前,她都杀不掉。因为到了魔婴的修为,一般灵修的武器法术根本伤不到魔修根本,如果对方同是灵修倒还有几分办法。

    作死大师闻言,带着上扬音调的哦了一声,然后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你的身体里有老和尚留下的金佛之气,你可以试试把那些金佛之气调动到你的灵剑上,说不定可以杀了这个魔修。”

    他是想看江澄脸红,结果说完人家江澄根本脸色都没变一个,若有所思的一点头,提着剑感受了两息,就让那把泛着金色利芒的剑上覆盖了一层柔和的光。一次就试验成功,江澄也没见得意,只是沉稳的拿着剑干脆的捅.进了俞散人的魔婴中。

    果然,那覆盖了金佛之气的金剑一刺入魔婴,俞散人就面目扭曲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异常苍老,江澄见有用,握着剑的手顺势往下一划,连带着魔婴还有魔丹都给扎碎了,半点重生的机会都没给那俞散人留下。

    小黑屋里的老祖之一教导,下手该狠的时候绝不能给敌人留下一丝生机。

    “连杀人也不愿他动手,你还真是维护青灯老和尚。”作死大师移开腿,瞟了一眼下面那些被当作货物出售,此刻缩在一起互相救援的灵修们,又将目光转回抽.出剑洒落一地血花的江澄,“即使现在用这个身体的是我。”

    江澄收敛起刚才杀人的煞气,翻了个白眼,霎时又变回了那个阳光温善的翩翩帅……小伙,没好气的匆匆瞪了作死大师一眼,“我是护着你,你们是一个人,就算你不肯承认也是事实。”

    说完她就不再管又想作死的大师,匆匆来到殊妄小和尚身边。俊俏的青年安静的待在一边,和他师傅如出一辙的萦绕着一股出尘气质,纵使外表狼狈,仍像是端坐莲台笑看众生喜怒的佛,而他比他师傅更多了一种显露明显的慈悲宽容。

    此刻被他那双从小到大都没变过的澄澈双眼看着,江澄一下子就被这孩子治愈了,走过去的时候用了个清洁法术将自己身上手上的血简单清理了一下。按着殊妄的肩,一手摸摸他的光脑袋,江澄盯着他脸上的伤还有白色僧袍透出的一抹血色,满脸的心疼。

    “小殊妄,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哎呀算了这个问题以后再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难受?受伤的地方多不多?还能撑到离开这里吗?别怕别怕,我把坏人都干掉了。”江澄一副安慰小朋友的表情,拉着小和尚左右看看。

    作死大师冷眼看着,忽然说:“怎么不见你对青灯老和尚这么亲热?就算是对那个爱哭鬼你也不会这样。”

    江澄没理他,男人和孩子能一样吗?可怜又听话的孩子受苦了,肯定要好好安慰。

    殊妄从刚才起就觉得疑惑,只是他们当时在杀敌不好打扰,只好等到现在。他将无神的目光移向作死大师的方向,脸上显露出了明显的疑惑,“是,师傅吗?我虽然记得江澄姐姐和师傅的气息,可是,不知为何师傅总有些让我觉得……”

    “没事没事。”江澄安慰的揉他脑袋,“你师傅吃错了药,很快就会好了。”

    殊妄还有疑问,但是他一向心思通透又乖巧,听出了江澄的话中之意便不再追问,也没有问及他们二人为何在此忽然出现,只点点头道:“我明白了,既然你们在此,那就好了。我先前受人所托来魔域寻找魔泉花,刚好遇上有魔修抓住了一群修士,便试图搭救,因为出了一些意外就被人抓住一并带到了这里,没有救出人反倒险些带累大家,真是惭愧。”

    “没有啊,你才多大呢,这么小的孩子在我们那还在上学,什么都不知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厉害,就算你师傅和你这么大的时候……”江澄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来青灯大师那一连串堪比开挂的经历,顿时哑声,咳嗽了一声接着道:“总之小殊妄已经很厉害了,成长是有过程的,变得厉害也是一步步积累的,所以不要着急。”

    她这边忙着安慰孩子,忽然听到一个不客气的女声说:“殊妄大师没错,他都差点带着我们逃出去了,都是桃砂这个拖后腿的烦人精,要不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把那个魔修吵醒了,我们也不会又被抓回来!”

    除了殊妄,这里还有二十几个灵修,都是那俞散人抓来的,其中男修只有六个,其余都是女修,其中有四个女修看上去是一个宗门的,穿着同样的衣服。江澄没认出来是哪个宗门的衣服,猜想大概是哪个小宗门,修真界那么多大大小小的宗门,她还真没法一个个记过来。

    说话的女修就是同一宗门的四个女修其中之一,神情不渝的指着一个满脸是泪低着头缩在那的女修。

    “对啊!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前狩猎妖兽的时候也是,半天下不去手白白浪费了我们制造出来的好时机,一点用都没有,只知道拖累别人,桃砂你怎么不去死呢!”另一个女修更加恶声恶气,丝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厌恶之意,说着还试图抬脚去踢那瑟缩着的女修桃砂。四个女修剩下的那个女修显然也不喜欢桃砂,抱着胸在一边冷眼看着。

    场中其他的修士们也刚从死亡的阴影中走出来,看着桃砂的目光并不友好,一个个都瞧着不出声,有想要阻挡的也被身边的人拉住。像这种一个宗门之内的矛盾,她们这些外面的散修还是不要搀和的好。

    但是满身火爆想去踢人的女修却没踢到那个桃砂,她感觉脚上一痛就不由自主的摔在了旁边的魔修尸体上,再一看自己的手按在了血糊糊的尸体上,顿时面色铁青的跳了起来。

    “行了,吵什么,都安静一点,灵力都还没恢复就想着内讧。”江澄淡淡的说,瞟过下面那些小修士们,看的她们都低下了头去,再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这群修士们的修为并不高,其中或许还有年纪比江澄大的,但是修为都及不上她。修真界一般而言,没有宗门关系的陌生修士只论修为排行,这些修士比不过江澄,自然只能听她的,更何况她们一个个的现在还没恢复灵力,还要靠着这个恩人带着她们离开,哪里敢得罪她。

    见她们安静下来,江澄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让一群人换上了魔修的装扮,然后带着她们转移阵地。

    其他人都还好,但是小殊妄和青灯大师一样的情况,江澄就额外给了他一件黑色的斗篷,连头带脚都包裹起来。

    走了一趟附带了这么大一群拖后腿的,江澄完全轻松不起来,但她也不能不救,便询问作死大师的意见。

    “撂在这好了。”作死大师毫不犹豫。

    江澄和殊妄两双眼睛瞧着他,殊妄还有些讶异,大概是觉得师傅一下子变得太多,江澄则是抬脚就踩了他一脚,轻声骂道:“在孩子面前你注意一点!”

    作死大师笑出声来,悠然道:“好啊,你要救就救吧。”

    江澄点点头认真道:“我明白,要是实在护不住我也没办法,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会救她们,至于大师你,一定要好好护着小殊妄!”

    作死大师看了安安静静聆听二人说话的殊妄一眼,对江澄道:“他可比你厉害。”

    殊妄适时接话道:“江澄姐别担心,我方才试了试,已经恢复了,我可以护着她们。”

    “伤员给我好好休息。”江澄一句话堵住小殊妄,又去看作死大师,直用性冷淡的目光看得他转开头去。

    “行。”作死大师摊了摊手说。

    一行人先是在那些有着院子的房子外看了看,殊妄感受到一个院子里血气十分足,一看就是杀了不少人,便往那边指了指,江澄就拉着大师率先走了过去。

    既然祸害了不少人,那下手的时候就不用客气,而且这种血气可以掩盖这么大一群灵修的踪迹。一行人闯入这个倒霉魔修家的时候,那魔修正在用人魂祭炼一柄小刀,嘶吼挣扎的魂体被强行拉扯进那柄血红色的小刀中。

    殊妄先行一步上前阻止,在没有让江澄或是大师帮助的情况下,就制住了那魔修扔在一边。等殊妄上前超度魔刀内怨魂的时候,江澄抽出剑用同样的方法杀了那个魔修。她们在这里住不了多久,人多口杂,心思也不好琢磨,为防发生什么意外,这个魔修还是杀了好。

    那些老实跟在她们身后的二十多个修士看到江澄的行为,有几个女修露出了不适的表情,转开了头去,从刚才在广场上杀那些魔修的时候江澄就发现了她们的神情有异,只是很快又掩饰好了。江澄很清楚她们在想些什么,无非是觉得她太残忍。

    “你们去休息吧,好好恢复灵力,否则遇上危险,我没有办法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安全,我想你们并不想死在这里,魂魄还要被拿去祭炼魔器吧。”江澄笑道,对于她们的小心思并不在意。

    听到江澄的话,一群灵修们纷纷拱手告辞,几个扎堆在院子里选了空置的房间。

    五六个散修女修聚在一间房内,一个十分小心的看了眼房门,才对另外几个女修小声道:“你们觉不觉得那位前辈太过心狠手辣了?”

    “我也觉得,看他一剑就是一个魔修的人头,我可从没看过这么吓人的灵修,我看他说是灵修不如说是魔修来的贴切。还有另一个前辈,看着也很厉害,只是更像是一个魔修。”

    “你么说他该不会是魔修扮作的,前来哄骗我们的吧?”

    一个坐在一边神情冷漠的女修听到她们的谈话,忽然嗤笑了一声,对着几人抬高了下巴:“真好笑,要不是她救我们,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再说了,我们这种小散修有什么好图的,值得人家这么大费周章来骗。再者,殊妄大师不是与她们相识吗,我们都亲眼看到她们交谈了,虽然没怎么听清他们说些什么,但是能和殊妄大师交好的人会是坏人吗?”

    “有这个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好好修炼把灵力恢复吧。”女修说完就哼了一声,径自走到房间角落里坐下开始修炼。

    这女修脸上都是灰渍,遮盖了她的容颜,只隐约看出几分艳丽。如果江澄仔细看了这个女修,大概就会发现这女修和她还有几分渊源。因为这女修正是江澄原本身体主人江月名义上的妹妹,江乐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