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心上开了花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61章 .心上开了花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死人经斗战狂潮仙玉尘缘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江澄缩在床里侧,死死咬着被角,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有种强烈的想要把这些让人胸闷头晕的衣服一层层全都撕了的冲动。

    但是坐在身后不远处床边上的大师,让江澄死死守住了清明。不能在大师面前那么丢脸,不能让他为难,不能再发生那种事。

    江澄在上云寺度过的那三个月中,听殊妄小和尚说过,青灯大师因为破戒受到了惩罚。具体是什么惩罚殊妄小和尚没说,大师也没说,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但是肯定不会是简单的惩罚。江澄看似不在意,其实心里很难受,他们发生的那种事,大师并没有错,也许真算起来,她这个主动把人家那啥的人,才是该负更多责任的那一个。

    这种事发生过一次,她不想发生第二次。

    “江澄。”青灯大师说。

    江澄忍着那股难堪的冲动,思绪有些混沌,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大师在叫她,她松开被角,模糊的嗯了一声。

    感觉到一只手按在脸颊上的时候,江澄混身一颤,然后把脸埋在被子里,发出沉闷的声音,“大师,别碰我,不然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做一些……”

    “卧槽!”江澄还没说完就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然后又啪的摔倒,因为现在的床上太滑了。整个床包括床帐和柔软的被子,此刻都变成了一片晶莹的冰雪。饶是这种时候,江澄都被这奇特的发展给惊的有一瞬间忘记了自己中了药。

    “哇……哦……”江澄坐在寒气阵阵的冰雪堆里,抽搐了一下嘴角。大师伸手在他脑袋上揉了揉,窸窸窣窣的掉了许多碎冰块下来。

    “大师,你这个降温办法真是与众不同。”江澄有点气短的说。

    “只能暂时让你好受一点。”青灯大师说。

    “哦,我感觉出来了。”江澄又啪的往下一倒,整个人大字型躺倒在冰床上,晕乎乎的说:“多亏了大师你提醒我,我现在又开始觉得发热了。”

    短暂的清醒后,更加严重的反噬几乎席卷了江澄所有的感官。她感觉体内在燃着火,包裹自己的却又是冰雪,她就像被夹在冰与火之间,一边不停的出汗,一边缩成一团不停的打寒颤,痛苦又煎熬。

    青灯大师坐在她身边,看着她额头上不断冒出豆大的汗珠,身上的衣服也渐渐被汗印透,又被周围的冰雪结成霜花,贴在肌肤上,像是一个透明的冰人。

    江澄很难受,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就算是当年在小黑屋,天天要死过好几遍,也只是精神的疲惫和身上的痛而已,但现在,她那种冲动不仅来自身体,甚至是来自自己的心。有那么一刻她听见自己心底的一个声音说:现在大师就在身边,只要你对他伸手,他一定不会不管你。

    是啊,大师这么好,只要她开口,大师一定会愿意牺牲。

    那个声音又说:你不是喜欢他吗?错过这一次机会,你们可能永远也没有下一次这么亲密的机会了。而且这又不是第一次,那一次可以,这一次同样可以。有什么能比生命更重要呢,只要做一次,只要说一句“大师帮我”马上就可以摆脱这种痛苦挣扎了。

    是啊,她可以选择更加轻松的办法,何必要这么固执呢。

    无声咬着唇躺在那颤抖的江澄忽然浑身一震,手上更用力的扣进了坚硬的冰雪中。透过十指传来的痛感让江澄找回了些许理智,也让她感到无比的羞愧,为了自己刚才那一刻的动摇。

    她可以选择更轻松的办法,可是,大师为什么要为了她牺牲?她欠大师的已经足够多了,再让他为了自己打破原则,出格破戒,这算什么呢?她不能这么做,她可以喜欢大师,因为那是她一个人的事,可是要她把大师拉到泥潭里,她不愿意,就算溺死在泥潭里也不愿意。

    她想一直能这样轻松的相处,开一些小玩笑,给大师送吃的,离别的时候偶尔想起大师,重逢的时候叫一声他的名字,轻松又愉悦。江澄有一种预感,如果这次她真的和大师做了什么,那说不定之前她可以营造出来的那种关系,都将被重新打乱。

    不愿意,她不愿意。有些事,纵使是死亡也不能妥协。

    青灯大师静静看着江澄,忽然伸手将她抱起来,远离那个冰床,放在了不远处一个软榻上。

    江澄被放在软榻上的时候,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只牢牢记着不能让大师碰自己,感觉到自己被抱着,忍不住就开始挣扎起来。她以为自己挣扎的很厉害,实际上她只是艰难的动了动手臂而已。

    青灯大师坐在榻上,用袖子替她擦了擦额上的汗,然后轻轻阖动双唇念出一段经文。

    离开了冰床的江澄感觉自己身体里烧的更厉害了,她几乎怀疑自己会就这么烧成灰,就在她忍不住想滚下去的时候,耳边听到了一个熟悉清润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一股清凉的山间泉水,缓缓淌进她的心里,流过烧红的烙铁,发出嗤的嘘声。江澄像一个行走在沙漠疲倦干渴至极的旅人,终于喝到了一口水,整个人都有种放松的虚脱。

    但是这种感觉只有一瞬,她很快就感觉心上被烧掉的野草又开始一片片的长起来,摇曳着。不满足,想要得到什么,这种心上的空虚感能蚕食理智,甚至比身体上的痛苦还要来的恐怖。

    江澄颤抖的将手伸到唇边,狠狠咬下,顷刻间就有鲜红的血涌出来,沾染了她被冻的惨白的双唇。当思绪上的蠢动已经快要压制身体的难受时,江澄只能选择自残来让自己不至于失去最后一丝防线。

    在发现自己的诵经已经不起作用时,青灯大师停下了。

    他依旧静静看着努力不发出声音不做出什么动作的江澄,那双淡泊平静的眼中,好像什么都没有,又好像瞬息掠过了很多很多东西。

    终于,他伸出手,轻轻拉开了江澄的衣带。

    江澄对外界的感知越来越模糊,她只是不断忍耐着,所以当她感觉胸前一凉,有什么按在那里的时候,她一惊睁开了眼睛。

    大师和她离的很近,正在俯身为她脱衣服,外衣已经脱了,放在一旁的凳子上,大师的手正在解她的亵衣。

    他的表情看不出为难,也完全没有江澄的动情,他只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他的手很稳,干燥,带着一股微微的苦涩松香,他的靠近让江澄不自觉的觉得很舒服,想要主动靠上去让自己更舒服一些。

    然而江澄很快就熄灭了自己这个想法,她一把按住大师的手,微喘着说了两个字,“……不要。”

    大师只是在她额角上摸了摸,然后轻易的拿开她的手,接着解她的衣服。当赤果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的时候,江澄哭了,眼泪从红红的眼角溢出来,和颊边的汗混合在一起。她喃喃的说:“你就不能不要这么好吗?你又不喜欢我,何必要强迫自己做这种事?我不想你这样……停下来……”

    青灯大师低头,将自己的唇贴在她的唇上,一触即分。

    “不用担心。”他说。

    江澄忽然有些愣,她觉得自己好像听大师这么说过很多次很多次。

    衣服褪去,汗湿的黑发丝丝缕缕的纠缠在肩头和背上,江澄有些失神的躺在榻上,任由大师干净的手贴上自己的脖子,一具带着令人安心气息的身体覆了上来,大师白色的僧衣遮住了两人重叠的部位,只露出些隐约的轮廓。

    安静的,氤氲的,江澄感觉自己浮在云间,而时间被无限拉长。大师的手碰了碰她被自己咬出了血的唇瓣,又将她沾在脸颊上的黑发拢到耳后,他的气息离的那么近,就萦绕在她鼻端眼前,他的动作让她觉得,他此刻温柔的像水。

    肌肤相触带来的,不止是身体的满足,还有心理的,江澄仿佛听到了自己心里的叹息,同时还有,欢愉的喟叹。

    她渴望触碰他,就像现在这样,更近一点,再近一点,亲密无间,融合成一滴水,分不出你我。

    江澄按在扶手上的手猛地抓紧,嗓子里也发出一声急促的呼声,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弓起身子。青灯大师将手按在她弓出一个漂亮弧度的腰背上,顺着中间凸起的骨,慢慢顺着力道安抚她。江澄放松下来,手指试探的轻轻抓在了大师的肩上,又慢慢的环住了他的颈。

    青灯大师动作顿了一顿,垂下眼用手擦掉江澄的眼泪。

    “别哭。”

    “都怪……那些人,动不动,就……下药……”江澄哽咽,一边细细喘气。

    “嗯,这样确实不太好。”青灯大师也点头附和。

    “啊!”江澄忽然一声急促的惊叫,又马上压低了嗓子,侧过头去,恰好对上了青灯大师撑在旁边的手,那只手上戴着他不离身的菩提手串。江澄仿佛被蛊惑了一般,蹭过去,贴在他那只手边,贴着他的手指,然后侧头去找大师的眼睛。

    青灯大师抬起手,盖住了江澄的眼。

    身体里的热度慢慢消失,但随之而来的是另一种炽热的情绪,更加猛烈地夺走了所有理智,只剩下一个念头——和他化为一体。

    江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抬起头亲吻青灯大师的唇角,最后贴上他的唇,缓慢的厮磨,耐心的钻研,直到大师终于松了松唇,她才仿佛满足了一般亲昵的含着那薄唇唇瓣。

    在满心欢喜中,江澄感觉自己的额头上,被轻轻弹了一记,一点不痛,反而让她一直痒到了心里。

    当年在上云寺,她要是做了什么坏事,大师就会这样,一指点在她的额头,毫不客气的教训她,又宽容又严厉,但是那种感觉和现在这个不太一样。

    心上开了花,一直盛放到眼角眉梢。江澄不知道,自己笑的多么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