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二师姐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45章 .二师姐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大主宰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江澄还是穿着那一身装逼的单薄白衣,迎着凛冽寒风一步步在雪地里往前走,抬头看看面前高耸的冰峰,她侧头对旁边的人道:“二师姐,你说的天生灵脉,是在这一片雪山脉中吗?”

    燕扶苏的神情比这里雪山上的皑皑白雪还要冷,闻言凉凉回答道:“天生灵脉不在这片雪山脉中我带你来这里干什么?赏雪吗?”

    江澄摸摸鼻子,这几天她和这位二师姐从沧源许家一路过来极北之地,朝夕相处她才发现,这位二师姐的脾气那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嘴巴又毒又不饶人,句句话说出来都好像带着嘲讽,人又闷骚又傲娇,表情还冷得要命。

    她想她算是明白二师姐明明长得一副倾国倾城的容貌,为何没看见过追求者了,按照她这臭脾气,就算能扛得住她的恶劣态度,也会被她不耐烦的直接药倒扔远。

    二师姐燕扶苏是一个除了炼丹炼药,其余什么事都不感兴趣的死宅。

    和二师姐一起出门的前一晚,白苒冬把江澄叫去吃了顿宵夜,席间给她科普了一下她二师姐从前的战绩,以及她的种种传说。

    比如某对二师姐惊为天人想娶她为妻的某某门派长老,企图用缠着二师姐来让她答应求婚,结果被二师姐抓去试了一个月药,后来那位长老再也没敢说过要娶二师姐为妻的话,并且那之后看到二师姐就吓得两股战战。

    还有某见色起意想抓二师姐当禁脔的某家族大少,出动了家底去抓人,结果那些人全部折在了二师姐的□□毒丹之下不说,并且那个主谋某大少也被二师姐找上门去折磨了一番,据说后来看到女子就面无人色,比前面一个还要惨。

    至于那些没做出什么难以忍受事情的,就统统迷晕扔的远远的离开她的视线,不论男女。

    江澄明白师傅那些话的中心思想,那就是比起那些倒霉家伙,她们这些勉强算是二师姐认可的人,得到的待遇已经很高了。其他人二师姐连话都不屑说,要是烦了就直接用药招呼过去了,绝不会浪费口舌。

    人家说天才都是有怪癖的,她这位二师姐就是传说中的天才,不过她的天分不在修炼,而在于炼丹炼药,才百岁不到的年纪就已经是大丹师大炼药师,玄级丹药信手拈来,地级丹药也可以尝试,丹药一道的悟性远远超过门派中那些几百岁的大炼药师们。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凶残的天才,她对于丹药之外的东西完全不擅长,也就是说除了□□和毒丹,她压根没有其他的御敌手段,是个脆皮薄血的家伙,如果不用丹药,就连江澄都能轻易干掉她。

    一般情况来说燕扶苏的丹药足以应付任何情况,但是任何事都有意外,这次为了以防万一,江澄就被点名跟着她一起来了。江澄原本以为自己就是来做苦力帮忙搬东西跑腿的,没想到还能轮到她兼职保镖,保护这个看上去无比凶残的二师姐,顿时都惊呆了。

    然而说是这么说,一路上江澄并没有任何出手的机会。她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作为围观群众,亲眼见证着二师姐的凶残。二师姐就坐在那里,抬抬眼挥挥手,那些意图不轨的歹人就全都因为空气里的□□一个个软倒在她的白裙底下。

    二师姐几乎是全幅武装毫无漏洞,不管是偷袭的明攻的,都没能接近她周身三米范围内,江澄是唯一一个能靠近二师姐的,就老老实实跟在她身后,觉得二师姐这个体质真是太容易吸引事故了。

    她简直就是天生拉怪神器,明明没有主动招惹,但是那些路过的麻烦莫名其妙都会找上门来,一波又一波,从未停歇过,让江澄看得叹为观止。

    难怪二师姐会常年闭关炼丹,要是每出门一趟都这样,真是太心累了。

    就这么在一种诡异的和平中度过了六日,两人来到极北之地一处冰川。根据二师姐所说,天生灵脉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这一片,但是两人在冰天雪地里找了一日,仍旧一无所获。

    “二师姐,天色已晚,我们找个地方歇歇怎么样?”

    “你是来给我添麻烦的吗,动不动就歇息,修道之人怎么那么娇气。”燕扶苏哼道。

    江澄无奈:“二师姐,我是担心你,师傅说了你受不了这里的寒气,让我注意看着你。”

    燕扶苏怪异的看她一眼,脸色不怎么好,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只甩袖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做了个暂时的结界用作休息。

    江澄自觉地拿出取暖的火灵珠,又布置了个小阵法让这结界里面温暖起来,还拿出了准备好的热饮,连同女孩子喜欢吃的小点心什么的一起摆到了二师姐面前。

    大概是因为来到这个世界长相变成偏男性的帅气,还一直被不少人误会是个汉子,再加上被三师姐郑谣影响,江澄对于妹子都会自发照顾起来。然而被她这么照顾了几天的二师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黑着脸想要拒绝又开不了口的样子,江澄表示不是很懂二师姐这种天才的脑回路。

    一有空就坐在一边默默修炼的江澄忽然感觉脑袋被砸了一下,不用睁开眼她都知道是二师姐扔过来的丹药。

    “内气淤塞,先前受伤没有调养好,落下这种隐患。把药吃了调息,别成天病怏怏的,这样还保护我?别拖我后腿就行了。”燕扶苏表情嫌弃的说。

    江澄:看吧,就说二师姐是个闷骚。

    这几天二师姐动不动就用丹药砸她,次次砸完都要嫌弃一番。要不是江澄看到这个二师姐偷偷摸摸给她检查了身体情况,特地腾时间专门为她炼药,她都要觉得二师姐是真的很嫌弃她了。话说回来,原来还真的有这么别扭的人。

    结界中两人各做各的,气氛还算温馨,而结界外不远处的冰墙之后,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藏身在那,远远看着结界,细小的眼睛盯着一脸高冷的燕扶苏,露出垂涎之色。

    燕扶苏忽然心有所感,霍然睁开眼睛看向外面的茫茫雪原。

    江澄也立刻从入定中醒来,一手按住腰间的木剑,警惕的四处巡视,“二师姐,怎么了?”

    “无事,你做你的事。”燕扶苏道。然而等江澄继续修炼,她却皱起了眉,一翻手拿出一个黑色玉瓶,想了想将里面透明带着光点的粉末全都洒在自己和江澄周围。

    做完这一切,她继续闭目养神。而冰墙之后鬼祟的影子则是身体一阵颤抖,吐出一口血来,从他脚边的雪地里爬出来一条通体黑红的蜥蜴,黑影抓住蜥蜴,心疼的在手指上划开一道口子,将暗沉的血喂给了蜥蜴。

    “小宝贝,再去一次,把那边大美人身上的毒全都吸干,我准备了这么久,可不能功亏一篑,快去,等我把那大美人弄到手,你想要多少血我都喂给你。”黑影伸手抚摸着蜥蜴的脑袋,吸饱了血的蜥蜴红眼皮翻了翻,听话的再次钻进了雪地不见了踪影。

    江澄和燕扶苏休息了一晚,第二日继续在茫茫雪域中寻找天生灵脉,这一回的运气特别好,没走多久江澄就眼尖的看到雪地里开了一朵淡蓝色的小花。

    她听燕扶苏说过,天生灵脉会逃跑,但是偶尔休眠的时候会在雪地里变成植物,一般都是蓝色的,而面前这个大概就是了。江澄自然是掠阵的,真正去抓那天生灵脉的是燕扶苏。她早就做了不少的准备,虽然花费了一些时间,但还算顺利的擒住了那根天生灵脉。

    燕扶苏需要不断的试验,一根肯定是不够的,于是将那挣扎不已变回了原型的丝线状天生灵脉装入特制的小袋子,二人就准备继续往前寻找。

    就是此时,江澄感觉到了危险袭来的气息。身体比脑袋先一步反应过来,木剑一瞬间化作金色,斩断了朝燕扶苏扑去的黑影。那是一只从雪地里钻出来的绿色蜥蜴,被江澄一剑斩断后,绿色的汁液洒满了雪地,散发出一阵恶臭。

    江澄并没有放下警惕,牢牢护在燕扶苏身前,在呼呼风声中,她准确的捕捉到了几出微妙的动静,剑尖一挑,一片雪霜被剑挑起,在空中落下的瞬间变成金色雪粒,尽数朝那几处射去。

    只听几声嘶声,十几只同样的绿色蜥蜴全身流血的从雪地里跳出来,被江澄毫不客气的全数斩杀。

    恶臭越发浓郁,原本站在那冷眼看着的燕扶苏忽然一皱眉道:“不对,快闭气,有毒不要吸入!”

    “晚了,嘿嘿嘿~我的宝贝蜥蜴喝了不少的毒,只要闻到这个味道,没有我特制的解药,就算是元婴真人也要……额,你们怎么都没事!怎么可能!”站在蜥蜴尸体后的男人干瘦猥琐,一双小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没事似得站在那的两人。

    燕扶苏是早就被自己炼的不惧百毒,而江澄也没事,这一点燕扶苏也不太清楚怎么回事。

    “哦,是你捣的鬼,那你现在要怎么样啊。”江澄皮笑肉不笑的拎着剑盯着那干瘦男人。

    干瘦男人:“……”

    他本来都打算的好好的,用宝贝赤蜥蜴吸掉燕扶苏身上的毒,再用绿蜥蜴的毒迷晕燕扶苏的同伴,他就能把燕扶苏弄到手带走了,结果发生了这种意外。看来只能用最后一招了,干瘦男人虽然心疼,还是咬牙一扬手撕开了手中一个玉符。

    “哼!想不到吧,我还有后招!”干瘦男人嘎嘎怪笑着,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光芒一闪,雪地上三个人就消失了两个人,只剩下一个燕扶苏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

    发生了什么?

    那个干瘦男人此刻也是懵逼的,他在自己阴暗的地下室里,惊惧的瞪着那个被传送符和自己一起传送到这里的人——不是他想象中的燕扶苏,而是燕扶苏的师弟!

    “为什么!我的特制传送符,除了我只能将在场的女子传送过来!怎么不是燕扶苏,是你在这里!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干瘦男人有些崩溃的大喊。

    不太清楚自己怎么突然被传送到一个阴暗地下室的江澄露齿一笑:“……呵呵,很好,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这家伙只会歪门邪道,还要费尽心思弄这一出,看来也不是个修为多厉害的,江澄发现自己完全可以吊打他。

    但是,那传送符只可以传送女子是怎么回事,她是女孩子被传送到这里很正常,那……二师姐呢?

    到底是这传送符出毛病了,还是……二师姐其实不是妹子?嗯,怎么看都是传送符出问题了,没错一定是这样!磨剑霍霍向倒霉蛋的江澄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