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过去与现在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43章 .过去与现在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死人经仙玉尘缘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死界若是与此间世界融合,那此方世界恐怕过不了多久,也将成为另一个世界。”

    亘古不变的星辰幻象之中悬浮的百个石台上,都坐着一方大能,有金光圣洁不染尘埃之人,有周身祥云瑞气缠绕之人,有剑气凌厉逼人之人,有混沌氤氲不可捉摸之人,也有气势内敛看上去平平无奇之人。

    这些人是此方修□□的支柱,可是此刻,听完无极道观梅淞老祖的话,他们不论平时不可一世还是沉稳和善,此刻俱都静默不言。

    “千年前,诲月闭关前,我见到诲月最后一面时,她曾说看见了可怕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千年后,届时这个世界说不定都再没有一线生机,如今看来,她的话应验了。”突然,一个冷冷的女声说道。

    众老祖将目光移向说话的人,那是一个一身简单黑衣的女子,表情冷漠。她眼尾处的隐约浮现的三块赤红鳞片,还有身下盘着的红色巨蟒都表明了她的身份——一个妖修。此女子正是沧海迷雾中银环岛的老祖赤寒衣,一个说出名字就能令不少人噤若寒蝉的女人。

    有人听到她这话,道:“诲月?可是当年天机目家的奉天女目诲月老祖?”

    这话一说完,众人之中就有不少开始轻声议论起来。天机目家,在修真界是特殊的,他们目家之人不修炼杀人之术,只修炼窥探天机之力,然而天机并不是那么容易窥探的,目家每一代人数都极少,就因为窥探天机而被天道惩罚。目家人丁凋零,却是一般修士都不敢去招惹的,因为他们知晓的太多,而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求上门去。

    况且修真界若有什么大事发生,一向都是由天机目家提前示警。如果不是一千年前那件事,目家现在也不会灭绝。

    说起一千年前那件事,此刻在这里的不少人都皱起了眉,还有些摇头叹息,更有一些人眼里露出些许愧疚复杂之色。

    大约一千五百多年前,天机目家出现了一位惊才绝艳的女子,名为目诲月,刚出生不久就觉醒了奉天之力,自幼便能通晓天机,更难得的是这位女子有一颗赤子之心,虽知晓人心险恶,却是个极其善良之人,但凡遇上需要帮助之人,从来都是尽心帮助,当年不知有多少人曾受过她的恩情。

    她以百岁年纪成为天机目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奉天女,此后每次遇上大的灾难,都能从她那里得到预警,免去了不少的伤亡。她五百岁时,也就是距现在一千年前,突然有一日宣布闭关,随后就传出了她找到了一件上古神器的消息。

    上古神器破天剑,能划开世界的壁垒,去到早已成为传说的神界,就算修为低微,一旦拥有破天剑,能让神器认自己为主就能成为半神。

    没有人能抵挡这种诱惑,后来就是一个惨剧,天机目家被贪婪的修士们给毁了,所有目家人都死在了那场劫难里,而给目家带来这一切的目诲月,面对着一张张贪恋扭曲的面孔,她苦苦解释无用,最后在无数人的逼迫下,用那把所谓的神器破空剑杀死了自己,毁了破空剑,并将整个目家全部毁了个一干二净,除了一片废墟什么都没留下。

    此刻在这个天机大会里坐着的老祖们,虽然没有自己前去动手逼迫杀害目家人的,但是他们的门派中多多少少都参与了那件事。

    “既然目诲月千年前就已经预料到此危机,为何不说?”有人忽然道。

    赤寒衣满脸嘲讽,语气与她的表情一般冷漠,“她当年只告诉了我一人,因为事关重大,她说需要闭关推衍的更清楚一些,可是她折损自己寿命推衍,为了这个世界忧思不已的时候,贪婪的人因为一个莫须有的传言,杀害了所有目家人,逼死了她。”

    又有一人不满道:“赤老祖也不必如此心怀怨恨,事情已经过去那般久,何必还要紧抓不放,你当年因为此时杀了那么多人还不够?而且赤老祖,你既然知晓这事,又为何不说!”

    “哈哈哈!可笑可笑,我为何要说,若是这个世界真的毁灭了,我倒觉得干净了。”赤寒衣一双眼睛变成赤色竖瞳,冷冷盯着说话的人。

    那人脸色同样不好,重重道:“当年带头起事的三个门派,如今都已经消逝在了岁月的长河中,凡是当年参与此事的,几乎都已经死了。这都拜赤老祖所赐,你杀了那么多人还不解恨,这么多年还不能忘怀,如今更是说出这种话,置一个世界之人生死于不顾,依我看赤老祖根本没有资格参加天机大会!”

    这人最疼爱的弟子当年就因为参与了这件事,被赤寒衣杀死了,现如今自然没有好脸色。

    “若不是为了来看看你们恐惧后悔的脸,我还真不想来这天机大会,天机大会为何叫天机大会?天机啊天机,何为天机,你们每一人都参不透,哈哈哈哈~”赤寒衣笑的阴冷,一招手将身下红色巨蟒变回一只缠着手腕的小蛇,随即身影一闪就消失不见,众人阻拦不及,她已经是二话不说离开了天机大会。

    这赤寒衣是当年目诲月的至交好友,还一度有传言说赤寒衣与目诲月是要结成道侣的关系。那场目家浩劫里,赤寒衣恰好有事去一处人迹罕至的荒漠寻找一样东西,等她回来整个目家都没了。

    那之后赤寒衣几乎变了一个人,从前的赤寒衣喜穿白衣,虽然为人冰冷寡言,却从不滥杀无辜,是不少修士追捧的冰美人。而如今她冷漠无情,黑衣孤僻,常年系着为人守灵的白色丝带。她对什么都不太在意,但是一旦有涉及当年之事的,就绝不留情。

    当年赤寒衣归来,发现目家灭绝,孤身一人去了带头攻击目家的三个门派,杀了不少人,硬是用了十年断断续续杀光了每一个杀过目家人的修士,后来的许多年,她也不断的在追杀那些参与过那次剿灭目家行动的修士,得罪了无数人。

    因为行事狠辣,她自己也遭遇了许多次围攻,如果不是她一次又一次的突破,最终修为越来越高,让那些人拿她没办法,恐怕她也早就陨落了。

    众位老祖看到赤寒衣离开,又再度沉默下来。无极道观的太上长老梅淞老祖叹息一声:“如今再去探讨当年之事已经没有意义,当前之事,我们要找到应对之法,修真之人,便是没有生机,也要去寻到一线生机。”

    “对,自当如此。”

    “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如今事情还没有到危急时刻,何须如此担忧。”

    梅淞老祖又道:“如今出现融合的地方有六处,其余五处目前倒是出现缓慢,待寻到方法还可再抑制一番,但是还有一处的情况便有些危险了,那处不知为何融合十分快速,而且所在也是常人无法到达的地方。”

    “这……何处?”

    梅淞老祖缓缓道:“幽祖墓。”

    不少人闻言都变了神色。

    几万年前诸法兴盛,修行乃是主流,天地之气浓郁,修真者不论人类还是非人,都一个接一个的飞升神界,更是出现了不少极厉害的人物。在那个令所有修真者向往的年代里,有一位女子,她的名字已不可考,只是所有人都尊称她为幽祖。

    现如今天地之气稀薄,资质好的人越来越少,修炼速度越来越慢,已经许久许久未曾出现过飞升之人了。或者说,从万年多前的大劫过后,就再没有人飞升,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大乘期修为。

    那场大劫几乎夺走了所有修真者的性命,是幽祖在灾劫中护住不少人,并在那之后传下道统,可以说幽祖是现在几乎所有灵修的老祖。

    幽祖墓在魂息山,天寒地冻的极北之地中,是灵修们的圣地。如今幽祖墓竟然也要被死界融合,实在是一件棘手的事。

    “幽祖墓寻常人无法进入,只有历代上云佛子持供奉的烛息始祖舍利才能进入,因此此事只能劳烦青灯老祖了。”梅淞说完,众人都将目光看向那边一脸平和的青灯。

    端坐莲台显得圣洁无比的青灯道:“哦。”

    ————

    江澄又梦见自己弟弟了,姐弟两相依为命使他小小年纪就特别听话懂事,十五岁就偷偷跑去做兼职。江澄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弟弟做兼职,是在某一天下班的时候,在天桥上。他戴着个帽子,很害羞的样子,拿着一摞传单声如蚊讷,路过的人人来人往,没一个去接他的传单,他站在那手足无措可怜兮兮的样子。

    江澄当时就笑了,走过去一把将自己的包挂在他脖子上,接过他手上的传单。

    “阿姐?”弟弟惊讶而不好意思的看着她。

    “让姐姐教教你怎么发传单。”江澄拍了拍弟弟的脸笑道。

    那天晚上,她带着弟弟发完传单回家,因为穿着高跟鞋走的腿痛,新买的高跟鞋还将她脚后跟给打破了皮,弟弟盯着她的脚看了一会儿后,问她要不要穿他的鞋子。

    江澄穿着弟弟的运动鞋,至于弟弟,他是赤着脚的,手里还提着姐姐的高跟鞋。走到一半江澄往下一蹲,拍拍自己的背,“来,阿姐背你,前面修路路不平,赤着脚会划伤。”

    弟弟怎么都不同意,最后他换回运动鞋,背起赤着脚的江澄走回去了。江澄被弟弟背着,按着他属于少年人的瘦弱肩膀,眼睛酸涩。

    ————

    江澄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人背在背上,这让她不由有些恍惚,因为刚才梦里她也被人背着。但是她很快反应过来,这个宽厚稳重的背和梦中弟弟瘦弱的背部并不一样。

    江澄抬头,有一瞬间被那噌亮的光头折射的阳光给闪了一下眼,不由抬手遮了一下。哦,是大师在背她啊。

    “此事就麻烦青灯大师了。”

    江澄听到这声音,立刻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天机大会,现在正在一个眼熟的高塔旁边。除了她和背着她的大师,还有两个人在这里,一个是在天机大会里看过的穿黑白道袍的白胡子老爷爷,而另一个是她认识的人。

    站在那老爷爷身后的是同样穿着黑白道袍,背着黑白双剑的冰山男神鹤惊寒。

    老实趴在青灯大师背上的江澄对看过来的鹤惊寒笑了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