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天机大会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42章 .天机大会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声音的主人并没有想要杀死江澄的意思,于是江澄只是被那股庞大的威压逼的单膝跪在了地上,不过这还是她努力抗争了的结果。——她用力杵着木剑,才没让自己整个趴到地上去。

    “咦?还是个倔强的小东西。”

    江澄一瞬间感觉身上的压力剧增,手上杵着的剑瞬间化作金色,坚硬的抵在地上,江澄的脊背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用力的按下。手上青筋凸起,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江澄一边在心里狂呼玛德智障,一边运功试图抵御这股威压。

    就在她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全身一松,另一个陌生男声响起,他说:“师啸老祖怎地在这欺负一个小孩子。”

    那威压江澄的浑厚男声哼了一声,“宋煜老祖还是如此喜欢多管闲事!我不过是在给这个胆敢闯入天机大会的小东西一个小教训而已。”

    宋煜老祖毫不客气的揭穿了他,“恐怕你是借机撒气吧,这小娃娃似乎是容尘山派的弟子,你一向与笙方不合,近来比试又输给了他,见到他派中弟子自然要找麻烦,这可不是身为一派老祖的气度。”

    师啸被戳到痛处,声音越发不渝:“宋煜!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宋煜老祖还未说话,就又听到几道声音响起,一道仿佛看好戏的语气说:“师啸怎的又在发脾气。”

    一道貌似温柔的女声则是劝解,“宋煜老祖与师啸老祖,大家都是来此解决问题的,在此处因为小事吵起来可不妥。”

    还有一道听起来像是少年的声音则道:“嘿,这个小家伙怎么混进来的?稀奇稀奇,让我看看,容尘山派的?莫不是笙方老祖带进来的?要是他带进来的,怎么不见他人?”

    江澄站在空地上,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愣是没看到一个人,也没法从声音上判断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感受到四面八方的窥视视线以及背后的痛感,她咬牙暗骂一声,脸上表情却是镇定,在几位老祖暂时停下来的时候,她道:“容尘山派弟子江澄,无意误入此处,不知各位前辈能否告知弟子出去之法?”

    再不赶紧出去谁知道会被牵扯进什么破事里面!

    “哼,误入?我看你定是魔道奸细,来此探听消息的,断不能轻易放过!”那应该是和容尘山派老祖有仇的师啸老祖又道,摆明了恼羞成怒不肯放过江澄。

    师啸老祖的威压再次压来的时候,方才救下江澄的那位宋煜老祖也同时动了手,“师啸老祖可不要太过嚣张了,滥杀无辜和魔有何区别,我看师啸老祖莫不是修炼的入魔了吧。”

    被夹在中间的江澄很苦逼,虽然没有刚才那种针对的压力,但是被两位大能当做斗法的东西,那种感觉真是酸爽极了,她现在一动都不能动。

    正在僵持间,先前那个温柔女声忽然道:“咦?这佛光……想来是青灯老祖到了。”

    江澄心中一动,恰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还是那身半旧不新的白色僧衣,磨损了不少的僧鞋,戴着串菩提子手串,慈悲平和的眉目,江澄几乎是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就下意识放松了下来。

    江澄对上了那双通透的仿佛看穿一切的眼睛,眼里的喜悦显而易见。下一刻,她就感觉身上一松,眼前也仿佛被拨开了迷雾,看到了远近几十位表情各异的大能们。

    这是一处虚空,头顶和脚下都是无边星辰,有大约百个石台围绕着一团柔和的白晕。那些石台上有些坐着人,有些则还空着。江澄抱着木剑被大师拎着后衣领来到一座空石台上,大师一来到空石台,脚下就开出一朵白色巨莲,大师盘腿坐下,江澄也被放在他身边。

    一般而言自己一个人遇上危险的时候,能强迫自己冷静面对,但是如果有家长在场,就会不自觉地想要依赖长辈,但她从小也没什么会护着自己的长辈,所以现在这种抓着大师衣摆的反射条件是怎么养成的?脱险后的江澄在思考这个问题。

    “青灯老祖果然不愧是上云佛子,一贯的慈悲心肠。”一座石台上坐着五彩祥云的女子道。江澄听出她的声音就是刚才那个劝架的女子。

    隔她不远的另一座石台上,脚下踏着火焰的高大男人脸色阴沉的道:“青灯老祖这是何意?”

    这个声音,就是一开始想教训她还一直找事的那什么师啸老祖。江澄瘪了瘪嘴,往青灯大师身边靠了靠。

    青灯大师淡淡看了江澄一眼,对师啸道:“什么意思。”

    “青灯老祖就这么将这来历不明的人带了进来,不合规矩,快快将她交予我处置了的好!”师啸道。

    青灯忽然抬手摸了摸胸口,像在找什么,似乎没摸到,他又搜了搜袖口,最后神奇的从那个不大的袖口里摸出了一袋坚果,对江澄道:“殊妄让我带给你。”

    江澄有点呆,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接过袋子,江澄拉开系扣,掏出一把没见过的坚果,咔嚓咔嚓的开吃。场面这么大,大能这么多,容她吃点东西压压惊。

    那边师啸气的鼻孔都喷火了,高声道:“青灯!你一个区区两百岁的小儿,如此任性妄为,不将我放在眼里……”

    “你千岁已过,可是?”大师道。

    “正是,我成为老祖的时候,你还未出生呢,如此……”

    “哈哈哈师啸,人家青灯老祖的意思是,你的年龄都比人家大上几倍有余,如今修为却一样,或许再过不久人家就要超过你了,你哪来的脸面教训人家。”宋煜老祖的石台就与师啸老祖隔了一个石台,不客气的嘲笑道。

    师啸老祖沉着脸一抬手,赤色的火焰卷向宋煜老祖。那宋煜老祖潇洒的站在一柄半插.入石台的巨剑剑柄上,见状也不怕他,干脆就这样隔着一个石台斗起法来。除了他们几人,这近百个石台上大半都坐了人,但那些老祖都对于这个小插曲不甚在意,有些连瞟都没往这边瞟一眼。

    青灯老祖也丝毫没有搀和那边事情的意思,坐在那面色平静,也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什么。

    江澄吃完一捧坚果,已经完全恢复了淡定,时不时瞧瞧那边斗法的两位,见他们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不想再关注了,就转头去看旁边的青灯大师。这一瞧,江澄发现青灯大师在吃什么。

    江澄拉了拉青灯大师的袖子,小声问他:“大师,你在吃什么?”

    青灯将手在她面前摊开,露出手掌里面两个莲子。

    哪里来的莲子?青灯大师把东西都放哪里了?也没看见他带着什么乾坤袋芥子袋什么的。

    “要吃自己挖。”青灯大师说。

    “自己挖?”江澄不解。

    青灯指指自己他们坐着的巨大莲台,江澄这才发现青灯大师面前不远处有一个被抠出来的洞。

    喂喂喂,这个莲台难道不是用来坐的吗?还可以在上面抠莲子出来吃是个什么鬼啦!

    其实这个莲台还挺大,除了他们两坐的位置还有不少的空地,仔细看看上面确实还有不少莲子。江澄默默的坐到一边扣起莲子,把好好一座莲台抠的坑坑洼洼,足足兜了一衣兜,她才坐回了青灯旁边。

    “来来来,大师吃吃吃,别客气。”江澄从自己兜里抓了一把青莲子塞给大师,青灯大师就开始安静的一颗一颗的吃莲子,他是整个扔嘴里嚼的那种,正准备剥莲子的江澄又被他给惊了一下,莲子是这么吃的吗?为什么不剥啊!

    到底是大师见识少,还是她认知错误,难道这个莲子就是要整个吃的吗?江澄迟疑着试了一下像他一样直接塞了一个在嘴里咬。

    一股酸涩酸涩的感觉瞬间充满口腔,江澄鼓着腮帮子,表情僵硬。从未吃过这么难吃的莲子,转头看大师,他把自己手里那些莲子塞回到江澄兜里,没有继续吃的意思。

    大师,你也觉得难吃是吗?是吧!一定是吧!江澄艰难的咽下嘴里酸涩苦的莲子,整张脸皱成一团,然后没有勇气再吃一颗了。可是她扣了这么多莲子出来,不吃多浪费。江澄试着剥了皮,结果剥了皮之后味道意外的不错。

    吃了几颗,江澄发现自己刚才还在生疼的背不疼了。

    啊,所以说大师这种人真是,江澄默默剥了许多莲子,然后拉过大师的手放到他手上。大师一言不发吃起来。

    青灯大师旁边的石台上坐着的是一个娃娃脸的少年,他一直在注意着青灯和江澄,看到这一幕后笑嘻嘻的开口道:“青灯老祖看样子十分疼爱这小娃,该不会,这小娃其实是青灯老祖的孩子吧?”

    “唉,青灯老祖嘴巴紧,一句话都套不出来,那小娃娃你来说,你是不是青灯老祖的私生子?”

    青灯大师闻言终于转头看了娃娃脸一眼,抬手一划,一道金色的屏障一闪,然后江澄就听不到那娃娃脸的声音了,只看到他的嘴唇阖动在说些什么,表情颇有些气恼,又对江澄感到十分好奇的样子,一个劲的扭头来看她。

    那边的师啸老祖和宋煜老祖二人终于停手了,因为他们二人之间那座石台上的人终于姗姗来迟,那是个一把黑金折扇遮住了大半张脸的男人,穿着一身基佬紫,语气是江澄熟悉的欠揍。

    确实是她当年在小黑屋修炼,一直嘲讽打击她并幸灾乐祸的那位师祖,也是刚才一把将她推下高塔,导致她来到这个天机大会的罪魁祸首。听到宋煜老祖亲热的喊他笙方,江澄略牙疼,干脆一把撩起大师的衣摆遮住自己的脸,眼不见为净。

    她的师门怎么总出这种坑弟子的人?

    “唉,笙方,一个你们容尘山派的弟子不知怎的进来了,喏,就在青灯老祖那边呢?咦,那小家伙看上去和青灯老祖挺熟悉?”

    白笙方在折扇后的唇勾出一个饶有兴趣的弧度,眼睛看着那边回答好友:“哈~谁知道这小家伙怎么进来的呢~”

    刚和宋煜老祖斗完法还臭着脸的师啸老祖道:“大会要开始了,还不把你们那个闲杂小儿丢出去。”

    “她现在可出不去,要等大会开完才能出去呢~”白笙方愉悦道。

    “那难不成还要让他参加天机大会!成何体统!万一她泄露了什么,谁能担待得起!”师啸道。

    那边江澄默默敲了敲青灯大师,“大师,我现在怎么办?”

    “你该睡觉。”青灯道。

    “哦。”江澄恍然大悟一击掌,往后一倒眼睛一闭。

    青灯大师伸手将手指往她额间一点,一瞬间江澄就真的睡着了,蜷着身子抱着她的剑躺在青灯身边。青灯随手在莲台上拔了一瓣莲瓣,莲瓣落在江澄身上就变作了一条轻柔的毯子。毯子将她整个人裹住,只露出一张略显苍白疲惫的脸。

    青灯又看她一眼,修长手指虚空划了两下,一个闪着金光的字落入江澄额间。

    此时,最后两个石台上的人也出现了。

    “人到齐了,天机大会该开始了。”穿着黑白双色道袍,白发苍苍的老者声音沧桑道:“关于此次两个世界的融合,现如今已经确定,那个即将融合的世界,乃是一个死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