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可怕的人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41章 .可怕的人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死人经仙武神皇天影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似乎不错的样子。”闻人珺语气温和的说,颧骨旁有一个明显的淤青,仍旧不减他的气度。

    白苒冬坐在他对面,困倦的打了个呵欠,敷衍的道:“挺好的,比你好,至少已经是掌山人,不像你混了这么久还是个少山主。”

    闻人珺对于她讽刺的话并不在意,微微一笑,一双眼睛带着怀念和迷恋紧紧看着她,没有移开一刻。面前这个白苒冬早已不再是他记忆中那个小妹妹,但是她变得越来越优秀美好。她就是这样,从不会被任何挫折打倒,她外表变了许多,不再青涩,像是开的正艳的花,靡丽至极。但是她的性格仍旧没什么变化,骄傲又自信。

    仍旧和许多年一样,吸引着他的注意。

    白苒冬好似没有察觉到他的视线,悠然自得的抿了一口茶水,接着嫌弃的皱了皱眉头,推到一边。

    “苒……白山主,这茶不合你的口味吗?我记得你从前最爱这味道。”闻人珺话音刚落,就见到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年披着白苒冬的外套,散着一头鸦黑长发从白苒冬的房间里走出来。

    少年的长相令人惊艳,特别是披着白苒冬华丽的外套,越发显得眉目俊美,身上清冷的气质更使他糅合了一种诱人至极的感觉,然而对上他眼神的时候,任是谁都会打从心底升起寒意。

    闻人珺知道这少年叫做白翎,是白苒冬最疼爱的大徒弟,还是个妖修,当年白苒冬要收他为徒,在容尘山派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整个修真界几乎都知晓了。事关白苒冬,闻人珺知道的比常人要多一些,比如这对师徒超出寻常的亲密相处。

    想到这里,闻人珺温和的眸子里有一瞬变得黑沉深邃。他从来只是听说过白翎,昨日还是第一次正面见到他,第一次见面,就看到了白翎眼里不容错辨的杀意以及一丝……妒意。意识到这一点,闻人珺心情稍稍愉悦起来。

    但他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白翎衣衫不整的走过来,伸出手臂从后面揽住了白苒冬的脖子,将脑袋埋在白苒冬颈间深呼吸了一口气,还在她颊边亲了一口,声音低哑旁若无人的触碰着白苒冬的耳垂,“师傅起得这么早,师傅不在身边,徒儿睡不着。”

    看到白苒冬那习以为常的表情就知道,他们经常如此亲密接触,白苒冬也如传言那般纵容这个徒弟,宠爱的摸了摸少年的头发,对着闻人珺时的疏离不在意也变成了喜爱和疼惜,“翎翎没睡好,待会儿师傅再去陪你睡一会儿~”

    闻人珺看到那个眼中血色暗沉,表情冷漠的少年埋首在白苒冬颈边,蹭着她白皙的手指,对他露出了一个隐秘的,恶意满满的嘲讽表情。闻人珺不动声色的看着对面的师徒,脸上的表情没变,眼神却深邃了不少。

    江澄带着徒弟过来找师傅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三人之间的修罗场。她那个角度还刚好看见自己一向没表情的凶残大师兄对着闻人珺露出一个笑,平常没有表情的人笑起来格外震撼,那种‘杀了你’的恶意笑容,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江澄有一瞬间想要转身走开,过一会儿等大师兄心情平静一些后再来。但是可惜她师傅已经看见她了,当即眼睛一亮扬声道:“风风,快来师祖这里,师祖今天带你去外面的大赌场见识见识!”

    站在江澄身后的绷带·吃的越来越多却没有变的更胖·影帝·风有止,含蓄一笑,似乎害羞的和两人打招呼道:“师祖,大师伯。”

    江澄没看自己的徒弟,眼观鼻鼻观心,这里随便一个人年纪都是自己的好几倍,为了不被牵扯进奇怪的事情里面,少说话才是正确的。

    “白苒冬!”又是一声充满愤怒的女声,院子里气冲冲走进来一个人,除了闻人珺的新婚妻子卫悦心当然也没有别人。

    说起来这卫悦心也是倒霉极了,新婚之日发生大灾,本该洞房花烛的时候丈夫在为了善后奔波,一连三天没见人影,这也就罢了,毕竟是正事,她忍了那么多年,也不至于这几天也忍不了,但是谁知道这个时候卫悦心忽然出现了。

    卫悦心一出现,闻人珺立刻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去见她,就好像明明白白的告诉她,闻人珺之所以忙的连见她一面的时候都没有,只是因为他不在意她而已。卫悦心感觉自己被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狼狈又痛苦。

    她知道自己当年做的不对,闻人珺和白苒冬有婚约在前,可她喜欢闻人珺,于是在无定山元气大伤的时候,借机让自己父亲逼着无定山放弃与白灵的联姻,改为与自己定亲,还在白苒冬来时故意亲了闻人珺。她拆散了这两个人,可她并不后悔,她觉得只要自己一直对闻人珺好,过不了多久闻人珺一定会忘记白苒冬,转而看到她的好。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闻人珺的眼里依旧只有一个白苒冬!即使白苒冬对他不理不睬,他还是从没忘记过她!凭什么?明明这么多年来,陪在闻人珺身边的是她啊!闻人珺对她一直很好,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未婚夫对她是真心喜爱,可卫悦心知道,这是不一样的,她看过闻人珺看着白苒冬的眼神,他从没那样看过她。

    许多年,卫悦心一直在等闻人珺放弃,终于等到了他愿意和她成婚,她以为自己终于等到了,可是现在她才悲哀的发现,她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这一刻,她心中的愤怒不甘和嫉妒,终于在听到自己的丈夫又去找了白苒冬后,彻底爆发了。

    “白苒冬!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你为什么要来破坏我的一切!你为什么不去死!”卫悦心毫无形象的大吼。白苒冬还没怎么样,白翎就眼神一冷,指间黑羽射出。

    白苒冬叹气,伸手捏住了那枚黑羽,随手插.在白翎的发间,“别闹。”

    然后她看向闻人珺,“你的夫人看来累的不轻,你还是带她回去好好休息吧。”

    闻人珺起身,看上去像是扶住了卫悦心,实际上却是阻止了她想要攻击白苒冬的行为。“你累了,脑子都糊涂了,好好休息吧,别闹了。”他语调一如既往的温和,在卫悦心赤红的眼睛上一抹,卫悦心就软倒在他怀中。

    “今日实在失礼,我就先告辞了,苒……白山主,希望你能在此多住一段时间,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叙旧。”

    卫悦心在被闻人珺抱着离开后就醒了,她抓着闻人珺的衣襟浑身颤抖,闻人珺察觉到,停下来,一手抚着她的脸抬起了她的头,对着她的眼睛笑道:“现在知道害怕了?悦心,我不喜欢不乖的人,你应该知道的,这么多年不是做的很好吗?”

    看着这样的闻人珺,卫悦心眼里有恐惧,但更多的还是痴迷,她颊边落下泪来,哭泣哀求道:“你为什么就不能看到我。”

    闻人珺放下她,一脸温和疼惜的按着她的脸颊,替她擦去脸上的泪痕,语气轻柔,“悦心,乖乖回去,不要让我再发现你去见苒苒,知道吗?不然我会生气,你不会想再看到我生气的。”

    卫悦心仿佛想到什么,浑身一颤,脸色煞白,眼里的泪落得更加厉害。

    不速之客走了,院中的两对师徒气氛和谐,一对是纯洁的和谐,一对是和♂谐。江澄都快没眼看师傅和师兄了,敢把衣襟拉拢一点吗?这种动作敢去房间里再做吗?

    好在不能描述的动作没有继续做下去,师傅一把抽出师兄乱动的手,接着拉好衣襟面色如常的对旁边的江澄师徒二人道:“刚才说到哪了?哦,风风,和师祖以及大师伯一起去赌坊看看啊,想赢多少都可以,师祖罩着你!至于澄澄,你就再去继续你的历练吧,你的徒弟师傅会照顾好的。”

    被嫌弃的江澄看着师傅和师兄换了装束外表,还特意压低了修为,带着同样变装过的风有止一起出了门,一看就知道她们不是去干什么好事的。

    江澄耸耸肩,拿着自己的木剑也出门了。师傅带来了不少白灵一脉的弟子,按照师傅的话来说,这种时候就是要锻炼弟子的时候,因此江澄也带着一队弟子,前去帮助外面那些受灾严重的城池。

    “江师叔,嗅鼠兽在这里闻到了活人的气息!”

    “好,你们圈出一个范围。”

    “江师叔,那边又找到几个幸存的人。”

    “城西空地那边已经人满了,再去搭几个棚子。去买粮的弟子回来了吗?你们几个去看看。”江澄表情严肃,有条不紊的下达各种指令。

    等搜救告一段落的时候,江澄站在高高的废墟上,看着四面坍塌的房屋,闻着空气淡淡的血腥味,表情坚毅。她抱着剑站了一会儿,发现平常这个时候响起的梵音没有按时响起。

    也许是大师他们已经去到其他地方了?毕竟不只有这里一个地方受灾了,据说这几日,已经陆续有好几个地方同样出现了这种情况。

    黄昏的风隐约送来远处的哭声,江澄踩着剑向着远方太阳落山的地方飞去,最后她停在了一座高塔上。这塔在震中有些开裂,但奇迹般的没有倒下,江澄抱着剑坐在高塔的沿上,远远眺望着出尘山派上空那另一个世界的轮廓发呆。

    从这里望去,夕阳还没有落山,在她身上洒下一片温暖的光,衣衫猎猎,长发飞扬。独自坐在那的人看不清表情,身影却无端让人觉得寂寞,虽然身处这个世界,但依旧格格不入。

    “戒心这么低,可对不起师祖们的教导。”一个莫名耳熟的声音响起在江澄耳边,她飞快的醒过神来,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身后那个不知何时靠近的人比她更快的一把将她推落了高塔。

    江澄在空中翻了一个身,一脚点在塔檐上,腾空而起。然而不知道从何处来的一股吸引力,仿佛一个巨大的巴掌,一把将她拉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

    江澄从眩晕中站定,警惕的握紧了手中木剑抬头打量四处,她立刻发现面前不远处浮着两个古朴的大字——天机。

    江澄第一时间想起了昨天师傅跟她说起的天机大会,那个修真界师祖大能级商讨要事的大会。现在想来,那个将她推下高塔的人,声音和语调都好像是在黑室里的那个,唠唠叨叨很欠揍的师祖神魂。

    她就说,容尘山派都是些坑爹的货!那个坑爹师祖把她一个小虾米弄到这里来干什么!江澄有些控制不住表情。

    “嗯?什么时候修为如此低的小东西都能来到这里了?”一个威严的男声带着摄人的威压朝着江澄压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