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故人旧事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38章 .故人旧事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形于万物,失于忧顾,故所得……”坐在房门大开的房间里读书的男孩声音突然停住,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被砸到的脑袋,转头在身边寻找,最后从桌子脚边摸出了一个红彤彤的小豆子。

    这是相思豆,他记得外面的院子就有几丛相思豆,结了许多红红的果子,看着很好看,他读书读累了,总爱往那边看一会儿。

    “啪。”又是一声轻响,男孩的额头上又被砸了一下,他没出声,抿抿唇,又从桌子上捻起一颗红色相思豆。他抬头往外看去,正对上一双满含好奇狡黠的大眼睛。

    院子里的那棵大榕树上,坐着个红衣小姑娘,看着和他差不多大,脸上还有可爱的婴儿肥,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眯着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弯成一个月牙,像个玉娃娃。可是这玉娃娃是个小坏蛋,手里抓着一把刚摘下来的相思豆,一颗颗的对着房间里的男孩砸。

    “你怎么不躲啊!”又砸了两颗,树上的小姑娘噘嘴不高兴道。

    男孩没生气,把捡起来的相思豆拢成一堆放在桌子上,好声好气的问:“你是韵姨的女儿吗?”

    树上的小姑娘晃了晃腿,脚踝上戴着的银铃儿叮铃铃的响起来,清脆悦耳。

    “是啊,我娘是薛韵。我叫白苒冬,我还知道你是岚姨姨的儿子,叫闻人珺,比我大两岁!”白苒冬笑嘻嘻的说完,从树上跳下来,咚咚咚的跑过庭院,爬上木廊,留下一串小脚印。

    她蹲在门口托着腮对闻人珺笑,很是乖巧,好像刚才那用豆子砸人的不是她,“小哥哥,我一个人无聊的很呀,你陪我玩好不好~”

    闻人珺摇摇头,给她看自己手上的灵字书,又指了指旁边垒起来的十几本,“父亲让我今天默写出全部,还要一一展示给他看,晚上要检查,我不能出去玩。”

    “哎呀好可怜!”白苒冬跑进来,跪坐在闻人珺的矮桌对面,伸手去翻他那些书,眼睛瞪的溜圆,“你要看这么多东西啊!真可怜!”她自己是个不爱学这些的,看到这个小哥哥如此艰苦学习,顿时又敬佩又可怜。

    “你这么可怜,我刚才还砸你,真是对不起呀小哥哥~”

    “没关系。”闻人珺摇摇头,有点想戳一戳可爱小姑娘脸上那个窝窝,但是从小所受的教导不允许他这么做,于是他小大人一样背着手似模似样的说:“你远来是客,我不能陪你玩,应该我说对不起。”

    白苒冬把自己的小胖手扒在矮桌上,下巴磕在桌沿,给闻人珺出馊主意:“不然,你装作生病好了,很容易的,就抱着肚子哎呀哎呀说好疼呀~要出去走走才会不疼~然后你就可以出去玩了!”

    她说的信誓旦旦信心十足,可见平时没少做这种事。

    “不行,我敢说谎的话,父亲会责罚。”闻人珺想了想,从跪着的垫子上起身,出去端了几盘点心回来,“我这里没有好玩的东西,这是我喜欢吃的藕香团子,你要尝尝吗?”

    那团子白白糯糯,散发着一股荷花的清香,闻起来甜甜的让人食欲大涨。白苒冬刚才才在外面疯了一阵,这会儿肚子还真饿了,不客气的拿起叉子扎了个团子,啊呜一口塞进嘴里,两个腮帮子鼓鼓的。

    闻人珺眼里有些期待的看着她,问:“好吃吗?”

    白苒冬点头,咕咚一声咽下嘴里的团子,眼睛更亮了,“真好吃,我们那里都没有这个呢!”

    闻人珺故作严肃的小脸上,顿时就露出个笑,察觉后又忙收敛,做出正经客气的样子。白苒冬吃了几个团子,见小哥哥眼巴巴看着,犹豫了一下,还是叉了一个递到他面前,“给你吃!”

    闻人珺忙退后了一些,小脸上有些红,“不……我是说你自己吃就好了,我不饿。”他从小就是以下一任山主的标准培养的,长到这么大也没有玩伴,母亲身体不好,不常见面,父亲严肃不苟言笑,他从未与人有这么亲近的接触,一时不能习惯,白皙的脸颊一下子红红的。

    白苒冬不知道他在害羞,肉爪子不停的拍桌,“吃一个吃一个吃一个!”

    闻人珺被她闹得无法,最终上前张口吃了那个团子,因为太紧张还呛着了,整张脸都呛得通红。把白苒冬吓了一跳,跑到他背后使劲锤了锤,生生把闻人珺背后锤出了一片红。

    出尘山派无定山,有一个很可怜的小哥哥。白苒冬后来每次跟着母亲一起去无定山,都会带上自己觉得好吃好玩的东西,去找她那个喜欢害羞的小哥哥。

    “小哥哥!这是我们容尘山派种的朱提果,可好吃啦,你尝尝!”

    “谢谢苒苒。”

    “小哥哥,我爹娘带我去凡人的城池玩啦,你知道吗?那里可多好玩的东西了,还有好多好吃的,但是我爹娘不让我多吃,我缠着娘给我买了两个糖葫芦,分一个给你呀~”

    “糖葫芦?”

    “对呀对呀,我也是第一次看见,甜的,你舔一舔,对吧?不过里面是酸酸的,娘说是,嗯,是山楂~你咬一下,对吧对吧!好不好吃~”

    “好吃。”闻人珺有些羡慕,他的爹娘从未带他出去过。

    “小哥哥,你也想出去啊?”白苒冬举着糖葫芦,眨眨大眼睛,笑嘻嘻的道:“那等我们长大一些,偷偷去玩吧?”

    闻人珺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看着白苒冬期待的小眼神,慎重的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好,我会保护苒苒的。”

    “小哥哥,这是我养的玉灵鼠,叫小白白,我特地带来给你看的。”

    “很可爱。”闻人珺除了要给小姑娘张罗吃的,还要替这小鼠儿找吃的,看着主宠一模一样的嘟着肥脸吃东西,忍不住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小哥哥,我爹娘带我去了上云寺,好多和尚呀,都没头发,我偷偷摸了一下一个凶和尚的脑袋,被他瞪了!好吓人啊!”

    “苒苒有没有被欺负?”

    “没有没有,我瞪回去了,然后那个凶和尚就被我瞪跑啦哈哈~”

    “苒苒不能这样,要是遇上坏人怎么办。”闻人珺肃着小脸,戳戳小姑娘得意扬起的眉毛。

    “小哥哥,你看你看,我学会御水决了!我厉不厉害?”

    “厉害,苒苒越来越厉害了。苒苒这么聪明,以后一定会很厉害很厉害。”

    “那是!以后我要像我爹娘那么厉害,小哥哥要是敢欺负我,我就打你!”

    “我不会欺负苒苒的!”

    “好吧,那我变得很厉害保护小哥哥,谁要是欺负小哥哥,我就打他!”

    “我也会保护苒苒的。”

    …………

    “珺哥哥,你真的不能出去玩啊,我好无聊。”白苒冬躺成一个大字形,就在闻人珺的矮桌旁边,无聊的滚来滚去,把自己扎得好好得发髻都滚散了。

    已经熟悉了许多,白苒冬几乎把这里当成了另一个家,有事没事就爱缠着母亲往这里跑,而每次来这里,必然会来找闻人珺。

    对与闻人珺来说,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中,只有小姑娘到来的时候,才会瞬间变得生动鲜活起来,她浑身都好像有用不完的劲,时时刻刻都高高兴兴的,笑起来无忧无虑,让他看着就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见到她眉毛皱成毛毛虫,闻人珺顿了一下,放下手里的书,说:“苒苒,我带你去玩吧。”

    “嗯!真的!好呀好呀!”白苒冬都没想过这个认真的小哥哥会主动提出带她去玩,高兴的立马蹦起来,生怕他反悔似得,拉着他就冲了出去。

    闻人珺带着白苒冬去了无定山附近的一个芦苇荷塘,那里有一个荒废的古渡,古渡边上有一棵老桃树,已经过了花期,没有花也没有叶子,只有光秃秃的树干。那里是闻人珺最喜欢的地方,从前他被父亲训斥了,都爱一个人坐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待上一会儿,他还从未带人来过这里。

    “哈哈哈!”白苒冬冲进芦苇荡里,惊起了几只白色的水鸟,一转眼看到芦苇上停着的红色蜻蜓,又跑去抓。她总是闲不住,像只调皮的小奶猫,左边赶赶鸟,右边扑扑蜻蜓,摘花折草,一刻都停不下来,一个普通的芦苇塘都玩的很开心。

    “珺哥哥那里有藕!我们去挖好不好?”

    “我去吧,你别把衣服弄脏了。”

    白苒冬就顶着一大片荷叶蹲在岸上,等着闻人珺挖藕上来。闻人珺从没有弄得这么狼狈,但也从来没有这么开心。一直玩到日落西山暮色四合,两个人都浑身沾满了泥巴。白苒冬非要把藕抱在身上,脸上都沾了泥巴。闻人珺给她擦,越擦越脏,最后两人对视而笑,笑的停不下来。

    “你可还记得自己是无定山少山主!玩成这样成何体统!颜面都被你丢尽了!在这里跪着,好好反省,反省完了才能出去,哼。”

    “是,父亲。”闻人珺直挺挺的跪在黑暗的静室里,心里很平静,甚至回想起刚才的事,还很开心。他一直被父亲严厉的要求,稍有出格就会被狠狠责罚,今天在去那里之前他就知道会这样,但他一点都不后悔。

    白苒冬并不知道,下次来这里的时候,闻人珺带着她去其他地方玩,她也开开心心的去了。等她回去容尘山派,等着闻人珺的就是父亲的责罚。

    但那有什么呢,闻人珺从未觉得这么快活过。他喜欢看到白苒冬脸上愉快的笑容,愿意带她去玩。

    两人越长越大,成了初识情滋味的少年人。咋咋呼呼调皮捣蛋的白苒冬每次来见闻人珺,都会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闻人珺每日修炼都会不时看着门口,期待着那个人影突然出现。

    小儿女感情好,双方父母商量着定亲,互相交换了信物。

    白苒冬拨弄着自己腰上系着的那枚白玉鸳鸯扣,再看看闻人珺腰上系的另一枚,脸上微红,“珺哥哥,我以后要嫁给你啊?”

    “嗯,苒苒嫁给我的话,以后就能天天都见面了。”闻人珺自己的脸比白苒冬还红。

    白苒冬双手捂脸趴在矮桌上不说话,少见的小女儿姿态,闻人珺偷偷瞧她一眼,见到她红的滴血的耳尖,脸上更热,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我,苒苒,以后我,我会好好对你,给你买很多好吃的,带你去玩……”

    捂着脸的白苒冬小声回答了一句,“不、不许骗人!”

    ……

    然而世事无常,魔族作乱,让白苒冬失去了疼爱她的双亲。

    容尘山派掌山人夫妇身死,白灵一脉岌岌可危。大弟子连未行,二弟子谢椿怀在巨大的压力下,纷纷突破,自立新的脉系,然后成为白灵脉系的附属脉系,然后将师傅师娘唯一的女儿,他们捧在手心疼爱的小师妹,拱上了白灵山掌山人之位。

    然而,白灵一脉的地位还是一落千丈。白苒冬那时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根本没有长大,终日惶惶,失去了父母给她带来的打击极大,不过几日就消瘦的厉害,而似乎周围除了两位师兄,所有人的视线都带着恶意。

    还好,她还有师兄们,她还有珺哥哥,他们一定不会抛弃她。

    然后紧接着,无定山让人送还了当初的信物——白玉鸳鸯扣,并且带来了一个消息,少山主闻人珺即将与修真世家卫家家主的小女儿卫悦心定亲。

    白苒冬不信,偷偷瞒着师兄们去了出尘山派。

    芳菲的花树下,俊朗娇美的男女宛若一对璧人,白苒冬看着那个已然长成出色男子的人,亲吻了怀中那个羞涩的少女。原来,并不是只有在她面前,他才会露出那种表情。白苒冬觉得自己应该哭的,但她没有,她转身走了,去了那个闻人珺常带她去的芦苇塘,挖了一天的莲藕。

    挖完藕,她一把火将芦苇塘烧了个干净。

    满身泥巴和黑灰的白苒冬抱着那堆藕,全数扔在了闻人珺的书桌上,将他珍爱的书全部沾上了泥。又把他放在书架上那些,她送的小玩意都捏了个火决烧掉,跑到庭院里把他们一起种的桂树一脚踹断,廊下挂着的两人一起做的风铃铛扯下来踩了个粉碎。

    闻人珺阻拦不及,看着她做完这一切,在一旁焦急解释:“苒苒你听我说!”

    “你要娶那个卫家的?”

    “是,父亲要我娶她,不过苒苒,我不爱她,我只爱你,你等等我,等我当上山主,我就不需要再忍了,到时候我再迎娶你……”

    “那你娶的卫家小姐呢?”白苒冬冷冷的打断他。

    从未见过白苒冬这种表情的闻人珺艰难的道:“到时候我会替她找一个好去处,我保证她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到时候我能决定一切,再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你想去哪里我都可以……”

    “闻人珺。”白苒冬低头看着手上干涸的泥巴,“我知道,你很多事都没法自己决定,我也是一样,从前我总觉得没有什么事做不到,可现在我才发现,我其实什么都不会,什么都留不住。你以后,好好对卫小姐吧,别让她哭。我爹说,害女孩子难受哭泣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水渍滴在手上,打湿了手中的泥土,糊成一团,将她脉络明晰的手掌染的一团模糊。

    “我不会再来找你了,我也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

    “苒苒!”闻人珺急忙去拉她的手,却被狠狠甩开。

    “我这辈子,都讨厌你。”眼尾带着红的少女,脸颊瘦了许多,越发显得眼睛大,她的眼里有种惊人的光,好像一下子,那个活泼天真的小姑娘就不见了。

    闻人珺不知不觉松了手,愣愣的看着她越走越远。

    年年月月,春去秋来,无定山下的荷花开了又谢,白灵山上的白鹤去了又来。有人终究遗忘了,有人却始终忘不了。

    ————

    “师傅,你在喝酒。”

    白苒冬脖子一缩,谄媚的笑着转过头,果然看见大徒弟冷着脸走过来。

    “翎翎呀,师傅就喝了一点点~”

    白翎站在她身边,抬手捧起她的脸,“你是因为闻人珺终于要结婚了,心情不好借酒浇愁?”

    “冤枉啊!都多少年的老皇历了,翎翎醋坛子怎么还要提起来,师傅冤枉啊!”

    “哦?”

    “师傅我好不容易从你大师伯那里偷来了他的百年酿,这不是就嘴馋偷偷尝一点,还被你抓住了。”白苒冬讪讪道。

    白翎一手轻轻按在她的脸颊上,轻声问:“真不是在意他?如果你在意,我就去杀了他,你知道我能做到的。”

    “哎哟宝贝儿你可别给师傅添乱,好吧我确实挺不爽,毕竟第一次被人甩,他过得高兴我就不高兴,但我真的不喜欢他了一丁点也不喜欢,师傅对天发誓!”白苒冬一把搂住大徒弟的腰,蹭了蹭。

    “那你最喜欢我了对不对?”白翎眼里的杀意消退了许多,表情也柔和了,和白苒冬额头对着额头,鼻尖对着鼻尖。

    白苒冬唇上一痒,老脸一红,推开徒弟的脸,无奈的捂着额头,十分怨念,“翎翎,你什么时候长大啊。”

    “我已经长大了,只是你不想试。”

    “不不不,师傅说了很多次了,师傅可不是禽兽。”

    “真可惜。”

    “觉得可惜的话,你倒是快点长大啊!”

    “我说了,师傅想要多大,我都可以满足师傅。”

    “问题不在这里!你敢让自己的外表长大一点吗!”

    “这样不好?”

    “好、好倒是挺好的,但是看你这样师傅我下不了手!”

    “让我来下手就好。”

    白苒冬开始怀念起,刚捡到大徒弟的时候了,那么小小一只的雏鸟,可爱的用脑袋拱她的手,还唧唧唧唧的叫着。

    “翎翎,把你的手从师傅衣服里拿出来。”

    “我从前睡在里面也可以。”

    “你变成鸟就可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