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出尘山派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37章 .出尘山派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大主宰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许多客人都被带到了出尘山派外围专门用来待客的居所,而江澄师徒二人,则是一直去到了出尘山派的无定山地界。

    只有与无定山,或是两位新人极为亲近的宾客才能得到如此殊荣,引路的弟子径直带着二人去了无定山区域,路上也殷勤的介绍着周围的建筑与景色。

    “闻人少山主一早就吩咐过我们这些弟子,说是容尘山派白灵一脉的弟子前来,定要好好招待,并且要将客人安置到无定山中的客房。那处的客房地势最好,灵气充足,景致也美,少有客人能住到那处的。”

    这闻人珺和江澄的师傅白苒冬是一辈人,江澄作为后辈被这么殷勤对待,理应受宠若惊,但江澄只是更加觉得,这无定山少主果然和自家师傅曾有一腿。

    出尘山派内有许多的水路,自然有许多的渡头,风雅的颇有野趣的渡头边上,停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船只,这些船只俱都精巧精致,不用人行船,自己就可以寻路到达目的地。江澄站在船头看着并不宽的水面,两岸的芦苇荷花从里,栖息着悠然的白色水鸟。

    水路忽而狭窄,有许多地方并不宽阔,只能容一船通过。平日里并无多少行船来往自然无碍,可如今正是人多的时候,江澄她们的穿行到一处窄道,恰好就迎面对上了一艘华丽的画舫。

    绘着无定山山纹的画舫说明上面是女眷,还是无定山的女眷,江澄正有所猜测,就立刻被验证了。

    只见那艘画舫上站出个面色倨傲的侍女,站在船头对着江澄她们道:“此乃无定山少山主夫人船驾,夫人有急事待办,劳烦客人退后。”说的有礼,但那语气可没礼的很。

    果然是那个无定山少山主闻人珺将要娶的妻子。这里和江澄那个世界不同,早在前几天新娘就已经被接了来,在这里和未婚夫婿一起接待客人,而且听说这个夫人早许多年就与闻人珺订了婚,也不知为何婚礼直拖到现在才办,自然更没有什么忌讳。三日后就是大婚,这期间二人也可天天见面。

    江澄船上的那两位粉衣女弟子为难的看看江澄,又看看那边的画舫,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江澄虽然因为师傅的关系对那位少夫人感觉并不好,但也不准备为难船上两个无辜的女弟子,便示意她们驱船退后。

    两位女弟子见状,俱都松了一口气,忙驱船让出路来。

    但那画舫却没动,反而从中传出一个女子声音。那声音带着和那侍女如出一辙的高高在上,道:“可是容尘山派白灵弟子?”

    江澄站在船头,白衣翩然,容颜俊美,闻言回道:“正是容尘山派白灵弟子江澄,少夫人有礼,恭贺少夫人新喜。”

    “江澄?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白苒冬收了这个弟子?”女子声音又道,说起白苒冬的时候,语气里还有些微掩藏不住的厌恶。

    江澄好似没听出来,道:“在下拜入师尊座下时日尚短,远不及师兄师姐们,少夫人不知也情有可原。”

    “你师傅为何自己不来,可是怕到时伤心。”女子越发咄咄逼人。

    江澄一笑,越发显得风姿卓越,温润可亲,“师傅近些时候修为又突破了一个小境界,正忙着巩固修为,师兄与两位师姐也忙着照顾师傅,门中也有许多大小事宜需要处理,只有在下是个闲人,便领了这任务前来了。”

    江澄听说,这位出身不错的大家族小姐,修为远比不上自家师傅。这么一说,她大概心情不怎么美妙了。

    果然,那女子哼了一声,咬牙道了一声:“牙尖嘴利,不愧是白苒冬的弟子!”终究顾及着什么,女子没有说出更加难听的话,一声令下,画舫就从江澄的船边驶了过去。

    引路那两个女弟子似乎被江澄和那位少夫人的对话给吓住了,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江澄,匆匆将他们带到住处,一反之前的热络,再没有多说什么。江澄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赏景。

    虽然这里的人不怎么样,但是景色还是十分不错的。船上准备的点心也不错,在她和那位少夫人明枪暗箭的时候,她的徒弟风有止已经慢条斯理吃了两块糕。

    在无定山渡口迎接江澄二人的是一位鬓发洁白的老奴。一般这种家奴修为都不高,最多能活两三百岁,主要用处就是照顾主子生活起居。这一位都已经显露出真实年纪了,说明也快走到生命尽头了。

    和引路弟子的殷勤,少夫人的厌恶不同,这老奴给江澄的感觉是和善的,这种莫名的善意在老奴开始和江澄交谈后得到了解答。

    “苒冬小姐不能来吗?珺少爷期待了许久,不久前得到了苒冬小姐回信,失望的很,老奴也许多年没有看到苒冬小姐了,上一次看到苒冬小姐,似乎已经是许多年前。”老奴在前面慢慢的走着,一边走一边和旁边的江澄聊天。

    江澄从她的称呼和语气里听出了些什么,面上笑容更加大了,江澄这种乖巧阳光俊秀的长相,特别容易博得人好感,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家,只一会儿,那老婆婆就已经说出了不少的消息。

    “从前苒冬小姐和珺少爷多要好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都交换了定亲信物。老奴一直看着他们长大,都以为苒冬小姐日后一定会……唉,只能说这缘分啊,说不清,很多事都不能强求。苒冬小姐生气,这么多年都不肯再回来见一见珺少爷,老奴还以为这回两人能好好谈谈冰释前嫌,都过去这么久了,何必还要在意呢,说到底难受的还是自己,要是能看开了就好了……”

    江澄只笑着听,也不插嘴发表看法。

    在这位老婆婆口中,江澄知道了许多事。很多年前,师傅白苒冬还小的时候,因为母亲和闻人珺母亲交好,常随着母亲来无定山玩耍。

    白苒冬年纪与闻人珺年纪差不多,从小就是一个混世魔王惹事精,但是因为人长得玉雪可爱又鬼灵精怪,作为白灵一脉山主夫妻唯一的掌上明珠,从小千娇百宠,众人也不舍得教训她,更助长了她的火焰。来到无定山做客也不改恶劣本质,最喜欢欺负年长她两岁的小哥哥闻人珺。

    闻人珺从小接受少山主的培养,小小年纪就持重老成,颇有谦谦君子之风,对待这个总爱耍自己玩的活泼妹妹,宠爱包容的多,白苒冬在无定山惹出什么祸,最后都是闻人珺背的锅。那时候几乎人人都觉得这一对小儿女日后定会成为一对鸳鸯仙侣。

    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觉得。

    直到那场大战,白苒冬的双亲战死,一夕之间,白灵一脉失去了主心骨,地位一落千丈。白灵一脉作为容尘山派传承许久的脉系,与那些新生脉系不同,牵一发而动全身,攀附与白灵一脉的其他小脉系众多。

    当时白灵一脉人心惶惶,眼见就要分崩离析,骤然失去双亲的白苒冬惶然无措,即使两位师兄自立脉系,并以白灵为尊,助她当上一脉之主,当时修为低微的白苒冬还是无法振作起来。她下意识的就想依靠一直宠爱自己的心上人。

    然而这时却传来闻人珺与卫家小姐定亲的消息,那场大战中无定山同样损失不少,需要拉拢一个强有力的盟友来保证自己在出尘山派中的位置,这一点显然已经开始没落的白灵山一脉做不到,所以白苒冬被放弃了。

    据说白苒冬听闻消息跑来找闻人珺,最后却落魄而归。

    后来……后来回到白灵的白苒冬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快速的提升了修为,一改从前的天真,手腕强硬的重整了白灵一脉,让所有企图吞并白灵脉系的人都狠狠吃了亏,成功将白灵一脉撑了起来。

    后来,她再没有来过出尘山派,再也没来见过闻人珺,直到现在。

    光听个大概,江澄就能脑补出无数细节,比如父母双亡害怕至极想要来寻求心上人帮助安慰的时候,刚好看到心上人在讨好另一个妹子什么的……如此狗血,你说虐不虐,虐啊!

    不过人生嘛,难免遇上几个渣男,师傅现在看样子完全已经没问题了啊,和大师兄眉来眼去的,暧昧的那么明显,要是大师兄再长大点,说不定喜事都能办在闻人珺前面呢。

    师傅到底放没放下,江澄不敢说,她长那么大,一直忙着照顾弟弟和赚钱,根本没心思谈恋爱,说到底她什么都不懂。

    不过,这里有个懂的。

    江澄问吃个不停,好像要把自己唯一能看的体型都吃成胖子的徒弟:“徒儿,你说你师祖怎么想的。”

    “就是憋得,估计把那闻人珺打一顿,就什么气都没有了。”

    “这么简单?一般来说不是要让渣男后悔莫及磕头认错才满意吗?”

    “师傅,别小看时间带来的可怕影响。很多事,一百年前的心态,和一百年后的心态,相差都会很大,而且说到底,两个人都选择了不同的东西,要说很大的恩怨,其实是没有的,师祖大概只是意难平而已。”

    江澄摸摸下巴,“是吗?那师傅为什么自己不来?”

    风有止笑得神秘,“徒儿猜,师祖定会来。”

    江澄小声问道:“何出此言?她若是自己会来,何必又要让我来此?”

    风有止:“直觉。而且师傅,徒儿觉得师祖让你出门,大概是历练的意思。”

    听了徒弟的话,江澄默然。

    然后这天晚上,江澄见到了传说中的闻人珺。就如同传闻中的那样,闻人珺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温润儒雅。但是没有她大师兄白翎帅。

    “少山主如此忙碌还要专程来见晚辈,晚辈惶恐。”

    闻人珺没有端架子,上来就送了见面礼,一副和善长辈模样,“江澄是吗?几年前就听说你师傅收了个小徒弟,我和你师傅也算旧识,不用客气,叫我闻人前辈就好了。”

    说完他又道:“听说下午遇上悦心的画舫了?今天悦心心情不好,说了些不恰当的话,还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晚辈不敢,而且少山主夫人并没有说什么,少山主严重了。”江澄笑眯眯的道。

    闻人珺听她没改称呼,也没再提起,犹豫了一会儿后问道:“你师傅她,近来可还好?”

    “师傅身体很好,多谢少山主关怀。”

    不论闻人珺怎么旁敲侧击,江澄就是秉持着装傻听不懂打太极顾左右而言他等交谈技巧,愣是一点信息都没透漏,最后闻人珺也察觉了,不再多问,苦笑一下告辞离开。

    背影格外寂寥。

    每个人都要承担自己的选择所带来的后果。江澄一直很明白这一点,但总有人不明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