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到达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36章 .到达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莫名其妙摊上了一个超大龄伤患徒弟,江澄的前往出尘山派贺喜战役又被拉长了战线。不是江澄不想赶路,而是大徒弟风有止实在伤得太重,之前说话都困难还给她啰嗦了那么大一堆,差点又给折腾咽气了。

    成了自己的徒弟,江澄也不再跟他客气,一把背起要死不活的徒弟,就寻了个僻静的修真城小院落暂时安置下来。

    风有止的伤需要不少伤药灵丹调养,但偏偏江澄现在是个穷鬼。果然不管去哪里,都是无钱寸步难行。先不说这附近靠近出尘山派,低级猎榜上没什么任务可以接了,就说江澄自己的内伤还没好透,也算是半个伤患,不太方便接任务。

    江澄发愁了一夜,结果第二天去徒弟房里一看,徒弟已经比昨日好了许多,靠坐在床边看一本书,嘴里哼着小曲,一指敲着床头,悠然自得的很。

    江澄惊讶,师傅给的那小药丸效果这么好!她昨天也吃了,没见着这么见效啊!

    五百多岁大徒弟风有止,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小师傅在想些什么,开口解释道:“我这具身体因为吃了不少好东西,养成了一副好骨肉,受了伤很快就能好。对了师傅,徒儿因为不能修行,每日还需进食,如今腹中空空,劳烦师傅了。”

    江澄托着下巴走出风有止房间的时候,觉得自己这是收了个祖宗回来……咦,按照年龄算的话,这么说也没错呢。

    小院里没有什么做饭的东西,江澄也有许久没有动手做过饭菜,因此就在路边饭馆打包了些粥食带了回去。风有止一看就知道从前过得十分优渥,江澄还打算着要是他敢嫌弃,就捏着不乖徒弟的下巴给他灌进去。谁知一回去,风有止干脆的喝了那粥,还回味无穷的模样,真心诚意的赞叹了几句。

    大徒弟比想象中的更好养,过了几日,江澄就发现风有止已经可以下床自己走动了。又过了两天,大徒弟提出了一个要求,他想去赌坊。

    嗯,风有止说他要去赌坊。

    修真城池当然也是有赌坊的,和人类城池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要知道并不是每一个修士都会清心寡欲一心修炼,修真城池中可以玩的地方比起人类城池那可真是不遑多让,甚至花样更多。

    而赌坊这种地方,因为修士作弊的手段众多,赌坊主人下了很大的心血杜绝这些,反而比一般的人类城池更加严格,一般来说大部分修士都只能靠运气和熟练的技巧。

    江澄只是听说过而没有去过。听到徒弟提出这个要求,江澄问:“你赌术很厉害?”

    “只是一般而已。”风有止将白色的绷带一圈圈的缠在结了许多疤痕的脸上,缠完脸又开始缠手。

    那双手修长优美,可惜皮肉也满是斑驳疤痕,看着丑陋极了。妖蟒蛇毒腐蚀的皮肤极难再生,就算再生也无法恢复原本的模样,更何况风有止看样子对自己现在的模样很满意,半点不准备调养,江澄作为一个好师傅,自然也就不会去勉强他,更重要的是,她也勉强不了这个徒弟啊。

    虽然是徒弟,虽然好像很脆皮很容易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种不敢冒犯的感觉,大概这就是上了年纪的人自带的气场吧。

    风有止转了转自己缠满了绷带的手,满意的抬头对江澄道:“师傅尽管放心,到时候就知道了。”

    所有□□在外的肌肤,有疤痕的地方都被他缠上了绷带,换上了一件干净的白衣,站在那还真能唬人。修真界不乏装扮奇异的修士,他这样倒也不显得如何奇怪,往那一站光看身形还挺有种风姿卓越之感。

    江澄半信半疑的带着风有止去了赌坊,然后看着他一把一把的输,输的最后只剩下最后一枚灵石。

    “哦呀,师傅,真是对不住,只剩下一枚灵石了。”风有止摊开手,懊恼的一点诚意都没有。

    江澄干脆的双手一摊,斜倚在他的椅子旁边,俊秀帅脸上似笑非笑,“师傅是没有关系,刚才给你的都是你自己这一路上的伙食费,要知道师傅可不用吃东西。徒儿要是输光了,这一路上就饿着肚子好了。”

    “唉,那为了我之后的食物,徒弟只好拼一把了。”风有止摇摇头,好似很无奈,“今晚的运气也是真差,最后一把,输光了我们就走吧。”

    最后,江澄带着大徒弟走出修士赌坊的时候,揣着满满一大袋的灵石,比的上江澄接三四次猎榜任务,这一路上的路费是尽够了。

    “师傅,看来我们连夜就要离开这个城了。”绷带徒弟风有止悠悠然的说。

    江澄用徒弟上缴的灵石,在路边买了几个烧灵鸽,递给徒弟一串,一边吃的喷香一边回答:“我知道,早就准备好了,东西也收拾好了,不用回去这就直接走吧。”

    “师傅英明。”

    “哪里哪里,还是徒儿厉害哈哈哈~”

    师徒两边吃边说,脸皮奇厚的互相吹捧,很快离开了这座城。江澄不再去接猎榜,延续了容尘山派一贯的师傅做派,将坑徒弟发挥到极限。当然目前新晋为师傅的江澄还没有太过分,只是当一个废人,让大徒弟养而已。

    江澄也不清楚这个徒弟到底是个赌王还是纯粹运气好,他往往都是有输有赢,看着十分惊险,但往往最后的结局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满载而归,少有空手的时候。旁人都绝不会认为他是个厉害人物,只是纷纷叹道他运气好。

    而且风有止令江澄刮目相看的是,他并不会在每次进赌坊都大赢,有几次都是刚好输的剩下一次赌资就走了。

    江澄仔细观察了几次,发现他每次输的时候,要么这个赌坊在上一个修真城池也有连锁,而且他们在那个赌坊赢了不少。要么就是那个赌坊中有修为高于江澄一个等级以上的人,开始注意他们。

    一般发生这种情况,不管徒弟赢了多少,他都会立刻很快的输光,然后说:“看来今日运气不好。”接着走人。一次两次还能说是恰好,次次都是如此,江澄就确定这个徒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了,收放自如宠辱不惊进退有度,不愧是五百岁大龄男人。

    “活了这么多年,虽然不能修行,但是眼光还是有一些的。”风有止这么说着,吞下江澄小师傅分给他的最后一串小吃,抹抹嘴,量了量自己的腰,忽然感叹:“最近长胖了不少,腰带放宽了三根手指。”

    反正有钱,江澄路过一个城,什么吃的都要试试,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见过的没见过的,街边摆摊的昂贵酒楼的,只要看到了就要买来吃,过得比她之前一个人赶路的时候滋润的多,毕竟不是花的自己的钱不心疼,而且有时候吃东西两个人在一起总是要胃口好许多。

    风有止也是个来者不拒的,师徒两人从头吃到尾,才走了四个城纷纷发现自己胖了。面面相觑一会儿,江澄道:“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伟岸一些才好,来来来徒儿再吃一串!”

    “师傅,可你是女子,不是伟岸男儿。”

    “诶,你竟然知道?”

    “这么明显,难道不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徒儿,你知道你这句话一下子骂了许多人吗?”

    “哦,徒儿失礼了。”

    一路吃吃喝喝,新出炉的师徒二人已经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江澄觉得自己和风有止不像师徒,相处更像朋友,很轻松。而且越相处,她就越觉得风有止会落得那么个下场真是太奇怪了。

    有一次她忍不住问起,风有止叹息一声道:“光凭她自然做不到,如果我自己配合那就不一定了。”

    江澄差不多猜到了是这么回事,不由语重心长的劝道:“生命这么美好,何必要去寻死,放弃生命是不好的,受了情殇也没什么,凡事看开点,生命中又不是没有爱情就会死。”

    “不,师傅,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想死,只是最后出了点意外而已。”风有止慢条斯理的擦干净嘴边的油,“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都能算到,何况人心这种东西是最难算的。”

    江澄安慰的拍拍徒弟的肩,默默又递给他一包香酥灵鸟腿片,“吃吃吃,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历时三月,胖了一圈的江澄终于带着胖了两圈的徒弟来到了最南边的出尘山派。

    出尘山派与容尘山派虽然名字只有一字之差,但是风景格外不同。江澄的师门容尘山派都是连绵起伏的山脉,多得是山谷和山居,而出尘山派则少有山,几乎都是平原,就算有山也是普通低矮的山,一般都是派中山主所居。

    遍布水路,阡陌的水路四通八达,像一条水网,偌大一个出尘山派就建立在这座巨大的水网之上。一进入出尘山派地界,许多地方都是靠行船交通,或是水生的灵兽来赶路。

    正值夏季,几乎所有的水面上都开着白的粉的莲,和着水雾袅袅,宛若人间仙境。

    出尘山派内几百山主,又以其中十位山主最为根基深厚,几百位山主以这十位顶尖山主马首是瞻。无定山就是十山其中一山,如今无定山少山主闻人珺大婚,前来贺喜的人络绎不绝,江澄带着徒弟,就看到不少和自己相同方向的修士们,都带着许多贺礼,用灵兽车拉着飞过天际。

    再看看自己师傅让她带来的贺礼——一个巴掌大小的小盒子,江澄觉得师傅果然和这无定山少山主有仇。

    早就已经默默给无定山少山主扣上了渣男帽子的江澄,心安理得的带着揣在袖子里的贺礼和徒弟,大摇大摆的进了出尘山派山门。

    出尘山派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那些小门小派,送了贺礼也只能在外边的坊市里住下,等着大婚那日饮宴。而有头有脸的门派,自然就能住进出尘山派内。作为和出尘山派齐名的大派,江澄师徒二人理所当然的得到礼遇。

    出尘山派门口有一群粉衣女弟子以及蓝衣男弟子,负责收贺礼以及登记来人,还有替各位贵客安排住处。

    江澄抱上姓名门派,那男弟子温和的笑容立即显得更加温和,招手唤来两位师妹让她们引路,送江澄二人入派歇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