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徒弟弟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35章 .徒弟弟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鹤惊寒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男人,但是鬼王很称职,很快就从鹤惊寒的凶残中回过神来,开始了正常的刷boss大战。

    鉴于围观群众江澄身怀金佛之气,寻常鬼物不能近身,只好和背后背着的伤患一起做个围观群众,看着天上地下打的稀里哗啦的鹤惊寒和鬼王。

    至于那两个倒霉人质,鹤惊寒好似压根就没在意他们的生死,现在还在那满身是伤,周围缠绕着闪电的翻滚痛呼,看着无比凄惨。

    等鬼王终于发现自己确实不敌鹤惊寒,不死心想要试试用人质威胁的时候,发现那两个人质身上的电弧杀伤力很大,他手下的那些鬼物们已经根本就不能近身了。

    好一个狡猾的鹤惊寒!鬼王咬牙,看到江澄,发现她周身的护体金佛之光,又默默的移开了目光。

    没能找到钳制鹤惊寒的人质,鬼王没过多久就被鹤惊寒一剑斩下了轿辇,狼狈的滚落在地。然而他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手里还牢牢抱着一个闭着眼睛的女子,江澄很眼尖的发现那女子已经死了,而且死了许多年,但是奇怪的容颜不腐。

    那鬼王摔下来没有先检查自己是否受伤,没有去注意鹤惊寒的动作,而是先紧张的看着怀中女子是否安好。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boss,看到他的动作,江澄想,按照一般流程,接下来就应该是要进入boss独白时间了,她大概可以准备好听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果然,那脸色苍白的鬼王紧紧抱着怀中的尸体,叹气道:“我作恶多端杀人无数,早就想到会有这一日,可是……”

    一句话没说完,鹤惊寒将他砍死了。

    江澄:等……等等,说好的boss例行讲故事时间呢。

    鹤惊寒一剑砍死了强弩之末的鬼王,还不够,手掌中升起一簇幽蓝的火,一把将鬼王的尸身连同他怀里的女尸一起烧了个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正所谓斩草除根以防再生,秉持着战斗中少一点废话多一点直爽的鹤惊寒,这一次依旧很干净利落的打扫了战场。

    已经联系了之前鬼城传闻,刚听了一个开头,十分期待接下来故事发展的江澄,心情略复杂。

    正在此刻,因为鬼王死去,被晦暗和雾气笼罩了许久的鬼城迎来了一缕明媚而温暖的阳光,从厚厚的云层中射出的那缕阳光恰好照射在之前鬼王尸体被烧光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澄只觉得一个晃眼,好像看到身边有许多的白影顺着那缕光升起,好像飘飞的柳絮,围绕着光柱升腾而去。

    只有一瞬,她眨眨眼就发现那些白影都不见了,好像是她的幻觉一般。只有天空之上越来越多的光柱破开厚重的云层洒下来。

    而此刻,在鬼城之外的一个白衣和尚,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天空。

    在他平和的眼中,无数亡魂挣脱了消散的黑色,投入天空云层的怀抱,但是还有一部分残存的黑暗不甘的拉扯着那些企图挣脱的亡魂。

    “看来已经解决了。”他平静的说,就地坐下,摸了摸手腕上的菩提子手串,低不可闻的诵经声从轻轻阖动的薄唇中传出。

    看不见的金色微光扑向鬼城中残存的黑影,那些被黑影抓住的挣扎白影,很快就在金光的帮助下飞快逃离,投向了阳光。

    做完这一切,他又转身离去,很快不见了踪迹。

    事情圆满解决,江澄看着那两个人质弟子终于惩罚结束,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浑身的伤。

    鹤惊寒手一抓,无形的手掌将二人抓住抬起,像捏着两只蚂蚁。

    然后,他对江澄一颔首道:“此间事了,告辞。”

    “告辞,鹤前辈请。”江澄之前见他不想提报恩之事,就也不再次提及,只暗暗记在心中,准备日后寻机报答。

    目送鹤惊寒离去,江澄长呼一口气,脚步轻松的往城门走去。

    这一回算是有惊无险,还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长了不少见识,认识了一个帅炸的大粗腿,值了。

    “这位小友,我们现在,要去何处?”

    突然在耳边响起的一个声音将江澄吓了一跳,慢了两拍才发现被自己背在身后的伤患大哥醒了。江澄连忙把人放下来,笑道:“你终于醒啦?”

    “是,多谢小友救命之恩。”男子靠在路边的青石上,满身的狼狈,因为重伤不济的原因,说话声音也很轻,有气无力的样子,而且他的嗓子似乎也被腐蚀弄伤了,声音有些沙哑破音。但是,他的语气不疾不徐异常平静,甚至带着微微笑意。

    这男人昏过去的时候江澄还没有什么感觉,但当他醒过来,身上那种气质就凸显了出来,这大概要归于他的眼睛。那双眼睛豁达开阔,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肯定不是个一般人。

    男子一边说一边抬手轻轻碰了碰自己面目全非的脸,眼中竟然出现了一抹释然,很快又化为平静和淡淡的喜悦。就算脸变得丑陋无比,全身都是伤,但他那么放松的坐在那里,好像十分开心的样子。

    江澄不太懂这兄弟,他身上明显发生了十分不好的事情,都这样子了还高兴?

    “如果我没看错,你现在是在觉得开心?”江澄蹲在他面前问。

    “是的。”男人轻轻动了动唇。他的整张脸上只有那两片薄唇完好,形状漂亮的让人晃神。江澄那点好奇心又升起来了,没毁容之前,这大哥得有多漂亮啊!

    “小友可知,长得美也是很令人苦恼的,如今我摆脱了这一切,还能活着,真是十分感谢上苍,当然最感谢的还是小友你。如果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定会尽力,虽然我如今可能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伤患大哥笑起来,那张脸丑的惨不忍睹。

    江澄:“哦。”

    “对于你是怎么进妖蟒肚子里的,方便跟我说一说吗?当然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江澄道。

    男子笑道:“没什么不方便。我从前以色侍人,一个大人物被我那张脸迷住了,对我十分宠爱,我因此挡了不少人的路。那位大人物身边,有一个疯狂迷恋那位大人物的人,筹划多时夺去了我的脸和身份,派人将我扔到那条妖蟒面前,于是我就被吞了。若不是我身上还有一件灵物抵消了蛇毒腐蚀,说不定已经变成残渣了。”

    江澄:“看样子,你并不喜欢那位大人物?”

    男子叹息,很是无奈:“我又不是断袖,怎么可能喜欢他。”

    江澄:“你这句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很多你知道吗?”

    男子:“事实上,我心里喜欢的那个姑娘,就是夺去了我的脸,将我扔给妖蟒吞掉的人。”

    江澄:“你真惨。”

    男子:“我也这么觉得。”

    江澄和男子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江澄问:“唉,方便透露一下你的身份吗?我实在很好奇你之前究竟美成什么样。”

    男子眨眨眼,说:“小友可听过修界美人排行榜?”

    “听过。”江澄点头,这个修界美人排行榜,和那个修真界女修男修最想嫁的修士排行榜,以及修界最可怕人物排行榜,修界最富有排行榜,并列四大排行榜。顺带一提,在最想嫁排行榜排第三的鹤惊寒,在美人排行榜上只算第五。

    “那,你排第几?”

    男子道:“第一。”

    “第一!!!!”江澄跳了起来,瞪着男子那张脸,突然觉得无比心痛。

    说起这修界美人排行榜,江澄也是看过的,排名第一的名叫云无期,一个年龄不详身份不详据说背后站着个极可怕人物的神秘美人,美人榜上,只有这位第一,最是神秘,家世修为之类一概没有提及。江澄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看到这个传说中的人物。

    “你不是在骗我吧?”虽然嘴里这么问,但江澄已经差不多相信了他的话。

    “小友救了我,我不会骗小友。”云无期道。

    江澄干脆盘坐在他面前,“你总叫我小友,你多少岁了?”

    “大抵,五百多岁了,具体记不太清楚。”

    江澄:竟然比大师和师傅年纪都要大!

    江澄:“我没有在你的身体里察觉到灵力流动和灵根,是被人废了?”

    云无期笑着摇头:“并不是,我是不能修炼的无品资质,还没有一丝灵根,世上少见我这么差的资质。我能活到现在,都是因为那个大人物费尽心思为我续命。”

    江澄:“那个大人物是谁?”

    云无期嘴一动,又抛出个惊天大雷:“世外仙宫的宫主。”

    世外仙宫,听名字都知道多*了。它*就*在,人人都知道它*,却不知道他*在哪里。上云寺和无极道观,还有一众声名赫赫的灵修宗门,说起世外仙宫都是讳莫如深。江澄看了那么多书,竟然都没看到多少关于世外仙宫的消息。

    江澄:“我好像救了个不得了的人物。”

    云无期:“放心,那人筹谋了几百年,终于将我除去,定然准备妥当,现在应当终于得偿所愿和她心上的那个人双宿双飞了,还顾不得我这么一个已死之人。啊对了,如果小友不放心,大可将我扔在此处,我行动不便,大约过几日就会死在这里了。”

    云无期很认真的建议,眼里还带着点笑意,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江澄发现这些年纪大的人,都不可理喻。她觉得她有点开始理解大师了,她救了这么一个人,竟然觉得没法就这么放下不管。

    纠结了一会儿后,江澄用手指拂开眉间褶皱,郑重道:“在你好之前,你可以跟在我身边。”

    云无期眨眨眼,突然道:“不如,我给你当徒弟好了。”

    江澄没反应过来,收一个五百多岁的人当徒弟?!

    “师傅赐我新生,今日当叩谢师傅再生之恩,请师傅赐我一个新的名字。”云无期说干就干,拖着个破败的身子就是一跪。江澄吓了一跳,木着脸将他开始涌血的肚子按紧。

    “没有那个大人物替我续命,我大约也只能活上十几年,希望这十几年,我能报答师傅恩情。”

    云无期说得凄惨,不论是姿态还是语气都令人怜惜。不愧是前·第一美人。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江澄这个年纪还没云无期年纪零头大的人,怎么可能玩的过他,最后迷迷糊糊就收下了这个大龄徒弟。

    江澄是个负责的人,既然答应了收徒,就不再纠结,依言给云无期起了个新名:“那日后,你就叫做风有止吧。”

    从前的云无期,如今的风有止半死不活的笑道:“多谢师父。”

    风有止突然又微微笑道:“啊,之前还担心师傅不肯收下我呢,毕竟我也差不多是个废人。说报恩其实也没法为师傅做些什么,其实,我只是想找个能安稳度过余生的地方,听说容尘山派是个不错的地方,很适合养老。”

    江澄:卧槽我根本没透露过自己的信息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而且你有企图就算了还这么大喇喇的说出来了!刚拜了师傅就要欺师灭祖吗!

    这一日,第一次升级做人师傅的江澄,看着丑徒弟无语凝噎,再一次真切的体会到了‘姜还是老的辣’这个至理名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