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鬼城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33章 .鬼城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死人经仙玉尘缘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江澄见识过不少的美人,男男女女都有,多得她几乎要觉得这里的修士们修炼是靠颜值的。

    从最开始的青灯大师数起,到师门中那一水儿的靓丽帅哥美人师兄师姐师傅师伯们,各个都是走出去就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人物,不是气质过人就是颜值惊人,就算是她自己,虽说帅的方式有些不对,但也妥妥的是个大帅哥,哄骗无知少女都不用说话,直接用帅脸微笑就好了。

    说起颜值最高的,江澄默认是自己的二师姐燕扶苏,就是那位喜好炼丹,和她只有一面之缘,一出关就恰好替她教训了两个不怀好意弟子的白衣大美人。但是今天,江澄看到了鹤惊寒,觉得自己这个数据大概要更新了。

    鹤惊寒此人,当真不愧是能跻身修真界男修女修最想嫁榜前三的男人,颜值高得离谱。不仅修为高资质好,还长得如此帅,这让其他人怎么过日子?

    眉如墨画,鬓如刀裁,身上太过逼人的锐气让他整个人都像一把锐利的寒冰之剑,靠的近些都要被伤着。那双冷漠清泠的眼睛里,仿佛什么都没看进去。

    美是美,就是美得有些迫人,看他一眼就觉得仿佛要被锋利的剑气割伤。

    江澄背后一寒,下意识退了一步,然后她立刻意识到什么,站住步子扬起一个笑道:“鹤前辈,在下容尘山派江澄,多谢鹤前辈出手相救。敢问鹤前辈,此处可是鬼城?”

    “是。”鹤惊寒将黑沉的不反射一丝光线的黑剑收回剑鞘中。

    这位声音也冷的像是大冬天当头浇了一大通冰水。江澄浑身都有种微妙的感觉,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不过听到鹤惊寒确认了这里是鬼城,江澄不由得皱起了眉。

    她这么个小修士,鬼城肯定闯不出去,更何况她手上这还拖着个血糊糊半死不活的人呢。

    “跟着我。”鹤惊寒从她身边走过,江澄可惜的看了一眼碧玉妖蟒肉山,抱着那个血糊糊人影就跟上了鹤惊寒。本来这时候能抱个大腿就是最好的,她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呢,结果鹤惊寒自己就先说了,江澄当然要好好当个跟班。

    说起来,这看上去高冷的鹤惊寒前辈,还是挺善良的嘛~果然是正派修士的道标啊!江澄跟着鹤惊寒走了大约一条街,最后停在了一个破败的道观前。

    这座鬼城里面都是黑乎乎的,建筑都十分老旧,面前这道观也一样,木门腐朽了一大半,甚至长出了一丛茅草,围墙隐隐能看出从前刷着黄漆的样子,门上的牌匾斜斜的掉在那里,被风吹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如此有鬼屋氛围的地方丝毫没有影响到鹤惊寒,他随手一挥就将大门扫开,露出里面同样破败的正殿。

    鹤惊寒抬脚走进去,江澄也忙跟在后面,进了那光线晦暗的正殿。一进去,鹤惊寒就自顾自坐在一个旧蒲团上,对江澄道:“你可自行替他疗伤。”

    江澄看看手中的血色大块头,原来鹤惊寒是找个地方让她帮人治伤的?看着冷了点,但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江澄放松了许多,一手清出了一块地方,将手中的人放下。

    “此处可能点灯?我是说会不会有什么忌讳?”

    “可,没有。”

    江澄放心的放出了灯,这才在灯下细细观察起被自己救下的这人。大概是被蛇毒腐蚀了,全身上下大部分面积的皮肉都呈现出一种被烧灼后的情况,脸上也有些严重。所以很不幸的,这位兄台就算能活下来,也毁容了,希望他醒来之后不要太伤心。

    掏出一个白玉小药瓶,江澄倒出两粒雪白的小药丸,塞进了伤患的嘴里,然后托着他的下巴,让他吞下了那药。

    这药是江澄离开容尘山派时,她那个坑爹的师傅白苒冬唯一给她的东西,给她的时候还很严肃的告诉她不到快要死了不要吃,因为这药特别珍贵。

    依照师傅一贯的尿性,这句话是不是真的,有待考究,所以江澄一路上就算受伤很重那次,也没有吃这个白色小药丸。但这次,她看看这位情况很不妙的伤患,觉得只能拼一拼运气了。

    她会治伤,但也就是普通的处理,毕竟不是专修这一块,她的师门治伤厉害的就一个二师姐而已。这伤患大哥现在的情况,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盘腿坐在伤患旁边,江澄注意着他的气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伤患大哥吃了小药丸之后好像气息渐渐稳了一些。再过了一会儿,江澄已经确定那不是错觉了,伤患确实是在好转,虽然还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是好歹没有看着下一秒就要归西了。

    师傅这次竟然没有坑爹!还真的给了她靠谱的药!比起用掉了可能是很珍贵药丸的肉疼,江澄更加在意的却是这个,她师傅竟然还有不坑爹的时候!

    自己费了老大劲救下的伤患情况好转,江澄放松了一些,动手把伤患身上那破破烂烂勉强挂在身上的碎布条除去,替他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的那些简直没眼看的伤,还把他的肠子塞回了肚子里。到了这个世界后,经常遗忘自己是个妹子的江澄,毫无感觉的看着伤患大哥的伤残光屁股和口口,淡定的上药。

    自觉做完了自己所能做的所有事,江澄最后给伤患盖了件外袍,就坐在一边处理自己的伤。这内伤大概又要调养上大半月了,唉。

    江澄转头看向一侧的鹤惊寒,十分想问他到底看够了没有。从刚才起,救命恩人鹤惊寒就一直盯着她瞧,把她瞧的活像进了雪山。

    真正问出口,却是一句带笑的,“不知鹤前辈有何指教?”

    鹤惊寒端坐在那,手一抬扔过去一个东西,江澄伸手接住,定睛一看,是一块碧玉一样的翠绿石头,触手温润。

    “碧玉妖蟒蛇胆,可治内伤。”

    江澄咦了一声,看看手上的蛇胆,又看看那边的鹤惊寒,问:“鹤前辈,这蛇胆是你所得的,给我?”

    “是。”

    江澄觉得略奇怪,怎么她来到这个世界遇上的一个两个,都对她那么好呢?遇上的多是好人啊。

    得到回答,江澄也没矫情,一口把蛇胆吞了。清凉的蛇胆下肚,一股清凉之气由腹中升起,那种五脏六腑都火烧火燎的感觉一下子好了许多。

    “多谢鹤前辈,今日的恩情江澄记下了,日后定会报答前辈。”江澄正色道。

    鹤惊寒还在看她,闻言摇摇头,“不必。”

    他只是觉得这个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细细思索又找不到头绪。鹤惊寒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男子,但是这人身上就是有什么让他无端在意,他自十六岁修行无情剑,近百年间越来越冷漠,现在已经极少有什么能牵动他的情绪。

    “鹤前辈,你眉头皱的那么厉害,是在苦恼什么?”江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看到鹤惊寒微微颦眉,流露出与他冷淡脸色不符的困扰表情,这句话就脱口而出了。他们其实不熟,她这么说有点太随意了。

    江澄正在懊恼,而鹤惊寒则是脑海中忽然闪现一个场景。一个模糊看不清脸的女子笑着问道:“小浔眉头皱的那么厉害,有什么为难的吗?说出来说不定你姐姐我能给你一点帮助。”

    这是他那个梦中常出现的,不知道名字和面容的‘姐姐’,让梦中的他依赖眷恋的人。

    原来是这样,他之所以感到熟悉,只是因为面前这个叫江澄的男子,与梦中的‘姐姐’有微妙的相似,那种语气中带笑的感觉,还有临危不乱的坚韧气质,都有些像。

    原来那个梦已经能影响他到如此地步了。这并不好。

    江澄见鹤惊寒不语,以为自己的问话让他感到不悦了,立即换了个话题,“鹤前辈,如何才能出鬼城呢?”

    鹤惊寒回过神,看她一眼,回道:“杀了鬼王。”

    他的语气不自觉的软和了许多,如果是熟悉他的人听到他无问不答还如此语气软和,定会惊吓的合不拢嘴。可是江澄并不知道,也看不出来鹤惊寒那张脸上有软和的迹象,只觉得周围没有那么冷了。

    “看来我要给鹤前辈添麻烦了。”

    “无妨。”

    鹤惊寒回答的很快,江澄也不知为何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鹤前辈和书上写的不太一样,是个出乎意料好相处的人。”

    “你给我的感觉与一个人很相似。”鹤惊寒直接道。

    江澄看到鹤惊寒不自知的露出那种表情,冷漠的眼神破冰融化,一下子明白过来,感情她这是沾了人的光才能得到这位的善意。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纵使是冰山男神也有能让他融化的那个人存在。不过,是哪位勇者能攻略这么大一座冰山?还真令人好奇。

    鹤惊寒是个不怎么说话的人,江澄看得出来,所以也没有再和他搭话,殿中安静下来。

    鹤惊寒好像在等着什么,闭目修炼,而江澄时不时看看伤患,以确保他的伤势没有恶化,心中也在暗暗警惕着。

    鬼城的夜说来就来,太阳落山后,整座鬼城几乎在一瞬间被笼罩进了黑暗中。破落的大殿中,唯有江澄手边那盏灯能照出一方明亮,将江澄的影子拉得极长,印在了大半房梁上。

    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动静在一片寂静中响起,外面的风停了,夜色更浓。

    先前有些软和的鹤惊寒此刻恢复了冷若寒霜的模样,闭口不言,锐利的目光直直看向外面的黑暗之中,缓缓伸手拔出了背上的黑剑。

    江澄也同时抽出剑护在那位还没醒过来的伤患大哥身前。她这还是第一次和鬼修对上,她的剑对鬼怪有没有效她不知道,只能试试了。

    说起来,她看的那么多书中,有一本《集广鬼符》还有《火阴》《御鬼》等,都对这些鬼物有效,可惜她并没有修炼这种杂术,如今临时抱佛脚也不成,想起来就格外懊恼。果然什么都是事到临头才发现不足。

    这种时候,江澄格外想念大师,这种灭鬼的事,果然还是找大师比较对症。可是大师还在远方带孩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