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认识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28章 .不认识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江澄还记得自己刚来这个世界,跟着大师一路往上云寺去,那时候他们走的都是普通凡世人的城池,所见虽然不是人人都安居乐业,但是巷中有嬉笑打闹的孩童,街上有说笑的行人,路边有摆摊吆喝的小贩,路旁有热热闹闹的酒肆,市井之间的生气看得人倍感亲切。

    但是现在,她一路从容尘山派去往南边的出尘山派,经过大大小小数十个普通人居住的城和村,见到最多的却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流民。大片的田地荒芜寸草不生,许多个村落都空无一人,被野草枯木覆盖。

    七年,她在黑室里的七年,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不少事。天气反常作物不长,各种旱灾洪水虫灾地动接连不断,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频繁的灾难带来的影响是毁灭性的,越来越多的人死去,或是离开无法生存下去的家乡,迁徙至其他有可能好一些的地方。

    江澄在这个世界第一次杀人,杀的不是修士,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只是一个饿的腹中雷鸣不断的人,并不费力,连剑也没用上。

    当时那个男人追着一个孩子,手里举着一把豁口镰刀,状似疯魔。而那个孩子细瘦伶仃,身上没有二两肉,一边跑一边哭喊着:“不要吃我!”

    江澄将那疯魔的男人往后一掀,就将他打飞到了两米之外,那男人轻的出乎江澄的意料,再一看,那刚才还要杀人的男人已经断气了,如此轻易。而被江澄救下的那个孩子看到,却并没有像江澄想的那样露出劫后余生的喜悦,而是跌跌撞撞的跑到那男人身边,呜咽的喊着爹爹。

    江澄这才知道,这个要杀了孩子吃掉的男人,是这孩子的亲生父亲。人饿极了,是会吃人的。纵使江澄再如何随遇而安,也无法轻易的接受这样的惨剧时时刻刻发生在面前。

    于是她不再去凡人的城,只去有修士住的修真城池。修士住的城池和凡人的城池截然不同,没有流民,看着还是个太平盛世。然而只要往那酒肆客栈一坐,就能听到在此聚集的修士们谈论即将到来的大劫。

    这些修士有散修,也有一些修真宗门以及修真世家子弟,聚在一处讨论着一些各自知晓的消息,偶尔也有人说起凡人惨状,俱都摇头叹息。

    没人说得清那个所谓的大劫到底是什么,只是人人面上都不免严峻担忧,路上的修士也多是行色匆匆,少见有潇洒谈笑的修士。

    不管在哪里,似乎都被一股压抑而沉重的气氛所笼罩。

    而且修士所在的城池,虽然没有流民,却也有一些心术不正的修士趁着人心惶惶的时候出来作乱,那被江澄杀死的旗城四鬼就是四个才筑基期的小修士,因为学了些旁门左道,祸害了不少良家女子和女修。

    哪里都不太平,但她不能因为不习惯就躲着,遇上不喜欢不接受的事情,纵使闭着眼睛也没有用,江澄从来不是个会逃避的人,所以她调整好了心态,就再也没有特意避开凡人居住的城池和村落了。

    这一路她看了太多惨剧,也看了太多值得感动的场景,人性的善与恶在眼前的灾难中展现的淋漓尽致。她每次看到那些努力想要活下来的人们,就会忍不住想:我能做些什么?

    她不求报答,也不想当个人人称颂的善人,她只想让自己好受一些。

    于是江澄的灵石花的越来越快。在修真城池的猎榜上接那些剿灭恶徒的任务,得到了任务赏金,大部分都换做了粮食衣物药物等东西,到凡人城池的时候,再将这些东西交到值得信任的人手中。

    这些东西很快就会成为灾民果腹的食物、救命的药和御寒的衣服被褥。能救多少人江澄并不关心,她做了自己能做的,力所能及问心无愧。

    就是灵石花的实在太快了,刚进兜还没捂热就用光了,实在心疼。上次在一个修真城池看到一套好好看的衣服也没舍得买!

    哦,当然也有那套衣服是女装的原因。她现在这个翩翩公子外表,穿个女装走出去,她怕吓着人。

    又把刚赚来的灵石画了七七八八,江澄叹气,看了一眼破损城门上挂着的谐原城三字。谐字的偏旁掉色,看上去像皆原城。

    城门大开,进出的人却不多,城门也没有守卫,城墙根或躺或坐着一些衣衫褴褛的人,也不知是死是活。

    往城里面走,江澄想着该到什么地方去找人托付这些食物药物。城中有不少坍塌的房屋,应该是前不久经历过地动,现在还有人在废墟上翻找东西。另一边有一群人在搭建房屋,就是那种几块木板拼在一起的小屋子,只能挡挡风。

    江澄看了一会儿,上前找了个面善的大婶询问了一下城中在救助流民的人家。之前的城一般都是富商善人或者正派清官,这个大婶闻言却说:“是一群寺里的师父,都是菩萨心肠哦,救了不少人,真真是佛祖派来救苦救难的菩萨,要不是那群大师,我的孩子都还埋在土里……”

    大师?一群大师?江澄有些微妙的预感。

    这个预感马上就成真了,她才走出十几步,就看到不远处一片更大的废墟上,十几个反光的光脑袋,那些光着膀子一身金光闪闪,在废墟上挥汗如雨搬石头撬木头的,为首不正是那年她在上云寺看她最不顺眼的那个怒目金刚——刑戒大师吗?

    在江澄看到刑戒大师的时候,那位大师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虎目瞪过来,先时还有些疑惑不解,等江澄笑嘻嘻的给他招了个手,刑戒大师大概认出她来了,立马变了脸色,浓眉一竖就吼道:“师祖不在此处,你速速离去!”

    江澄:不打自招了喂……所以说,光长肌肉是没有用的,大和尚你就不能长点心吗?

    这时刑戒身旁一个一身腱子肉扛着大石头的和尚疑惑的说:“刑戒师叔,师祖在这里啊,不就在南街吗?我早上还看到……哎哟,刑戒师叔,你为什么打我。”

    江澄从这个愣头愣脑的和尚脸上看到了熟悉的感觉,想想发现自己当年问青灯大师在哪,刑戒大师瞪着她不说话,也是这个傻乎乎的和尚说的。结果这么多年了还是一股子傻劲,这些和尚还真是可爱。

    “多谢相告,我这就去找青灯大师。”江澄一拱手,转身风流潇洒的走了。

    她倒是没有特意去寻青灯大师,四处转了转,结果才转了两个街角,就看到那个许久没见的熟悉身影。

    不是江澄对青灯大师熟悉到一眼就能看出来,而是大师实在太显眼,想不看到他都不行。

    一个用木板和茅草搭建出来的草棚子里,一堆最大不过五六岁最小才两三岁的小萝卜头里,杵着个青灯大师,就像一堆金针菇里混进了一个杏鲍菇。咦,这个形容似乎有哪里不对。算了,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那杏鲍……青灯大师,自江澄认识他,就是从头到尾没换过的一身洗的发白的僧衣,朴素干净整洁,但现在,整个人好似灰堆里滚过一回,灰扑扑的。亏他能在这种灰头土脸的状态下依然好似散发着佛光。

    青灯大师好像是在看孩子,这里大概是个类似托儿所的地方,刚才那些人的孩子应该都在这里集中照看。但是,青灯大师看孩子?

    江澄上下打量大师的造型,光脑袋上趴着个长米粒牙的小娃娃,啊呜一口磕在大师光溜溜的脑袋上。背后还有一个试图抓着他的衣服往上爬,左边两个在拉扯他手腕上戴着的菩提子手串,右边一个吊着他的手臂想去够他手上的狗尾巴草。

    大师他,端着那张七年过去都没有一点改变的平和脸,右手挥舞着狗尾巴草,逗得两个熊孩子哇哇大叫,蹦来跳去的去抢。

    逗了一会儿,大师手一抬,将狗尾巴草扔远。顿时好几个孩子就跑过去抢,最后最快的那个捡了回来递给大师,大师于是就拿着狗尾巴草继续逗他们,任周围一圈扯他衣服拉他耳朵捶他背的娃娃们如何闹腾,也是不温不火巍然不动,虽然看着狼狈,却有一种谜一般的从容。

    但是大师,这是在带孩子还是在逗猫逗狗呢?江澄忍不住想,还好这老和尚以后肯定没孩子,这种熊爹真的太糟心。

    江澄抱着胸倚在街角的树下笑眯眯的看着那边,看着那群小萝卜头折腾大师,乐不可支。等见到一个小萝莉拿着一块黑炭,踮着脚要给大师画眉毛,结果将大师涂成了个黑眼圈,江澄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一边笑一边捶树。

    果然大师就是减压神器,心情不好的时候看到大师,奇迹般的就能开心起来呢。

    江澄这动静有些大,惹得那边的一群孩子纷纷看过来,当然青灯大师也看过来了。

    在一群萝卜头好奇以及大师平静的目光下,江澄脸上带笑脚步轻快的走过来,抬手给大师打了个招呼,“哟,大师,好久不见,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大师:“谁?”

    江澄:卧槽我只是客套一下不过七年没见你还真忘了我是谁啦!

    大师:“哦,是你。”

    江澄:终于想起来了吗。[doge]

    大师:“忘了叫什么。”

    江澄:……好想打死这秃驴,不知道现在的武力值能不能打到他。

    觉得自己手痒的江澄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脚步声,转头一看,见是那个笑眯眯的住持殊印,肩上还蹲着那只黑猫。

    “江姑娘?没想到在这里见到,真是巧了,师祖前两日才去了一次容尘山派,说你在闭关呢,这么快就出关了,看上去修为大涨,恭喜了。”殊印说。

    江澄闻言,默默看青灯大师,这就是你说的不记得是谁?立刻就被打脸了吧。

    青灯淡定用狗尾巴草逗孩子,没看她。

    啧,老和尚,嘴里说着不认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