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书海

【书名: (穿越修真)误佛 第25章 .书海 作者:扶华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死人经仙武神皇天影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小黑屋并不是小黑屋,而是一座高台,四面雾气,走不过摸不到,只有中间一张案几,一个蒲团。

    江澄坐在蒲团上,燃了一炷香。白烟袅袅往上升去,在一片白烟之中,出现了一个白衣飘飘,胡须长至胸口的老者。老者身形飘渺,面上含笑,看着和蔼可亲。

    “许多年没有犯错弟子来此修行了,小子放心,师祖们会好好教导你的。”

    江澄乍听这句,险些没控制住表情。

    师傅,说好的修炼胜地呢,这果然是关犯错弟子的小黑屋吧!江澄想,如果有生之年能出去,她再也不相信那个喜欢坑人的师傅了。

    “上古修真界最闻名的四大君子你可知是谁?”老者发问。

    江澄摇头。

    “千年前修真界以美貌著称的七大仙子你可知?”老者又问。

    江澄摇头。

    “当今修真界炼丹最出众的百人你可知名讳?”老者再问。

    江澄继续懵逼脸摇头。

    老者见她一问三不知,十分嫌弃,摸摸长胡须又问:“那我容尘山派内初代弟子十人各修的什么,擅长什么你总知晓吧。”

    江澄沉重的摇头。

    “岂有此理!如此不学无术,怎堪做我容尘弟子,简直给我们脉系丢脸!”老者手中出现一把戒尺,啪的拍在了江澄面前的案几上,“要做一个优秀的容尘弟子,首先要学富五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出了门派能侃侃而谈引经据典决不能落于人后!那些书,一日之内看完记住!”

    随着他一挥手,白雾中出现一排书架,上面摆着上百册书,厚度尤为可观。江澄看看案几上被木尺拍出的大裂缝,又看看那边能将自己活埋的书,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好在修真界看书不是真的用眼睛看,而是将那些内容直接引出灌入脑海,不仅方便快捷还能持久记忆!方便是方便了,不过这样极容易感到劳累,江澄强撑着看完三本就瘫了,头晕眼花,世界都不停的在眼前打转。

    “老夫从未见过此等天资的弟子。”老者抚着胡须,看着江澄的目光十分和善。“竟然能看完三本,要知道从前资质最低的弟子,一日最少也能看完三十本。”

    老者放了一个嘲讽大招,击中江澄。

    江澄不知道此刻自己该捂胸口还是捂膝盖,最后她默默的爬起来忍着头晕继续看书。又看两本,啪的倒下,又被老者嘲讽,江澄又爬起来继续奋斗,如此往复循环。江澄只觉得脑子里胀痛,太阳穴急跳暴突,仿佛下一刻就要爆炸,但是她咬着牙忍了下来,将脑海中杂乱的文字分门别类。

    就像一个逼仄的空间,装满了东西之后,若是还想继续往里面放东西,很有可能将房子挤爆。而江澄,她做的就是将那些东西挤压再挤压,试图塞进更多的东西。

    被挤压到极致,江澄只觉脑海中轰的炸开,一时之间仿佛天地都开阔了许多,那些原本挤在一处的东西,一下子四散开来。

    看着倒在书架下昏过去的江澄,半空中飘着的老者满意的颔首道:“不错,年轻人还是要多激励才能成长。”

    从此处建立开始,进来的不过数百人,也只有寥寥几人能做到这种地步,最差的看完半本书就倒下了,像这个弟子一般,看完上百本才支撑不住,并且还能借由灵识书,短时间开阔灵识,似乎也才不过一手之数。

    老者满意极了,又觉得可惜,为何这些天资极佳又有毅力能吃苦的弟子,都不肯好好修炼——一般进来此处的,都是因为不肯好好修炼才会被师门长辈扔进来磋磨锻炼。可怜江澄,不知晓这个误会,注定要被好好的‘教导’一番。

    这种弟子就是需要好好的教导才是,老者想,然后对撑着额头醒过来的江澄道:“如此容易的事都做不到,看来很有必要让你多看些书。”一挥袖,又是两大书架出现。

    江澄扑通一声跪下来。

    头悬梁锥刺股,江澄觉得自己高三那年都没有如此拼命过,不,如果按照凡人的标准,她这么搞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在这里没有时间的流逝概念,连肚子也不会饿了,只会觉得累。

    “有时是在过度劳累之后,感觉身体被掏空。”江澄仰躺在地上,双手交握放在小腹,安详的看着头顶的一片白茫茫,耳边响起仿佛从天国传来的颂歌。

    “啪啪啪!起来!快起来!一下子没看到又偷懒!我们容尘怎么会有你这样懒惰的弟子!你今天竟然才看完一千卷!你都不觉得羞愧吗!这种进度你再练一百年都出不去!”

    “是是是师祖,弟子知道了。”江澄有气无力的答着,爬起来继续一头栽入书海。

    为什么修真不拿个xx*,xx仙决,xx功修炼,而是要记这种《师祖在修真界的一千年》、《沧海之下的灵草》、《木复山游记》、《采摘灵草:不得不记住的一百种实用法决》、《居家必备:修士清洁的九百九十九种姿势》、《名门弟子衣着打扮大观》、《教你快速记住十万条门规》、《酿酒,爱酒》、《灵兽烹饪》、《修士见闻录第一千七百七十七期》……

    后面那个真的不是杂志期刊?

    对于这个问题,老者,也就是不知名的师祖是这么回答的,他说:“如果你不看多一些游记,日后你出门历练,怎么知道什么地方大致有些什么东西呢?遇上其他门派的修士,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才出山门,什么都不知道?别人谈起自己去过的地方,你就傻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你说丢脸不丢脸?丢脸啊!”

    江澄:所以就为了增添一些谈资,让别人觉得自己知道的多吗!完全没意义好不好!

    “种花种草养书酿酒做点心做菜等实用技能,修士动辄要活几百年,你以为每天都在不停修炼?不是杀人夺宝就是寻找奇遇?年轻人你想太多了,生命这么长,总得找点事做打发时间。要是你修炼炼烦了,闲下来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事,你说无不无聊?无聊啊!一无聊说不定你就要去做坏事,一想不开就坠入魔道了,你说危不危险?危险啊!”

    江澄:谁会因为这种原因坠入魔道啊!这么容易坠入魔道的话做这些事也没用吧喂!

    “抚琴下棋品茶画画写字学唱歌,不会个一两样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有门派的修士?要是去参加个宴会,交流会,完了人家一起喝酒,大家都嘴里说着献丑献丑,一亮出来什么都会,只有你这样不行那样不行,干看着?你说尴不尴尬?尴尬啊!更何况你就甘心看着别人出风头自己做背景?不行!我们门中弟子怎么能干看着别人出风头!”

    江澄:就看着别人静静装逼不好吗非要自己去装逼,门中弟子到底都是些什么弟子,师祖你说的跟我认识的不一样啊!

    “修士穿衣搭配礼仪修养以及清理洞府打理自身,你以为修士为什么能常年穿着白衣还不脏?你连这种最基础的知识都不懂,怎么做一个修士,以后还想不想穿白衣出门!自己的洞府自己都不会打理,不能找出适合的衣物拾掇自己,日后怎么骗……寻到愿意住到你洞府里的双修道侣!如果不能把自己打扮的人模人样出去见人,和魔修有什么区别?!没有!”

    江澄:魔修和正派灵修的区别,难道就在于洗不洗澡?看起来干不干净?说好的两方对立一见面就喊打喊杀呢!师祖,弟子快不懂这个修真界了!

    “现在的年轻弟子啊,对自己的要求太低了,修士是那么容易当的吗!你看看你,长得多么精神一小子,坐没坐样站没站姿,奄头耷脑精神不济!我辈修士精气神风骨去哪了!你这样就得再关百年黑室,好好塑造!”

    江澄这次没有在心里腹诽,她开口了。“师祖,我是女子。虽然长得像男子,但我是女子。”

    老者揪断了自己的胡子,良久,他看着自己断掉的胡子幽幽一叹,挥手再出现两排书架,“既然如此,那这些书也一并看了。”

    江澄对着那些《大多数女修不知道的保养小秘密》、《遇上修为比你强的男修如何拒绝对方的示爱》、《攻击男修的何处能达到令对方不举的效果》、《烈火仙子自传》、《我与我的后宫:明媚散人传》……双膝一软跪下了。

    读后感:原来修真界这么多强悍的女修,最后两本文笔尚可剧情一般,风月之事写的太含蓄,看不过瘾。

    “有时间感慨,看来这些书都看完了,师祖这里还有。”

    白雾迅速退去,轰隆隆百座书架平地而起。

    江澄,是一个将成为移动百科全书的女子。

    江澄没想过自己能看完记住这所有的灵识书,但一日日过去,有一日她记完手头上这一本,举目望去却见书架空空,所有的都被她看完了。那一刻,江澄没有喜极而泣,而是心情平静极了。

    下一刻,老者出现,拿着戒尺,欣慰的看着她,第一次真心实意的夸奖了她,“你做的不错。”

    “修炼需戒骄戒躁,你先时进来此处,心浮气躁无法安心。几乎人人求仙问道,一开始都会急于求成,然而,越急越无成。修真大道,崎岖坎坷,只有行的稳才能走得远,尔可明白?”

    “弟子明白。”江澄明白自己不需要继续看这些书了,因为她已经不再想着还有多少书要看,不再数着到底过去多少日子,想着自己还要多久才能出去,所以就不需要再看了。

    “嗯,你天资聪颖好学,心性坚韧,替自己打了一个好基础,之后自有好处,你该去下一处了。”

    “多谢师祖教诲,弟子拜别师祖。”

    老者长袖一挥,江澄所立之处已经换了一番天地。四周黯淡无光,俱是空无一物的无边黑暗。

    “吾乃汝师祖,今授汝万千法门,汝先择一习之。”黑暗中,有声音从头顶回响,威严厚重。

    话音一落,四周出现无数武器幻影,刀枪斧锤,剑戟鞭针,锤勾棍矛,□□叉钺,丝绸乐器等等等等,种类繁多,俱都漂浮在头顶,散发着淡淡光芒,宛如万千星辰。

    “汝可顺心,寻一武器。”

    江澄站在万种武器之间,明亮的眼睛快速掠过一样样形状不同的武器,最后落在一样十分平常的武器之上。她伸出手,那武器仿佛有灵性一般,飞速朝她飞来,最后稳稳停在她的面前。

    江澄伸手要去握,忽然一道红色流光唰的也挤到了她的面前,生生把先前那样武器给挤开了。

    江澄:……

    在江澄待在黑室内努力修炼的时候,外界已经到处流传起大劫将至的流言,修真界不说人心惶惶,各门各派也都开了不知多少大会小会。

    天地之气被牵引,地动峰陷,大地之上到处天气反常。若不是极恶之物出世,便是苍生浩劫来临的前兆。

    无极山,无极观,与上云寺齐名的道观。

    早已避世的无极观太上长老凝目于面前的星仪之上,眼中星辰明灭闪烁,许久他闭上眼睛,缓缓道:“确有大劫,却非在眼前,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转头看向自己最小也最优秀的弟子,“惊寒,我观你心绪不宁,所为何事?”

    坐在他下首的男子着黑白双色宽袖长袍,背后一黑一白两把长剑,剑眉寒霜,星目烁雪,闻言恭敬回道:“回师傅,弟子又做了那个梦。”

    这个梦几乎从他有意识起便困扰着他。梦中是一处与此处截然不同的世界,而梦中的他为一弱冠男子,有一个十分依赖的亲人,他唤那人“阿姐”,却从未看见过她的面目,也不知晓她唤作何名,只觉得梦中自己对她依赖亲近,几乎视作唯一。

    梦中点滴时而真实的宛如他亲身经历,时而模糊的有如镜花水月,那名男子的情绪他也感同身受,尤其是那位“阿姐”突然猝死,梦中的他亲手埋葬了‘阿姐’,梦境也随之截然而止,但那种巨大的悲伤醒来后仍然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惊寒,你修无情道已有百年。”

    “是,师傅。”

    “一直参不透,可对。”

    “弟子惭愧。”

    太上长老阖上苍老的眸,道:“这困扰你百年的梦境解开之日,或许就是你参透己身之道的契机,现下不必心急。”

    “是,弟子明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越修真)误佛相邻的书:苏悦的修仙之旅九重昆仑[修仙]凤尊天下,至尊召唤师福草化萤修仙的日子重生药香嫡女武道轮回纪事霸上邪君,无良敛财妃混血妖也有春天仙君,干了这碗酒那啥,我在修真妖行纪